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回到宿舍,判官還未下班,龍小小餵了饅頭,便著手做飯,等著判官回來吃,她有些小小的臉紅,這夫妻樣的生活算哪般。。。

上次買的菜還剩下不少,都被龍小小拿去冷藏室凍著了,這陰司儲存東西並不似人間的冰箱,而是一間放了巨大冰塊的冷藏室,據說那冰是千年不化,用來冷藏東西是最好不過的。

「咦,這是什麼肉?」龍小小從冷藏室里拿出一塊藍色的肉,聞著有些異香,突然想起了當時在集市是向一個駝背老者買下的,似乎是一種藍鳥的肉,食之可補充血氣。龍小小想到判官的傷勢,當即便決定將這肉拿出來做菜。

誰料,龍小小剛把這肉拿出去,就見饅頭對著這肉齜牙咧嘴,「好了,饅頭,不是剛餵過你了么?」饅頭卻充耳不聞,饅頭是天山雪貓,很有靈性,也能聽懂人話,絕不會是今天這般模樣。龍小小狐疑的看著手裡的肉,這肉有問題?

突然,饅頭跳起來對著肉噴出金色的火焰,龍小小嚇得放了手,那一大塊肉很快便被燒光,只剩下一個小小的黑色的蟲子,已被饅頭燒死。


龍小小湊近仔細查看這蟲子,卻未發現什麼端倪,難道這肉長蟲了?還是說有人動了手腳?饅頭上前嗅了嗅死去的蟲子,扭扭屁股又去窩裡呆著。

好半天,龍小小才反應過來,饅頭這丫的剛剛難道是噴火了?!

不對,現在的重點應該放在是誰想害她。她沒有去動地上的蟲子,而是返回冷藏室重新拿了一塊肉,這一回,饅頭只撇了一眼,便繼續睡去。看來這塊肉沒有問題,龍小小當即決定等判官回來以後再行處理,於是,便拿著肉去了廚房,在她沒看到的地方,那黑色的小蟲子身上突然冒出一股黑煙,那黑煙順著風鑽進了廚房,慢慢滲進了龍小小的體內,而龍小小卻並未察覺,依舊哼著歌煮著菜。。。

饅頭也睡得正熟,顯然錯過了這一幕。

判官回來便是看到這一副場景,心中只覺溫暖,進到廚房輕輕的從背後擁著龍小小。將正在煲湯的小小嚇了一跳,隨即臉有些紅,雖然確定了關係,但這時不時的來一出甜蜜擁抱還是讓她心動不已。

「好了,快去洗手吃飯吧。」龍小小臉紅的催促道。「好。」判官走出廚房,一眼便看見了地上的黑色蟲子,眸子里神色劇變。 「小小,這屋子裡的蟲子是如何得來的?」龍小小趁著煲湯空隙與判官細細說了這事,判官眉頭越皺越緊。「這蟲子有什麼問題?」龍小小開口問道。判官沉吟了一會,開口道:「小小,你可知這世間有三界。」龍小小點了點頭:「陰司,天庭與妖界。」這與這條蟲子有什麼關係嗎??????「如今三界中陰司與天庭已經合為一界,最近又新出現了一個魔界,是由一個叫做魔皇的魔統領,他們心狠手辣,殺人如麻,時常挑起戰爭,曾與紫妖聯手對天庭與陰司發動了攻擊,造成生靈塗炭。」說到這裡,判官的聲音頓了頓:「這種蟲子便是魔界中的蠱蟲,這種蠱蟲無孔不入,被種下蠱蟲的人會慢慢被吞噬靈魂,最終會變成行屍走肉,成為他們的殺人工具。」

龍小小挑了挑眉,她這麼弱小的大仙也會有人專門對她種蠱蟲?這人是不是太沒眼光了。判官看了龍小小一眼,心中卻有了計較,現在的她並不知道她與魔界妖界之中的淵源,這樣,也好。

「我怎麼覺得去了一趟天庭我就成了香餑餑了?誰都想將我搶了,明明我只是一個剛剛晉陞的大仙,論靈力,搶你不是更好嗎?」判官有些無奈的看著她,半晌,嘆了口氣說道:「你果然還是笨一點好。」

龍小小噘著嘴,都些不滿,「對了,饅頭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就會噴火了?」龍小小疑惑的問道。判官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饅頭,體型似乎大了一圈。「興許是進化了。」龍小小聞言有些詫異:「就這麼吃吃喝喝睡一覺就能進化?這也太簡單了吧。。。」「這裡的食物本來就不似人間,都是含有靈氣的,你愛做好吃的給它,自然就能進化的快了。」判官帶著些笑意說道。

龍小小撇了撇嘴,心想著饅頭跟著她運氣真是太好了,好吃好喝好睡的。「當初能找到你也全靠饅頭帶路。」龍小小看著饅頭的眼神瞬間就和藹了許多,也是,當初多虧了饅頭,不然她還在紫妖的宮殿中和他那些鶯鶯燕燕鬥法。也不知綠意和那阿紅如何了,她逃走了她們會受到懲罰嗎?

