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晨咬著牙低聲說道。

「是啊,整個西寧省又有幾個人敢這麼跟唐公子您說話呢!」

李陽忍不住淡淡一笑,此時他似乎已經看見了陳天被唐晨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模樣。

在西寧省,得罪了唐晨這種人,那基本上就相當於判了死刑。

…… 賓士車內。

李陽扭頭看了唐晨一眼,然後笑呵呵的問道:「唐公子,這次你打算怎麼對付這個陳天啊?」

「想要對付這個陳天還不簡單,等咱們到了尚水古鎮以後,我會找辦法羞辱他的,但是現在薇薇姐還在這裡,我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絕,一旦要是把這件事鬧大了的話,薇薇姐可能會不高興……」唐晨猶豫了一下,低聲回了一句。

「那倒也是,薇薇姐那種人可不是咱們能夠惹得起的……」李陽連忙點了點頭。

「咱們馬上就要到尚水古鎮了,你們知道尚水古鎮的老闆是什麼人嗎?」

唐晨扭頭看了李陽一眼,笑呵呵的沖著李陽問道。

「不知道……」

李陽輕輕的搖了搖頭。

請別叫我蕭太太 「我跟你說,尚水古鎮的老闆是咱們西寧省最神秘的家主,也是咱們西寧省的武道第一大家主,雲家家主雲破天投資的,現在管理尚水古鎮的,也是雲家人!」

唐晨輕聲說道。

「雲……雲破天?」

李陽在聽到唐晨的這句話以後瞬間就傻眼了,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而原本正在開車的周波也是一臉的震驚,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要知道雲破天這三個字在西寧省這邊可謂是如雷貫耳啊,基本上在西寧省這邊根本就沒有人不知道雲破天這個名字,沒有人不知道雲家這兩個字後面的含義是什麼。

雖然雲破天當初在江南省武道聚會上面輸給了陳天,但是這件事絲毫沒有影響到雲破天在西寧省這邊的影響力,畢竟就算雲破天輸了,輸的也不丟人,陳公子這三個字早就已經被人給神話了,現在陳公子在普通人的眼中都可以跟李太白相比較了,而且就算是雲破天輸了,雲破天依舊還是西寧省的武道第一人,再加上雲家的高手如雲,所以這件事絲毫沒有影響到雲家在西寧省的地位。

在商業界,歐陽家族那絕對能夠算得上是西寧省的第一大家族了,但歐陽家在西寧省的地位也並不是不可撼動的。

可是雲家就不一樣了,在西寧省基本上沒有那個家族能夠威脅到雲家的地位。

而且雲家人一直都非常的神秘,很少出現在普通人的視線當中,這也是為什麼李陽跟周波在聽到雲破天的名字以後如此震驚的原因。

「唐公子,您不會是認識雲家人吧?我可聽說雲家人基本上不會跟外界來往的,您要是能夠認識雲家人,那是不是太有面子了……」李陽表情震驚的沖著唐晨問道。

「是啊,雲家人那可是真正牛逼的存在,光是能夠認識雲家人就已經非常的了不起了……」周波這個時候也連忙跟著喊了一聲。

「認識雲家人?」

唐晨聽到這兩個人的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你們以為認識雲家人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啊?」

「您要是不認識雲家人,您是怎麼知道尚水古鎮是雲家人的?」

李陽聽到唐晨的這句話愣了一下表情不解的問道。

「我不認識雲家人,但是我的朋友認識,現在尚水古鎮是雲破天的孫子云北秋在管理,而雲北秋跟我的朋友是非常好的兄弟,說不定一會咱們還能碰到雲北秋呢!」唐晨笑呵呵的說道。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周波在聽到了唐晨的這句話以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唐公子,您這面子也太大了,雲家人竟然都給您面子,真的是佩服啊!」

李陽趕忙說道。

「呵呵……」

唐晨聽到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撇著嘴巴說道:「不瞞你們說,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可能已經就不是上校了,到了那個時候陳天這種人在我的面前什麼都不是……」

李陽跟周波在聽到了唐晨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住了。

「唐公子,您……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李陽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爺爺說了,明年這個時候我會再往前面走一步……」

唐晨淡淡回了一句,臉上的表情異常的平靜,彷彿在他的眼中這種事情只不過就是很普通的一件小事罷了。

「在……再往前面走一步……」

李陽聽到這話以後結結巴巴的重複了一句。

要知道,唐晨現在已經是上校的軍銜了,要是能夠再往前面走一步的話,那可就是少將了啊!

二十多歲的少將!

這得是多麼恐怖的存在啊!

