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噗!

空幻好一口茶水噴出,而楚霞則無辜地看着對方。

(團……糰子?團長?)白農有些無語,雖然對自己的取名技術不怎麼有信心,但空幻和白農都沒想到,其他人似乎也不怎麼樣啊。

果然,有什麼樣的主意識,就有什麼樣的物種個體麼。

“其實,團族也沒什麼不好啊。”靈雪笑了笑說道,但她很快便話鋒一轉:“但說來說去,大家想到的,都還只是我們自己一個族羣的標誌而已。”

“哦?”聽到靈雪的話,空幻眼前一亮,雖然他也不知道爲什麼會突然提起了興趣。

“空幻在夢境中也說過,我們生活的是一個圓球,叫雙月星吧。”(你到底教了多少東西=。=)

點了點頭,空幻沒有說什麼。

而靈雪也沒等空幻應答,就已經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雖然不知道箇中的原因,但我覺得,我們族羣的眼光不能只侷限於自己的族羣,現在我們已經發現的文明物種,就有三個了。”

“那麼,我們族羣爲了站到一定的高度,需要有一個代表整個雙月星的名字。”

“難道叫雙月族?其中的人叫雙月人?”戰鐮有些疑惑的說道:“兩個字感覺有點怪。”

雖然現在族羣中人的姓名都是兩個字,但在之前的改制中已經說過,第一個字是作爲姓,可以傳給下一代的,而且常常有一個村同一個姓的情況。

所以,在現在大部分的族羣成員看來,單字纔是名,因此,兩個字就顯的有些不自然。

事實上,最開取名也不過是空幻偷懶才取一個字,但後來這成了習慣,到全成了一個字,空幻想改,很多人都因爲習慣問題而無法適應。

“雙月?”揉了揉額頭,靈雪似乎對戰鐮的提議有些重視,本打算提出雙月族這個名字的她見此情況,也暫時止住了自己的想法。

這時,楚琴意外地插進話來說道:“空幻教習的文字中,不是有一個‘朋’字,你們仔細看看。”

蘸水在桌上寫出‘朋’字,楚琴點了點桌面說道:“這不正好是兩個‘月’嗎?而且還是單字。”

一語驚醒夢中人,靈雪以拳擊手,恍然大悟地說道:“的確,用‘朋’字代替‘雙月’再適合不過了!”

“朋族?”

空幻和白農因爲被斥責爲取名水平爲負,所以只能在一旁看着,最後做拍板的決定就可以了,連帶暗血也只能在一旁看着,成爲最標準的旁觀者。

而三人心中更是已經決定,這個名字應該由物種成員們自己的決定,而他們三個,只要不是很差的名字,都不會拒絕。

面對這個名字,空幻三人也微微頷首。

此時,靈雪繼續說道:“而且用‘朋’,還有另一個意外的好處哦。你們看,朋友、友好、團結,不也可以代表我們嘎嘎猿族羣的一個特性麼?”

如此一來,本來還有些不遲疑的其他幾人,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字的確很適合,而楚琴更是得意地對着空幻昂起腦袋。

“不過。”這時候,長久不說話,說話冷長久的楚易開口了:“天上是三顆月亮,這個雙月……”

“……”

“咳咳,這個,有關於雙月,我有話要說。”

眼見此刻的情景,似乎又有冷場的可能性,而對於‘朋族’這個名字,空幻三人都內部交流表示很是贊同。

特別是瞭解了第三月的實際情況,空幻顯然不可能讓這顆‘僞月’,影響到自己一個物種的稱呼。

而且,有關於‘第三月’的威脅,空幻覺得還是讓現在在場的,基本上都已經可以確定的,是族羣最高戰力的人們知道,這也是一件極其必要的事。

……時間在有關惡之月的推測之中漸漸流逝……

本來一片輕鬆的氣氛,因爲空幻突然道出如此強大的敵人,而變得有些沉悶起來。

“空幻,我們的族羣還真是多災多難啊。”

聽到靈雪的感慨,空幻心中突然有些失落,沒有任何思考之下,就抱歉地說道:“如果我不是主意識的話,也許……”

“不,不要誤會。”下意識地撫摸了一下脖子上的項鍊,靈雪笑着說道:“如果你不是主意識,我們連出現都不可能,又怎麼可能坐在這裏,舒舒服服地喝茶聊天了,調侃天上那顆‘月亮’呢?”

“是啊,你怎麼會突然冒出這種想法?”

“空幻你不會被嚇傻了吧!”

“不過是一堆蟲子而已,當初楚霞一個人就可以解決,現在我們可是有整個族羣爲後盾。”

面對幾人的討伐,空幻有些愕然地看了看衆人,然後對自己的反應有些茫然,剛剛自己怎麼會冒出那種自暴自棄的想法。

的確,怎麼會呢?奇怪。

搖了搖頭,空幻感激地向衆人笑了笑:“好了,蟲子的威脅畢竟福禍未知,我們要做的,就是讓我們變得更強而已,等那些蟲子下來,發現以前的獵物突然變成獵人,恐怕會很好玩吧。”

“那麼,有關朋族的名字,大家都同意了吧?”