想了一會,龍小小忽然問道一股燒焦的味道:「哎呀,壞了,我的湯!」風風火火的趕往廚房,關了火,一鍋湯算是毀了。判官看著她的背影,無奈輕笑,但沒多久笑容便斂了下來,或許,這樣平靜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吃過飯,兩人閑逛,「要不要去地靈泉?」判官提議,龍小小當即應了下來,自己也好久沒有泡過溫泉了,那滋味真是懷念。「這次我與你一起。」判官說完臉有些紅,龍小小心中一驚:「不行,我們。。。」判官見龍小小想歪了,趕緊解釋道:「我只在水邊陪著你就好,我怕又會遇上紫妖或者魔皇的人將你擄走。」龍小小隻覺得臉上有些發燙,點了點頭。

隨即,兩人便往地靈泉的方向走去。剛走到入口,便看見一位侍女立在那裡,龍小小臉色一變,她認出了這侍女是那青鸞身邊的貼身侍女,判官身上也散發出了冷意:「是誰准你站在這裡的?!」那侍女聽見判官的聲音,忙轉身跪下對判官和龍小小見了禮:「判官大人孟大人萬福,我家公主在地靈泉中沐浴,望二位止步。」「止步?」判官的聲音更冷,「難道你們公主殿下不知道這是私人的溫泉嗎?沒經過我的允許如何能踏進一步?!」龍小小冷眼看著,心中只覺得有些煩悶,判官一直緊緊抓住她的手,漸漸將她有些冰涼的手捂暖。

「判官大哥莫要為難我的婢女了。」一個嬌媚的女聲從地靈泉方向傳來,一會,便見那青鸞身著一件輕紗走了出來,裡面的肚兜若隱若現,半濕的頭髮披散在,極是勾人。龍小小看著她很是刺眼,判官一眼未看,將臉轉向一邊,聲音依然帶著冷意:「公主殿下,這是在陰司,就得遵守陰司的規矩,這是下官私人的溫泉,公主殿下隨意踏足,這便是天庭的教女之道?!」青鸞的臉色有些僵硬,判官還從未如此聲色俱厲的與她說過話,當即有些委屈的說道:「判官大哥這是怎麼了?以前我不是也來過的嗎?那時判官大哥還全程陪同,根本沒說過青鸞不可再踏足此地。」

龍小小的手微頓,判官察覺到,看了她一眼:「青鸞公主莫要說這般讓我未婚妻誤會的話了,那時你重傷,事發突然,又有王母屈尊降貴的哀求與我,天庭諸位長老與我一同呆在溫泉為你療傷,我只呆在外間護法,更不要說什麼全程陪同之類的話,全程陪同的應該是那天庭的申通長老!」

「未婚妻?」青鸞聽完臉色一陣發白,「她是你的未婚妻,那我是什麼?判官大哥,你別忘了你當時答應了我父王。。。」「青鸞公主!」判官出聲打斷她的話,「當時我只應了你父王會答應你們的一個條件,並沒有說非娶你不可,如今我已有心愛之人,當初的約定我可以用另外的方式完成,即使要我的命,也不能阻止我與小小在一起。」

龍小小有些愣愣的看著判官,她還從未聽過判官表達對她的感情,這會才知道他對她的感情如此厚重,厚重到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回應相應的感情。

「要你的命,要你的命。。。」青鸞重複了幾遍這句話,神色有些凄苦:「我如何能捨得要你的命。」

「你愛的不過是她的前世,她的前世已經灰飛煙滅,現在這個她已經不是原來的她了!」青鸞不死心的吼道。判官看了龍小小一眼,眼裡溢滿溫柔:「無所謂前世今生,我愛的,不過一個她罷了。」

