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沒問題嗎?”

“有什麼問題嗎?”

“說到魔王的能力,其中一項就是復活。無論被擊敗多少次我都會無傷的復活。”

“誒?這麼厲害!?那我該怎麼辦!?”(騎士諾尼卡自己也一樣,變成魔導書一段時間後的確會無傷的復活……)

“因菲利亞北方的北之地有一頭危險的魔獸,黑麒麟。她的身上有我魔力的一部分。只要將她擊敗,我的魔力就會大幅度下降。這麼一來我的復活能力就無效了。”

“原來如此……我必須立刻向夏洛斯彙報!”

說完諾尼卡再度離開了,和上回一樣她無視了部下的呼聲。

“誒?又來!?”

“不是吧!?”

“隊長?拜託,放過我們吧!!”

“隊長個笨蛋!!” 【異世界 遼視萬物的尖塔邊境】

諾尼卡又一次脫離戰場回到了本隊,和上次一樣她將弗萊婭所說的一切告訴了夏洛斯。

“就是這樣!趕緊去消滅黑麒麟吧!”

這回夏洛斯實在是忍不住了。

“你個白癡!復活是當然的啊!你被擊敗不會變成魔導書嗎!?黑麒麟的本體是龍姬西露米亞,和弗萊婭沒有任何關係!!夠了!!”

夏洛斯舉起拳頭向諾尼卡全力揮下。出於本能,諾尼卡條件反射向後跳躍。

夏洛克的拳頭在地面開出了一個大坑。

“不要躲開!笨蛋!!”

面對如此生氣的夏洛斯諾卡尼也只好無奈的笑着。

“不躲開的話會死的……”

“笨蛋不死一次是治不好的!!”


“已,已經思過一次了……”

“再給我死一次!!”

夏洛斯再度舉起拳頭,就在這時一名尖塔成員匆忙來到夏洛斯面前。

“不好了!夏洛斯大人!敵人的部隊將切斷了我們的部隊,斯提諾的部隊被孤立了!”

“你說什麼!!怎麼可能!?”

“是對方的本隊!弗萊婭親自帶隊發起了強襲!”

“本隊立刻出擊支援右翼!立刻發出信號彈!讓斯提諾撤退!”

“明白!”

收到指示後這名尖塔成員離開了。

夏洛斯狠狠的瞪了諾尼卡一眼。“哼!回來再找你算賬!出陣了!”

“對,對不起……”諾尼卡感覺到了強烈的罪惡感。這幾天的戰鬥中,夏洛斯廢了很大的勁纔將赤騎士逼退到了邊境。結果卻因爲諾尼卡的原因在短短的幾小時內被逼退到這個地步。抱着這份罪惡感諾尼卡跟着塞洛斯再度走上戰場。

另一邊斯提諾的部隊被孤立了。他人對斯提諾的稱呼是大法師。的確,目前爲止沒有出現過比斯提諾更加強大的魔法師。冰、火、雷、風、光以及暗,六大元素她非常精通,就連複雜的水與火的融合他都能輕易完成。說到斯提諾的直屬部隊,知道尖塔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尖塔中一支純魔法師的部隊,這裏聚集了魔法師的精英。這支隊伍面對正面的敵人擁有壓倒性的優勢,默契的配合下能夠連續施展大規模的元素風暴。但是他們非常不擅長應對多個方向的敵人,因此他們的部隊往往和其他部隊緊緊聯繫在一起採。能夠專心應對面前的敵人正是他們常勝的原因。

經過數日的戰鬥和她過去的戰鬥資料,弗萊婭察覺了這支部隊的弱點。而眼下的局面對他們來說就是最糟糕的情況。本隊的上空炸開了三枚紅色光球。

確認撤退信號後斯提諾立刻下達了撤退命令。

“撤退,由我殿後。”

斯提諾的聲音並不高,即便面臨危機,說話的口氣也非常平淡。從她的口氣和表情中感覺不到任何情感的波動。即便如此她的部下都察覺了她的意思,雖然不甘心眼下能夠殿後的人只有斯提諾。

