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兩傢伙都是獸,自己是人!

小朱是神獸,那麼這種召喚的力量肯定非凡,希望不要遇到應付不了的場面。

既然小朱它們感應到了召喚,不如去看看!

「好吧!我們去那邊看看!」宇文天抬起頭來,看向最前方,神識全開,數千里之外,出來許多怪異的生命氣息,什麼也沒有感應到。

看來,目標的距離似乎很遠。

他們沒有停留,即刻啟程,向著左前方奔去。

一盞茶后,宇文天等人到了一處山谷。

這時,他們停下了腳步,漸漸警覺起來。


這裡漆黑一片,神識一掃,也是黑夜一般的感覺,宇文天不禁閉起了眼睛。

「宇文天,這裡似乎有異常啊,我感覺到了生命的氣息,十分奇怪,但是卻什麼也看不到!」小朱嫩聲道,別看小傢伙嬉皮笑臉的,一旦有危險,它還是異常警惕。

「應該是魂獸!」宇文天淡淡地道,似乎並沒有一絲緊張感,「我是首次聽說這種妖獸,只是不知道其戰力如何?」

「你要小心啊!」小朱叮囑了一番,便跳到小金的肩膀上,因為它知道,待會兒會有一場大戰,屬於宇文天的大戰。

宇文天向前邁進了五步,然後停了下來,閉起眼睛,暗暗提起真元,等待著隱藏的身影出現。

沙沙沙!一陣疾風拂過松林的聲音響起,宇文天感覺道右側有一股比較強大的勁風襲來。

他立馬右手呈刀狀,直劈而下,虛空出現一把一丈長的火紅色真元刀刃,烈焰滾滾。

燃木刀法!

真元火焰刀刃劈向前方,勢如破竹,微不可擋。只一瞬間,便聽到一陣凄慘的嘶吼聲,讓人頭皮發麻。

火焰照亮了一丈方圓的範圍,在這一丈之內,黑暗遁逃無蹤,一隻一丈高的兩蹄行走的暗紅色妖獸躺在地上,翻滾著,卻無法爬起身來。

宇文天打量著眼前的怪物,小朱和小金也走了過來,盯著地上的怪物,好奇不已。


這是一隻人形妖獸,微胖,全身的毛呈暗紅色,腦袋像貓頭鷹一樣,嘴巴卻如虎豹,腿只有三尺來長,可是手臂卻又五尺長,手與人相似,卻只有三根手指,每根有一尺長,尖銳的指甲上泛著幽光。

這便是魂獸!

看來等階不高,不然不會被他一招就給弄殘了。


!! 宇文天驚訝不已,這麼奇特的妖獸,還是首次見到。他上前一步,手刀一動,真元刀刃直接將魂獸的腦袋切下,手指一撩,一滴精血從獸首飛了出來,攝入掛在腰間的玉牌之中。

宇文天神識一掃玉牌,發現裡面多了一百積分。他便明白過來,看來這還是一隻二級七階的魂獸。

「這傢伙的模樣還真丑!」小朱看著魂獸的屍體,嘀咕道:「長得這麼丑,不趴著,還敢出來嘚瑟,竟然學我站著走路,這不是找虐么!」

宇文天聽罷,差點一個趔趄,這小傢伙也太逗了,人家魂獸本來就是這樣的,這與樣貌有什麼關係。

更何況,要說漂亮,誰又說得清呢?妖獸怎樣才算漂亮?

宇文天搖搖頭,直接將獸腹剖開,卻沒有發現妖核,他不禁皺起了眉頭,竟然沒有妖核。

「砸開腦袋看看!」小朱看到宇文天的疑惑,提醒道。

宇文天眼睛一亮,真元化刃,將魂獸的腦袋切成兩半,果然,在後腦出,一枚核桃般大小的暗紅色半透明珠子,閃著幽光。

宇文天手一抄,將之攝入掌中,仔細地觀察起來。

魂獸的妖核上有一股奇特的氣息在波動,若隱若現。他雙手將之合十,調動丹田,試圖將之煉化,可以一炷香過去,依然無果。

宇文天不禁眉頭微蹙,不僅妖獸古怪,連妖核也是這般奇特。

竟然無法煉化!

無法煉化,這如何提升神識?

神識?

莫非是要用神識來煉化不成?

宇文天立即停止丹田的調動,盤坐在地上,雙手抱腹,妖核置於手心,神念全開,將妖核包裹起來。

只一瞬間,宇文天邊感覺到一絲清涼之感匯入腦海,聚集在泥丸宮,識海中變得清明起來,雖然變化不夠明顯,可是這已經足夠了。

這東西,果然對神魂有幫助!