這一瞬間,龍小小心裡有些感動,不過一個她罷了。是啊,無數人在對她說,她不像她,而只有判官告訴她,不管哪個,終究都是她,他愛的,也就是這麼一個她。

龍小小此刻幾乎可以確定自己的前世應該是個轟動的人物了,跑出來這麼多的人都和她有牽扯,不過前世是前世,今生她就只是龍小小而已。

青鸞聽完判官的話,神色變幻,終究,回歸冷漠,拉緊了身上的衣衫,走過兩人身邊,低聲對龍小小道:「你的東西,你可千萬抓緊了。」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龍小小全程沒有插話,判官有些緊張的握著她的手,也沒有說話,半晌,龍小小抬起頭,笑顏明媚:「地靈泉已經髒了,我們還是回去吧。」判官揉了揉她的頭:「好,都依你。」回頭,一個靈光閃過,整個地靈泉毀於一旦。

龍小小有些驚訝的看著:「我只是說髒了,也沒讓你毀了啊,多換幾次水不還是可以用的么。。。」「你喜歡我再去別處為你建一個,這泉水已經不幹凈了,再怎麼換,也不幹凈。」

龍小小見此也不再多說,與判官兩人相攜離去。

待他們走後,青鸞從暗處走出,看著眼前被毀的地靈泉,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一張俏臉有些扭曲,半晌,拿出一個暗紫色的海螺,海螺上有複雜的花紋,按下海螺上的按鈕,半晌,海螺里出來了一個聲音:「何事?」

「你答應我的還作不作數?」「怎麼,大公主想通了?」「少廢話,你就說還作不作數!」「自然作數,本皇從來都是說一不二。」「那好,協議達成,我要你幫我得到判官。」「沒問題,我親愛的公主。」

回到宿舍,龍小小與判官告了別便徑直回了卧室,卧室中是判官為她買的新床,粉紫色的公主床,她喜歡的顏色,想起判官曾說過,在他心裡,她就是公主。如今,他也果然是將她當公主一樣寵著的。只是龍小小始終覺得他們之間少了什麼。

一旁饅頭睡醒了,直勾勾的盯著龍小小,看著它饑渴的眼神,龍小小便懂了,這蠢貓是餓了。起身為它做了吃的,睡意也折騰沒了,龍小小一時興起來到了書房,前任孟婆留下了很多書,龍小小隨手拿起一本,翻開一看,竟是靈力的修鍊法,書上說,靈,來自萬物之源,即靈是萬物,萬物亦有靈。後面還有一些修鍊功法,龍小小看了半晌,決定還是好好修鍊靈力,以防再次遇到被擄,到時她還可以自保。

這本功法共有十層,書上說,達到十層世間便再無對手。龍小小突然想起了一部電影里,男主角曾說過,沒有對手的人生是寂寞的。

不過既然決定做了就要好好做,這一直就是龍小小的準則,書頁上有功法的名字:逍遙真經。逍遙仙人著。又是這個逍遙仙人,看來這仙人涉及的領域還挺寬。翻過介紹,便來到了功法頁,只見第一頁上便寫著:欲練此功必先自宮。龍小小滿頭黑線,這逍遙仙人不會也認識東方不敗吧。後面小括弧里還寫著:女生可自行跳過。 龍小小見此,便直接翻過了這一頁。只見下一頁開頭便寫著:首先,你得是個仙人,而非妖族亦非魔族。龍小小點點頭,表示這一條她很符合。接著,你得擁有心愛之人。這算是什麼規定,修習一個仙法還得有心愛之人。。。不過她倒也符合。最後,你得擁有一顆七竅玲瓏心。這一條龍小小有些糾結,她並不知道什麼是七竅玲瓏心,那就只能等到明天再來詢問判官了。

如此決定后,龍小小便將書放回去,再回房睡覺,一夜好眠。

第二日見到判官,他的眼底有些青影,龍小小有些詫異,判官則略委屈的說道:「昨日你一言不發的就離去,書房又亮了半夜的燈,我自然擔心你會生氣。」龍小小上前握住判官的手,嘆了一口氣:「我昨日確實挺生氣,但是後來自己想通了便好了,我不是那種胡亂吃醋的女人,我相信你時,就算你將刀子插進我心臟里我依然相信你。」判官眼裡有著明顯震動。半晌,兩人輕輕相擁,溫情流動。

隨後龍小小將逍遙心法的事告訴了判官,誰料這人一聽完,白皙的臉便紅了大半,將龍小小弄得奇怪不已。「這七竅玲瓏心只需用指尖血滴入金蓮,金蓮散發金光,便是七竅玲瓏心,反之則不是。」「既然如此,那你臉紅什麼?」龍小小狐疑的問道。判官搖了搖頭,示意沒事,龍小小也沒有再問。

