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嗖,

危機之下, 嫁春色 ,

「嗯,哪個混蛋,居然又把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引到我們這邊,可惡,」

此時數里之外,那金髮青年感覺到身後的巨大的撞擊聲臉色陰沉著,

「哼,我們走,」

然而,金髮青年沒打算浪費時間與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糾纏,渾身金色光芒一閃,帶著手下繼續的想密林深處暴掠而去,

眾人在前一獸在後相互的追逐著,轟隆隆的聲音連綿不絕,

追逐的動靜太大了,秦凡左手一揚,一座數十米高的小山頭被他直接拍飛出去,朝後方的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砸去,遮天蔽日,

然而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對這座小山般的巨石直接無視,一頭撞向當空砸來的小山頭,

「嘭,」

只聽得『嘭』的一聲,小山頭炸開,無數巨石猶如天女散花般灑落,

然而就這麼一會兒功夫,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已經追到秦凡及那批黑衣人身後,張口噴出一團熾熱的靈力光球,

此時秦凡的精神力早就注意到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的動作,它嘴一張開秦凡就閃了出去,


「啊,」

隨即,只聽得慘叫聲傳出,幾名黑衣人來不急閃避,便被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靈力光球撕成碎片,血肉橫飛,瞬間又被熾熱的氣息蒸發了,金髮青年根本來不及救援,

「嗯,可惡,」

此時金髮青年狠狠的盯著秦凡,心中的怒火直接燃燒起來,他真的想立即過去殺了秦凡,可是他還有一幫手下需要照顧,身形再次停了下來,

「TMD,給老子去死吧,」

「金曜乾坤,」

隨即,金髮青年手中的頓時爆發出璀璨的金色光芒,一股股鋒利的氣息從中散發出來,他的身體也漸漸懸浮起來,一股股金屬性法則奧義的源氣匯聚而來,

秦凡感覺到濃密的源氣波動,回頭看了看這金髮青年竟然是金屬性煉帝之境的強者,

話說,武煉大陸煉皇五重之境以上,都會發覺自己的屬性,基本屬性為金、木、水、火、土,而也有一些演化的屬性如雷、風之類的,還有一些稀有的屬性,就不是秦凡可以知道的了,

此時秦凡忍住心中的吃驚,腦海中瞬間轉過幾個念頭,想到剛才金髮青年狠狠盯著自己的眼神,看來這梁子是結下了,

「轟,」

「嗷,」

「嘭,」

隨著,一道帶著金色光芒的刀痕狠狠的劈在了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那巨大的背上,頓時大量的鱗片被擊碎,一道巨大的傷痕出現在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的背上,血液直接噴濺而出,

…… 悠地, 福氣大嫂 ,碩大的眼睛暴虐的盯著金髮青年,張口就是一顆巨大的棕褐色帶血色的靈力光球,

此時金髮青年也不敢託大,他也感覺到這靈力球的威力,再次聚集周邊的靈力,那把金色的刀身上再次顯現出璀璨奪目的金色光芒,鋒利的氣息直接將他周邊的樹木擊的粉碎,

「唯我刀道,」

只見得那金髮青年再次躍起,巨大的金色刀芒從刀身上迸發而出,直接迎上了那巨大的靈力光球,

「轟,」

一聲『轟』響,大量的樹木被炸的粉碎,山石像利劍一般帶著』嗖嗖』的響聲四散飛出,周邊的環境瞬間被擊的坑坑窪窪,樹木中間很多都被擊穿,更多的樹木被擊倒,

待得塵埃落定,只見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胸前的鱗片再次掉落許多,絲絲鮮血從中滲出,而那金髮青年也受了一點輕傷,只見他頭髮散亂,黑色的衣袍也碎裂了幾處,嘴角也露出一絲鮮血,

很顯然,這一次交手二者同樣沒有誰能佔到便宜,斗的旗鼓相當,

「嗷,」

隨之那魔獸煉獄地甲龍『嗷』的一聲暴怒而起,這個小不點竟然傷了他,龐大的身軀對著金髮青年發起了猛烈的衝擊,

「哼,當我怕你不成,」

「孽畜,找死,」

隨即金髮青年再次舉起大刀,頓時化作一道金色的光芒與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碰撞到一起,

然而只見一道道金色光芒圍繞著那魔獸煉獄地甲龍那個龐然大物,不斷的劈砍著,

此時魔獸煉獄地甲龍速度也不慢那巨大而鋒利的爪子,一次次的與金色刀芒碰撞著,

「鐺,」

「鐺,」

「鐺,」

隨即只聽得一陣陣金鐵之音,伴隨著碰撞的火花,金髮青年與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已經交戰了幾十回合了,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金武破天,」

隨即只見得金髮青年再次躍上半空,一個漂亮的後空翻,大刀帶著劇烈的源氣波動,再次向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斬去,直接使出他成為煉帝之境學習的天級低階武技,

此時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獸眼中精光一閃,猛一轉身,一條巨大的龍尾帶著犀利的風聲,迎上了那道金色光芒,

「轟,」

隨即只見一道金色光芒猛然炸開,隨之炸開的還有一些破碎的鱗甲,那金色的刀芒切入了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的尾巴之中,鮮紅的血液從中涌了出來,

然而那金髮青年直接被巨大的力道擊上了半空,沿途撞碎了幾十株擋住的巨樹,只見他衣服全部碎裂,之剩下貼身的護身內甲,猛然從他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看來他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了,