此時李陽跟周波兩人只能在心裏面默默的為陳天祈禱了,畢竟得罪了一個唐晨這樣的公子哥,那下場基本上想都不想用了。

「唐公子,您以後要是真的成了少將的話可千萬不能把我們兩個給忘了啊!」

李陽扭頭看了唐晨一眼,笑呵呵的沖著唐晨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忘記你們兩個的!」

唐晨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李陽聽到唐晨的這句話十分開心的笑了笑,沒有繼續多說什麼,但是心裏面卻非常的羨慕唐晨,這麼小的年紀能夠有這麼大的本事,確實足以讓所有的同齡人羨慕了。

……

眾人開車開了將近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終於抵達了合川市旁邊的尚水古鎮。

尚水古鎮這邊原本只不過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小村鎮而已,後來因為雲家人看見這個地方的風水不錯,所以便隨便拿了點錢投資了一下,這幾年尚水古鎮已經成為了合川市非常出名的一個旅遊風景區,基本上只要是來合川市這邊玩的人,都會來尚水古鎮枕邊看看。

陳天下車以後能夠明顯感覺到尚水古鎮這個地方的靈氣濃郁程度要比合川市高出一倍都不止,這個地方應該非常的適合武者修鍊。

「這個地方怎麼停著這麼的多的豪車啊?」

就在這個時候,孫曼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眾人聽到孫曼的這句話紛紛扭頭看向了停車場的位置,此時在尚水古鎮的入口已經停了很多輛豪車,基本上價格都是在上千萬左右的。 梨淵鎮,正是花落時節,花瓣紛紛揚揚,下著一場唯美的花瓣雨。

風玫坐在樹下,花瓣早已落了一身,她已經保持這個姿勢一動不動許久了。

「唔。」

趴在她腿上睡覺的流光仙尊睜開眼,習慣性地在她懷中拱了拱,才坐直了身子,雙手環著她的脖子,直接在她唇上印下一個吻。

做這一切時,他還是睡眼朦朧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風玫回吻了吻他的唇角:「還困嗎?」

琉光仙尊搖頭,瑪瑙紅的眸子因為剛睡醒醞釀著霧氣,目光卻是宛若新生孩童一般純凈。

他站起來,拉她的手:「看花。」

梨淵鎮有一片巨大的雪梨花花海,這個時候地面上早已鋪上了厚厚的一層花毯,他這幾天偏愛往那裡跑。

「好。」風玫順著他的力量起身,一抬步,腿卻是針扎般的疼。

腿麻了。

風玫鬆開他的手,唇角含著溫柔的笑:「我在前面走,我跟著你。」

琉光仙尊有些不樂意,他看著她,風玫笑著回視他。

他突然低頭,在她眉心印下一吻,轉而轉身大步往花海的方向去。

風玫嘴角弧度擴大,彎腰揉了揉小腿肚,按一下便是密密麻麻的疼。

「腿麻了不會說嗎?」去而復返的男人聲音溫柔低沉,風玫順勢環住他的脖子,任他抱著往花海走去,聽著耳邊他的心跳聲,唇角始終噙著笑。

縱然她想盡辦法去恢復他的神智,也只能這般,他大多數心智都如孩童一般,偶爾會清醒過來記起所有,就如現在這般會抱著她溫柔呵護她。

花瓣繞著兩人起舞,他抱著她,踏入一個夢幻般的世界……

遠處,一紅衣男子看著兩人的背影,默默轉身離開,他的肩膀上立著一隻拳頭大小的白糰子上下蹦彈著。

-乾坤聽書網

資料刷新——

姓名:風玫

生命值:10點

【完成寄體心愿獲得1點生命值,揭露雲傲真面目,獲得一點生命值。】

「我怎麼就完成寄體心愿了?」風玫再次懷疑二傻子是不是壞掉了。

【寄體讓你不要再與玉寒景有任何瓜葛,你都把人家弄死了,還談什麼瓜葛?自然是完成了。】

風玫:「……」你有理,白給的生命值不要白不要!

【宿主,你有沒有發現什麼?】

系統的聲音滿是激動。

「什麼?」風玫懶洋洋的抬眸,這一看,卻是一愣,「這……空間怎麼好像變大了一些?」

原本的方寸空間,似乎擴大了一倍。

【是噠!】系統若是有實體,此時怕是已經蹦躂起來,【這片空間會隨著宿主完成任務而擴大哦。】

「又是新解鎖的?」

【是噠!所以宿主以後一定要多多完成任務,福利多多。】

「沒興趣。」不過擴大一下空間而已,算什麼福利。

系統:【……】宿主怎麼能如此平靜,如此冷淡呢?

