未分類

唐人集團,蕭言將這個名字牢牢的記住。

「我的樂樂真聰明。」。 「小先生,我該如何辦?」向騅自然知道那幾句話應該是應驗到桑囿城和蒼茫城的城主身上,而自己應該如何將事情辦到那一步,向騅則是還未曾想明白。

「你告訴蒼茫城城主真相之後,讓他想辦法在書信中誘導桑囿城城主親自到城關上督戰。再讓不知情的桑囿城主自己將伏兵派出去,只要付兵的位置確定了,我們就可以用陣法困住他們。然後我和藍前輩去封印千魂邪蛛,清除它身邊的感染修士,而你們則去半路拖住蒼茫城派去支援桑囿城的部隊。等我和藍前輩斬首成功並且清理掉埋伏部隊之後,我們便和蒼茫城的部隊一起進到桑囿城中守城。」青木若何將自己的計劃說的十分詳細。

「到了桑囿城后,我們第一天晚上先讓藍前輩放蠱殺掉我們附近的感染修士,然後再從城關上布置封印陣法。如此撐到第四天,城關上剩下的感染修士在發現情況不對並且準備再三后應該會主動動手。而那個時候,除了我們附近的一些人之外,整個桑囿城便應該全部都被感染了。到時候我們要做的便是打開封印陣法,準備屠城。至於外面的那些荒獸,在那些感染修士準備動手之時便會自主退走。」青木若何接著講起來剩下的計劃。

「此後我們便可以安心入駐桑囿城,思考下一步計劃。只不過唯一讓我擔心的就是,這麼大動靜也許會讓其它的千魂邪蛛徹底發現我們的存在。如此一來它們若是繞過桑囿城想辦法感染了整個蒼茫城,我們就再也沒有辦法活著離開了。所以我打算等我們去清剿第三隻千魂邪蛛之時,以自身為誘餌吸引其它千魂邪蛛的注意力,然後讓桑囿城剩下的兵力入駐蒼茫城,那樣我們的後路便會穩固上很多。所以這個計劃化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我們進入桑囿城的前三天到底能救下多少人。」青木若何講出了這個計劃中最重要的一處。

「小先生的計劃我看著可行,目前來說這算是很好的計劃了。唯一不確定的便是蒼茫城能不能在我們清剿完所有千魂邪蛛后不被感染,這就要看藍先生能救下多少人和我們臨走之前能為蒼茫城和桑囿城的部隊留下多少後手了。」向騅仔細分析著青木若和計劃的弊端。

「向將軍說的沒錯,如果桑囿城的部隊在去蒼茫城的半路全部被感染,那就等於是我們自斷後路了。」李文正順著向將軍的話說了下去。

「我們這些人布置不了傳送陣法,而那些大命師的羅盤又不能使用靈石,所以小師叔的方法可以說是最為妥當。畢竟我們到了那個時候也抽不開人手去護送他們,剩下的就只能交給天運了。」楊先生對此則是看的極為透徹。

「我準備的蠱蟲倒是夠用,問題是桑囿城的傢伙們一定不會讓我往他們體內種蠱蟲。我也贊成這小子的計劃,我會在蒼茫城藏下一些蠱蟲,但是能不能起到清除感染修士的作用我就不確定了。」藍羽仔細想了想,然後也贊同了青木若何的計劃。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這個計劃實行。一會兒我帶著申躬報剩下的靈性去拜見蒼茫城的城主,告訴他千魂邪蛛的事實,盡量說服他幫助我們。」向騅在再三取捨之下,一狠心便也同意了青木若何的計劃。

「既然如此,向將軍就讓你手下的名師好兒好兒休息吧,今天晚上恐怕就要行動了。」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李文正朝著向將軍提醒到。