「這金蓮是在何處?」「就在腐海森林,明日你休息,我陪你去吧。」龍小小點點頭,這腐海森林裡危機重重,她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再去。

到了孟婆亭,龍小小聽圓子說起,那青鸞已經回了天庭。天庭為了答謝陰司的盛情款待,還贈了許多禮品,每個人都有,她自然也有,圓子將她的那份拿了過來,龍小小打開一看,儘是金銀珠寶,還有一些珍品首飾。其中還有當初她和那何仙姑同時看中的那根簪子,她不是送給了王母嗎?結果現在又回到了她的手裡,這算不算也是一種緣分。?

「你就是龍姐姐?」?一個脆生生的女聲響起,龍小小望去,孟婆亭前坐著一個粉嫩的小蘿莉,可愛至極,龍小小當即便對這小蘿莉產生了好感。「對,我是,小妹妹,你是誰?」「我叫兔兔,今日隨我家主人前往陰司,特地來看看你。」兔兔?好像印象中沒有這號神仙。「兔兔,你家主人是誰?」「我家主人便是世間最美的嫦娥仙子。」嫦娥仙子?她滴個神呀,難道是傳說中的嫦娥?那可是美若天仙的人物,說世間最美也不為過,那眼前這位兔兔一定就是傳說中的玉兔了,這玉兔居然是這麼可愛的小蘿莉,龍小小此刻只覺得內心一陣激動。

「龍姐姐,你一點也不記得兔兔了嗎?」兔兔歪著腦袋嘟著粉嫩的嘴唇,真是越看越可愛。龍小小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對不起啊,兔兔,姐姐才升仙沒多久,關於我前世的事情,姐姐都不記得了。」兔兔又委屈的撇了撇嘴,隨即想了想又笑開了:「沒關係,龍姐姐,這一世你身上的氣味依然很好聞,兔兔喜歡你。」龍小小心裡甜絲絲的,被一個小孩子喜歡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她莫名的就覺得很溫暖。

「主人待會也會來看龍姐姐的。」龍小小聞言有些緊張,馬上就要見到傳說中的嫦娥仙子了,不知道她的髮型有沒有亂,儀容儀錶合不合格,待會見到仙子應該說些什麼才能顯得見過世面的樣子。。。「龍姐姐,你為何這麼緊張,以前你與主人是很好的朋友哦。」兔兔友好提示道。龍小小不禁淚流滿面,她以前怎麼這麼牛。

「廣寒宮已經多年沒有姐姐的月餅吃了,兔兔好懷念啊。」「月餅?」「對呀,就是姐姐做的月餅,以往每年中秋,姐姐都會做好月餅來給主人一同吃的。」看兔兔一臉的懷念,龍小小不想掃了她的興:「今年中秋,姐姐再給你們做月餅吃好嗎?」兔兔聞言,高興的直拍手:「再沒幾天便是中秋節了,姐姐可要說話算話。」龍小小扳起手指算了算,果然,再過幾天、?便是中秋了,這算不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兔兔,又在胡鬧了。」一個飄渺的女聲傳來,龍小小隻覺得天靈蓋都通透了,一看,一穿著淡青色衣衫的女子從遠處緩步走來,每走一步,腳下的土地便開出一朵花,當真是步步生蓮。那容貌可謂是傾國傾城,柳葉彎眉櫻桃小口,一雙大眼暗藏秋水,唇啟間還帶著淡淡的蓮花清香,龍小小隻覺得從未見過如此柔美的女子。

「龍兒,是我,我來看你了。」轉眼,嫦娥仙子已經走到了龍小小的跟前,開口說道。龍小小演練了無數遍的開場白卻都沒有用上。還未等龍小小開口,嫦娥仙子自顧自的坐了下來,「自你離開,我那廣寒宮冷清了許多,也沒人陪我賞月了,也沒人陪我喝酒了,更沒人陪我打麻將。。。咳咳,不對,是打蛋漿來做月餅了。哎。。。」美人悠悠嘆了一口氣,將龍小小的心都嘆化了,以至於忽略了嫦娥話語中的打麻將有多驚悚。。。

