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嘿嘿,楓哥,你知道我在西祀畫廊那兒有套房子吧。對對,房不大,就是三室一廳,特適合女孩兒單獨住哪兒,怎麼樣,兄弟我120萬轉給你,另贈車位,你用來金屋藏嬌吧!”

……

陸雲霄:“喂,是張老闆吧,恩對,我是雲霄。你今後要是想繼續給我陸家供貨,打100萬到我賬上。”

陸雲霄:“喂,二姐,對是我,我最近在z城交流學術,手頭緊,有一批藥想吃下,沒那麼多錢,支援我100萬吧。”

陸雲霄:“昊哥,我有生意週轉不開,你那邊寬裕不,能給我打500萬……好好好,50萬也不少,謝昊哥了。”

陸雲霄:“喂,孫姐啊,我有塊兒未拆封的gucci情侶表,屬於94年世界博覽會的限量版,當時售價180萬一對……啊?50萬啊,好,你打來,這對錶歸你了。”

眼看過去了半個小時,錢還遠遠不夠。陸雲霄想到那灰袋子的重要性,心痛得捂着胸口、撥通了一個電話:“胡叔,我陸家的新藥馬上要投建了。獨家祕方你感興趣的話,2000萬一口價,我陸雲霄做主賣給你。”

……

一個小時後,慕容餘慶、陸雲霄想盡了辦法,湊齊了2000萬。

坐在輪椅上的李青牛很滿意:“爽快!就喜歡跟二位大少做朋友。”

慕容餘慶心頭簡直是滴血,練練搖頭:“道長說笑了,以後我們還是不相見最好。”

陸雲霄給李青牛添上茶:“李道長,您是高人,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被陳志凡擺這一道兒,就甘心嚥下這口氣?”

“放屁!”李青牛怒不可遏:“我師叔盧道人乃三清境界!那人毀我白雲山至寶,害我重傷,我師叔定會將他碎屍萬段!”

陸雲霄點點頭:“這2000萬是我跟慕容大少給您賠的不是。我還有1000萬,事成之後給您當茶錢!”

李青牛露在繃帶外的眼縫,眼珠骨碌碌直轉:“好啊,陸少,還是你最體諒我這種清修之士。”

……

李青牛走後。

“怪我犯賤,要知道就不招惹陳志凡了。”慕容餘慶被訛詐得欲哭無淚:“還是陸少家大業大。”

陸雲霄搖搖頭,沒吭聲。

要知道,陸雲霄雖貴爲陸家獨孫,但其小叔等人尚在壯年,陸家家主一位一日不傳陸雲霄,陸雲霄就一日坐臥難安。家主陸遠山年事已高,自己丟了爺爺這麼重要的灰袋子,一但爺爺徹底失望,那麼自己繼承家主之位變數就大了。

這種有舍纔有得的道理,陸雲霄當然懂得。

……

z城刑偵分局,醒來的葉詩渝望着桌上的一杯薑糖奶茶,怔怔出神。

在外面送走鄭開來局長後,廖漢站在葉詩渝辦公室門口:“葉隊,志凡哥把你送回,出門買了杯奶茶放在這兒,才走的。”

說到這兒,廖漢補充道:“我覺得,志凡哥一定是家裏有急事兒才走的。”

“哦。”葉詩渝美目間悵然若失:“他,他還做了什麼?”

廖漢撓了撓頭:“白天,因爲你被劫走的事兒,我說了肖然兩句,結果跟肖然打了一架!晚上,志凡哥替我出頭教訓了他。”

葉詩渝點了點頭:“他沒事兒吧?”

廖漢:“志凡哥當然沒事兒,可肖……”

● Tтká n● CO

未等廖漢說完,葉詩渝:“志凡沒事兒就好。”

廖漢好像想起了什麼,焦急道:“哦,志凡哥抱你回來的時候,他誰都不讓別人幫忙,他、他是很在乎你的。”

葉詩渝疲憊的眼中頓時有了光彩:“嗯,謝謝你。”

……

夜裏1點多,正是夜幕至深的時候。

卻是黑色夜幕之上,一朵偌大靈雲如煙火一般綻放!怕是z城任何角落的修道之人,都能望見這朵白雲觀訊號!

