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怎麼會這樣?老天爺,誰能告訴我,剛纔那一瞬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孫雪晴雙手死死地捂着嘴脣,一雙美眸瞪得滾圓滾圓。

遠處,葉辰依然安然無恙地坐在椅子上,懶懶的姿勢甚至沒改變過,在他椅子旁邊,張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一道殷紅的血跡緩緩從嘴角溢下。

“快!……醫生!趕緊救人!快點!別發愣了!”孫雪晴回過神來後,朝遠處兩名醫護人員大喊。

“噢……”兩名穿白大褂的醫生髮出一聲回魂般的囈語,然後匆匆忙忙朝張磊跑過去。


“什麼情況?還有救不?”孫雪晴匆匆跑了幾步,大聲喝問。同時,她心裏默默祈禱,千萬別出人命,要不事情就鬧大了。

“還好!”一名醫護人員探過張磊的脈搏與鼻息後,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回頭苦笑道:“只是深度昏迷!”

孫雪晴這才鬆了一口氣,她揮揮手:“趕緊擡到醫護室裏去搶救吧!”

兩名醫護人員應了一聲,展開簡易擔架,擡着張磊匆匆消失在靶室的拐角處。

從醫護人員匆匆過來檢查張磊的傷勢,到擡着他離去的這段時間裏,孫雪晴眼睛的餘光一直未離開過葉辰的臉龐。

對方自始至終都鎮定自若地坐在椅子上,連眼皮兒都沒顫動過一絲,這決計不是裝出來的鎮定,這是一種冷漠到極至的本色展現……

她忍不住心尖兒一顫,葉辰早就料到這樣的結果了,還是說他本身就是殺人如麻的魔鬼,對生命已經漠視到無動於衷了? 監控室內。

白皙纖長的手指在光屏上快速敲打,“嘀嘀嘀"的模擬鍵盤迴饋聲響成了一片,很快,手指的主人就找到了她想要的回放鏡頭,她分別用平常速度,2倍放慢,4倍放慢,8倍放慢,將錄相觀看了數遍。

每看一遍,她內心的震撼感便多上一層,直到以8倍放慢的速度看完錄相後,她才愣愣地坐在監控室的沙發上,目光有些迷離,許久後,她稍微平息一下心頭的震盪,緩緩朝監控室門外走去。

手指的主人正是御姐氣息十足的美女保鏢孫雪晴。

待兩名醫護人員用擔架擡着張磊去醫護室搶救之後,她便顧不得多說什麼,也沒理會張軍與楊降的比鬥,直奔碧水別院的監控室而去。

她腦海裏就像塞着一連串的問號,她很想弄明白,剛纔那一瞬間,就在那一瞬間,究竟發生了什麼?爲什麼明明極具優勢的張磊,下一秒鐘,竟然被摔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看完錄相後,孫雪晴心中的謎團自然解開了,知道了葉辰用的是什麼方法!

正因爲清楚地知道,所以那種震撼感才特別地強烈。

整場戰鬥中,葉辰只用了一個過肩摔,一個借力打力的過肩摔。

招式並不奇怪,難度也不高。

但如果配合上葉辰精準到嚇人的眼力,妙到毫巔的借力,再加上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這便出現了震驚全場的一幕!一擊KO!

第一次用普通速度觀看的時候,孫雪晴根本沒有瞧出葉辰是怎麼出手的,用2倍慢速也只能看到一連串虛影,直到用4倍慢速觀看的時候,她才直正看清楚葉辰的動作。

4倍慢速下,張磊的出拳的速度緩慢無比,而這時,葉辰的動作卻顯得比正常速度還要稍快,所以錄相顯示的畫面中,張磊就彷彿就像靜止不動一樣,葉辰輕輕鬆鬆一個過肩摔,把他砸在地上。

去掉錄相的放慢效果,也就說葉辰的攻擊的速度至少比張磊要快四倍。

真是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人類真的可以達到那種程度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孫雪晴一定不會相信,一直存在於科幻電影中的速度,竟然會真實出現在一個年僅21、2歲的年青人身上,就好比在現實生活中,突然看到一直存在於電影中的蜘蛛俠出現在眼前般,那種直擊靈魂的震撼感,讓她驚顫得難以自拔。