魔法師們紛紛轉身撤離,只留下了斯提諾一人。她身穿白色法袍,也許是身材較小的緣故,多少有些違和感。一頂白色的帽子格外顯眼,帽子上有三個尖角。也許是爲了彌補升高的不足,帽子的高度足足有二十公分。橘紅色的短髮下是翠綠色的瞳孔。她的手中拿着一支兩米長的法杖,這是一把銀白色的法杖,法杖的頂端鑲着一顆紅寶石。

斯提諾雙手高舉法杖,大片的火焰瞬間覆蓋了天空。面對這一切,赤騎士們停下腳步並警惕着斯提諾行動。隨後天空下起了火雨。

很可惜火焰是起不到任何作用,因爲赤騎士本隊的指揮官正是弗萊婭本人。控制火焰的魔王,深紅的路西法。所有的火焰都集中到弗萊婭的手中,這些火焰被完全吸收了。如此顯眼的行爲自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斯提諾馬上確認了弗萊婭的身影,與此同時騎士們迅速展開行動,斯提諾的退路被斷了。

將火焰全部吸收之後弗萊婭來到了包圍圈中。“大法師的稱號並不是虛名啊,如此龐大魔力還真是令人意外。可惜終歸只是個魔法師,這就是你的極限。儘管魔力如何龐大終歸有無法突破的高牆。怎麼樣?成這個機會變成魔族吧。”

斯提諾收起法杖後閉上了眼睛。雖然顯得非常不樂意,她示意投降。“早就不是人類了,現在變成魔族也不會又任何變化。”

“不反抗嗎?”

“完全沒有勝算,逃跑似乎也不可能了。反抗只是浪費力氣而已。”

斯提諾睜開眼睛看向弗萊婭。

“似乎對我們的事情很瞭解嘛,調查過我們?如果是個自以爲是的對手就好了,明明是魔王卻做這種麻煩的事情。”

“呵呵,的確。以前的我恐怕不會調查你們吧,這也是某個人類的緣故。”

“諸葛詢?你們騎士團對他的評價似乎很高,有機會的話還真想見一下。”

“會有機會的。總之先把三笨蛋全部抓住。”

聽了這話斯提諾的態度變了。“笨蛋只有諾尼卡一人!因爲她一個人把我們三個都當成笨蛋,讓人非常不愉快!”

“呵呵,那就只能該諾尼卡了。那個笨蛋實在太顯眼。”

“沒必要繼續了。諾尼卡完全排不上用場,而夏洛斯嘛……既然調查過我們應該也非常清楚吧。夏洛斯雖然是很容易動搖的,諾尼卡一定把她氣壞了。如果知道我被捕獲的話她就完全失去了指揮能力了。下一戰斯酷法拉大人會親自應戰,決戰了。”


“這可未必,據我所知你們三笨蛋的關係非常好。她們一定回來救你的。”

弗萊婭走到斯提諾面前用食指輕輕的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一個赤紅色的“封”字出斯提諾的額部。

斯提諾立刻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這是一個強大的封印,斯提諾嘗試使用魔力,卻沒有出現絲毫效果。

封印成功後弗萊婭盯着斯提諾思考了片刻,這行爲讓斯提諾多少有些不安。

“怎,怎麼了?你在想什麼?”

“嗯~~決定了!”

說着弗萊婭從背後取出一件校園泳裝。

“就是這件了!”

斯提諾的臉瞬間紅了,冷靜的態度也因此動搖了。

“等等!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當認識給你換衣服啊。呵呵呵~!”

“不!我決定了!我還是要反抗一下!快把我的封印解開!”

弗萊婭雙手擺出了x的姿勢,臉上是燦爛的笑容。

“不要!後悔無效。現在斯提諾是我的所有物,呵呵呵~!”