李青牛擡頭望見這一幕,不由焦心:這樣下去,師叔早晚就要找到我,他老人家的拂塵毀在我手,宗門降魔鈴又被毀,我……哎……

卻是,又一朵靈雲在夜幕中炸開!

未等李青牛錯愕,一聲冷哼響起:“乖師侄,貧道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z城刑偵分局,陳志凡在樓下抽菸:“鼎爐?專對處子下手,還能遁地,難不成真的是強行陰陽雙修的道士作案?”

陰元?

瞬間,沉思中的陳志凡猛然擡頭!

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甚至沒來得及掐滅菸頭,就匆匆跑遠!

……

“師侄,你讓貧道找得好辛苦啊!”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李青牛哆嗦回頭,只見一位穿青色道袍,鼻樑處有紅痣的年長道士正盯着自己。

我的天尊姥姥啊,真是怕啥來啥!李青牛硬着頭皮、施禮道:“啊,師叔,小侄可想死您了,您老人家最近萬福啊~”

盧真人哼道:“少給我來這一套。師侄,我的拂塵和降魔鈴呢?”

李青牛藏在厚紗布下面的小眼睛骨碌碌一轉,當即有鼻子有眼道:“師叔,小道在路上遇見一方邪靈。想師叔教誨、想我輩正道向來以剷除妖魔爲己任,於是,跟那邪靈大戰了三百回合!結果,那、那邪靈法力高強,師侄我差點着了道!危急之際,我告訴他貧道乃白雲觀門下,師叔盧真人也在附近,結果那邪靈簡直猖狂到極點,毀掉了師叔您的拂塵還有降魔鈴!還說什麼饒我一命,好回去報給師叔!”

盧真人一巴掌拍得身旁林蔭木枝葉亂墜,大怒:“豈有此理!”

李青牛一把鼻涕一把淚,捧着纏滿紗布的腦袋:“師叔,您是不知道,那邪靈可狠了,小侄的傷都是他打得!”

說到這兒,李青牛看了看左右、壓低聲音:“師叔,卻是跟這邪靈鬥法時,我發現了他身上有一樣寶貝!”

盧真人:“什麼寶貝?”

李青牛掏出《九州異寶錄》:“噓,師叔,是極陰草,不對,是一捧極陰草籽!”

“就是這一捧極陰草籽,那邪靈借這異草之勢、法力大增!”

盧真人那容光煥發的臉上頓時愣了下:“乖師侄,你說什麼?”

李青牛:“那邪靈有一捧極陰草籽!”

盧真人心中大喜:妙哉妙哉,真是貧道的機緣到了!若真有這九州異寶錄中排名第17的異草種子,還用偷偷摸摸竊取陰元、強行雙修?到時候自然煉成逍遙神丹,何愁不能破境!!!若貧道破境——羽客境,見那老叫花子還用大退三十里?!

見盧真人沒音兒了,李青牛壯着膽子:“喂,師叔?”

盧真人擡頭,沉吟片刻:“我的乖師侄,你確定那邪靈就在附近?”

李青牛:“確信無疑。”

盧真人:“此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若你助師叔拿到那極陰草籽,降魔鈴之事自然由貧道向你師尊解釋。”

……

z城刑偵分局附近的衚衕裏,李青牛指了指這間令自己很有陰影的院落:“師叔,那邪靈就住在這裏。”

盧真人點點下頜,拈動遁地符、一手抓住李青牛,下一瞬直接進入院中。

黑漆漆的院中,沒有人!

盧真人怒向李青牛:“師侄,這就是你給我說的邪靈在此?”

李青牛頓時汗涔涔:“師、師叔,我哪知道他啥時候回來……”

卻是,盧真人突然蹲在地上,用手在菜園裏刨開。

片刻後,盧真人拿着兩顆黑黝黝的鐵砂,嗅了嗅:“還真的是極陰草籽!”

李青牛鬆了一口氣,哀怨無比:“師叔,我、我說了,我哪敢騙您!”

