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姓男子倒飛出去,整個人被宋陽一拳轟飛,雖然他也有嘗試去阻擋,但是卻發現自己就像是被大山給撞擊了一下,渾身都要散架了!

劉清揚見宋陽出手解決了一個,也是嗷嗷亂叫,眼中閃爍着興奮,這種混戰他最喜歡了,瘋狂出手,他盯上了那個尖嘴猴腮的男子,此人給他一種陰險的感覺,讓他極爲不喜。

佛道古武全力爆發以守爲攻,但是這一次劉清揚選擇了主攻,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尖嘴猴腮的男子轟飛,此人實力比起刀疤男子差的太遠了,他可以輕鬆擊敗對方。

小七一改以往的風格,整個人猶如猛獸一般衝進了人羣之中,道家九字真言不斷轟出,只使用第一個字,每一次都將一個人轟飛,十分強大!

這是一場混戰,宋陽三人猶如野獸一般衝進了一羣羔羊之中,幾乎可以說是肆掠,對方雖然有死命高級武者,但是宋陽一個打兩個都輕鬆獲勝,並且摧枯拉朽的將周圍的中級武者橫掃!

宋陽三人太強了,簡直就是虐菜,將他們打得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十分淒涼,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不斷哀嚎……

(本章完) 咚!

一聲悶響,宋陽將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唐姓男子丟在地上,旁邊已經齊刷刷的躺着十多個人了,這些人也都十分悽慘,被揍得鼻青臉腫,回家去估計他媽媽都認不出來了。

不僅如此,有的直接被揍成了熊貓眼,甚至是口吐白沫,畢竟宋陽的力道十分之大,出手也毫不留情,這些傢伙都是納氣流的,身體素質根本比不過宋陽等人,直接被打暈了。

“太不經打了,老子還沒玩幾下就全部躺下了,這種實力也敢自稱武者,難道已經沒落到這種程度了?”劉清揚面前也是躺着七八個人,一個個被打的手腳抽搐,模樣悽慘,宋陽都有點不忍心看了。

尤其是那個尖嘴猴腮的男子,如果說之前是猴子的話,那麼他現在就是個大猩猩,被揍的七葷八素,渾身浮腫。

小七那裏也已經解決了戰鬥,一如既往的快速,摧枯拉朽的將這些人全部修理了一遍,打的他們暈頭轉向,全都躺在地上。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情勢一下子逆轉,三人以摧枯拉朽的姿態將他們橫掃,揍得都快不能見人了,而且只這邊人多勢衆,卻被修理成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喲喲,剛纔不是還很囂張的麼,現在怎麼一動不動了,裝死呢?”劉清揚這傢伙總是得理不饒人,揶揄的看着唐姓男子,讓後者羞愧,心裏悔的腸子都青了,千不該萬不該最不該的就是招惹這三個煞星。

“士可殺不可辱!”唐姓男子不甘道,咬牙切齒,只不過現在他的臉上已經被揍得鼻青臉腫了,根本看不出來喜怒哀樂,要知道這可是宋陽親自出手的,威力更是不凡。

“殺了你們太過便宜了,現在就讓你們交出所有的寶貝和晶幣,這樣就饒過你們,否則就等着下去跟閻王爺談論人生吧!”劉清揚這個傢伙十分無恥,直接敲詐,凡是動手的人全部都沒能跑掉。

看着劉清揚十分積極的樣子,宋陽跟小七倒是樂得,這個傢伙對於搜刮錢財可是相當的熱衷,挨個挨個的搜刮,如果不開心了那就是一頓胖揍,直接用武力讓他們屈服了。

搜刮完畢,劉清揚滿足的將搜刮過來的錢財都收起來,足足有差不多五千晶幣,雖然這些人的總和是五千金幣,但是分到每個人頭上都不多,畢竟這裏的人並不是很富,而不像之前的銀劍宗三人一樣,殺人越貨次數多了就會有錢,珍藏了許多。

將東西整理好,劉清揚前胸後背掛滿了裝着晶幣的荷包,前前後後已經搜刮了兩萬二千晶幣,這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數字!

