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問道長老原本一直關注着手上一本名冊,瞥了一眼林山之後,一臉驚訝之色。

“晚輩林山!”林山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名號。

“我知道你!你完成過雙頭獅的任務,風莫問宗主也提起過你!”問道上下打量着林山,眉頭微皺地問道:“可是我記得你並未築基成功的,你何時築基成功,並且還將一身修爲突破到築基中期的?見你神清氣足的樣子,根底應該十分雄厚吧?”

心中一動,林山對眼前看似年輕的問道長老也佩服起來,一眼之下便能看出他的根基,可見問道長老本身實力應該十分強大才是。

“回稟問道長老,弟子在傳承古地有所收穫,僥倖突破而已!”林山恭敬地回道。

“傳承古地?你能在此次傳承試煉有所收穫,也算是幸運之極,下一次的傳承試煉,能否繼續都還是個問題!對了,我記得你領取了煉心訣,怎麼樣?能否修煉?”問道眉毛一挑,轉而問起煉心訣之事。

對於煉心訣之事,林山早已當成了祕密,眼前問道長老雖然和藹可親,但林山還是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神色不變地說道:“那法訣十分奇特,弟子不知如何入手,但多次誦讀下來,隱隱覺得心境有所提升!”

原本就沒指望哪名弟子能夠修煉此訣,可問道長老聽到林山親口說無法修煉之後,還是露出明顯的失望之色。輕嘆一聲,問道看着林山說道:“無法修煉也沒什麼,能夠修煉此訣的人着實難找。不過你既然說多多誦讀能有些感應,便再堅持一番,或許能有些意外的收穫呢?”

林山恭敬地應了一聲,便問起執法隊任務之事,他說道:“弟子前來領取執法隊任務,還請問道長老指示!”

再次大量林山一番,思量片刻之後,問道長老說道:“雖然你已經是築基中期修士,但念在你新近突破不久,我就特許你留在洞府將修爲鞏固一番。等你修爲穩定之後,再來領取任務不遲!”

“回稟問道長老,弟子自認爲修爲還算穩固,希望能儘快完成此番任務。並且弟子完成此任務之後,有意獨自外出歷練一番,還請問道長老現在分配任務!”林山神色一動,如此說道。

“外出歷練?”問道長老自語道:“嗯,築基中期,也是時候出去歷練一番了!只是荒古遺族不同於一般妖獸,他們身體強橫,智慧不低,你這般貿然執行任務,只怕有隕落的風險!”

“弟子身爲修煉之人,必要的風險還是願意承擔的!”林山朗聲道,之所以執意要參與執法任務,是因爲他需要了解荒古遺族的具體情況。雖然暫時有青雲山這座靠山,但林山向來習慣將風險把握在自己手中,還是決定要親自一探究竟。 或許是因爲自己來自於九州世界,林山對所謂的異界之事尤其在意,並且自從傳承古地異變以來,他隱隱有中不好的感覺。

“既然你如此堅持,身爲宗門前輩,我便給你一次機會!”說話時,問道長老手掌向前方虛空一探,五指成爪,低喝一聲:“凝!”

“呼!”前方虛空之中,一陣莫名波動傳來,見到問道長老的手段,林山心中一緊,將問道長老看得更高了幾分。

五指一握,問道長老挑眉看着林山,等他手掌鬆開時,赫然多出一枚土黃圓球。

“你全力出手,若是能在此物上留下劍痕,我便準你接取執法任務!”看了眼手上土黃圓球,問道長老大有深意地和林山說道。

林山一臉嚴肅地看着問道長老手中之物,心中卻飛速思量起來。他原本便能引動數種天地之力,更是在進階皇階修爲是將五行元素都感應得十分清晰,別人不知道問道長老的手段,他可是清楚的很!

“問道長老真是厲害,舉手投足間便能引動天地之力,隨手便能將土系元素凝爲一體,弟子佩服!”林山思量片刻,神色不變地說道。

“哦?”問道長老露出驚異神色,然後讚許地笑道:“有意思!看來你知道的東西倒是不少,我剛纔說的話還作數。若是你想現在參與執法任務,便動手吧!”