盧真人將兩顆極陰草籽放回原處、掩好:“那老叫花子還在附近,切勿打草驚蛇,我們改天再來!”

李青牛點點頭,深以爲然道:“師叔,極陰草籽早晚是您老的。山上的日子苦悶,師侄帶您去樂呵,也算是給師侄一個孝敬您的機會。”

……

如果說那道人轉對陰元完整的處子下手,那麼身具極陰體的張怡然,怕是這邪道夢寐以求、千年難遇的鼎爐!

危險!!!

“怎麼電話都沒人接?”坐在出租車上的陳志凡一面心急火燎,一面吩咐司機往婦幼保健院開去!

奔到醫院二樓,看到打着哈欠的張怡然,陳志凡停了下來、舒了口氣。

張怡然眼睛一亮:“啊,志凡,你怎麼來了!”

陳志凡盯向張怡然手間,看到那串紅豆手串尚在,他答非所問:“就是手機都可以忘記帶,但這個手串一定不要取下來!”

“你一定要記得,不然太危險了!”

大半夜的,你跑到這兒就是跟我說這個的?張怡然雖然心裏奇怪,但還是點頭答應:“好,我一直記着呢。”

陳志凡轉身,不由分說地留下一句話:“明天我接你上下班。”

留在原地的張怡然氣得跺腳:“哎,你這人!”

……

z城,一處茶莊裏,盧道人位於高座,李青牛笑呵呵地向進門的陸雲霄介紹:“這是貧道師叔,盧真人!”

陸雲霄望見這位兩鬢斑白,但面色容光煥發、卻是精氣神比自己都要旺盛的道士,不由肅然起敬:“晚輩陸雲霄、出自青城山外家道醫,見過盧大真人。”

盧真人點點頭,一副得道高人的口吻:“聽我師侄說你跟人有怨,能把來龍去脈講一講嗎?”

陸雲霄臉色凝重。

原以爲陸雲霄會講極陰草籽的事兒,盧真人“像是認真傾聽一般”點了點下頜。

卻是陸雲霄拿起一張女子的照片:“起初,我跟那人起衝突是因爲我愛的這個女孩兒,她叫張怡然、是婦幼保健院的副院長。再然後我跟那人比鬥醫術,輸了,也掉了我陸家傳家寶……”

李青牛佯裝怒道:“陸兄弟,那人奪你愛人,又奪你家傳寶貝!放心,我師叔一定給你主持公道!”

當盧真人看清楚照片上的女孩兒,頓時驚訝無比:這女子面相——承漿、下頜、地閣、足腳四處,竟然是傳說中先天爐鼎——極陰體!

極陰體,必須是女子,而且是陰年、陰月、陰日凌晨出生的女子!通常活不過十八歲,而這照片中的女孩兒一定有二十歲了!

盧真人大喜:真是天助我也,妙哉!

陸雲霄望着眼都不帶眨的盧真人,奇怪道:“真人?”

盧真人:“貧道本不該過問俗世,可這事兒貧道若撒手不管,天理難容!”

“但貧道有位生平勁敵就在本城,你來時,可曾走漏風聲?”

陸雲霄老實道:“請真人放心,誰都不知道我來見真人。”

盧真人聽了,容光煥發的臉上笑意洋洋:“妙哉妙哉!”

旁邊李青牛被這笑聲驚得魂兒都要飛了,跪在地上:“師叔,小侄知、知錯了!”

“轟~”地一聲! 茶室內溫度瞬間高到極點,一個巨大的火球爆裂在陸雲霄身上!

火焰一閃而逝,灼亮房間所有角落!那火球甚至來不及燃燒,便吞滅了陸雲霄!