至於那些被搶走錢的人,劉清揚直接將他們疊成了人堆,一個個十分悽慘,淚流滿面。

“你們三個,一定會遭報應的,你們三個……惡魔!”唐姓男子不甘的大叫,他是來殺人分贓的,結果被這三個傢伙打的鼻青臉腫,自己身上的晶幣也都被搜出去了,相當悽慘。

此時此刻,在他們眼中宋陽三人無疑就是惡魔了,這些人雖然沒有殺

了他們,但是比殺了自己還要難堪,而且搶光了自己的錢財,這可如何是好?

超天大帝 宋陽撇撇嘴,這種無力的呻吟就像是被強姦的婦女,已經被折騰的絲毫沒有反抗之力了還要嘴硬。

“慢着!”忽然,劉清揚眼前一亮,屁顛屁顛的跑到唐姓男子的身前,笑嘻嘻的看着對方,後者本能的感覺到不妙,結果劉清揚還是硬生生的從他的三叉褲裏面搜出了一袋晶幣,直接將他氣的七竅生煙,哀嚎連連。

宋陽無語,這個傢伙還真是眼尖,已經將對方折騰的這個樣子了,但是還不打算放過對方,遇上這種無賴的土匪還真是無可奈何。

“誰讓你們運氣不佳,遇上了我,下次起貪念的時候要看清楚對象,否則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劉清揚得意的說道,絲毫不顧對方的臉色陰沉的已經可以擠出墨水來了!

此時此刻,距離宋陽等人不遠的地方,一個身着湛藍武士服的青年嘴角露出淺笑,遠遠的便看見宋陽三人將一干人修理的體無完膚,而且搜刮乾淨了,這等效率實在高的讓人無語。

“看來我沒有看錯,那個傢伙纔是這三人的頭領,而且深藏不露,雖然內勁還處在高級武者的層次,但是實力應該絲毫不弱於大師級強者,鍛體流的大師級強者,真是有意思。”

青年嘴角的笑意神祕莫測,一副早就猜到的樣子,或許別人看不出來宋陽就是大師級強者,但是他臨近宋陽的一瞬間就已經確定了,此人實力深不可測,他留下來那就是找死!

實際上他跟着那些人並不是爲了錢財和寶貝,而是確定自己心中的想法,後來得到確認之後立馬便是離開了,躲在暗中觀察,結果與他猜測的一模一樣。

“經歷一場大戰還能保持如此實力,恐怕也只有佛道的易筋經有如此神效,佛家弟子、道家弟子以及一個不知道來路的大師級強者,這三人恐怕不是結界中人……”

湛藍武士服青年暗自猜測,眼前一亮,若是宋陽知道有人輕鬆猜出了他們的來路,估計直接驚的跳起來吧!

忽然間,青年面色一變,迅速的隱藏起來,徐眯着眼,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又來了一個,看來這下子有好戲看了,不對,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先上去纔好……”

溪邊,宋陽三人將所有財物和寶貝都處理好,這才放心許多,畢竟如果身上掛着一堆晶幣的荷包,還塞着許多靈草的話,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這傢伙是個土豪,到時候出手殺人奪寶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整理好一切,宋陽三人擡頭看向上方,他們此行的目標便是上方,在那裏有以物換物的交流會,以及拍賣會,那裏面將有着許多天材地寶,珍貴的程度足以讓人垂涎。

更重要的是,蒼山武道大會也將在上面舉行,據說參加蒼山武道大會去的一定的名次之後,將會得到莫大的好處。

然而,就在宋陽三人即將離去之際,一道身着黑白相間條紋的中年男子緩緩出現,一雙眸

子古井無波,淡淡的看着宋陽三人,嘴角掛着若有若無的笑意,喃喃自語:“有趣、有趣,晚來了一天竟然遇到這種有趣的事情,三個人打劫數十人,看來實力還不錯,咦,連銀劍宗那三個小子都遭了秧,難道他們的東西都落在這三人手中了?”

