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鴻鈞眉頭緊鎖,似乎在思索着什麼。

李雨緩緩開口:「所以,唐老先生要好好想想,是不是在幾年前得罪人了。」

唐鴻鈞緩緩點頭,擺手說;「老黃曆了,不說也罷。」

李雨見他不願意說,也沒有在詢問。

現在李雨正在確認著這個病灶到底是什麼。

李雨的雙手在唐鴻鈞的印堂上面輕輕地按著:「有點痛,忍着點。」

唐鴻鈞點頭:「全身剜肉的疼都能夠忍受,這點疼算什麼。」

李雨沒有說話,不過待會他就會知道自己所說的有點疼是什麼意思了。

隨着李雨的力道加重,一道道修者的氣也開始朝着唐鴻鈞的腦海中鑽去。

唐鴻鈞這邊話音剛落,緊接着便傳來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啊!!」

現在唐鴻鈞非常後悔剛才自己說的話,英勇的形象全都毀了。

都怪李雨,竟然不說清楚。

害得他在孫女面前丟人。

唐鴻鈞此時大聲地吼著。

雖然之前經歷過莫名其妙的剜肉之痛,但是跟現在自己大腦出來的疼痛比起來完全是不值一提。

唐妍妍驚恐的看着面前難受的爺爺,連忙指著李雨:「你!你對我爺爺做了什麼!」

說着,唐妍妍就要出手將李雨的手打下來。

而這個時候,李雨忽然大喝一聲:「不想讓你爺爺死就給我待在那裏!」

聽着李雨的呵聲,唐妍妍身子猛然一怔,站在了原地不敢動了。

她顫聲說道:「你!你想要什麼,只要別傷害我爺爺,什麼都行!」

旁邊站着的賀思年一臉擔憂的看着李雨,他雖然看不出來什麼,但是看着李雨剛才的樣子,還有這唐妍妍現在的反應。

他真的覺得李雨似乎在傷害唐鴻鈞。

只有於蒼海對於李雨知根知底,安靜地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賀思年看向於蒼海的時候,發現於蒼海並沒有擔憂,心中微微的放下心來。

唐鴻鈞雖然疼,但是腦子還是很清醒的,而且隨着李雨修者那股氣的滲入,腦子越來越清晰。

唐鴻鈞沉聲說道:「妍妍,我沒事!」

聽到爺爺說話,唐妍妍才微微放心。

逐漸的,李雨的手離開了唐鴻鈞的頭顱。

唐鴻鈞頓時感覺到這個頭顱都變得非常的清明,看着前面的事情更是無比的清晰。

唐鴻鈞驚喜地說:「這!李雨小友,你剛才做的什麼!我現在感覺到這個大腦十分的清晰!」

李雨淡然的看了唐鴻鈞一眼,微微說道:「沒有做什麼,只是在更準確的診斷你的病情而已。」

唐鴻鈞驚訝:「診斷病情!」

單單是診斷病情,就可以讓自己的大腦如此的輕靈。

賀思年連忙說道:「可診斷出來了老爺的病情!」

李雨緩緩點頭:「診斷出來,唐老先生卻為修者下的手,但是……」

賀思年微微一愣:「但是什麼!」

李雨開口:「唐老先生,是中蠱了!」

「什麼!中蠱了!」 在之後便是縣衙官吏,幾乎在一個晝夜間,要麼被撤換,要麼就叛變成為衛縣令的人。

自然這裏不包括捕役,以及忠誠於葉弘一些小吏。

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整個衙門官署都幾乎掌控於衛縣令手裏了。

置於安邑縣老百姓,衛縣令也做出一系列措施,那就是花錢買威望。他竟然派人挨家挨戶去送米面,同時還以縣令之名承諾,只要遵從衛縣令指令者,以後每月都會領到米面。

短短几日內,衛縣令就徹底顛覆了安邑縣,無論從權勢派系,還是縣衙官署,以及安邑縣民眾口碑,這位衛縣令似乎都在逐漸取代之前葉縣尉位置。很多人也從這幾日縣衙小吏行動看出一些門徑,只是他們畢竟都是市井小民,無法摻和此等官老爺們權勢之爭。