「嫦娥仙子,我並不是你口中所說的龍兒,我叫龍小小,是你的鐵杆粉絲,一直想瞻仰你的仙容。」嫦娥哀怨的看了龍小小一眼,龍小小隻覺得自己做了十惡不赦的壞事。「哎,我知你已轉世,忘記了以前的事,我只是想來與你說說話,我那廣寒宮除了你便沒人來了,平時我一個人面對隔壁吳老二,也是挺害怕的,還好有你當年留下的《對付痴漢十大絕招》。」龍小小此時只想仰天長嘆,這都是什麼鬼?隔壁吳老二?還《對付痴漢十大絕招》?她怎麼不知道她竟然會這些。。。「對呀對呀,那隔壁吳老二老是對著主人念些酸溜溜的詩詞,兔兔最不喜歡他了。」兔兔在一旁嘟著小嘴說道。

「嫦娥仙子,你會不會弄錯了,這真的是我?」龍小小不死心的問道。畢竟在她的想象中,她前世應該是駕著七彩祥雲,衣決飄飄,嘴角含笑的神秘仙子,拯救蒼生。嫦娥和兔兔皆是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一臉的不是你還會是誰的表情。

「我知道王母娘娘和天師是不會告訴你真相的,所以我特地來與你一敘,順便提一點舊事,看你能否想起。」龍小小搖搖頭,然並卵。就算能想起什麼,也別想了,她的光輝形象啊。。。

「我以前是什麼身份?」龍小小不禁好奇的問道。「你是王母的愛女,亦是天師的弟子。」龍小小詫異,王母愛女,怪不得她想起王母之時心中總是比較溫暖。

「王母不是有七個女兒,皆是嫁入了人間嗎?」龍小小疑惑。「這只是王母娘娘的託詞罷了,她從頭到尾就你一個女兒,自從那年你。。。哎,算了,不提也罷,總之你還能回來就好。」

龍小小想了想,想起了上次去天庭這天師的異常表現,便轉移了話題,「我與天師之間,是否發生了什麼事?」「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那時最崇拜的就是你這師傅了,來我這裡時,一天得提好多次,什麼完美的側顏,什麼充滿磁性的嗓音,還有什麼下巴的弧度好看之類的。」龍小小捂臉,原來自己那會還是個花痴。。。

「那我對判官呢?」龍小小小心翼翼的問道。「判官你倒是沒怎麼提,只有一次你提過,說他像個木頭,一絲樂趣也沒有。」龍小小汗顏,還好這段話沒有被判官聽了去,不然,他還不得醋勁大發。「兔兔倒覺得判官哥哥和天師都像木頭呢,都不陪兔兔玩。」龍小小摸了摸兔兔的頭,笑出聲,果然小孩子才是最單純的。

「除了這些,你就不想知道些別的?」嫦娥一臉八卦的湊近問道。龍小小搖搖頭:「過去的終究過去了,我只想過好現在。」嫦娥聞言一臉的贊同,「也是,你這性子與過去倒是沒多大改變,只不過脾氣倒是變好了許多。」?兔兔在一旁也贊同的點點頭:「對呀,兔兔記得,那時候龍姐姐的聲音可是天庭里最大的呢,走到哪,都能一眼就認出龍姐姐了。」兔兔笑眯眯的,龍小小則繼續捂臉。。。

「好了,我也不與你多說了,廣寒宮事也不少,改日我再來看你。」龍小小聞言站起身,「你也不用送了。」「龍姐姐再見,你可千萬記得中秋節的月餅。」兔兔有些依依不捨,龍小小點點頭,目送二人遠去,心裡卻無法平靜,這一次嫦娥來,她也總算是知曉了自己的身世,她不想去提及,可是別人會如她的願嗎?看來今後的日子不會很太平,她和判官也不知能不能排除萬難在一起。 第二日,休息日,龍小小換上一件湖藍色的裙子,裙子上還映著大朵大朵的薔薇,很是好看,自從來了陰司,她的換洗衣物便全是置辦的古代女子的衣裙。

她還特地和一名侍女學了盤發,將頭髮一縷縷盤上去,最後用一根簪子固定住,簪子正是失而復得的那一隻,而這侍女則是閻王向天庭要了來照顧她的,她卻不習慣用侍女,便找了個房子將她閑置在那裡,偶爾不懂的倒是可以去請教一二。

最後,望著鏡子里水靈靈的自己,龍小小才滿意的笑了,推開門,判官背對她而站,身著大紅色便服,頭髮高高束起,整個人顯得更有精神,龍小小看了不禁有些臉紅,這人連背影都這麼好看。

