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嗵!

一把軍刀插入了徐偉強的腹部,徐偉強驚愕的看着劉楓,而劉楓面無表情。

隨後徐偉強緩緩倒下,漸漸的沒有生命體徵。

而這一切驚呆了,所有人,他們不明白,他們都知道徐偉強是劉建明這裏最好的朋友,但是爲什麼劉建明要殺人,還是自己的兄弟。

就在他們驚愕的同時,劉楓已經迅速衝到人員年輕,揮舞着軍刀,十分順利的刺進一個又一個人的身體。

片刻後,終於整個基地安靜了,連看守的守門人也不在了。

一個滿身是血的男人,步履蹣跚的走着。

他的身上有多處刀傷,左側大腿出有一個子彈孔,鮮血直流。

終於劉楓走到公路上,看到了克里斯的汽車,他猛然的倒了下去。

全能狂兵

陳幸返回重症監護室,張珂敏見到陳幸,就立刻撲了上去。

“你沒事吧?”張珂敏顯得的非常激動,隨後她仔細查看陳幸的身體,看是否有傷口。

“我沒事!”陳幸輕鬆的一笑,隨後撩撥張珂敏。

張珂敏瞬間臉紅,嬌嗔道:“你沒個正經!”

陳幸嘿嘿笑道:“今晚朕翻牌子啦!”

張珂敏的臉越來越紅,而這個時候袁大路悄然冒了出來,他實在受不了這對情侶的秀恩愛。

袁大路一臉幽怨的看着陳幸和張珂敏,隨後語氣怪異的說道:“哎喲喲,日子過的很幸福!麻煩兩位,17牀、47牀換藥!謝謝!”

陳幸尷尬的笑了笑,隨後一愣,距離怎麼隔着這麼遠,剛剛纔回來,還想和自己親愛的聊會天呢。

袁大路皮笑肉不笑道:“快去吧!兩位未來的神醫,病人們可等不及了!等不及!”

陳幸白了一眼袁大路最後無奈的去換藥櫃,去拿一次性換藥包。

陳幸同張珂敏兩人,手法嫺熟的開始爲患者換藥。

兩人早已經不是當初的菜鳥了,沒有了初次來的驚慌失措。

袁大路看着陳幸和張珂敏的操作,忍不住驚歎。

“這是我見過最厲害的實習醫生。”

這是袁大路衷心的評價,我也見過無數實習醫生了,大部分都是過來打醬油。

教他們換藥,這個最基本,最簡單的操作,他們都要推三阻四,甚至逃課。

現在越來越多有關係的人來實習了,那些學習好,真正想來實習的卻被這些關係戶擠出去了。

在國內,關係是很微妙的事情。

有了它,你的事情會非常平穩,沒有它,你事事不順。

忙碌的一天再次結束,陳幸同張珂敏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別墅。

兩人躺在牀上沉沉的睡了下去。

工作太疲憊了,完全是超負荷,胸外科因爲缺人,他們做了很多自己平時沒資格做的事情。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

而就在兩人睡入夢鄉的時候,電話鈴聲不和諧的響起。

陳幸疲憊的找到電話,張珂敏一把抱住陳幸,在喃喃自語。

“喂!”陳幸顯得十分疲憊。

“快回來,出大事了,等會可能要做個急診手術,想不想過來。”是袁大路那焦急的聲音。

這時候陳幸瞬間清醒,一掃疲憊。

同時起身道:“我馬上過來!”

隨後陳幸開始迅速穿上衣服,此時張珂敏喃喃道:“陳幸,你去哪?”

陳幸一邊穿着衣服,一邊說道:“急診手術,小敏,你太辛苦了,還是繼續睡覺吧,我過去看看,能不能幫忙。”

隨後陳幸已經穿好衣服,飛似的衝向醫院。

而就在陳幸離開的那一刻,外面一輛汽車突然動了動。

“嘿,醒醒!快看,他走了,是一個人。”汽車駕駛座一名人黃毛不停叫着。

“劉芒你吵什麼啊?打擾我睡覺!”前座另外一名人非常不滿意。

這個黃毛,正是之前在高速公路耍賴皮的那個劉芒。

“發哥,你知道的,這是周少吩咐的事情啊!”劉芒顯得十分焦急。

這時候被叫發哥的一臉不滿意的睜開了眼睛,雙眼瞪了劉芒一眼。

劉芒被瞪着心虛,隨後一臉歉意道:“發哥,對不起,打擾你睡覺,可是周少……”

發哥此時冷笑一聲道:“你想去拍周痕的馬屁是吧?”