不過在民眾心中,還是傾向於縣尉大人多一些,畢竟那可是生死據守堅城換來的,絕非一些米面可以換取來的。只是他們吃了衛縣令米面也不好意思開口去責罵人家,於是更多安邑縣百姓選擇沉默。

這一場安邑縣權力紛爭,便只存在於安邑縣權貴和縣衙中,而這場戰鬥勝利者,很明顯是衛縣令。

也就在此時,葉弘得到另外一個新兵稟告說,衛縣令主動離開桃源居,他步態悠閑在安邑縣街頭閑逛,那神色明顯是以安邑縣父母官自居。葉弘聞聽之後,劍眉微挑,接着便吩咐了新兵幾句,便轉身返回安邑縣內。

來到安邑縣主街上,很多百姓都有意無意躲閃葉弘眼光,可見他們大多數都收了衛縣令米面,似乎有些心虛了。不過葉弘卻十分坦然沖他們微笑,向他們表達自己不在乎的姿態。

這讓很多民眾百姓心情稍微安定下來,不知為何他們內心中對於衛縣令,沒有那種安定感,可是面對眼下這個縣尉時,他們心是定的,無論遭遇什麼,他們都無需慌亂。

沿着主街一路行進至縣衙,葉弘抬頭看了一眼那個漆黑色招牌,嘴角微微翹起,邁步走出。

進到官署內,葉弘便感受到那種怪異氛圍,尤其是那些新招募衙役,他們臉上都浮現出一種幸災樂禍表情。

葉弘也懶得去理會他們,直接邁步走入正堂,此時衛縣令正在堂中正襟危坐,十分具有官威。看到葉弘走入,他也不抬頭,只是從鼻孔發出一聲冷哼,「見到本官還不下拜,葉縣尉,你膽子也未免太大了點吧」。

此言一出,葉弘便清楚,衛縣令這是要撕破臉面了。葉弘也不緊張,雙手一抱拳,沖着衛縣令解釋說,「屬下拜見衛縣令」。

「葉弘….」衛縣令一拍驚堂木,冷冷道,「本官一來安邑縣,便聽聞你平日做事狂傲,又貪贓枉法之為頗多,本官念你是安邑縣老人,又頗有功績,這才想要網開一面,可是你竟然敢藐視本官,以下犯上,此等逆臣,豈能饒恕?」。

衛縣令目光變得陰冷,直直盯着葉弘眼睛。

「別擺這一套官威了,衛縣令,你要做什麼直說,不然我可沒有時間陪你閑聊」葉弘冷笑一聲,揮手拽過一把椅子坐下。面對着衛縣令指責,葉弘牙根就不放在心上。

衛縣令眼眸中迸射出凶芒,怒道,「大膽,你可知這是什麼地方?三班衙役,刀斧手可在」。

一聲令下,四面帷幕下開始騷動,接着一衙役從帷幕後衝出,他們卻不敢真得向葉弘拔刀相向。

見狀,葉弘也從座椅上縱身躍起,目光森冷盯着衛縣令道,「我給你機會談,你不談,那麼就別怪我了」說着他便要轉身離開。

「葉弘…今日你還能走出縣衙嗎?」衛縣令冷笑一聲,立刻率領着三班衙役將他圍攏在中心。

「衛縣令,你這是要動用私刑啊?」葉弘瞟了四周一眼,嘴角微微上翹。

「是又怎樣?葉弘你在安邑縣所作所為,早已觸動大人物利益,你今日下場,乃是咎由自取」衛縣令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盯着他。