聽見聲響,判官轉過身,陽光順著他的黑髮淌了一地,只見他對著龍小小輕輕伸出手,龍小小此刻腦中已沒有形容詞能形容她眼中的判官。


片刻,伸出手,十指相握,最親密的姿勢。

腐海森林入口處依舊寂靜無聲,兩人踏步走進,那四頭犬才從天而降,見到判官的那一剎那,瞬間就乖了,尾巴搖的都快掉下來了,見它這樣,本就不對它抱有幻想的龍小小更加的不屑了。

「你別看它這樣,其實四頭犬是很好戰的,在戰場中以一當百,一直是陰司的大將。」龍小小看著流著哈喇子的狗,大將。。。

判官在入口處將一個綠色的藥丸放入龍小小口中,頓時,腦子裡清明不少。與上次小黑小白給她吃的不同,但效果貌似更好。????

路經奪魂樹林,判官卻說要她見一個人,領了她來到當初她撓了痒痒的那棵樹面前,行了一禮:「義父。」龍小小詫異,這判官該不是魔障了,對著一顆樹叫什麼義父,但判官如此鄭重其事,她也不好再開口,隨著判官行了禮。

正想著,眼前的奪魂樹搖身一邊,變為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那老人眼神犀利,似能洞穿人心。見到判官,老人眼中滿是欣慰:「你來了。」「孩兒今日帶了未婚妻前來拜見您老。」判官恭敬的說道。那老人將視線轉向龍小小,鷹似的目光在龍小小身上掃了一圈,忽然笑道:「原來是這個小丫頭。。。」龍小小也跟著訕訕的笑著,判官問道:「你們認識?」龍小小點點頭:「一面之緣,一面之緣。。。」心下卻想著,不僅見過,我還撓過你義父的痒痒呢。。。

那老人哈哈一笑,卻不揭穿她:「小丫頭,那日老夫睡得正香呢,並沒有現身,何來一面之緣啊。。。」言下之意就是那日他正睡得正香,龍小小便去攪了人家的清夢。龍小小也不生氣:「我只瞻仰了您老人家的樹榦,也算是一面之緣了嘛。。。」老人大笑,直呼有點意思。

龍小小隻好在一旁乾巴巴的賠笑,心下決定,以後在這陰司絕不亂碰亂摸了,今日摸了個義父出來,那改日還不得摸個親爹。。。

兩人與老人閑談一會,便告辭離開。剛離開奪魂樹林沒多久,他們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小矮人,矮人身高不足一尺,看見來人了,趕緊往地下一卧,哎喲哎喲的叫喚起來,龍小小走進,哪小矮人便厲聲說道:「你撞了我,快賠錢。。。」這。。。算是碰瓷嗎。。。

「大剛,還在做這樣的事來謀生嗎?」判官的聲音自身後傳來,那矮人一聽見判官的聲音,噌一下竄了起來,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喲,是判官大人,今日怎麼得空來腐海森林了。。。」判官斜睨了他一眼:怎麼,訛錢都訛到我這兒來了。」「哪敢呢,我只是與這位姑娘鬧著玩的。」龍小小心想,你這架勢可不像鬧著玩,擺明了要訛我的錢。。。

「我上次不是剛給了你銀子,怎麼又出來騙錢。」那大剛臉色一變,有幾分苦楚。「您有所不知,我們族的長生樹快不行了,只有那百味果能治,可這百味果哪能輕易遇到,上次那邊結了一株,我族裡的人守了好幾年,去上了個廁所的工夫,就叫歹人給摘走了,花錢買,卻竟是騙人的玩意兒,族裡的錢都快花光了,不治好長生樹,我們矮人族從此就將不再有新生兒誕生,也將走向滅亡。。。」聽了半天,龍小小有些不好意思的發現,這歹人貌似就是她,但是她怎麼知道這對矮人族來說這麼重要啊。。。

判官聽完看了龍小小一眼,龍小小趕緊舉手示意:「對不起,我就是那歹人,但是我真不知道這百味果如此重要,如今我拿給你們,還來得及不。。。」大剛一聽,面露喜色:「不用太多,一顆就夠了,多謝姑娘相助。」大剛連聲道謝,倒教龍小小不好意思起來。

隨即,兩人隨著大剛去往矮人族,救治那顆長生樹,因為百味果必須和靈力一起使用,而矮人族都是力量型的,沒有人會靈力,所以就只好將龍小小二人帶了回去。

矮人族入口是一個不起眼的山洞,這裡與龍小小上次的路線剛好相反,兩人隨著大剛鑽進山洞,山洞很黑,沒有照明工具,而且越往裡走越窄,最後兩人只好彎著腰前進,終於,出口的亮光能看見了,鑽出山洞,又是別有洞天。