這時候衆人已經沒有了分歧,如果因爲一個敵人,而將這關係一族的事弄亂,衆人顯然也不會滿意。

“這麼一來,以後我們嘎嘎猿一族,就正式獲得了自己的姓名,朋族。”

“不過。”空幻笑着扇了扇身後的翅膀,看着在場,除了因爲使用雷霆之翼,平時都收起來,而看起來更像嘎嘎猿的楚霞外,都是背生四翼的蛹化體們,他想了想說道。

“由於我們族羣有蛹化能力的問題,所以,所有朋族成員,都稱爲‘人’,或者‘朋人’。”

“但是平時如果需要區分的話,嘎嘎猿可以稱爲【原人】;而蛹化體則稱爲【翼人】;以後因爲還會出現二次蛹化的可能,那麼二次蛹化體,則稱爲【天人】,如何?”

對於三意識分身的問題,在場除了另外三位正神,都已經一清二楚。

而三位正神在神殿遷移到嘎山城之後,也瞭解了一些具體的內情,以至於他們現在看待空幻幾人的態度,也顯得比從前面對嘎嘎時更爲敬重。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反到是靈雪她們,因爲平時時常一起,加上空幻三人也沒什麼威壓,所以並沒什麼拘謹。

聽到空幻這個提議,幾人想了想,似乎也沒什麼問題,所以都點了點頭。

於是

從今以後,整個嘎嘎猿正式更名爲【朋族】;人們都叫做【人】或者【朋人】;而嘎嘎猿着稱爲【原】、【原人】或者【朋原人】;蛹化體則稱爲【翼】、【翼人】或者【朋翼人】……

不論以後的人們是否腹議、甚至明議這個稱呼,但至少現在,人們都表示了接受。

會議就這樣在討論、喝茶、聊天之中一步步推行,衆人慢慢覈對了《行政規劃》、《民兵建設》、《農牧發展》等等早已修正完成的安排之後,會議結束。

這一年,族羣正式開始了大面積的改革,以及成果收穫。

如果說,公元前第2年,是整個朋族的神殿改革年;那麼,公元前第1年,就是這個朋族的體制改革年。

這一年,朋族正式進入了農耕城市文明時代。

公元前1年1月1號,嘎山會議結束。(在會議之後,‘嘎山’也成了與人類的‘首都’一樣意義的詞彙。)

同年2月末,依靠着第二環內部,已經修建完成的聯通各省城的道路,在最新研究出現的帶輪子小車的支持下,一車車豆藤種子,被原人和駝獸拖着運送到了第二環的四座省城,並分配到各個市。

隨後在‘市——村’道路的支持下,分發到了各個村。

而同時,依靠大量蛹化體的運送,更多的豆藤種子,也被運送到第三、第四環的十三座省城,並立即分配到各個村種植。

大量蛹化體集體運送種子的一幕,被見到這一幕的人們稱爲‘天空糧道’,並記入各地歷史。

同年3月5號,真正的城市——嘎山城,正式修建完成,更名爲‘朋城’。

同年4月1號,中心省原屬五大部落改制完成,加上神殿整編的五大部落周邊的一些部落,終於建立起了第一環一省十市的管理機構,統計人口就有10211人。

同年6月,依靠緊急修建的第三環省際土路,更多的穀米種子被運送到了三環以內的省城,並很快被分入各村;而作爲‘天空糧道’的翼人團體,更是再一次將糧食完整地送入了第四環。