「他們派你來是要置我於死地嗎?」葉弘也轉身和他平視。

衛縣令冷笑,「對付你,只是捎帶手的事情,本縣令還有更重要事情要做」。

葉弘微微點頭,「好吧,我清楚了,那麼動手吧」。

「什麼意思?你要拘捕?」衛縣令面色一驚。

葉弘冷笑,「恐怕未必,應該是你要拘捕!」,就在葉弘話聲剛落,一連串腳步聲躥出,接着幾百個新兵,把官署內外圍攏水泄不通。接着那些衙役便紛紛丟下手裏兵器,雙手伏地,再也不敢站起身來。

看到這一幕後,衛縣令變色蒼白道,「葉弘,你想造反嗎?」。

葉弘冷漠眼神盯着衛縣令道,「不敢,小的只是在護衛縣令大人安危,抵擋青邙山盜匪,無奈盜匪彪悍,吾等不敵,害得衛縣令以身殉國」。

此言一出,衛縣令面色都青了,他立刻辯解說,「葉弘,我之前都是氣話,你放心,我不會殺你,我和你和平相處,我們可以談,好嗎」。

衛縣令那種貴族公子氣勢蕩然無存,只剩下卑微和祈憐。他就像是一隻落水狗般跪在葉弘腳下搖尾乞憐。

看着此時衛公子,葉弘臉上露出極度鄙夷神色,「軟骨頭,怪不得九年後,漢家男兒的臉面都被你們丟進了,讓無數百姓被異族人鐵蹄踐踏,你們真是一群衣着光鮮垃圾」說完,葉弘一腳將其踹飛。接着身後便傳來一聲慘叫,再之後,一個新兵提着正在滴血腦袋走回來,他將手裏腦袋朝着地面一丟,便雙手抱拳說,「啟稟縣尉大人,衛縣令已經被劫匪殺害,吾等奮力殺退劫匪,搶奪回縣令屍身」。

「好,一律有賞」葉弘一揮手,便丟出幾個金錠。之後他目光轉向那些新招募衙役,以及官吏道,「老子懷疑你們中有劫匪幫凶,你們可有辯解之言」。此言一出,那些人嚇得立刻腿軟跪地,紛紛向葉弘祈求效忠,最後葉弘讓新兵為他們登記,又為他們設定一些規矩,將他們釋放出去,重新做回平頭百姓。置於那些商賈,中戶,大戶氏族,葉弘把他們都歸攏於衛家商盟內,然後沖他們說,「既然你們已經都變成衛縣令私產,眼下衛縣令已經因公殉職,他的私產也是縣衙的,因此以後你們直接歸本縣尉所有,可有異議?」。

眾人紛紛低頭,不敢反駁。葉弘看向他們眼神逐漸變得柔和起來,「我也不是那種趕盡殺絕的人,你們生意還是你們經營,我只是每年抽一成分子便可」,聞言眾商賈紛紛倒吸一口涼氣,紛紛稱讚縣尉大人英明。一群唯利是圖的傢伙,當葉弘走出商盟之後,狠狠朝着身後啐了一口。

也難怪古代人對於商賈沒有好印象,這些傢伙也太沒骨氣了,為了錢財,什麼都可以丟棄。

葉弘也沒有苛求商賈歸心,畢竟他並不是要建造一個商人時代,對於葉弘來說,後世那種純粹商人角利社會,並不符合他的心思。他苛求生存環境是,極具有中國特色的人情味,還有西方社會那種開明創新。也正是這樣想法,使得葉弘並未和滿身銅臭味道商人攪和在一起。

柔和風吹拂著臉面,葉弘重新站在安邑縣大街上那一刻,無數百姓心中最後一絲不安也消失不見了。他們清楚,這安邑縣依舊還是縣尉大人的天下,他們心中那份守護,支撐又重新站在他們面前了。

雖然大部分安邑縣百姓並不清楚,縣衙內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他們也在心中暗自揣測,肯定是有些事情發生了。不然,為何之後衛縣令再也沒有露面,甚至連之前他任用的小吏也一起消失無影。