看見這裡的場景,龍小小不禁想起了一個詞,世外桃源。這個詞都快被她給遺忘了,卻在這矮人族裡見到。男耕女織,小橋流水人家,放慢的生活節奏,讓龍小小十分樂在其中。判官見此,握住龍小小的手,低聲道:「喜歡?」龍小小點點頭,兩眼亮晶晶的盯著判官,「等以後我們成了親,便也來這山林間隱居,不再過問俗世,可好?」龍小小點點頭,這樣的生活真的很不錯。。。

大剛將二人引見到矮人族的族長處,那族長是個精壯的男子,與判官也是舊識,大剛說明了兩人的來意,那族長眼前一亮,立馬將二人視為座上賓,端茶送水,還送上美女相陪。

龍小小看著眼前不及她腰高的美女,美則美矣,只是在那美女含羞低頭時便看不見她們的臉了。

如此禮遇卻讓判官有些吃不消,趕緊提醒龍小小,龍小小醒悟過來,瞪了一眼一直往判官身邊靠的矮人美女,隨即從包里掏出一個百味果,那族長看著百味果熱淚盈眶,忙感謝天神,龍小小在心底默默的翻了個白眼,是她給他們帶來的,為毛要感謝天神!

族長又將二人帶往長生樹,長生樹長在矮人族賴以生存的河水旁,在龍小小看來只是普通高度的大樹,此時樹葉已經發黃,看來是快枯死了。

幾位矮人對著樹行了跪拜之禮,判官便將百味果捏破,那異香頓時散開來,汁液滴進樹根處,全數被吸收,判官再加持了一道靈力,那樹竟奇迹般的冒了綠葉,龍小小這時才體會到這百味果的神奇。矮人們再次跪拜,直呼感謝天神,龍小小憤憤不平,判官卻示意她不要聲張,兩人趁著矮人們歡呼之際準備悄悄逃離矮人族。

誰料,矮人族族長發現了二人,堅持要盛情款待這救樹恩人,兩人抵擋不住他們的熱情,留了下來,矮人族的族民們都聚集在了一起,載歌載舞,還烤起了羊肉,龍小小嘗了一口,味道很是不錯,還有這矮人族的酒,是他們用長生樹的樹葉釀製而成,喝著不醉人,還有一股清香,龍小小想著如果紅雲在此定是很高興的,幾天不見,也不知這小丫頭跑去哪裡了。

眾人慶祝之際,有矮人來報,有新生兒誕生,族人更加興奮,全部對著天際跪拜,感謝老天垂憐,龍小小卻有些好奇這長生樹是否真的有這麼神奇。

酒席間依然安排了嫵媚的矮人族女子為他們二人斟酒,判官想拒絕,但那族長根本不給他時間拒絕,那美人還頻頻對著判官送秋波,弄得龍小小哭笑不得。

最後宴席結束,族長還命人裝了大袋羊肉和大壺長生酒,還邀了他們隨時來玩。全族人將龍小小與判官送至出口,才道了別。

沿著山洞走出,龍小小都懷疑自己是否做了一個夢,而那山洞又提醒她是真實存在的。

「你說,這矮人族的長生樹當真能讓他們繁衍後代?」龍小小問道。判官不答反問:「你覺得呢?」「我覺得不能吧,再厲害的天神都沒能做到的,一棵樹自然不能做到了。」判官點了點頭:「只是一種信仰罷了,矮人族的初族長,在快餓死之際正好遇到這棵樹,劃破樹榦居然能喝到甘甜的汁液,於是他就在這樹旁建立起了村落,才有了如今的矮人族。

這矮人族背後還有這麼個故事,龍小小比較好奇的是這樹居然能喝到汁液,樹葉也能釀酒,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什麼時候弄一點回去才是極好的。 兩人到達目的地,龍小小驚訝的發現居然是淚譚,這不是鮫人族的地盤嗎?當她詢問判官時,判官只一臉奇怪的問道:「我難道沒說過這金蓮是在鮫人族嗎?」龍小小搖了搖頭,他不是沒說過,是根本就沒提過這金蓮的具體位置好吧。