「楊先生拿著我的軍令下去吩咐吧,我這就動身去說服蒼茫城的城主。」向騅取下了隨身佩戴的虎符交給了楊先生說到。

「好。」楊先生點了點頭,目送著向騅走出了議事所用的屋子。

「散了吧,都回去歇著,接下來的好幾天估摸著都是惡戰。」在目送走了向將軍之後,楊先生便對著剩下的人開口講到。然後便自顧自的離開了離開了議事廳,回去休息了。

……

蒼茫樓的頂層,蒼茫城主正悠閑地看著窗外的仙鶴與白雲,只不過在這平靜悠閑的外表下隱藏著的卻是一顆焦慮不安的心。

「城主大人,向將軍求見!」正在此時,有衛士來到了蒼茫樓的頂層打斷了蒼茫城主的沉思。

「快請向將軍上來。」蒼茫城的城主平淡的說著。

「諾!」那衛士得到城主的示意之後便快速地離開了。

一刻鐘的功夫兒過後,那名衛士便帶著向將軍再次出現在了蒼茫樓的樓頂,在完成任務后又快速的退了下去。

「向將軍找本城主何事?」蒼茫城主壓下了心頭的焦慮不安,耐著性子的和向騅聊了起來。

「大人請看。」向騅笑著拿出了申躬報破碎的靈性擺在了城主的桌台之上。

「申躬報果然是死在你們的手上,看來你們一定知道些什麼。可否能說與我聽聽?」蒼茫城主的態度平靜的反常。

「城主一直都在懷疑申幕僚?」向騅笑容依舊的問著蒼茫城主。

「有時候申躬報的行蹤實在是太詭異,我不得不懷疑他,可惜我一直找不到他的破綻。」蒼茫城主平淡的說著。

「等城主看完申幕僚靈性中殘存的記憶,便知道這件事情的始末了。」向騅用靈力激發著申躬報那破碎靈性中的殘缺記憶,讓蒼茫城主慢慢觀看……

在一個時辰之後,蒼茫城主終於是挑挑揀揀的看完了申躬報殘存靈性中一些比較重要的記憶,然後他的臉色便逐漸難看了下來。

「你們還知道些什麼?」蒼茫城主臉色難看的向著向騅問到。

「你從記憶里看到的大蜘蛛,在蒼囿秘境里可不止是一隻,而我們就是為了清除這些大蜘蛛才強行進入的蒼囿秘境。」向騅收起了臉上的笑容,神色嚴肅的的說了起來。

「還請向將軍指點!」蒼茫城的城主自然明白這些人肯來找自己說明情況,那必然是有求於自己。

「我們懷疑桑囿城中絕大部分的修士都已經被感染,這次獸潮和我們到蒼茫城發生的獸潮一樣來的十分蹊蹺。」向騅並沒有把自己的意思說得太清楚。

「將軍懷疑桑囿城的獸潮,是用來感染蒼茫城的?」蒼茫城主的心思剔透,很快就明白了向騅的意思。。 這可給我嚇完了,我當場就叫了出來,聲音我自己都覺得尖銳的很。

那女鬼卻並沒有放過我,而是將手輕輕的放在了我的脖子上,對着我的耳朵吹了涼風,我頓時感覺脖子一陣冷氣飄過,被吹過的地方疼的厲害。

「既然你默認了,那我就進來找你了。」

女鬼突然咯咯的笑了,笑聲詭異到令我一聽上去渾身都在發顫。

那一瞬間我竟然有些奇怪,我似乎忘記了自己身為陰陽師是過來除鬼的,也忘記了自己的身上有符咒,我只覺得腦袋昏昏沉沉。

突然那個鬼影從上面下來,長發都垂了下來,一直盯着我看,好像要將我吃掉一樣。

她的笑聲越來越大,震耳欲聾。

可是嗓音也逐漸變得沙啞。

指甲漸漸的從我的眼前長了出來,是紅色的,閃著鮮血一樣的顏色,準確的說好像就是血!

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媽的,不是吧!

這是我的血?

在一陣越來越遠的笑聲中,我猛地睜開雙眼,從床上坐了起來,下意識的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過了好一會,我東張西望並沒有女鬼的蹤跡,我再看了看床上的被子,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甚至一直在質疑剛才發生的一切真的只是夢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我總覺得十分的離奇!