不過這些事情,百姓都懶得去追究,他們只需要安定生活,以及養家活口生計。或許是為了彌補衛縣令對於安邑縣百姓內心造成一絲裂痕,葉弘主動為各家各戶開源了一條新的生計。那就是採礦,但凡具有勞力的人,都可以去西郊外山區挖礦,除了管吃管住,還每日給與十錢,當時可算得上一筆不菲收益了,於是百姓內心更加感激這位縣尉大人。

而此時縣尉大人卻也是焦頭亂額,令他焦頭亂額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小林夕那個胡女。

葉弘真是懊悔自己發明了馬蹴這種運動,竟然讓這個小胡女樂此不疲,整日圍攏著自己,要讓自己找人陪她打馬蹴。胡女馬術超然,能夠有資格和她打馬蹴的人並不多。

因此葉弘只能勉為其難,數次向崔捕頭開口,讓他准許那些騎術好的教頭來打馬蹴。

為此,崔捕頭幾次都給葉弘甩臉子了,可是小林夕確是興緻盎然,不肯罷休。

最後葉弘只能拽著崔捕頭親自來觀看馬蹴,讓他理解自己苦衷。

當崔捕頭看到小林夕在馬背上那種行雲流水,以及各種花式跨馬動作之後,他的眼眸立刻就亮了起來。

他盯着小林夕問,「縣尉大人,可否讓她入軍營,作為馬術教練?」。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轉眼間一天就過去了。

10月2日的上午,國慶檔第一天的票房統計情況新鮮出爐。

排在單日票房榜第一名的是《荒島餘生》,昨日票房億,第二名《超能進化》的票房則為2.4億,兩者之間差距十分明顯。

但比起票房,兩者在口碑上的差距就更加明顯了,《荒島餘生》豆半評分9.4分,而《超能進化》只有7.2分。

上映第一天評分就掉到了7.2分,這還是靠着幾位主演的粉絲不停刷高分給維持住的,不然的話掉到7分以下是必然的事情。擠出水分,第一天的真實評分也就在6.5分左右,足可見《超能進化》的口碑有多拉胯了。

作為一部科幻電影,《超能進化》在特效方面還是很不錯的,很少有觀眾針對特效給出差評,大多數觀眾給差評的理由都是「劇情平淡」「故事乏味」等等,甚至還有人說自己凌晨去看這部電影,結果一不留神就在觀影廳里睡著了。

看到這種評價,逸晨影視的總裁徐川簡直欲哭無淚。

雖然他知道《超能進化》的劇本存在漏洞,但怎麼也沒想到漏洞會有這麼大,已經大到多數觀眾都無法忍受的地步了。

沒道理啊,好歹也是幾個編劇集思廣益寫出來的劇本,怎麼就平淡、乏味了呢?怎麼就讓人看睡著了呢?

思來想去,他覺得大概率還是受了《荒島餘生》的影響,兩部電影同檔期上映,很容易被人拿來做比較,或許《超能進化》的劇本漏洞本來還沒這麼大,但在《荒島餘生》的襯托下,自然就被比下去了。

想到這裏,徐川真是後悔莫及,本想和《荒島餘生》爭一爭國慶檔的票房冠軍,可現在一看,冠不冠軍的都不重要了,光靠國內票房,《超能進化》想收回成本估計都夠嗆!

這部電影的演員片酬可不便宜,豪華的演員陣容再加上燒錢的特效製作,電影的成本都高達3個多億,後來又在宣發上砸了大幾千萬進去,加在一起都快4個億了。

如此高昂的成本,想要不虧錢,至少需要10個億的票房。

別看電影的首日票房就有2.4億,可這是幾千萬的宣發換回來的,而且還要加上幾個主演的粉絲效應,後續如果口碑沒有好轉,那麼10億的國內票房幾乎是一個不可能達成的數字。

雖說國外上映還能收穫一些票房,但電影在國內的低口碑很可能導致國外上映同樣也不受待見,票房前景顯然不會很樂觀。

總的算起來,虧錢大概還不至於,畢竟主演的粉絲群體比較大,優質的特效場面多少也能吸引一些觀眾,可也僅僅如此了,最多就是小賺一點,想要賺大錢已經沒可能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