風玫狐疑地看著空間外那霧茫茫的一片的地方:「你有沒有覺得,那片霧似乎淡了些?」

【啊,有嗎?我沒注意這個啊。】

果然還是那個不靠譜的二傻子。

風玫翻著白眼:「繼續任務。」 當徐冰冰看見這些車子以後,瞬間便露出了震驚的表情,眼神非常的不可思議,雖然她的家庭也非常的不錯,但是面對這麼多的豪車,還是會感覺有些吃驚的。

相反陳天倒是一臉的平靜,畢竟陳天對於這些東西都不是很感興趣。

「尚水古鎮過兩天要舉辦一個聚會,到時候會有很多咱們合川市的大佬過來參加,我覺得這些豪車應該都是那些大佬開過來的……」唐晨面無表情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

徐冰冰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多說什麼,但是眼神當中明顯帶著一絲絲驚訝。

眾人將車子停在了停車場裡面。

陳天跟趙楚然走下了法拉利,而蔣薇薇等人也都從車子裡面出來。

「唐晨,咱們是直接進去還是在這裡等你的朋友過來啊?」

蔣薇薇知道唐晨的朋友應該也在這邊等著有他們,所以扭頭輕聲沖著唐晨詢問道。

「薇薇姐,我的朋友馬上就來了,要不咱們還是在這裡等一會吧!」

唐晨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好!」

蔣薇薇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他人聽到蔣薇薇這麼說了,自然也不敢廢話,全部都站在原地等了起來。

而唐晨則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站在一旁不知道聊著什麼。

十多分鐘以後,一大群男男女女奔著唐晨的位置走了過來。

「唐大公子,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沒想到你們竟然來的這麼快,我中間出去辦點事耽誤了……」

其中帶頭一位身穿白色西服的青年在看見唐晨以後十分開心的喊了一聲。

「趙亮,你現在是不是有點飄了,接我都敢遲到是不是?」

唐晨看著青年笑呵呵的開了個玩笑。

「唐大少您說的這是什麼話啊,我真的是有點耽誤了,我本來還打算好好的迎接一下你呢……」青年呲著牙喊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那些人喊道:「我跟你們說啊,這位就是我經常跟你們提起的唐晨唐公子,當初我當兵的時候唐公子可沒少幫我,現在人家唐公子可不一樣了,據說明年就要升為少尉了,這麼大點的年紀,就他媽當少尉了,上哪說理去啊!」

「少尉?」

「真的假啊啊?」

「是啊,不可能吧,這個人看上去好像也就跟咱們差不多大啊,竟然能當上少尉這也太厲害了吧?」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麼年輕的少尉呢!」

趙亮身後的那些朋友在聽到趙亮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其中有幾個打扮的非常漂亮性感的美女也開始用自己的美眸打量著唐晨,畢竟這個年紀能夠成為少尉確實是非常罕見的事情,趙亮這麼說的目的也是想讓眾人都清楚唐晨到底有多牛逼。

「沒想到唐晨竟然都成了少尉了,這也太厲害了……」

孫曼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而趙楚然知道這件事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更加的複雜了,因為她知道唐晨現在越厲害,那對於陳天來說也就越不利。

陳天倒是一臉的平靜,彷彿這件事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地方。

「我不是讓你低調一點嘛?」

唐晨扭頭看了趙亮一眼,低聲說道。

「哈哈,這種事情有什麼可低調的啊?你成為少尉那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趙亮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薇薇姐,這位就是我的朋友趙亮!」

唐晨沒有繼續搭理趙亮,而是扭頭沖著蔣薇薇說道。

「你好!」

蔣薇薇看著趙亮輕輕的點了點頭。

「蔣小姐,您好,歡迎來我們尚水古鎮,我在酒店給您定了一桌酒席,就當是給您接風了!」

趙亮在知道了蔣薇薇的身份以後,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語氣十分客氣的沖著蔣薇薇說道。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趙亮的位置,很明顯這個趙亮應該也知道蔣薇薇是什麼人,要不然他不可能這麼客氣的跟蔣薇薇說話,唐晨也不會單獨給趙亮介紹蔣薇薇。

「趙公子實在是太客氣了!」

蔣薇薇看著趙亮淡淡一笑。

「蔣小姐,您說的這是哪裡話,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趙亮十分客氣的回了一句,然後帶著蔣薇薇等人奔著尚水古鎮裡面走去。

唐晨邁著步子走到了趙亮的身邊,然後輕聲沖著趙亮問道:「我讓你準備的東西你都已經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我辦事你怕什麼,房間什麼都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而且為了你的面子,我特意找到雲北秋,到時候雲少爺應該也會過來的,怎麼樣?夠不夠意思?」趙亮呲著牙笑呵呵的沖著唐晨問道。

「夠意思!」

唐晨連忙回了一句。

而趙亮則扭頭看向了自己的身後,然後簡單的掃了一眼之後,輕聲沖著唐晨問道:「對了,你一直都在追求的那個趙楚然今天沒有過來嗎?我怎麼沒有看見啊?」

「那個長的最漂亮的就是……」唐晨無奈回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