想着,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熾熱,他已經隱隱感覺到了了不得的天材地寶的氣息,必然是高級靈草了,這種東西就算是大師級強者都是十分垂涎,有價無市!

“你是誰?”劉清揚一愣,隨即露出警惕之色,目光死死地盯着男子,從對方的身上他感覺到一種極端危險的波動,那種波動就像是被獅子盯上的羊羔,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此人難道是大師級強者?”劉清揚臉色漸漸陰沉下來,這個發現可不怎麼妙,莫名其妙出現一個大師級強者,如果說對方不會對這些東西起貪念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在下李瑾,不知道三位小兄弟如何稱呼?”中年男子淡淡一笑,十分的和煦,讓宋陽三人感覺不出絲毫動手的意思,但是這種笑容卻是讓宋陽不禁感到有點滲人。

宋陽上前一步,淡淡的看着李瑾,平靜道:“如何稱呼不是什麼大事,不過閣下擋住去路到底所爲何事?”

李瑾聽着,依舊風輕雲淡,輕笑道:“原來如此,在下途徑此處正巧見到這一幕,所以在下想向各位討要一點東西,當然不是很多,我想幾位應該不會介意的!”

聽着李瑾的話語,劉清揚下意識的摸了摸身上鼓囊囊的寶貝還有晶幣,他從對方的語氣之中感覺到了一絲詭異,借東西?如果相信你那就是傻子!

“說吧,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如果是借東西那麼不好意思,我們不借,現在我們要趕路,還請不要打擾。”

丫鬟你好毒 宋陽體內內勁運轉,幽幽開口,他已經知道了對方絕對是一個大師級強者,這種人他不是很懼怕,畢竟全力一戰鹿死誰手還真不知道。

聽着宋陽的話,李瑾一邊搖頭一邊笑着,這傢伙臉上肌肉就跟抽筋了一樣,笑個不停,讓宋陽感覺此人有點毛毛的。

“這一次可容不得你們借不借了,我李瑾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的,所以還請幾位配合一點,否則大家傷了和氣多不好?”

“其實也沒什麼,在下只是想要討要幾位從那三人身上拿走的所有東西,當然,一個都不能漏掉,否則在下也會感到十分爲難!”李瑾慢悠悠的說道,話語之中帶着一絲威脅之意,顯然如果宋陽三人不交出來就會經歷一場大戰!

劉清揚面色尤其難看,不僅僅因爲剛纔李瑾伸手的時候目標指的就是銀劍宗三人,這三人身上的寶貝和晶幣都十分之多,價值極大,如果讓他拱手讓出去根本不可能!

不過更加讓他面色陰沉的是,根據剛纔李瑾一提醒,他總算想起了這個名字,似乎聽過不少遍了。

面色不善的看着李瑾,劉清揚冷冷的質問:“你就是李瑾?無相門的李瑾李大師?”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本章完) 無相門是位於十萬大山之中頗有名氣的一個結界,結界入口在何處沒有人知道,唯有這個宗門的武者才能找到,據說這與他們修煉的古武《無相神功》有關係,而且這個宗門十分強大,結界之中有着宗師級強者坐鎮。

據說《無相神功》十分強大,可以同時兼具道家的以攻爲守和佛家的以守爲攻,無聲無相,神祕莫測!

“李瑾?無相門?”

那些被堆成包子的傢伙一個個錯愕的擡起頭,雖然已經面目全非了,但是在看到李瑾的一瞬間一個個神采奕奕,仿若看到了救星一般,眼淚水都要流出來了,哀嚎着。

“早就聽說無相門的李瑾天資過人,十分強大,雖然三十歲方纔開始修行,早已錯過了修煉的最佳時機,但是卻在十年之內達到大師級水平,而且戰鬥力十分可怕,就算是一般的大師級強者都不敢與他爭鋒!”有人議論,滿眼都是小星星,十分崇拜的看着李瑾。

“我也聽說了,李瑾一年之前曾經出手,擊敗了一名大師級強者,這件事情傳遍了結界之中,李瑾也被譽爲最有可能邁入宗師級強者的天才,或許不出十年無相門就會再次出現一名實力達到宗師級的超級強者,一個不足五十歲的宗師強者,足以保無相門一兩百年的安全!”