孫雪晴默默地走回地下靶室,心中的情緒複雜到難以言明。

她再次默默地望了葉辰一眼,才把目光投向場中還對爲勝負全力搏鬥的楊降與陳軍。

兩人的實力看起來差距不大,都是兵營式的風格,招式簡單直接,每一招每一式都直奔對方要害而去,沒有多餘的動作,務求一招制敵,而且雙方似乎對對方的套路也相當熟悉,所以,師出同門的兩人打得相當艱苦。

……

客觀地說,這場比鬥相當精彩,兩個軍營硬漢,相同的風格,熱血與熱血的直接對拼。

只是,由於孫雪晴仔細觀看了先前那場短暫的戰鬥錄相後,這場火爆的搏鬥在她眼裏顯得黯然失色了許多,她意興闌珊地觀看着,有好幾次,甚至還走神了。

最後,楊降使了一個假動作騙得陳軍拳勢用盡,然後才雷霆般連出數招,將張軍制服在地,爲這場漫長的搏鬥畫上了句號。

還不錯!孫雪晴微微點頭。

標準的兵營漢子,相比起某個變態來,他們無疑要正常得多。

不過,我們的孫美女顯然忘了,最開始,她一直把某個特招人員視爲可恥走後門者。

葉辰眉頭微皺,他對這場戰鬥的看法與孫雪晴完全不一樣。

雖然,根據資料的顯示,楊降與陳軍都出自特種兵營,他們搏鬥的方式也很類似軍隊的風格,但,楊降的出手明顯更加狠辣一些,有點不擇手段的感覺,更貼近殺手或僱傭兵的風格。

當然,這都不是葉辰懷疑他的理由,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已經不是特種兵而是保鏢,風格改變一下也是很正常。

真正讓葉辰起疑心是他的實力明明比張軍要強悍許多,卻硬是把自己壓到同陳軍一個水準,直到結尾那套連招,才稍稍展露出他實力的冰山一角。

葉辰眼瞳微微眯起,他爲什麼要隱藏自己的實力?他真正目的又是什麼?

或者能從他真實實力中找到答案!

葉辰緩緩朝對方走過去,懶懶地說道:“按照規定,我們兩還要打一場,來吧,早點開工,打完了我還得趕回家做中飯。”

楊降一愣,被葉辰說話方式搞得有點回不過神來,前一句還是喊打,下一句就轉到做飯上面。

他默默地揣測着。難道他認爲搞定我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還是說,他故意從氣勢上藐視我,激起我心中的憤怒,達到讓我失去分寸的目的?

無論如何,我都不能上當!

“家庭煮夫?”楊降就着葉辰的話往下問。

“NO!”葉辰伸出一根指頭搖了搖:“單身男人!”

“那你爲何不找個女人?”

葉辰笑笑道:“我對女人的要求比較高,既要出得了廳堂,又要入得了廚房,還要帶得上街,另外要好生養。”言下之意,他葉辰可不是隨便的人,不是隨便一個女人就能打發的男人。

楊降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算是什麼要求?男人們找媳婦不都是這個標準嗎?

“咳咳……”楊降尷尬地笑了笑:“葉先生找女人的要求倒是挺別緻的,不知道葉先生可有找到中意的目標了呢?”

“目標倒是有一個!”葉辰朝孫雪晴的方向瞟了一眼,從她的精緻的臉蛋、鼓鼓的胸部,再滑落到挺俏的臀部上:“而且既出得了廳堂,又好生養,就是不知道入不入得了廚房……”

順着葉辰的眼神,楊降的目光落在孫雪晴身上,他臉上露出個男人都懂的委瑣笑容,朝葉辰伸出大拇指:“葉先生果然好眼力!”

葉辰“嘿嘿”一笑:“過獎,過獎,男人嘛,你懂的……”

“懂!必須懂!”楊降深有同感地點頭。

…… 對於葉辰與楊降兩人的對戰,孫雪晴內心還是相當期待的,一個是兵營高手,一個是“科幻超人”,高手過招,想必場面一定十分精彩。

正當她全神貫注想觀看一場高水準的對戰時,讓人目瞪口呆的事發現了:兩個男人居然跟女人一樣拉起家常來,而且越拉越過火,從作飯拉到討論女人,甚至把話題引到她身上,開始對她品頭論足起來。

是誰跟本小姐說過的,男人喜歡動拳頭而不喜歡動嘴的?

眼前的場景徹底顛覆了她的三觀!