沒有痛苦的聲音,頃刻間,地上便剩殘灰……

“我只相信死人的話。”盧道人輕描淡寫地打開排風扇:“乖師侄,這樣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

李青牛全身上下像是被從水中撈出來一樣,他再不敢耍絲毫小聰明:“盧師、師叔,青牛不敢往,日後任聽師叔差遣。”

眼看到了早上8點多鐘,盧道人拾起地上的照片,端詳片刻:“好一個尤/物,好一個人間極品鼎爐!我們走吧。”

……

z城市婦幼保健院的停車場,陳志凡左手插袋,右手正拿着手機,晨曦打在他的臉上,眸眼若有光……

一身便裝的張怡然走到跟前,把她那輛白色豐田解開車鎖:“嘖嘖,難得啊~大忙人。”

陳志凡一臉高冷:“主要是我說了要接你上下班的。”

張怡然把包掛在陳志凡脖子上,伸了個懶腰:“昨兒值夜班,可累死姑奶奶我了。”

陳志凡把包還給張怡然,拉開車門、直接坐在副駕駛:“開吧。”

合着還得讓我來當司機?!往常排在婦幼保健院門口、願意接張怡然的豪車排起來,能從停車場排到醫院大門口!

張怡然無語:這傢伙連自行車都不備,還說要接我上下班?!

看到陳志凡滿是一副大爺的樣子,張怡然:“蹭我的車坐、還這麼理直氣壯,你是頭一個!好、好好……”驅動着車子:“姐姐我心情好不跟你計較,我開就我開!”

……

早上的婦幼保健院門前,打早餐的家屬和忙碌的醫務熙熙攘攘。

張怡然一面打着方向盤,一面跟陳志凡絮叨:“不是我說你啊,志凡同志,你可一點都不紳士,這麼下去,還怎麼找女朋友?”

車裏沒有絲毫男性的氣息,車飾也全部是卡通裝飾物,一看就是女孩子獨有的座駕!加上,此時車內溫度適宜,冷氣混雜着張怡然身上獨有的體香,味道很好聞~

陳志凡抱着手臂、枕在副駕駛,依然是一副懶得解釋又很享受的大爺狀。

張怡然搖了搖頭:“得,算我沒轍,我還是先送你回去。”

陳志凡睜開眼:“不了,你到家我坐公交回去。”

也就是在這時,張怡然這輛白色的豐田剛從停車場駛出,正臨大門,一輛灰色的奧迪a6正打着方向盤扭了出來。

兩車交匯之際,如電光火石!陳志凡看到奧迪車上胖道士李青牛,以及那位鼻樑處長有紅痣的道人!!!

“擦!”地一聲!

奧迪刮蹭了白色豐田!

門前明明有足夠寬敞的大路,行車記錄儀和門口攝像頭可都拍着呢,碰瓷也不挑個地方?!饒是女孩子張怡然不由大怒,當即要開車門:“你這車是怎麼開的?!”

卻是,陳志凡一把拽過張怡然,翻身到主駕駛:“我來開!”

對面奧迪上的李青牛側了側頭、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他身旁的盧道人感慨:“真湊巧,齊活了!”

陳志凡踩得油門“轟……”大作,一個漂亮的甩尾直接從醫院門口衝出去!身後,奧迪a6橫衝直撞,跟在後面。

豐田車從綠化帶碾出,看着如臨大敵不擇路的陳志凡,張怡然吃驚道:“怎麼回事?”

話音未落,一個碩大的火球冒在車尾,連帶着車內溫度瞬間提高了二十度!

這種超乎自然範疇的現象讓張怡然徹底懵了!

陳志凡:“他們是來找我的,也可能是來找你的,待會你先提前下車!”

張怡然面露寒色,雙手顫抖,撫摸着脖頸中的灰玉觀音:“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們是來找我的,奶奶已經不在了,我們逃不掉的。”

陳志凡罵道:“別tm廢話!”

……

公路上,白色的豐田如一道竄行的白影,後面緊緊咬着黑色的奧迪。

突然,遠處丘陵蜿蜒處,冒出一輛勻速前進的綠皮卡車。那是常年往山上拉石頭的的重卡。

陳志凡:“解開安全帶,你準備下車!”

張怡然望着場外急急掠過的灰影:“這麼跳下去,跟自殺有什麼區別?”

就在說話間,陳志凡稍緩了車速。

只見豐田緊緊貼住奧迪,把奧迪往右道兒擠,兩車間頓時有火花擦出!

“想玩同歸於盡?!”這突來的變故,讓李青牛逼得猛打方向盤,輪胎在地上剮出黑色的胎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