判官見此,揉了揉龍小小的腦袋:「現在知道不也是一樣?你不是有避水珠嗎,快拿出來服下。」龍小小歪著頭想了半天,她什麼時候有避水珠來著,終於,醒悟,哦,那次小黑小白給她的,最近得了太多寶物,難免會弄混淆,看來回去得好好分類了。

拿出那顆碧綠的珠子,這東西的材質好像是玻璃吧,服下?那不是得劃破腸子了。。。判官見龍小小一臉便秘的表情,心中知曉她是為了何事,搖頭輕笑:「這避水珠看似是玻璃所制,其實是深海一種獨特的海草所制,其實質地柔軟,入口即化,能持續二十四小時。以往用的才是玻璃珠子,還只能壓在舌底,說話並不方便,自從。。。改良之後,就好了許多,你大可放心服下。」

龍小小聞言,舒了一口氣,不是玻璃就好,隨即服下,一股青草氣息充斥在口腔中,那珠子果然是入口即化,而且味道還不錯。沒辦法,作為一名資深的吃貨,首先想到的當然是味道。

兩人都服下后,判官才牽著她往水裡走去,如今天氣已入秋,水裡還是有些涼,剛剛接觸到水,龍小小便縮了回去,苦兮兮的盯著判官,判官回頭,才驚覺自己的大意,趕忙用靈氣將二人包裹住,頓時,龍小小隻覺渾身暖洋洋的,連水,也變得溫暖,身上的衣衫也沒被沾濕半分。「只要好好修習那逍遙心法,你定然也會這麼厲害的。」見龍小小一臉崇拜的看著他,判官忍不住開口說道。

兩人慢慢走入水裡,龍小小第一次體驗到在水中也能呼吸的感覺,不住感嘆,當魚兒原來是這麼有樂趣的一件事。「魚兒有趣,那也僅限於它自由的時候,當被人捕了,下了鍋,你還會覺得有趣嗎?」判官一句話澆滅了她的幻想,龍小小撇了撇嘴,沒再繼續。

兩人潛入了水,便不停的往下游,由於有判官的靈氣,龍小小倒也不怎麼費勁,站著就好。慢慢的竟覺得有些無聊,便拉著判官閑聊起來。

「你認識這逍遙仙人嗎?」判官聞言表情有些奇怪:「算是認識吧。」

「這逍遙仙人是個怎麼樣的仙?是男是女?或者是人妖?」不能怪龍小小如此猜測,那本逍遙心法上的欲練此功必先自宮與那東方不敗是一模一樣。。。

「逍遙仙人是名女子,仙界之中芳名遠揚,恩。。。好像是因為脾氣不好。」脾氣不好?與她想象的倒是有一定的差別,那畫作,畫風細膩,下筆爽快,她一直以為是個淡泊名利的江湖人。

兩人交談間,鮫人族竟到了,鮫人族門口站著兩名鮫人士兵,見到判官,恭敬的行禮,龍小小不禁想,帶著判官就等於帶著通行證了,不管到哪都能順利通行,並且還能受到禮遇。

判官在外人前依然是面無表情的清淡模樣,對著士兵點了點頭:「我特意來求見你們的族長,還請帶路。」那士兵聞言點了點頭,與另一名交談了幾句,便帶著二人往裡走去,這海底的宮殿自有一番風情,竟是用透明的玻璃材質狀的東西製成,在水底反射著光芒,煞是好看,奇異的是從外面看不到裡面的場景。除了材質,亭台樓榭,與外界也差不了多少。

龍小小卻有些不高興,小聲與判官交談著:「我們為何一定要見族長,請紅雲幫忙不也是一樣的嗎?」她還沒忘記那紅傲天在天庭時是如何無情的對待紅雲。判官握住她的手,解釋道:「這金蓮是鮫人族的鎮族之寶,紅雲只是公主,還沒有權利讓我們去金蓮處。」龍小小雖不甘心,也只有乖乖的隨著他們走。

走了沒多久,那士兵停在了一處相對而言很大的大殿外:「判官大人請,族長正在裡面處理事情。」判官點了點頭,上前推開殿門,與龍小小二人相攜走入。

殿內溫度適宜,判官便撤了靈力,那紅傲天正埋頭看一些文件,聽見聲響,猛地抬起頭,眼裡精光射出,看見是他們二人是,便瞬間將精光斂去,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龍小小卻並沒有給他好臉色,那紅傲天臉色便有些尷尬,眼裡閃過懊惱,畢竟叱吒半生,被一個黃毛丫頭這樣對待,多少還是有些惱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