凝視問道長老手中之物片刻,林山眉毛一揚,右手一伸,便將紫霄寶劍握在手中。

“風雷乍現!”伴隨着林山的低喝聲,四周天地元力瘋狂涌動起來,聲勢似乎比問道長老先前的動靜還要大上幾分。

見到此幕,問道長老雙目一亮,不住地上下打量林山,不時點頭微笑,似乎對林山很欣賞的樣子。

滿意地看着手中紫霄寶劍上殘繞的風雷之力,林山毫不停留,一劍揮出,恰到好處地斬在問道長老手中圓球之上。

“噗”的一聲之後,問道手臂微微一震,手中土黃圓球便出現一道明顯裂紋,裂紋深度足有一寸之深。

看着手中之物,問道長老露出一絲驚異之色,一臉好奇地上下打量着林山,讓林山有些尷尬起來。

“不知弟子是否達到問道長老的要求,現在能否領取執法隊任務了?”林山抱拳問道。

“當然可以!”問道長老幹脆地回答道,然後繼續盯着林山,目光變換不已,似乎心中在思量着什麼一般。

見問道長老這般盯着他也不說話,林山只能恭敬地低頭抱拳,保持行禮姿勢。

“嗯!”半晌之後,問道長老緩緩開口道:“不如這樣,你的實力足夠承擔執法隊任務,但是我想和你做個交易如何?”

“交易?”林山低語道,心中卻飛速思量起來,想知道問道長老到底想要和他做什麼交易。

翻手取出一枚黃色符籙,符籙的邊緣有一圈紫色靈光環繞,見到此物,林山眉頭微皺,低語道:“這是……?”

“此符名爲雷遁符,是我前些年機緣巧合下得到的。雖然我能引動部分天地之力,卻至今無法感應到雷之力,我見你風雷劍法有成,若是有此符在手,一定會成爲最佳保命手段的!”問道長老不急不慢地說道。

“敢問問道長老,此符相比於神行符,速度如何?”思量片刻,林山開口問道。

“神行符?”問道長老一臉不屑地說道:“神行符豈能和雷遁符相比?能夠使用雷遁符之人,多半都是金丹後期修士,甚至元嬰修士!若是你硬要相比的話,此符威能至少是神行符的三倍以上!”

心念一動,林山心中飛速思量起來,要知道符籙類寶物,哪怕威能提升上三成,價值都是成倍提升的,更何況眼下符籙威能提升了三倍不止。

“問道長老既然拿出如此寶貴之物,想必對弟子的要求也不低吧?”

“要這麼想你可就錯了!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答應將來幫我做一件事就可以了!”問道長老神色不變地說道。

“做一件事?還請問道長老明示!”林山抱拳,恭敬地問道。

“我不過是要你一個承諾罷了,具體要你做什麼我現在還沒想好!你可以放心,身爲宗門長輩,我絕不會讓你以身犯險,頂多是借用你引動天地之力罷了!”問道長老說道。

“引動天地之力?”林山喃喃自語,他早已發現這修真世界不同於九州世界,修煉者引動天地之力似乎極爲困難,問道長老這般要求可謂合情合理。

“若是問道長老這麼說,弟子自當答應此事,不過既然是一個許諾而已,問道長老也無需將如此貴重之物送給弟子的!”林山不解地說道。

問道長老看着林山說道:“身爲長輩,自然不能讓你吃虧!況且我無法引動雷之力,此符對我也無用。現在荒古遺族再現,你有此符在手,保命機會也會更大一些。當然了,此符也不算白白給你,此次我分配給你的任務也有些特別!”

“任務?難道不是在青雲山周邊巡邏,狙擊落單荒古遺族?”林山問道。

“當然不是!我要你去三大家族的王家,將此物交給王家家主王乾知!”說話時,問道長老取出一枚令牌遞給林山,上面印有一個金光燦燦的“逆”字。

接過令牌,林山仔細打量一番,並未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他疑惑地看着問道長老。

“此物乃是我逆靈宗時期獨有之物,你將此物交給王乾知,他自然會明白的!當然,此行前去執行任務,若是王乾知翻臉對付你,你能不能活着逃回來,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問道長老神色不變地說道。

林山心想:“此番傳承古地異變和三大家族脫不了干係,而三大家族又以王家爲首。問道長老讓自己帶令牌前往,顯然是要向三大家族傳達青雲山的態度,一個不小心,三大家族翻臉不認人也是極有可能的。”

“怎麼樣,想好了麼?派你前去三大家族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無雙至今未歸,徐光又是王家之人,其餘弟子實力太低我看不上!”見林山陷入沉思,問道長老在一旁解釋道。

將手上令牌收入儲物袋,林山抱拳說道:“弟子接下此任務便是,現在就出發,前往三大家族的王家。”

擺手示意林山離開,問道長老看着林山遠去的背影,喃喃自語道:“能將風雷劍法修煉到這般程度,倒也算劍道天才了,可惜無法修煉煉心訣,不然的話……”