別的不說,關鍵我對那夢裏的事情記得實在太清楚了,而且我是一個很少做夢的人,每次做夢都預示著揭下來要倒霉。

所以我是不喜歡做夢的,因為我很少做好夢,基本上都是噩夢。

就拿這次的夢來說,誰好端端的希望自己以後在家裏碰到一個面目全非過來索命的女鬼?

長的漂亮一點就算了,關鍵賊他媽的恐怖,這點是最讓人受不了的!

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並沒有血肉模糊,甚至一點血都沒有出。

可是在剛剛的那個能力,那女鬼分明將那麼長的指甲扣進了我的肉里,準確的說是我的肩膀和脖子裏。

脖子上面的血管是十分脆弱和敏感的。

這點不論是普通的動物或是人都是一樣的,幾乎沒有例外。

因為之前的那個是夢,所以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我被困在裏面,卻沒有想到要用符咒去解決她。

在那個夢中我似乎變得十分的的無力。

本來就累個半死,這回做夢夢到了這麼奇怪的事情我現在就連休息也十分的不好。

這兩天本身一直在奔波勞累,現在倒是好了,開始做這種恐怖的噩夢了,要是鄧三科再來找我,我果斷的不出去。

天大地大還是自己的命最重要。

我這條命要是都搭裏面去了,那我才算是得不償失,才算是什麼都沒有了。

之前我回來的時候已經給那個男人配了綠毛屍毒的解藥,當然這些東西是從千年女屍身上的頭髮拿走的。

我想女屍那麼大方的,犯不着因為幾根頭髮和我大動肝火不是?

我雖然這麼想的,可我不確定的是女屍的心理是不是也跟我一樣的想法。

這就讓我多少有些慌張。

畢竟我在古墓中的時候用的可以破碎的貓眼石震懾的她。

現在貓眼石和瑪瑙上面的噠力都已經不能夠再使用了,因為它們已經用來封印那兩個木乃伊了。

如果再次強行使用,我只怕放出來兩塊寶石之中的鬼氣,到時候才是真正讓人感到恐懼的時刻。

那時候場面將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我絕對不能讓那樣的事情發生,所以這兩塊寶石上的法力我是萬萬不會動的。

我不去動不代表沒有別人惦記,雖然這兩塊寶石現在在我這裏,可我的心中實在不怎麼踏實。

我決定還是將寶石們放在比較安全的地方。

我打開一個檀木盒子,將它們兩個放在了裏面,然後將盒子蓋上,用純銀的鎖頭鎖住,上面貼了一張專門驅鬼的符咒。

這樣才算是真的將裏面的鬼氣鎮壓住了。

這樣下來我也能夠放心不少了。

這場噩夢做完之後,我看了一下現在的時間,已經五點多鐘了,沒想到我這噩夢居然花費了我這麼長的時間。

這感覺就像是昨天晚上沒睡覺,跟人撕打了一番一樣,渾身腰酸背疼不說,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壓力。

我盡量的擺脫這種關於精神上的控制,盡量的告訴自己,這種事情應該往好處去想,別總是往壞處想。

也許就是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呢。

畢竟我這些天除了和少部分的人打交道,基本上就是鬼啊探墓啊之類的,能夠夢到這種東西實屬正常,這麼想着我的心裏也不由得能夠自我催眠的方式放鬆了不少。

其實就算是這麼說,我在心裏還是清楚的,我現在的處境仍然不容樂觀。

如果之前的再一幫人再次回來我總不可能一直報警來解決問題。

就在我剛把店門打開,需要做生意的時候,突然一個小小的身影站了起來,給我嚇了一大跳。

低頭一看原來是個小女孩,正在呲牙咧嘴的對我笑。

「大哥哥,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

我想起來她就是之前給我送快遞的那個女孩,我本來想讓她再想一想之前那個人的長相,不過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吧。