差不多用來一炷香時間,宇文天才將這枚妖核煉化。二級七階的魂獸妖核,差不多就像一枚清神果,當然,清神果的作用比他更多更廣。

一炷香后,宇文天起身,感受了一番神海的變化,便滿意的點點頭。

「小朱,看來我要多獵殺一些魂獸啊,這妖核確實是大補之物,不可錯過!」

「沒問題,只是下次碰到這種丑傢伙是,記得提前通知我一聲,我得事先閉起眼睛,免得影響心情!」小朱一副大人相,慢慢地說著。

「呃!」宇文天為之語結,無奈地搖頭道:「好吧!英俊瀟洒的小朱!」

一人兩獸繼續前行,不到一炷香時間,便遇到了一隻二級九階的魂獸,宇文天還是一招將之斬殺,順便將妖核煉化,差不多用了一盞茶的時間。

此時,在魂境之外的飛雲秘境中,所有人都圍著廣場上的玉碑,看著上面的一個個名單和幾分,議論紛紛。

只見此時的玉碑上,已經有許多個名字出現了。

於少一,三十一萬一千零一十!

鄭天河,三萬一千兩百!

於少英,兩萬三千零五!

諸葛流風,兩萬兩千三百!

宇文天,一萬零一百!

澹臺靈,零!

……

「這不對啊!以宇文天的實力,至少應該上十萬了,怎麼才一萬多啊!」

「應該是還沒有碰到魂獸群!」


「我也覺得是!」

「按理來說,這澹臺靈至少也有上萬的積分了,怎麼到現在還是零積分啊?」

「確實奇怪!」

……

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著,流雲宗的眾人也是眉頭緊鎖,對於宇文天和澹臺靈的積分,疑惑不已。

「師兄!澹臺這丫頭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還是零分啊,要知道,已經快要半個時辰了!」楚易風看著歸海無畏,疑惑不解。

「澹臺靈此時的境界已是蛻凡六重天巔峰,只差一點便會晉級,她應該是在提升境界了!」歸海無畏倒是泰然自若,他對兩人的實力多少了解一點,淡淡地回應著楚易風。

聽完歸海無畏的話,流雲宗的眾人才瞭然,便不再多言,將目光聚集在玉碑上。

玉碑上的數據在變化著,排名也在變化著。

二十六階的魂境中,宇文天等人的速度加快了,因為他感覺到了靈藥的氣息。

三人急不可耐地趕了過去,一盞茶后,便停在了一個山崖下面。

蘊魂花!

二階頂級靈草蘊魂花!

宇文天大喜,他沒有想到會在此處遇到蘊魂花,這還是非常珍貴的提升神魂的靈藥。

聖光明大魔王 ,這可是一個花壇了,估計有數百株蘊魂花,不過,真正盛開的只有四五朵。

不過,宇文天並沒有一絲遺憾,他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他要把這些沒有盛開的蘊魂花移栽到空間戒指里。

他讓兩獸守在山谷口,獨自走了進去,只是不到五息時間,他便停下了腳步,看向左側的山洞口。

這並不能算是山洞,只能說話時出現在地面與山壁交界處的凹坑吧,才只有兩丈深。

可宇文天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山洞的深淺上,而是閉起了眼睛,神識全開,如潮水一般,湧現洞口的那個黑影。

打宇文天進入山谷之時,這黑影就已經醒了,此刻距離宇文天只有五丈的距離。

它站起身來,一丈半高,身體直立,蹣跚著腳步向宇文天走來,兩隻眼睛冒著血紅色的亮光。

魂獸,一隻比之前的兩隻還要強大的魂獸!

宇文天睜開眼睛,看向魂獸的兩隻詭異的眼睛,四目相對,宇文天感覺到一股較強的神念席捲而來,沖入自己的識海之中。

雖然強大,不過宇文天卻絲毫不懼,這只是相當於蛻凡二三重天之境武者的神識,自然無法對他造成威脅。

魂獸的神念進入宇文天的識海中,化成了本體模樣,全身透明。只是,當它看到宇文天識海的情況時,驚恐萬分,嚎叫連連。

宇文天可不管這些,竟然敢闖入自己的禁地,那便要付出代價!

他閉起眼睛,調動識海,金蓮盛開,金光萬丈,照亮了整個識海,將魂獸的神念包裹住,紫金色海洋上空的雷霆巨獸咆哮起來,大口一張,直接將魂獸的神念吸了進去。

五息之後,一切恢復平靜,宇文天睜開了眼睛,看向立在身前三丈處的魂獸。

他知道,這魂獸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宇文天手掌一揮,砍下了魂獸的腦袋,收取了精血和妖核,玉牌上的積分一下子增長了十萬。

看來,這是一隻三級一階的魂獸!

宇文天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思考了一番,重新將魂獸的實力和等階劃分了一下,得出了一個大概的標準。

說實在的,如實其他的妖獸,他一眼便可以看出其等階,可是,魂獸就不同了,他無法目測出其等階,只有經過戰鬥和氣息來衡量。

一個羅預(佛家用語,約一百四十四秒)后,宇文天回過神來,走向蘊魂花,神識一展,將整個花叢移進了空間戒指。

然後坐在原地,開始煉化妖核。一盞茶后,宇文天煉化完畢,這才整理了一下衣衫,向著谷口走去。

魂境外,白石廣場,排名玉碑前,人聲鼎沸。

於少一,五十一萬一千零一十!

宇文天,十一萬零一百!

鄭天河,八萬三千兩百!

於少英,五萬三千零二十!

諸葛流風,五萬兩千三百!

……

澹臺靈,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