林山自然不知問道長老心中所想,此時任務明確,他一路疾馳,直奔三大家族的王家而去。

青雲山中一座無名山頭上,一身黃衫的女子正和一隻巨虎緩緩走着,一副心神不定的樣子。

正是張柔和小寶。

小寶口中叼着一朵黃花,一搖一晃地四處張望,似乎想要尋找好玩的東西。

“咦,那不是找過老大的那名青女峯弟子麼?”小寶看着遠處一塊平草地,一名身穿青色長裙女子正端坐在那裏。女子的身旁有一片雲霧緩緩飄蕩,顯得很詭異。

聽到小寶說話,張柔擡頭望去,無精打采地說道:“那是青女峯大師姐,葉雲煙。”

小寶悄悄走到一塊巨石之後,一雙眼睛不住地打量着遠處葉雲煙,眼中異彩連連,不知在打什麼鬼主意。

“小寶,你可不能招惹她!青女峯弟子明天應該就會離開我青雲山了,風宗主吩咐過,我們不能招惹青女峯弟子!”見到小寶的異常,張柔低聲說道。

“知道知道!小柔你回去吧,我要單獨逛逛!”小寶頭也不回地說道。

“那葉雲煙很厲害的,小寶你該不會是打她的主意吧?”說話時,張柔柳眉緊蹙。

聽到張柔的話,小寶先是一愣,回頭看着張柔,片刻之後,換做一臉嬉笑的樣子說道:“小柔你不能這麼說我的!你忘了我和老大怎麼說的?我要做知書達理的神獸,現在又怎麼會打此女主意?”

“你不會就最好,我們還是回洞府去吧,說不定林大哥沒接到任務,直接回去了呢?”張柔說道。

“小柔,來來來,我告訴你個祕密!”小寶靠近張柔身邊,張柔躬身聽着,兩人這般耳語起來。

不知小寶說了些什麼,張柔美目閃動,臉上透出一絲喜悅,他咬着杏脣問道:“小寶你不會是騙我的吧?林大哥都說了不要我陪的!”

“小柔你還不懂麼?老大他性格內向,又缺乏幽默感,不擅長表達自己,你相信我,他現在絕對在山腳下!你現在去,就這麼偶遇一下,他絕對會讓你和他一起的!”小寶虎目微轉,一本正經地說道。

張柔羞澀地說道:“小寶你要騙我,我以後就不理你了!”

“去吧去吧!小寶從來不騙人的,小柔你再耽擱,老大就要離開了!”小寶目光瞟向遠處葉雲煙,低聲催促道。

“那……,那小柔就去找林大哥了!小寶你不能惹事,早點返回洞府知道麼?”張柔細聲細語說道。


“知道了,小柔趕緊去,照顧好老大!”小寶眯着虎眼說道。 看着張柔遠遠離開,小寶一雙虎眼溜溜直轉:“我只說不搶自己人,可沒說過不搶外人!”

一雙虎目緊緊盯着葉雲煙,小寶藉助山石掩飾身形,收斂氣息輕手輕腳地朝葉雲煙那邊靠過去……

林山來到青雲山山腳下,翻手祭出紫霄寶劍,輕輕一躍便站在紫霄寶劍之上。揮手向腳下打了一道法訣,紫霄發出一陣嗡鳴之後,便向東而去。

經由一片叢林時,林山神色一動便慢了下來,他的神識何其強大,清晰地感應到叢林中有修煉者的動靜,在這敏感時期,他自然要停下來查看一番。

“嗯?是他?”林山循聲看去,見一人雙手揮舞不定,正向身前一具荒古遺族屍體上施展什麼法訣。此人一頭長髮,身穿棕黑衣衫,正是蕭馳。

林山正猶豫是否要現身時,蕭馳手上法訣一凝,取出一隻細小玉瓶,將瓶口對着他荒古遺族屍體一吸!一道赤紅液體一閃而出,瞬間便沒入玉瓶之中。滿意地打量手中玉瓶一番,便將其收入儲物袋中。

蕭馳本身實力不弱,又和張柔關係密切,爲了不引起誤會,林山現出身形,抱拳說道:“蕭道友,別來無恙!”

“林道友?”見林山忽然出現,蕭馳面露驚異之色,築基修士能無聲無息靠到他身邊之人可不多,心中再次對林山高看了幾分。

“林某接取任務,恰好經過此處,沒想到遇上蕭馳道友,真是巧啊?”林山有意無意地看了眼蕭馳身前的荒古遺族屍體。

瞥了眼跟前的荒古遺囑屍體,蕭馳神色不變:“林道友接的任務是執法任務吧?執法任務只需要在青雲山外圍即可,林道友怎麼會離開這麼遠?”