“不僅如此,聽聞李瑾李大師爲人行俠仗義,曾經擊殺過不少路盜,這一次遇上李大師咱們得救了!”

這些人激動的淚流滿面,之前被宋陽折磨的太慘了,一個個被揍的鼻青臉腫,連媽媽都認不出來了,而且被疊的跟包子一樣,下面生火都能蒸熟了!

現在傳聞中行俠仗義的大師級天才李瑾出現了他們怎麼可能不激動,李瑾擊殺路盜的事情被傳的神乎其神的,這一次宋陽三人算是倒黴了,極有可能會被李瑾一一擊殺!

“李大師,這三人乃是路盜,先擊殺銀劍宗三位道友在前,如今更是羞辱我等,還請李大師爲我們做主!”唐姓男子大喊,語氣中充滿了激動,如果不是被人壓着,打的鼻青臉腫的話,恐怕現在已經衝過去膜拜此人了。

聽着唐姓男子的話,劉清揚恨不得衝過去殺了這個傢伙,剛纔放過對方,這傢伙竟然還敢聒噪,竟然說自己纔是路盜,那麼銀劍宗三人又算什麼,那纔是真正的路盜,自己三人不過是設計罷了。

要知道這件事情根本就是這些人的貪念引起的,如果不是因爲銀劍宗三人出手想要謀財害命,自己三人也不會動手,當然他們設了這個圈爲的就是讓銀劍宗三人還有這些人全都過來打劫自己,好一鍋端!

李瑾往這邊一站,頓時下方一片狂熱,那些人明明依舊被揍得鼻青臉腫,十分悽慘,但是依舊擋不住他們的熱情,十分支持李瑾,尤其是還受到了宋陽等人的迫害,恨不得李瑾將這三人擊殺。

“李大師身爲大師級強者,對付區區三個高級武者自然信手拈來,這三人先前羞辱我等,現在總算是遭到報應了!”

有人幸災樂禍,將希望寄託在李瑾身上,畢竟那可是大師級強者啊,甚至還有其他的大師級強者敗在他的手中,這是何等可怕的實力。

聽着這些人頗爲恭維崇拜的話語,李瑾卻是置若罔聞,淡淡的看着宋陽三人,似乎因爲自己所提出的要求他們都沉默了。

“那些東西本就是我們的戰利品,別人想要奪走根本沒有可能,就算是大師級強者也不行!”宋陽搖頭拒絕道,此

人給他一種十分不簡單的感覺,絕非一般的大師級強者!

“怎麼樣宋陽。你有辦法可以勝過李瑾麼,此人據說極強,一般人根本不是對手,甚至擊敗過其他大師級強者,是個勁敵!”劉清揚頗爲擔憂道,如果來的是其他人,哪怕是大師級強者也不用這麼擔心,只不過李瑾實力強大,絕非常人,這點劉清揚心中沒底。

聞言,宋陽嘴角掛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慢悠悠道:“不知道,交手的時候 不就知道了嗎?”

聽到宋陽拒絕自己,李瑾緩緩眯起眼睛,嘴角笑意更加濃郁了,看上去給人一種滲人的感覺,任誰見到自己面前有個男的一直對着你小,神祕莫測你也會感到十分滲人的。

“看來三位是不打算配合李某了?不過區區一些東西,你們留着又有何用,我答應你們,晶幣我一個不收,低級靈草以及中級靈草也一個不要,只要高級靈草已經一本小冊子,如何?”李瑾慢悠悠的說道,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中。

小冊子?宋陽心中一驚,所謂的小冊子不就是《劍亂四式》麼,那可是銀劍宗的絕學啊,當初銀劍聖創造了這套劍招,每一招都十分強大與霸道,憑藉着劍亂四式橫掃了一個年代!

