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四個尼古拉斯分身張開蝙蝠羽翼,滔天兇威展現而出。

戰艦上的燕煉面色平靜如水。

艦長來報:“報告守備長官,下面那個軍士還在。要不要先把他救上來?”

燕煉點了點頭,眼光銳利地看了看尼古拉斯分身。

“趕快施救!”

燕煉揮了揮手吩咐道。

燕煉心中冷笑:【呵呵,尼古拉斯血伯爵?我銀河軍情報部門,盯上你很久了。這次,一次性出來四個分身,定要把你全部殲滅。】

【嘿,你要不是血族,四個一品機甲戰師強者降臨天棋星,我部基地拿下你的確需要付出巨大代價。可是這一次,早有準備,銀河軍內部編制科技部早就開發了專門對付你等血族的高尖端武器。】

“控制住四個血族!”

幾名艦長同時下令。

“撲撲!”

每艘戰艦上面,都投射下來數百張光華四射的大網。

大網上面裝有先進的跟蹤系統,準確無誤地投射到了四個尼古拉斯分身上。

被大網套住,四個尼古拉斯分身頓時,猙獰地吼叫了起來。

尼古拉斯分身暴露出血紅色的軀體,上面黑色的血管不停的扭動,黑血色的羽翼也是流出大片斑斑血跡。

這些光芒閃爍的大網,似乎對尼古拉斯分身有着致命的傷害。

四個尼古拉斯的分身暫時被控制住了。

“南天軍士,請你上戰艦!”

幾名銀河軍內部編制軍士來駕駛着飛行車,來接南天了。

南天點了點頭,將小巖收到了生命之界中,坐上了飛行車,上了戰艦。

“燕煉守備!”

南天來到了燕煉的身邊。

燕煉站在戰艦甲板上,微微一掃南天,淡淡地道:“你身邊那個熔岩巨獸哪裏去了?”

南天呵呵一攤手:“去該去的地方了。”

燕煉沒有過多的深究,微微一笑:“熔岩巨獸的戰力很強,你要好好利用。”

說罷,燕煉拿起望遠鏡,便對準了下面的尼古拉斯。

“燕煉守備,你有信心,對付四個堪比一品機甲戰師的尼古拉斯分身嗎?”

南天走上前問道。

燕煉傲然地道:“這天棋星是銀河聯盟的天棋星!我銀河軍內部編制是守護銀河聯盟的軍隊,對付尼古拉斯這樣的外來間諜,有的是辦法!”

“一號戰艦準備,強光大炮,倒數十秒後發射!”

“二號戰艦準備,生化導彈,倒數十數後發射!”

“三號戰艦準備,星際火箭彈,倒數十秒後發射!”

燕煉有條不紊地下着命令。

“10!”

“9!”

“8”

……

“1,發射!”

燕煉高喝一聲!

“轟隆!”

“轟隆!”

三艘c級軍事戰艦,分別發起了狂風暴雨似的攻擊。

銀河軍內部編制用的分級星際軍事戰艦,性能和其它綜合戰力,遠比銀河軍外部編制的那些什麼,小型,中型,大型軍艦厲害多了。

那裝載的強光大炮,生化導彈,星際火箭彈,那威力,可以說恐怖如斯。

尤其是強光大炮對尼古拉斯這樣的血族,傷害更是巨大。

尼古拉斯四個分身都被套在了光芒四射的特質大網裏頭,頓時間內,都無法掙脫開來,只能成爲戰艦的活靶子。

一陣煙塵過後,四個尼古拉斯分身受到了致命的打擊。

被這一輪番的炮轟,四個尼古拉斯分身都昏了過去。

燕煉揮了揮手:“收網,帶回基地去!”

“枝丫”一聲!

戰艦底部,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機械手,將四個尼古拉斯分身,毫不費力地捏起來,丟入了戰艦內部的監牢中。

“燕煉守備,可別忘了,還有一個人,也是重點!”

