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嗤地一聲,秦天竟是笑了出來。

陳天斗一怔,「你笑什麼?」

只聽秦天說道:「陳天斗,我笑你是個白痴,自己做了這樣的事,就想要把一切都推給我嗎?我親眼看到你殺了四師弟張天倫,難道還想狡辯?」

「大師兄!一切都是他做了!都是陳天斗做的!我今天就是因為發現了陌生人闖入了後山,所以才會出現在哪裡,可誰知,卻看到了陳天斗對張天倫下了毒手!」

秦天轉身指向了陳天斗,臉上一副受了萬般冤屈的模樣。 看著秦天的那張臉,陳天斗吃驚而又憤怒,恨不得將手中的長劍,向著他的脖子劃過去!

「你再胡說!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陳天斗將石劍緊緊的抵在了他的頸下,竟是割破了一層皮,流出了一行鮮血。

秦天一聲悶哼,似是感覺到有些疼痛,隨即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說道:「大師兄!你們要救救我!陳天斗他瘋了!瘋了!」

見秦天這般模樣,樊雲那性情中人便立刻面色一紅,握著武器的手咯咯作響。

「陳天斗,你究竟要做到什麼地步才肯罷手?」

樊雲極力剋制著自己心中的怒火,不忍心對陳天斗出手,連說話的聲音都因憤怒而顫抖了。

此刻陳天斗的眼中滿是失望之色,似有淚水欲奪眶而出,但卻是忍了下去。

「到頭來,你們還是不肯信我。」陳天斗沉聲說道。

而此時,幽蓮宮的弟子們已經紛紛趕了過來。

一道道炫光自陳天斗的前方落下。

隨即她們紛紛手握法寶,怒氣沖沖的注視著陳天斗。

「陳天斗!你這個叛徒!」

此刻,聖舞堂堂主龍姬一聲厲喝,隨即她的身影便也落下,手中長劍光芒大盛!

接著,幽蓮宮的弟子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到達了這絕命谷之中。

當然,還有那如九天仙子一般,眼中寫滿驚恐與淡淡哀傷的少女,林雨諾。

頃刻間,陳天斗已經是四面受敵,被幽蓮宮千名弟子為了個水泄不通,怕是無法逃脫了。

見此情形,秦天便是暗自一笑,用只有陳天斗才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陳天斗,你輸了,你終究還是鬥不過我的,難懂你不知道,得人心者,的天下嗎?你呀,還差得遠了。」

秦天的話,讓陳天斗心中出現了,現在就想斬殺他的衝動。

「陳天斗!你這畜生!我們幽蓮宮待你不薄,收留你這孤苦孩子,可是你就這樣報答我們嗎?不僅殺害了我幽蓮宮弟子,還讓昊天盟的林成珏和王寅變成了殘廢!你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嗎!」

此刻,馨予真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對著陳天斗罵道。

陳天斗面色忽地一怔。

從開始到現在,他都在思考叛徒秦天的問題,卻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那就是,他已經犯下了無可挽回的過錯,因為一時之怒,砍掉了林成珏和王寅的手腳。

現在,他忽然明白,就算自己證明了清白,可是昊天盟弟子這一關,恐怕是過不了了。

忽然間,陳天斗的餘光瞄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不知為何,此時卻是如同步履蹣跚的老人一般,腳步沉重,面有痛心之色。

他緩緩的向著陳天斗走來,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哀。

「師父…」陳天斗喃喃說道。

只見天辰子來到了陳天斗的對面,站在馨予真人的身邊,臉上的表情痛心而又尷尬。

「天斗啊…」

他的聲音在微微顫抖,連面部的肌肉,都在微微的抽動著。

「師父…」

陳天斗應了一聲,心中無比的酸楚。

此時此刻,在這靜謐的密林之中,一片片枯黃的樹葉子在空中緩緩飄落。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這一年的深秋了。

雖然頭頂碧空晴朗,但是徐徐吹來的風,卻讓陳天斗感覺都了一絲寒冷。

好冷啊,為什麼今天會感覺這樣冰冷呢?

冷的,究竟是這天,還是陳天斗的那一顆心呢?

本想要為幽蓮宮除掉禍害,讓大家都相信自己,可是現在呢?

這世界有時真是一個可笑的諷刺。

明明為他人著想,可是卻將自己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一刻,陳天斗手中的劍慢慢的放了下來。

在他看到師傅的那一刻,那罪惡感便湧上心頭,讓他痛心難耐。

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

為了得到正義,為了尋求真相,自己究竟作了些什麼?