如今這個李瑾竟然是爲了《劍亂四式》而來,也就意味着此人覬覦銀劍宗的絕學很久了,這次遇上自然不想錯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高級靈草十分稀少,我們絕對不會讓出來,至於你需要的小冊子……我們從來沒有見過!”

宋陽與李瑾遙遙相對,眼中仿若產生了摩擦火花,嘴角始終掛着若有若無的笑容。

李瑾這次爲的就是《劍亂四式》而來,他之所以強大的離譜最重要的一個因素那邊是他擅長截取其他古武之中的精髓化作己身的優勢,他早就聽聞了銀劍聖的大名,一直想要觀摩對方的作品,如今有機會又怎能錯過呢?

聽到宋陽拒絕,李瑾面色不變,依舊風輕雲淡,只是慢悠悠的開口道:“呵呵,看來你已經得到那東西了,如此一來也好,省的我自己去找了,還是借李某一觀如何?”

李瑾笑着說道,讓宋陽沉默,他已經聽出來了此人已經打算出手了,如果自己再次拒絕那麼對方肯定不會磨嘴皮子了。

“如何,三位想的怎麼樣了,我李瑾時間有限,只是想跟幾位借點東西罷了,交出高級靈草和那本小冊子,李某這就離去!”

宋陽三人面面相覷,一個個眉頭緊鎖,誰也沒想到竟然會冒出來李瑾這麼一號人物,而且對方實力強大,就算是宋陽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見到宋陽三人久久不語,李瑾一腳跨出,嘴角噙着戲謔的笑容,慢悠悠道:“《劍亂四式》雖然是銀劍宗的絕學,博大精深,但是這等上乘古武卻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揣摩透徹的,更重要的是,有命得到也得有命享受才行!”

一句話出來,頓時劍拔弩張,誰都聽的出來,李瑾已經失去了耐心,準備出手了,對於他來說,《劍亂四式》那是志在必得的東西,這關乎着他的實力能否更上一層樓!

轟!

一股強大的氣勢轟然間爆發開來,強大的內勁猶如潮水一般,就算宋陽距離李瑾有着三丈距離也是感覺到那股強大的力量,就像是一汪湖水,而不是現在的池水!

相比之下,大師級強者的內勁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強大的離譜!

“這就是大師級

強者的內勁麼,果然強大,與他相比,我的內勁簡直太弱小了,也就十分之一左右,不知道我邁入大師級內勁之後會是怎樣的情況……”宋陽心中暗道,緩緩擡起頭,嘴角亦是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緩緩掀起!

“有沒有命去享用那就不勞你費心了,,至於你想要的東西想也別想!”宋陽冷冷說道,毫不客氣!

李瑾面色微微一變,眼底閃過一絲戲謔,淡淡道:“區區一個高級武者也敢口出狂言,既然這樣李某今天就替你族中長輩好好教訓教訓你,在大師級強者的面前,高級武者不過是烏合之衆!”

李瑾傲然道,不屑的看着宋陽,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宋陽身上的波動,那絕對是高級武者無疑了,區區三個高級武者他還沒有放在眼裏。

大師級強者與高級武者那根本就是兩個境界,哪怕是觸摸到了大師級強者的門檻,那麼戰鬥力也會呈幾何倍的上升,十分可怕!

李瑾很傲,但是他有足夠傲的資本,三十歲修煉古武,四十歲不到便已經踏入了大師級境界,要知道對於一個荒廢了三十年的人來說,想要修煉出內勁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一輩子都無法邁入武者的行列,但是此人卻能夠打破常理!

“好可怕的壓力,這就是大師級強者的內勁麼,居然已經外露了!”唐姓男子等人面如金紙,這種壓力實在是太可怕了,他們本就身受重傷,受到這股氣息的波及頓時有點承受不住的趨勢!