孫雪晴雖然不同於一般的女人,少了幾分矜持,多了幾分彪悍,但無論她再怎麼彪悍,被兩人男人這樣指着鼻子討論,作爲女人天性中的羞惱感“噌”的一聲騰了出來。

尤其是葉辰,他一雙賊眼老在自己身上描來描去,雖然隔着衣服,但孫雪晴卻老感覺身上癢癢的,很不舒服,似乎有一雙看不見在大手在自己身上亂摸。

這塊該死的色胚子!

孫雪晴先前出於對高手的崇拜所產生的好感,瞬間消失殆盡,防狼標籤再度啓用。

她柳眉一豎,鳳目圓睜:“聊聊聊!你們準備聊到天黑嗎?還是說你們準備靠聊天來分出勝負?”

葉辰嘿嘿一笑,沒有說話。

楊降卻擡頭問道:“林小姐,請問奪得第一名有獎勵嗎?”

孫雪晴沒好氣地說道:“沒有!”

“那我認輸了!”楊降攤開手:“反正不管輸贏我都入圍了,這樣也剛好可以省一點力氣!”

葉辰伸出大拇指:“有道理!”

孫雪晴聽到兩人的對話頓時恨得牙根癢癢的,雖然她很想看兩人精彩的對戰,但對方說得也很有道理,不管輸贏,他倆都入圍了,何必要花費這個力氣來一決勝負?又沒有獎勵。

葉辰笑眯眯地朝孫雪晴說道:“林美女,碧水別院管不管飯啊,如果不管飯的話,我還要趕緊回家做飯呢!”

做飯!做飯!就知道做飯!孫雪晴咬着牙碎碎地念着,飯桶!撐死你!

她擡起來,臉上恢復一派落落大方:“兩位,碧水別院已準備好了便飯,等會請大家隨我一同前去用餐,另外,今天只是考覈,所以暫時就不安排工作了。三天後,請兩位收拾好行李,於早上8點抵達碧水別院,到時就正式開始工作了,請兩位拿出你們最專業的水準來!”

“好咧……”見可以和美女一起用餐,葉辰頓時兩眼放光。

楊降:“……”

……

當葉辰興致勃勃地跟着領路的女傭來到用餐地點時,頓時愣住了。

女人倒是有,但沒有美女……孫雪晴居然安排他與傭人們一起用餐……而且全是幾個大媽級的人物,別說與保護對象校花級美女共進午餐,連跟孫雪晴同桌用飯都成了一種奢望。


葉辰心裏不禁暗罵一聲,這個該死的女騙子,居然敢欺騙了小爺純潔無邪的感情,當心小爺哪天把你扛到牀上,大戰3000回合!

雖然是與傭人們一起用餐,但好在伙食還不錯,每人都有三菜一湯。

葉辰也不是挑食的人,他一口氣狂掃了四大碗白米飯,當然,三菜一湯也沒落下,當他起身時,三菜一湯被掃得乾乾淨淨,連半點湯汁都沒留下。

楊昊這番舉動着實把周圍的女傭們嚇了一大跳,她們紛紛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眼裏的意思不言而喻:這位農民工倒底餓了幾天了……

…..

葉辰打着飽嗝,剔着牙縫回到自家樓下時,已是下午2點多。

咦?那輛車好眼熟……

葉辰路過拐角處標着“80元標準間,空調網絡齊全”的旅館時,發現一輛白色的寶馬停在自己家樓下,車牌看上去相當熟悉。


莫非是蘇妹子?

他腦海裏第一時間浮出一個穿黑絲的36E的大美女。

想到這裏,他心頭一下子熱乎了,急切地往地走了兩步。

“喂!醒醒!”

葉辰走到車旁邊,發現蘇蕾正爬在方向盤上打瞌睡,他伸手敲了敲車窗。

蘇蕾睡得很輕,車窗剛響,她便醒了過來。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擡頭愣愣地望着敲車窗的傢伙……

“葉辰!”她忽然大聲叫了出來,一抹笑意悄悄地爬上臉龐。

葉辰拉開車門,笑眯眯地問道:“在等我?”

“嗯!”蘇蕾點點頭,接着她望着葉辰身上的裝扮,“撲哧”一聲笑了,然後,大概想到這麼笑不太淑女了,她忙用手掩住嘴脣,只是眼眸中的笑意怎麼樣都無法掩飾。

難道我臉上有花嗎?葉辰詫異地摸了摸臉,然後順蘇蕾的目光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時,才頓時醒悟過來,感情蘇妹子在笑自己的打扮啊!

葉辰撇了撇嘴:“你別忙着笑,先自己照照鏡子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