“是執法任務沒錯,只是問道長老稍微增加了點要求而已。”林山將目光從荒古遺族上移開,想着此行到三大家族說不定會和結丹修士交惡,林山一臉苦笑之色。

“林道友這般表情,該不會是要去三大家族傳達我青雲山的態度吧?”蕭馳一言說中,讓林山心中警覺起來。

“難道蕭馳道友知道什麼?林某對這些事着實一頭霧水,還請蕭馳道友能指點一二!”林山雙手抱拳,一臉客氣地說道。

單手一揮,一道火焰一閃而出,瞬息便將身前荒古遺族殘體化爲灰燼。蕭馳四下查看一番,確定再無他人,他說道:“此事林道友不知道並不奇怪,若是林道友早些築基,就會了解此事了!此事算不上祕密,蕭某這就爲林道友說上一番:三大家族這些年蠢蠢欲動,青雲山早就視作眼中釘,但雙方都沒有必勝把握,這才形成現在這種貌合神離的局面。現在三大家族坑害了自家弟子不說,連青雲山和青女峯弟子都有損傷,尤其是青雲山弟子傷亡慘重,師尊風莫問雖然一副好脾氣,但也忍無可忍,想必是要教訓他們一番的!”

“教訓他們?”林山翻手取出令牌,朝蕭馳一晃,疑惑問道:“難道就靠此物教訓他們?”

見到林山手中令牌,蕭馳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示意林山一起坐在側面青草地上,說道:“林道友可不能小看此物,這是大名鼎鼎的逆靈歸降令,只要此物送出,對方要麼接下此物,發下天道誓言永遠歸順逆靈宗,要麼對方不同意,那就只能靠戰力說話了!”

“林某不過將令牌送去,即便三大家族不肯效忠我青雲山,也不至於對林某這樣的晚輩出手吧?”林山眉頭一皺,說出了心中最關心的問題。

和林山對視一眼,蕭馳肅然道:“此事可不好說,那王乾知在立足此地以前,乃是出了名的狠辣之人,林道友可不能大意!還有,據我說知,現在另外兩位家主極有可能也在王家之中!”

“這可對林某來說可算不上好消息!”林山苦笑道,心想若是一名金丹修士,他避而不戰還是有把握的,但三名金丹修士聯手之下,即便他實力全出,只怕也討不了好處。

“這樣吧……,既然林兄弟有麻煩,蕭某身爲柔兒的哥哥,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蕭某這就陪林道友走一遭!”蕭馳思量片刻,看着林山說道。

“林某多謝蕭兄弟美意,只是此行風險不小,蕭兄弟還是不要以身犯險了。林某即便不敵,保命還是有幾分把握的!”林山想到儲物袋中之物,小心翼翼地四下觀察一番,纔將袋口一鬆,取出一堆金色骨骼和一隻裝滿紅色液體的小瓶子。

見到林山的舉動,蕭馳一臉不解之色,可當他看清林山手中之物,臉色大變:“我金龍傳承之物怎會在林道友手中?難道是……上次任務,林道友真闖入了核心地帶?”

點了點頭,林山雙手將那些骨骼堆在蕭馳跟前,最後纔將那瓶紅色液體也放了過去:“這些應該都是金龍傳承之物,之前一直沒有機會,現在才還給蕭馳兄弟,還請蕭兄弟體諒!”

雙手輕輕地端起一截骨骼,蕭馳一臉虔誠之色,仔細地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如此這般,他將那堆金色骨骼一一查看一遍,最後纔將那瓶紅色液體拿起,更是打開瓶塞聞了下。

“沒錯,這些的確是我金龍傳承之物!”蕭馳臉色變了數變,然後指着身前的東西道:“不過,現在這些東西都屬於林道友了!傳承之事,講求的是機緣,既然林兄弟得此機緣,蕭某訣不會有任何意見!”

蕭馳拒絕眼前之物,林山十分驚訝,更多的是不解,不明白蕭馳爲什麼拒絕這些家族遺物。他皺眉看着那些金色骨骼,陷入沉思之中……

“林道友一定想知道這些骨骼有何用處吧?骨骼上的金芒,可提煉出龍元,能夠直接被修煉者吸納入丹田之中,威力極強,完全可以和青女峯的劍元相提並論!”

林山拿起一截骨骼打量起來,口中喃喃自語:“龍元?威力的確不弱,可是這些分明是人骨,極有可能是蕭兄弟的祖輩先人,林某又豈會貪圖其中龍元之力?”

“哦?”蕭馳挑眉看着林山,目不轉睛地問道:“林兄弟言外之意,即便知道這些骨骼的用途,也不會使用?這可不符合修道之人的做法!修道之人,不是要一心向道,不拘泥於這些世俗理念麼?”

“或許這些道理別人認可,但林某絕不會爲了區區實力,打蕭兄弟祖輩骨骼的主意的!林某現在還是那句話,這些東西,現在還給蕭兄弟,至於如何處置,那都是蕭兄弟的事!”林山看也不看地將那截骨骼放回去,似乎此物和其他普通骨骼沒有區別一般!

“啪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