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這是怎麼回事?”

而當這些蠱蟲不斷地被陸離悄悄煉化之時,感知極爲敏銳的荒落,也是眉頭一皺,心頭升起一片疑惑。

“蠱蟲的數量怎麼在消失?”

心底的疑惑,讓荒落震動了一下,旋即,黑霧包裹的身軀,從其中走了出來,目光駭然地望向陸離的防禦罩之上。


“這…怎麼可能!我的蠱蟲竟是…被這小子給煉化了!”

牙根緊咬着,荒落眼光犀利地將陸離的手段給尋了出來。

道統行 竟然能夠煉化蠱力…這小子身上,一定藏着寶貝!”

荒落眼神中,閃過一抹殺意。

能夠煉化蠱力的東西,依他老道的眼光,定然不是尋常之物!

而凡是寶貝,必定都能勾起人的貪婪之心。

荒落腳掌一踏地面,頓時在岩石上踏出一個深深的腳印,而他的身形,卻是猶如疾風一般,狂卷向了陸離。

“嘭!”

荒落的腳掌,重重地踏在了陸離身前的魂力防禦之上,頃刻間,這層防禦便被踏出一片破裂的縫隙。

“這是什麼詭異的防禦…難道是魂術?”

而當荒落一腳踏碎一片魂力防禦罩時,這股奇異的防禦之力,也是令得荒落心頭疑惑大起。

“不可能!魂師百年難遇,這小子,怎麼可能是一名魂師!”

搖搖頭,荒落眼神依舊有點疑惑地盯着陸離,然後,身形再度陡動而起,廢了一條手臂的他,只能夠靠着另外一隻手奮力作戰。

“呼啦——”

左手一揮,侵蝕在魂力防禦罩之上的所有蠱蟲,頓時間匯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團黑色的蠱蟲巨團,從剛剛被踏出的裂縫之中,對着陸離爆轟而去!

“呼隆隆——”

蠱蟲巨團,攜帶者滔滔殺意,呼嘯而下!

這一刻,誰都能夠看得出,這荒落老頭,在施展全力的一擊!

“嘭——”

巨大的聲響,在陸離站立的位置突然爆發,無數蠱蟲聚集而成的巨團,頃刻間完全的爆發而開,一波波令人動容的靈力,排山倒海地襲來,將衆弟子掀得人仰馬翻!

武影境的強者,果然兇悍無匹!

而當這羣弟子從這番餘波中回過神來,眼神皆是震驚地望着陸離的方向。

在他們的視網膜上,猶自還殘存着之前陸離紋絲不動的一幕!

這番大力的轟炸下,陸離定然要受到重創!

“哼!結束了…”

見到這一幕,荒落長老老臉一橫,嘴中發出了怪笑之聲。

“嘭!”

不過,就在他聲音剛剛落下,一道破風之聲,突然響徹耳畔!

下一刻,他的左手手臂,瞬間失去了知覺!

“老狗!你輸了!”

隨着一聲咆哮,陸離的身軀,在荒落的左手邊閃現而出。

見到陸離詭異出現在自己身旁,荒落下意識地想要擡手攻擊,卻是發現,此刻,自己的兩條胳膊,竟是無論如何都擡不起來了!

“嘭!”

看着一臉不可思議的荒落,陸離微微一笑,旋即一拳爆轟而出,重重地印在了荒落的胸膛之上,頓時將其擊出數十丈之遠!

“呼——”

看到這一幕,遠處的一羣弟子,皆是倒吸一口涼氣,目瞪口呆!

之前他們看到蠱蟲巨團爆轟的影像,竟然是陸離的殘影!

“老狗!現在你兩條手臂都被我廢掉,看你還如何跟我鬥!” 第一百五十章 血煞天池*怒雷血鯊

荒落老臉抽搐着,他實在無法相信,一個在自己跟前什麼都不是的八重武脈境,竟然能夠將自己的兩條手臂給廢掉!

雖然這對手臂沒有一絲鮮血流出,但是任誰都看得出來,這耷拉下來的兩條胳膊,已經無法再運轉一絲靈力。

這一刻,荒落心底升起了濃濃的震驚,摻雜着暴怒之意,完全的凝固在了臉上,狠戾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陸離。

“荒落老狗!若是不服,再來便是!”

看到荒落那怨恨的目光,陸離一揮袖袍,凜然大喝道。

“小雜碎!老夫…老夫改日,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蜜寵甜妻:老公輕輕愛 ,從荒落的嘴中發出,他拼命想要將手臂擡起,但是卻無論如何做不到。

這一刻,他猶如一匹受傷的蠻牛,精光小眼中全是狠戾與暴怒!

“哼!就怕改日,沒有機會了,今日了結了你,豈不是免除了後顧之憂?”