緊接著那魔獸煉獄地甲龍猛然地抬頭望去,只見天邊一輪血色月亮在漸漸升起,眼中閃現出詭異的光芒,

此時金髮青年也注意到天邊的動靜,一見血色月亮升起就再無交戰的念頭,血色月亮會壓制他們的修為提升魔獸的實力,

然而本來他的實力就要比這魔獸煉獄地甲龍獸差一籌,於是直接向後躍去,幾個起落就消失在密林深處,

此時秦凡嘟囔道:「嗯,那裡有一片密林,衝進去再說,」

隨著金髮青年與魔獸煉獄地甲龍大戰的時候,秦凡就已經衝進了密林,眼前猛然出現一片更加濃密的密林,在微黑的月色中更顯詭異,

「啊,」

「啊,」

「啊,」

緊接著,密林深處,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傳出,

聞聲,秦凡驚疑不定,身形一閃,悄無聲息的掠了過去:「嗯,怎麼回事,」

與此同時,秦凡的精神力釋放到極限,提防有變,迅速的向慘叫聲傳來的方向掠去,

此刻密林深處,足有五六十人出現在那裡,每個人都是一身黑衣,衣袖位置都有血色長刀刺繡,顯然是那個黑衣聯盟的人,

一名黑衣青年面色慘白,驚恐的看著四周安靜的夜色驚恐道:「啊,盟主,又死去了數十人,根本看不到偷襲者是誰,死去的人還剩下皮包骨頭,血肉都被吸幹了,」

不知何時,這金髮青年已經回到了這群人中,衣服什麼都已恢復原狀,

「嗯,所有人聽令,不要驚慌,互相監視四周,看到什麼情況立刻通報,不要擅作主張,」聞言,那金髮青年,手上持著那把大刀,他沉著冷靜道,

「是,盟主,」

聞言,眾人齊聲大喝,但是聲音分明在顫抖啊,

此時人群中,一名看起來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吞了吞口水,對旁邊的青年道:「小強子,你說是什麼東西在偷襲我們,一眨眼一個人就被吸干血肉,只剩下一層皮,」

「小王啊,這密林很邪門,處於千萬大山中,卻沒有一頭魔獸出沒,好好保護好自己吧,真不知道盟主為什麼要帶我們走這裡,真是太詭異了,」聞言,叫做小強子的青年無奈地搖搖頭道,

緊接著,那個叫小強子青年猛然定在原地,一動不動,

然而叫做小強子的年輕人再也發不出聲音,他的身體彷彿沒有了骨頭,越來越矮,最後只剩下一層人皮攤在地上,說不出的詭異,

此時那個被叫做小王的青年眼睛圓睜,有血水流出,他下意識的往前一看,一道細長的影子射向它,卻是一根青紅色的藤蔓,藤子的末端有一個口子,裡面是血紅色的球狀吸嘴和好幾層細碎的利齒,成螺旋狀排列,

「啊,」

「是…是魔藤,」

「大家小…小心,」

凄厲的叫喊聲響起,那個被叫做小王的青年的身體和年輕人一樣,被徹底吸幹了血肉,人皮包裹著骨頭攤在地上,

然而,此時此刻百丈之外的秦凡的精神力感知到這一幕,忍不住一陣心悸,

隨即秦凡嘆息道:「唉,看來這些藤蔓不是什麼善物,怕是遠古時代遺留下來的恐怖植物,專門吸食血肉,那些森森白骨應該便是它的傑作,」

此時秦凡才終於明白了,這密林中為什麼沒有魔獸,因為來到此地的魔獸都被嗜血的藤蔓給吃了,

然而以秦凡的精神力強度,也無法察覺藤蔓有多長,似乎整片密林都在藤蔓的攻擊範圍內,秦凡飛身上了樹頂,他看出這藤蔓是從地下的土地鑽出的,但也不敢飛的太高,以免吸食到這些蝕源瘴氣,

此刻人群中心,

此時此刻那金髮青年暴喝道:「嗯,大家都過來,擺圓形防禦陣,」

「咻,」

「咻,」

「咻,」

此時黑衣聯盟眾人身體面向外圍,相互靠攏,形成一個圓形的戰陣,幾十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密林深處,

手握著長刀的手掌有汗水留下,十分滑膩,吞口水的聲音不時響起,

然而,四周還是一片安靜,那血色的月光透過紫色的瘴氣,變成了綠色和血色的混合物,從巨樹的縫隙中散落下來,是那麼的詭異,

話說:風雨欲來的氣氛感著實令人難受,

此時一名年輕的煉皇八重之境的武者因為太緊張的原因,說話給自己壯膽道:「嗯,TMD,怎麼這麼安靜,」

聞言,站在最前方的金髮青年瞪了他一眼道:「嗯,不要說話,」

隨著無聲無息中,青紅色的藤蔓從地底下鑽出,瞬間撕破這名說話青年的護體源氣,扎入到他的體內,那手臂粗細的藤蔓表面不時鼓動,似乎有大團大團的血肉輸送進去,

「啊,」

眼看著自己變成皮包骨頭,這名青年本來就驚恐,這下更加不堪,張口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緊接著,剎那間,圓形的戰陣徹底亂了,

「大家小心,」

」那藤蔓是從地底下鑽出來的,」

「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