南天淡淡地道。

燕煉彷彿早就知道了一些事情,微微點了點頭,舉起望遠鏡,四處張望着。

“沒有忘記呢!你是說碧利斯吧!那個副校長,我們銀河軍內部編制的情報部門,盯上那個巫婆很久了,不會讓她跑掉的。”

燕煉話音一落。

一輛軍用飛行車開了過來。

幾名全複式武裝的機甲戰師押着碧利斯過來了。

碧利斯受了嚴重的傷。

雖然,碧利斯比較機靈,沒有被大網控制住了,可以逃竄,倒是也被強光大炮,生化導彈,星際火箭彈的餘波傷得不輕。

星羅基地的幾名機甲戰師將碧利斯控制得死死地。

“跪下!”

一名軍官厲聲呵斥道,說着,一腳將碧利斯踢倒於地。

“串通黑暗王朝,危害銀河聯盟利益,罪無可恕,當處以死刑!”

燕煉揹負雙手,冷冷地盯着碧利斯道。

“長官,我冤枉呀!”

碧利斯這會慫掉了。

周圍都是肅穆的銀河軍內部編制,無數新式武器裝備,配立左右。

連囂張得不可一世的尼古拉斯血伯爵的分身都被活捉了。

碧利斯臉上再也不敢顯露一丁點兒的陰狠與囂張,努力裝作和藹與可親。

“大人,我想你是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我是被小人污衊了。我在天棋星上有很多好朋友,他們都是殖民政府的高層領導!”

碧利斯略帶威脅地說道。

燕煉絲毫不爲所動,神情冷厲:“通敵叛國,死罪難逃,休要狡辯!殖民政府那邊,我燕煉回去說的!來人,立刻執行槍決!”

燕煉揮了揮手。

幾名機甲戰師軍官,立馬將碧利斯強行拉了下去。

“碰!”

“碰!”

重生之刺客笑傳 幾聲槍響,碧利斯這個操控彩虹學院幾十年之久的副校長,天棋星地下世界的隱祕人物,也是終究伏法!

燕煉看了看,南天嘆了一口氣:“南天你這小子,這個任務完成的不錯!總算是,證據確鑿,解決掉了天棋星上的一大禍患!不然每一年,又有多少人枉死!”

“你知道,你上一次去送貨的黑箱子裏頭,那是什麼?嗬,特級血脈藥劑,但是都是假的,並且摻雜有慢性劇毒!那種血脈藥劑的原料,就是尼古拉斯本體的一絲精血混合了一些毒藥製成的。”

燕煉緩緩地說道。

南天也是心頭一震!

銀河軍內部編制一個駐星球軍事基地——星羅基地,就擁有如此底蘊,無論是情報還是武力,都着實可怕!

“銀河軍內部編制,不可小視呀!”

南天心中感嘆了一下。 “燕煉守備,我很好奇,既然你都得知了一些消息,爲什麼,不親自帶領大軍來圍剿尼古拉斯這些人呢?”

南天問道。

燕煉搖了搖頭:“尼古拉斯是黑暗王朝派駐的分管一個大區的間諜總長,人精明着呢。尼古拉斯手下的碧利斯,吳安雅都與京棋市一些高層官員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我不能打草驚蛇!這一次,要不是你來了,能一次吸引尼古拉斯四個分身降臨天棋星?”

“實話跟你說吧,這個任務,就是我特意爲你發佈的。你初來星羅基地,不像那些資深老兵,在天棋星上名氣較大,行動起來,很容易找人耳目。”

“如今,任務完美完成,我代表星羅基地以及天棋星無數子民感謝你!”

燕煉微微一鞠躬。

南天連忙拉起燕煉。

“燕長官,你這樣做,可就是折煞我了!”

“說到底,這次的主要功勞,還是歸於你們呀!四個尼古拉斯分身,實力強悍,若不是你帶領大隊士兵過來,我南天或許還有生命危險。”

南天拱手道。

燕煉擺了擺手:“一碼歸一碼!我發佈的任務,只是叫你去探測情報,確定彩虹學院女校長是否和敵對黑暗勢力勾結而已。一旦有情況,你彙報給我就行了!”

“我是星羅基地的守備長官,守衛疆土,誅殺敵軍,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每一個銀河軍士必有的擔當!”

“知道嗎,這些年來,尼古拉斯通過彩虹學院碧利斯之手,向天棋星輸送了大量的慢性毒藥—‘血脈藥劑’。一旦服用了那種藥劑,久而久之,就會被血族同化,成爲血族的血奴!當初,這並沒有引起我的注意,可是隨後天棋星出現了許多血奴,很多地方發生了暴亂。”

“那些血奴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中毒了,成了血族的奴隸。天棋星的地下世界,也禁不住短期帶來的誘惑,紛紛購買,兜售這種藥劑。我對這個尼古拉斯真的是恨之入骨!”