眼神微眯,陸離盯着荒落,猶如在看着一隻待宰的羔羊。

靠着太虛螭龍影的身法,如今自己的身法快如閃電,就算是巔峯狀態的荒落,他都能夠偷襲成功,更何況眼下荒落雙臂已廢,想要解決掉他,無非就是想不想的事情。

“哼!小雜碎,就算老夫雙臂受傷,但是要想逃脫,輕而易舉!武影境,騰空飛掠,凌空虛渡,看你怎麼追我!”

“那好!你儘管逃便是,回頭將你那廢物徒弟一起叫上,咱來個了斷!”

“哼哼!我那徒兒雖然當日被你重傷,但是現在,他已經去了蠱王神廟,待得他日,逆蠱之術大成,必將將你抽筋剝皮,千刀萬剮!”

荒落說着狠話,雙腳一點,身形徑直飛起,向着蕩山山下急掠而去。

走的乾脆利索,想來是因爲雙臂受傷嚴重,害怕自己堅持不了太久的時間,而趕緊逃離此地。

而他的聲音,卻是在蕩山山頭隆隆回響。

“小雜碎,你等着…這筆債,他日,定然百倍償還…”

“哼,我等着!”

嘴中輕聲說道,陸離微微一笑,眼神中充滿詭異。

總裁甜寵,替身影后 逆蠱之術…那是什麼東西?…管他呢,眼下,探祕血王重生塔纔是最要緊的事情!”

看着荒落在跟前消失,陸離沒有追出去的打算。

今日最爲重要的事情,是開啓血王重生塔,荒落以及孫武之事,他日再論。

他不想因爲這件事,而耽誤了天鷹門的大事。

心頭喃喃思索道,陸離眉頭一皺,旋即不再多想,邁步走向了前方的一條小道。

而在其身後,一衆弟子驚訝地望着陸離,投過來異樣的目光。

竊竊私語聲,從弟子們口中發出。

他們議論的,不外乎陸離是如何的天賦驚人,手段詭異。

這也的確值得議論,原本必敗的局面,在這位奇人的詭異手段之下,竟是化解了去,這說出去,恐怕都不會有人相信!

而原本對陸離不屑一顧的鷲門弟子,此刻也都是投來了敬畏的目光。

陸離所表現出來的能力,令得他們心服口服。

雖然這羣人的實力基本上都是八重的層次,跟陸離一樣,但是卻沒有人敢拍着胸脯說自己可以做到之前的局面。

就就連魏武、三角眼,以及瘦乾子弟子三人,目光中也是夾雜了濃濃的忌憚。

他們心頭在思索着,與這種人爲敵,恐怕不是什麼明知的做法。

而師兄弟們的這些話聽在耳中,陸離卻是微微一笑,不再思慮。

他知道,在前方,大蠱門弟子定然已經如荒落所說,穿過了過了血煞天池,去了那座不知名的島嶼。

而且,肯定前方不會只有大蠱門一方門派,這麼大的事情,肯定高手雲集!

他們的速度必須快,否則,到時候,就真如荒落所說,連湯都沒得喝。

雖說有兩大法器在自己這裏,但是到時候究竟會發生什麼,可不好說呢。

……

沒有了荒落的阻攔,衆人前行的速度逐漸的快了起來,蕩山之上,山石嶙峋,不過,在這羣弟子的腳下,構不成絲毫阻礙,一段坎坷的岩石地,就這麼走過去了。

向前走了約莫數十分鐘,一方紅色的湖泊,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而當衆弟子第一眼見到這片湖泊之時,無不是被這湖泊的詭異景象驚得瞪圓了雙目。

紅色的湖水,猶如血染而成,詭異而神奇!

遠處,層層紅色霧氣繚繞,讓這片湖泊,籠罩在一層神祕的紅色紗幕之下。

“這就是血煞天池麼…”

見到這蕩山之巔的巨大湖泊,天鷹門的弟子們震驚了一番之後,才確定,這就是那血王重生塔存在的地方。

他們的眼中,倒印着紅色的湖水,微風吹過,水波泛起血色漣漪。

而當衆人驚訝於這湖泊的奇異之時,湖面上卻突然漂過來的一片五顏六色之物,令得衆人心中發毛。

仔細看去,那漂浮在湖面上的,竟是一具具死屍!

從那些人的衣袍能夠看出,他們定然是蕩山方圓百里之內的一些門派中人。

待得那些浮屍漸漸漂的近了,衆人才從那些人的衣着以及傷口上判斷出,這是一些死了沒多久的人。

“這血煞天池中,定然已經發生戰鬥了…”

擡眼向遠處眺望,陸離通過過人的魂力感知,能夠看得到,氤氳着紅色霧氣的湖面上,一道道模糊的身影,正駕駛着各種模樣的小舟,或者筏子,朝着湖中心的一處島嶼游去。

而在向着小島游去的人流中,不時地有着打鬥發生着。

那是不同門派的人,在相互殘殺!

爲了更多地得到血王重生塔內的寶物,這些人,在還未到達目的地,就已經開始了殺戮。

“那裏,肯定就是無名小島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