此時,李瑾一臉戲謔,看着面色有點難看的劉清揚和小七,唯獨宋陽面色還算正常。

“高級武者與大師級強者本就是天塹一般,區區三個高級武者也妄圖跟我囂張,真是不知死活,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李某今天就不殺你們,廢去你等修爲便可!”李瑾冷冷的說道,但是卻義正言辭,要廢掉宋陽等人的修爲。

宋陽目光冰冷,直視着李瑾,嘴角掀起一絲冰冷的弧度,冷冷開口:“你可以來試試!”

邪帝寵妻:草包大小姐 “不知死活!”

李瑾目光一寒,露出森然之色,一腳踏出,大師級內勁瘋狂涌動,甚至已經有點影響到了周圍的空氣波動,帶着絲絲的涼意,十分可怕!

“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們知道什麼纔是大師級強者,殺爾等猶如捏死一隻螻蟻!”

李瑾傲然道,一掌拍出,竟然引發了周圍環境的共鳴,帶着可怕的勁風呼嘯着向着宋陽頭顱拍去,那股力量彷彿是周圍空氣都變得粘稠起來!

嘶!

周圍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氣,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大師級強者出手,這哪裏是武者啊,根本就是兩個層次,比起高級武者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你可以去死了!”

李瑾冷喝一聲,掌印變得虛幻起來,內勁於一瞬間爆發出來,轟然間倒卷,可怕的勁風呼嘯,彷彿整個空氣被打的塌陷下去一大塊,朝着宋陽面盆砸過去!

轟!

氣浪滾滾,一瞬間猶如開水沸騰一般,周圍更是響起了一陣轟鳴,李瑾一掌落下,引發種種異象,令人生畏!

唐姓男子更是驚訝的合不攏嘴,心中已經爲宋陽默哀了,這種實力,一掌拍下去估計要被拍成血泥了吧!

然而,就在他們認爲宋陽必死之際,一道戲謔的聲音緩緩傳來,宋陽的身影從灰塵之中走出,毫髮無損!

“你以爲……就你一個人是大師級麼?”

(本章完) “你以爲就你一個人是大師?”

宋陽聲音緩緩傳來,一頭黑髮無風自動,漆黑的眸子猶如夜空般深邃,戲謔的看着錯愕的李瑾,一絲絲寒意從他的身上傳出,顯然已經動怒了,彷彿一座活火山一樣。

“怎麼可能!”

李瑾駭然出聲,目光死死地盯着宋陽,眼中充斥着不可置信之色,他是大師級強者,對於自己的實力有着絕對的自信,就算是其他的大師級強者面對自己的一擊也不可能如此的波瀾無驚,絲毫不受影響!

結界中傳聞無相門李瑾爲千年一遇的天才,三十歲修煉古武,四十歲不到便已經邁入了大師級,且戰勝過一名大師級強者,他的實力不需要懷疑,哪怕是大師級強者面對他的攻擊,也要認真應對,內勁全力爆發出來方纔可以安然無恙。

但是令他錯愕的是,宋陽的內勁顯然只是一名高級武者,根本沒有達到大師級,否則一旦達到大師級出手便會被他所察覺,畢竟大師級強者已經有着一定的氣場了,十分玄奧!

大師級強者交手,對抗之間形成的波動十分可怕,絕不是剛纔那樣,至少也會將這裏的地面震的塌陷下去一點,然而宋陽卻絲毫沒有對抗的可能,竟然以身體硬抗了下來!

“怎麼可能,你明明是高級武者……不對,難道你是鍛體流大師級?!”

李瑾駭然,他一下子想到了一種可能,能夠以身體之力不動如山的恐怕也只有鍛體流的古武修煉者達到大師級方纔有可能了!