畢竟找到這麼個人就像是大海撈針,現在人口那麼密集,就算是真的知道了他的樣子,我又不是警察去抓嫌疑犯還可以進行指紋比對然後去抓人的。

這個人並沒有犯什麼罪,只是給女孩錢讓她送個東西而已,這聽上去沒什麼毛病。

而且靈異鬼魂這種事情沒有經歷過的人很少會信,就算是真的經歷過了的人,有時候也會死不承認的。

女孩遞給我一束花,看上去包裹的還不錯,她遞給了我,可是我卻並不想買。

一來這種東西對我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

在我的印象中,大部分的女孩子是喜歡花的,可我又沒有女朋友,要花幹什麼?

可是面對着一個小女孩真誠的笑臉,我要是連朵花都不買,感覺我有點過於摳門了。

。秦簡最終還是被駱東城和高茜茜各種軟磨硬泡,說的好像他們駱家的生意要破產了似的,說是秦簡復出後人氣比以前還高,就當是給他家的酒庄打廣告了,總之,秦簡最終還是答應和盛懷錦參與駱東城發起的這個集體婚禮,但是,倆人還是沒有領結婚證。

秦簡不是矯情,她是真還沒有和盛懷錦這個狗渣去領第三次……

《在你眼裡,揉碎的星光》第451章集體大婚禮 「你們先走吧,要記得,不要隨便聽信別人的話就認為那是對的,要有自己的判斷。」

揮手讓另外的小孩離開,靈汐找了個石頭坐下,耐心十足的等著莫書城糾結。

「爹~」莫書榮拉了拉靈汐的衣袖,他知道,莫書城不會跟他道歉的。

靈汐拍拍莫書榮的手示意他不要急,乖乖站在一旁不要管。

莫書城其實在賭,他覺得靈汐既然沒有馬上去找先生,說不定是嚇他的。

他娘不就經常嚇奶奶嗎,所以他要忍住,可是他不知道,靈汐還真的有耐心。

小孩子就要從小教好,雖然後來的莫書榮並沒有長歪,看上去就是信錯了人才丟了命。

可是靈汐還是看出了點不同,莫書榮沒有安全感,所以才會在那個探子可以的安排下信任對方。

靈汐希望能夠給莫書榮一個快樂的童年,至於那些欺負了他的人,她靈汐會收拾的。

嘻嘻嘻~

等莫書榮長大后,給他找一個媳婦,完美!

靈汐越想越覺得不錯,以至於莫書城越來越心驚。

娘說,這個林公子很有錢,叫他不要隨便惹他。

但娘又一直在他耳邊說莫書榮怎麼怎麼不好,他心裡就記住了。也覺得莫書榮不好,尤其是這些年莫書榮花了他們家好多錢。

「你在想什麼呢?」靈汐是讓莫書城反思的,可不是讓他想莫書榮好不好的。

「我…」

「你記住,莫書榮是我兒子,跟你們家可沒有關係了,你要是再欺負他,別怪我不客氣。」說著,靈汐一拳打向旁邊的樹,轟的一聲,有靈汐手臂粗的樹就倒了。

莫書城:「……」

莫書榮:「……」爹真厲害。

莫書榮是真的好佩服爹爹,這樣以後就沒有人敢欺負他了,小小年紀的莫書榮,還沒有其他想法。

莫書城是被嚇壞了,他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來,莫書榮慌了,莫書城有多受寵他是知道的,雖然爹很厲害,但是他還是怕。

「爹,莫書城…」

靈汐走到莫書城面前,「你再哭,我就把拳頭砸向你了。」對付莫書城這樣的小孩,不能太客氣了。

原本靈汐是覺得讓他自己反省了,現在看來她想多了。

威脅了莫書城一番,靈汐帶著莫書榮回去上學了,「先生,我家書榮就麻煩您多照顧一下了。」

跟先生告了狀,靈汐背著手優哉游哉的走回家。

她得好好想想,要怎麼教訓那個孫小姐,其他人她可以不在意,但是這個孫小姐害的莫書榮的腿斷了,她不能放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