隨即,穀米種子在全族羣展開,族羣可以說基本完成了農耕轉型,整個族羣進入農耕社會。

不過,白農的任務卻並沒有提示完成,具本人思考得出,這是因爲這一次還沒有完成收割。

公元前1年7月,第二環四省31市,改制完成,統計人口數15871人。

9月,第三環、第四環十三省117市相繼完成改制,統計人口數28774人。

加上在公元前2年就已經完成基礎改制的水藍省,族羣總人口居然達到了近七萬人。

這數量遠超嘎山高層所估計的五萬多人,讓一羣高層苦笑不已,但也因此,對改制之後更有效的管理,變得信心十足。

隨後,時間再一次步入了11月。

公元前1年的11月,已經完全變了樣子的朋族,迎來了他們第二個(史學家說是第三個)豐收祭初祭。 F洲那邊就沒幾個好人。

巨鱷等不及了,就秦苒那個性格,連跟他們聊天的耐心都沒有。

至於跟不熟的人,聊五分鐘都嫌多。

巨鱷話不多,說到就推門出去。

常寧向來也是個狠人。

見巨鱷出去,他也直接跟了上去,並撥通了一個電話出去,「讓兄弟們過來。」

打完電話,常寧才吩咐,「到時候先不要衝動,看F洲那位大佬先怎麼說,能和平解決最好。」

「好。」巨鱷冷漠的點頭。

包廂在哪兒,巨鱷是知道的。

說話間,幾人已經氣勢洶洶的到了五號包廂門口。

這行人身上戾氣都不小,程木正蹲在包廂門口,得瑟的跟程金那四個人發消息。

聽到這行人的動靜,他不由仰頭看向為首的常寧。

常寧臉生,程木不認識,但他認識常寧身側的巨鱷,「巨、巨鱷先生,你……」

「你怎麼沒跟你們家小姐一起進去?」巨鱷也認識程木,他擰著眉頭看程木一眼,沒多說,直接抬手,要強行推開五號包廂的門。

然而他還沒動手,包廂的門就自己開了。

開門的是程雋,秦苒就在他身後。

巨鱷跟常寧還沒來得及動作。

「砰砰砰——」

走廊盡頭,腳步聲響起。

很快就傳來了程火火急火燎的聲音,「老大,那個孤狼他炸你,我們剛剛在樓下了看到了武裝的129的人……」

程火一行人急急忙忙上樓。

不眠之夜 同巨鱷常寧以及秦苒面面相覷。

兩方人,此時都有些沉默。

腦子裡盤旋的只有一個想法。

孤狼(老大)今天不是來見F洲大佬(孤狼)的??

詭異的寂靜中。

程雋當先朝巨鱷笑了笑,禮貌的開口:「樓先生,又見面了。」

跟巨鱷打了個招呼之後,程雋才看向常寧,繼續道:「想必這位就是常先生了。」

最後,他才彎腰,鄭重開口:「感謝幾位之前對她的照顧。」

「啊?」莫名其妙也受到了程雋感謝的渣龍還沒反應過來,他只擺了擺手,「小事,小事……」

秦苒手低著唇,清了清嗓子,「常寧老大,你們都先進來再說。」

常寧好歹維持住了自己老大的形象,他高深莫測的點了下頭,打了個電話通知屬下,「不用上來了。」

巨鱷向來是個面癱,內心就算再多草泥馬,臉上還事一本正經的。

渣龍摸摸腦袋,他向來是個話癆,此時也沒說出去什麼話,只隨著秦苒他們進去。

幾個大佬都進了包廂。

門外就剩下了程火程金這幾個人。

「程水,我看見了什麼。」程火抹了一把臉。

程水沒說話,只默默看向程木。

冰山一角的陽光 程木早就已經反應過來了,他拍了拍衣袖,從蹲著的動作,變成站起,他看向程水等人,十分高深莫測的將手背在身後:「嗯,就是你們看到的情況。」

**

屋內。

渣龍嘰嘰喳喳的,「不是,大神,你們這樣也行?」

別說渣龍,就算是常寧,心中也是萬馬奔騰,他喝完一杯茶,才勉強壓制住內心的匪夷所思,故作淡定的看向秦苒:「那京城暫時用不著我插手了,明天徐家那邊安排好了?」

「嗯。」秦苒點頭。

「那就好。」除了這一句,常寧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他轉向程雋,「程三少,你跟巨鱷之間的矛盾……」

「都是誤會。」 總裁溺愛請剋制 程雋嚴肅的朝巨鱷舉杯。

巨鱷面無表請的喝了一口茶。

幾個人聊了幾句明天的事情,看得出來秦苒跟程雋還有其他話要說,一行人就各自回去。

車上。

「明天過後,京城就雨過天晴了。」常寧坐在後座,輕鬆的笑了笑。

他能不笑嗎,129的女婿是F洲那位大佬。

有秦苒在,管你是F洲那位大佬,還不得跟他禮貌的說話,說不得還要叫聲哥。

常寧抬了抬下巴。

**

翌日。

傍晚。

徐家人整隊出發。

程雋神色嚴肅的站在別莊,吩咐程土一行人,「先帶人提前趕過去,不要暴漏位置,遇到巨鱷的人不要輕舉妄動。」

程土已經知道巨鱷是友非敵了。

聽到這句話,直接抬手,「是!」

他直接離開。

「三弟,你們倆……」程溫如這兩天雖然忙著程家的事,但對京城的局勢也看得一清二楚,看到程雋這個態度,不由擰眉,「我總覺得這一次有詐,徐家那邊說不好……說不定會是個局。」

「程姐姐,你別擔心。」秦苒安撫了程溫如一句。

她跟程雋都沒多留。

愛殺 直接與徐家人會和。

徐搖光看了程雋一眼,低聲叫了句「雋爺」,就沒再說話。

程雋現在在京城程家太子爺的身份沒了,叫他「雋爺」的很少。

聽到徐搖光的聲音,他不由挑眉看了眼徐搖光,倒沒說什麼。

今天是徐家第一次與M洲的大交易,不能有絲毫閃失,否則,徐家怕也是要走秦家的老路,但秦家現在已經開始崛起了。

徐家每一個人都打起了精神。

只有徐二叔,眸光晦澀的看了秦苒一眼。 城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