否則以一個高級武者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大師級強者的對手,一招就足以靈一名高級武者陷入重傷,如果權力出手甚至能秒殺一名高級武者,大師級就是大師級,兩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鍛體流達到大師級,竟然是真的,果然可怕,沒想到李某竟然看走了眼,你竟然也是大師級強者,如此你有資格與我一戰!”李瑾沉聲道,目光閃爍,他是第一次見到鍛體流的大師級強者,畢竟現在鍛體流已經被捨棄了,納氣流纔是王道。

不過並不是說明鍛體流不夠強大,而是因爲鍛體流想要成爲武者就已經十分困難了,更別提不斷突破達到大師級了。

不僅如此,如今鍛體流的古武已經越來越少,就算是有也是在宗門結界之中典藏,根本不會有人去觸碰,如今鍛體流武者更是找不到了。

李瑾心中雖然震動,但是他畢竟不是常人,很快便恢復了平靜,淡淡的看着宋陽,擺出一副大師的模樣,十分倨傲,他不是一般的大師級強者,雖然邁入大師級不算很久,卻戰鬥力高超。

聞言,宋陽目光虛眯着,他不是第一次與大師級強者交手,但是面對納氣流的大師級強者,他絲毫不敢大意,這種流派在外界是不曾遇到的。

結界中人拋棄了外界天資一般的武者,隱居結界,所以外界的古武修煉者並不懂得納氣,即使古武修煉者數量不少,但是真正修煉出內勁的卻是寥寥無幾,大師級高手更是屈指可數,所以相比之下納氣流的確是更勝一籌。

“你很強,但是想要打敗我可沒那麼容易,不信你可以試試!”宋陽神色從容,淡淡開口,對於這個可怕的對手,他不會有絲毫的大意。

李瑾沒有否認,畢竟兩個大師級高手交手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實力懸殊不是很大,一方想要戰勝另一方很難,他當被人傳言打敗了一名大師級強者,實際上也只是稍勝一籌,至於擊敗對方十分困難,更別提斬殺了!

李瑾露出鄭重之色,沉聲道:“你讓

我很意外,不過你還不是我的對手,鍛體流沒落,早已是下乘,況且你的內勁還處於高級武者階段,你拿什麼跟我比?”

他十分自信,強大的內勁使得他在戰鬥方面更有優勢,大師級強者之所以與高級武者是天塹,最主要的便是大師級強者已經可以做到內勁外放,強大的內勁足以輕易斬殺高級武者,避無可避!

宋陽與李瑾遙遙相對,眼中有着火花竄動,兩人一個是納氣流的大師級強者,另一個則是鍛體流的大師級強者,都是修爲高深,若是全力一戰,鹿死誰手很難預料!

不遠處,劉清揚與小七忐忑的看着這兩人,畢竟大師級別的戰鬥已經不是他門能夠介入的了,當初小鐵在面對宋陽的時候直接施展忍術逃離,因爲他知道大師級強者實力可怕,根本沒有戰勝的可能!

兩名大師級強者對戰,如果高級武者貿然介入的話根本就是包袱,甚至兩人戰鬥的餘波就足以斬殺他們!

“李瑾十分可怕,無相門的絕學無相神功更是莫測,納氣流的大師級強者內勁外放,宋陽想要一戰十分吃力,除非他的體魄已經強大到可怕的境界!” 腹黑boss別惹我 劉清揚判斷道,他知道宋陽雖然是大師級強者,但是內勁不足,對上李瑾實在是太吃虧了。

更重要的是,宋陽顯然沒有將體魄提升到一定的程度,只是在速度上更有優勢,就算是鍛體流的大師級強者,想要不收內勁的衝擊也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老大不會輸!”小七堅定道,他知道宋陽的實力可怕,就算是面對死神、龍王那種程度的對手也可以稍勝一籌。

現在他們也只能相信宋陽了,畢竟這種等級的戰鬥太過可怕,若是全力爆發他們也只能暫避鋒芒,根本插不上手。

另一邊,被疊成一堆的唐姓男子等人已經徹底呆滯了,一個個面如死灰,就跟死了爹媽一樣。

“這傢伙竟然是大師級強者,怎麼可能,難怪可以無懼銀劍宗三人,大師級與高級武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唐姓男子面露苦澀,可笑自己等人還企圖坐收漁翁之利,現在看來根本就是踢到鐵板了!

他可以想象,宋陽如果是嗜殺之人,自己等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活着離開這裏的,大師級強者太過可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