如果人變了,那就算得到了所謂的正義和真相,還有任何用處嗎?

這一刻,陳天斗迷茫了。

身邊每一個幽蓮宮弟子那充滿敵意的眼神,似乎都在告訴他,一切都已經回不去了。

「陳天斗!你聯合外人盜走邪靈珠!我命你馬上交出來!」龍姬厲聲喝道。

只見陳天斗忽地一個冷笑,自言自語道:「邪靈珠?哼!鬼才知道那個東西在誰的手裡。」

「放肆!現在我們給你機會,讓你自己坦白,你就老實交代!否則後果自負!另外放開秦天!」

「秦天?」

陳天斗低頭看了看那正裝出一副可憐模樣的秦天,心情很是複雜。

「對啊,秦天,看來,我只能放掉你了呢。」陳天斗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說罷,陳天斗便慢慢鬆開了他,靜靜的看著。

見有了活命的機會,秦天便站了起來,看了看面前幽蓮宮眾人,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接著,他踏出了步子,轉過頭,對著陳天斗露出了一個陰冷嘲笑的笑臉。

那表情,就好像再說:「陳天斗,你終究還是奈何不了我,今天我從你手裡走掉,以後你也別想再抓到我的把柄了!你一輩子都會輸給我!」

那充滿敵意和嘲笑的眼神,被陳天斗默默的看在眼中,記在了心裡。

此時此刻,時間彷彿放慢了許多。

秦天一步步的走向了幽蓮宮的眾人,臉上露出了「真誠」而又「善良」的笑容。

這個虛偽的男人,再一次戴上了自己的面具,將所有人矇騙與謊言之中。

望著他漸漸向前而去的身影,陳天斗忽然笑了。

但是,他的笑意,卻沒有人能夠解讀。

「噗!」

突然間,一灘鮮血噴濺而出,染紅了秦天的脖頸和衣裳。

秦天忽地停在了原地,感覺一陣冰冷穿過了自己的身體。

接著,他便看到了一把黑灰色的石劍,竟是從自己的胸口處竄出。

「你….陳….陳天斗….」

秦天僵直的轉過了頭,一臉吃驚的看向了身後,正露出詭異微笑的陳天斗。

只見陳天鬥眼中寫滿了決然,一絲怒火也似在閃閃而動。

「我說過,我只能放掉你了,但,是在你死的時候。」

「唰!」的一聲,陳天斗將手中的石劍,從秦天的身體里抽了出來,頓時鮮血飆濺。

此刻,秦天的臉上滿是震驚和不甘。

他沒有想到,陳天斗居然真的有膽子,敢在幽蓮宮眾人面前動手殺掉自己。

他這樣做,可真的就是無法回頭了。

看著秦天倒下的身影,天辰子震驚了。

他全身微微顫抖,滿面通紅,一張嘴巴欲開欲合,似是想要怒吼,可是卻又壓制在嘴邊。

到最後,他只是一臉失望的,從嘴裡擠出了那幾個字。

「陳…天…斗…」

秦天慢慢倒了下來,身體抽搐了幾下,便是睜著眼睛,失去了呼吸,死不瞑目!

「陳天斗!!你這個畜生!居然當著幽蓮宮眾弟子的面殘害同門!!」

馨予真人大怒,手中那一把如水晶般的白色寶劍,閃爍著寒冷的殺意。

「幽蓮宮弟子聽命!誅殺叛徒陳天斗!不得有誤!!」

馨予真人的一聲令下,讓在場所有的幽蓮宮弟子都是為之一振。

這麼多年來,她們還是第一次看到真人這等怒容。

此時此刻,馨予真人的腦海中彷彿又記起了那個曾經的噩夢。

在夢中,陳天斗從幽蓮宮的廢墟中踏出。

而在他的身後,便是那些無辜弟子們的屍體。

到頭來,那夢中的畫面,終於變成現實了嗎?

馨予真人悔恨,當初上天明明已經給予她暗示,可是自己卻一時心軟。

聽到馨予真人的命令,幽蓮宮眾弟子紛紛祭起法寶,向著被圍在中心的陳天斗紛紛攻來。

看著那些曾經熟悉的身影對自己拔刀相向,陳天斗的心徹底的涼了。

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為何幽蓮宮的人要如此對待他?

他只不過想要還自己一個清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