說着弗萊婭向斯提諾逼近。

“等等,你打算在這裏換嗎?其他人都在看啊。”

“呵呵呵~!放心吧,我會用火焰把你包起來的。不會被看到的。”

“不要~,這種丟人的衣服我不要。”

斯提諾轉身準備逃跑卻被弗萊婭一把抓住,地面升起大量火焰將兩人包圍了…… 【異世界 遼視萬物的尖塔邊境】

尖塔軍敗退之後,夏洛斯將部隊扎住在森林中。過了這片森林就正是進入了遼視萬物的尖塔境內,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得知斯提諾被捕的消息後夏洛斯完全失去了冷靜,她將諾尼卡叫到了自己的帳篷中。

“諾尼卡!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必須爲此負責!!”

諾尼卡沒有反駁的餘地,她微微低着頭站在一旁。“對不起……”

“道歉有什麼用!?斯提諾已近被抓走了!至今爲止的戰鬥中從來沒有丟過這樣的臉!我要怎麼向斯酷法拉大人交代?”

諾尼卡沉默了片刻擡起頭,即便如此,她的臉依然非常陰沉。

“我明白了……我立刻將斯提諾救回來!”

說完諾尼卡轉身準備離開,她的聲音微微顫動着。夏洛斯、諾尼卡以及斯提諾,她們三人是尖塔的主要幹部。常年的合作使她們之間的情感非常深,現在早已經到了形影不離的程度。夏洛斯認真得衝着諾尼卡發火這還是第一次,斯提諾被捕的事實的確給夏洛斯造成了嚴重的打擊。但失去冷靜的並不只有夏洛斯,諾尼卡也迫不及待得向去就斯提諾。

諾尼卡轉身的瞬間,強烈的不安瞬間佔據了夏洛斯的心。她毫不猶豫得從背後抱住了諾尼卡。

“別去!抱歉,我是說的太過分了!不要走!”


夏洛斯的行爲使諾尼卡的情感動搖得更加厲害了。不甘的淚水從她的臉龐滑落。

“對不起……”

她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失去一切的恐懼深深得可在她們的內心深處。即便知道斯提諾不會有事,從內心深處涌上來的這份不安怎麼也壓制不住。

“夠了,不要再道歉了。是我太小看弗萊婭了。戰場上的指揮能力我並不覺得自己會輸給她,這份自信正是我失敗的直接原因。是我疏忽了。”

夏洛斯方開了諾尼卡,諾尼卡轉身時擦去了自己的淚水。當她將視線轉向夏洛斯時,夏洛斯臉上是平日那溫柔的笑容。

“什麼啊,哭了?”

“纔沒有!!”

“抱歉,我的情緒不小心暴走了。雖然說不上冷靜,我清楚自己該做麼什麼。眼下的局面來看,全軍撤退準備決戰是最合理的選擇。但是我不打算就這麼拋下斯提諾。”

夏洛斯從諾尼卡身邊走過,來到了帳篷的出口前。


“去救她?我也去!”

“嗯!一起去接她吧。我的戰場不能沒有斯提諾,即便我們兩個回去也沒有任何意義。準備一下馬上出發。”

“明白!”

兩人從帳篷中走出,這時帳篷外圍着不少人。

“真麼有趣的事,該不會打算兩個人去吧?”

“準備的話已經做好了。”

“看來說什麼都沒用了……迅速召集全軍!這是我指揮之下的最後一戰!十分鐘後出發!不準遲到!”

收到指示後兵團的成員沒有迴應,他們迅速散開將指示傳達給其他人。

二十分鐘後,赤騎士門在森林前佈陣,做好了迎擊的準備。和弗萊婭預計的一樣,尖塔的部隊再度發起了攻擊。很快前方的三支分隊已經與他們接觸了。

斯提諾和弗萊婭站在本隊的後方,斯提諾穿着深藍色的校園泳裝。面對周圍騎士們的視線,她的手怎麼也安分不下來,全身不自在。弗萊婭以享受般的笑容看着面頰張紅的斯提諾。

“果然這件衣服適合斯提諾。沒必要遮遮掩掩的,反正斯提諾這樣較小的身材也沒有什麼看點。綠騎士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