劉芒大驚,他知道發哥生氣了,連忙解釋道:“不是不是,發哥,別誤會,只是周少說了,要趁這個陳幸不在的時候過去綁架張珂敏,不然很難得成功。”

發哥再次冷笑道:“是嗎?我怎麼感覺你想邀功請賞啊?”

劉芒頓時冒出冷汗,他知道自己今晚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了。

發哥是誰?發哥本名張新發,尼嘯社團的第一打手。

江湖上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號。

現在劉芒太過於想擺脫這個困境,所以選擇了想拍周痕的馬屁,然而他太着急了。

“對不起,發哥!是我不對,您繼續休息。”劉芒一臉討好表情,他知道自己今晚麻煩大了。

“哼!以後要懂規矩!周痕算什麼東西,給這麼點破錢還想叫我做事!”張新發一臉怨氣。

而這時候一個管家裝扮的男人走了過來,敲了敲車窗玻璃門。

張新發示意劉芒把車窗拉下來。

“發哥,這人走了!還不辦事嗎?”管家微笑道。

張新發冷笑道:“當然做,不過這個東西是不是該提一下來,兄弟們都連續等了好幾天了,幾天沒睡好了。”

管家微笑道:“行,發哥你說,你要多少?”

張新發此時點上一根一煙,隨後朝管家吐了一口煙。

管家的表情依舊保持微笑。

“好吧!看在大家是熟人的份上,一口價絕不在提了!就……這個數吧!”

張新發伸出五根手指頭。

管家臉色變得很難堪,道:“要的太了吧,五十萬不可能,這活,之前說好了,可是五萬塊,這樣我做主,10塊怎麼樣!”

張新發怪笑道:“周管家,你搞錯了,我可不是說五十五吶。”

管家聽完後臉色恢復正常,微笑道:“我就說,發哥道上的,怎麼可能獅子大張口呢!”

張新發詭異的笑道:“我說的不是五十萬,是五百萬!”

管家聽到這一句話後,臉色都變得十分難堪。

“發哥,你什麼意思?”

張新發吞吐着菸圈並不說話,就把周管家晾在外面。

周管家氣的臉色發白,最後他轉身掏出手機,按下號碼。

幾分鐘後周管家來到張新發面前,冷冷道:“少爺答應了,不過你的事情給我做漂亮點。我希望你值這個價格!”

張新發哈哈大笑:“包你滿意!” 陳幸飛快趕到胸外科重症監護室,迅速套上白大褂。

“怎麼回事?”陳幸低聲問道。

“剛剛搶救過來!”袁大路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隨後陳幸看了一眼病人,正是白天那會的中年男人。

陳幸問道:“手術有什麼問題嗎?”

袁大路壓低聲音道:“應該是縫合出問題,突然引流管的血變多,患者精神躁狂,隨後出現心律失常,好在搶救及時。”

陳幸疑道:“手術不是很順利嗎?袁老師你縫合的嗎?”

袁大路聽到這句話,此時變得激動不已。

“我哪有資格,我就是縫皮,其他的地方我還沒有資格動手。”

這時候陳幸納悶了,他低聲道:“難道是金教授?”


配角人生[快穿] ,立刻做個噓的手勢。

“你不要命啦!”袁大激動不已。

“怎麼了?”陳幸感到一陣迷茫?

“這手術是金教授主刀,你這麼一說,會讓大家以爲金教授的問題。”袁大路激動的解釋着。

陳幸無奈道:“可是這明明就是他的問題啊?”

袁大路搖頭道:“你還不懂他嗎?如果他出問題,背鍋的肯定是我啊!”

陳幸一愣,道:“還能這樣?自己問題自己解決啊?現在怎麼辦?”

袁大路嘆了一口氣道:“我已經定了手術間,不過金教授還聯繫不上。”

陳幸一聽還沒聯繫上,就十分焦急,道:“那多打電話啊!”

袁大路無奈搖頭:“你以爲我沒打?打的電話要爆了,沒人接!”

陳幸大驚:“不會是手機靜音了吧?”

袁大路依舊搖頭,聳聳肩表示無奈。

陳幸看了一眼,病人,內心十分焦急,隨後他對袁大路提議道:“要不請示主任吧?”

袁大路連忙搖頭道:“不行,這是金教授的病人,叫主任過來,到時候金教授會被罵,到時候我們也沒好果子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