燕煉咬牙切齒地說道。

南天心中一凜。

魔醫妖妃:王爺榻上請 “今年,也有一批貨物,吳安雅給了北盟主霸長天!燕煉守備,請你和我一起去阻止一下,霸長天進行兜售!”

南天建議道。

燕煉擺了擺手:“根本行不通。據我所知,霸長天爲了得到這批貨,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他其實是知道,這種藥劑有毒性,但是爲了利益,他肯定依舊要賣!我根本無法阻止!”

“畢竟,霸長天他們都是天棋星的人,我縱然身爲銀河軍星羅基地守備長官,也無權,大肆殺戮本土居民!”

燕煉說罷,拍了拍南天的肩膀:“我知道,霸長天明面上對你不錯,但是那都是利益往來,或者說霸長天看中了你的潛力又或者霸長天知道你的身份是銀河軍內部編制的人。天下熙熙皆爲利而往,天下嚷嚷皆爲利而來!你若執意勸阻霸長天,銷燬那批藥劑,定會受到打擊。不過,好在今年尼古拉斯在天棋星的據點已經被拔出了,這貨物也是最後一批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知道了,燕煉守備!”

南天微微點了點頭。

南天知道,現在就算找霸長天應該也遲了。

那批貨物,霸長天應該已經轉手賣出了。

地下世界的事情,南天也不想插手太多。

“對了,燕煉守備,我還有最後一件事情,想要詢問你!”

南天道。

“說吧!”

燕煉隨和地點了點頭。

“你應該知道彩虹學院的師生都種了巫蠱吧,你有什麼辦法解決?”

南天問道。

燕煉呵呵一笑,從兜裏拿出一個鈴鐺。

這鈴鐺和碧利斯之前拿出來很相似,但是南天細看之下,又發現了一些不同。

這鈴鐺上面的雕刻的圖案,比較陽光,是一顆光芒四射的太陽。

碧利斯之前的鈴鐺,上面雕刻的可是一個骷髏頭。

“這個鈴鐺,是我們基地科技部研究好幾年,才製作而出的。你拿上它,在學院裏頭搖晃幾下就行了,彩虹學院們的毒,就可以解決了。”

燕煉說着,把鈴鐺遞給了南天。

南天頓時心情也放輕鬆了。

“好的,多謝燕煉守備了!“

“不用謝我!彩虹學院是京棋市的最高學府,裏面許多師生都是京棋市甚至是天棋星的達官顯貴之子女。爲了天棋星的維穩,這是我應該做的!”

燕煉說罷,便帶領大部隊,飛回星羅基地了。

南天則拿着鈴鐺,來到了彩虹學院的操場上。

南天注入些了真氣,讓鈴鐺的鈴聲傳得更遠一些。

“叮叮噹噹”

鈴聲悠遠。

燕煉給的這個鈴鐺,真的有些不同,搖晃間一直散發着柔和的光芒。

安寧何處覓安寧 彩虹學院那些中了巫蠱之毒的師生們,都開始痊癒了。

她們體內的黑氣都消散掉了。

Wшw ▪ttκa n ▪¢O

南天感概一聲,或許,彩虹學院陰氣太重,跟中了巫蠱之毒,大有聯繫。

現在,巫蠱之毒祛除掉了。

彩虹學院中的男女師生們也可以和平相處了。

雲雨晴和陶寒翠清醒過來後,便一路小跑着,找到了南天。

南天擺了擺手:“你們什麼話,都不要說了。對你們學院,我能做的都做了。萍水相逢而已,現在,我要走了,拜拜!”

說罷,南天游龍身法+凌波微步,極限爆發,快速地離開了。

連個人影都沒留下。

雲雨晴臉色陰晴不定,她傷心難過,是因爲丟了一個可以拉攏的“靠山”。

陶寒翠,自從巫蠱之毒,被解除掉了,內心當中,也是多一絲男女之情。

小女生的柔情似水,逐漸在陶寒翠心中升騰而起。

“南天,你這個魂淡,臭流氓!不怎麼道,怎麼滴,我竟然有些喜歡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