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大型機上,長久的操作系統終於發揮了威力,經過修改可以支持40個用戶同時上機而互不干擾。

新系統安裝上去後,曹長久還不放心,時刻監視着系統的動靜,生怕崩潰。然而據小組使用的人講,感覺非常好,就似乎沒人都擁有一部自己的主機一樣。

甚至有人還誇長久是個軟件天才,據說國內以前只有北大楊芙清教授才主持做成功過大型磁盤操作系統。想不到這傢伙也能做成功,可見其能。

這些溢美之詞讓長久有點飄飄然,終於有人承認自己的努力了,而王所則告誡他戒驕戒躁。

新系統上去了,編譯器也有了,都是長久原裝的。可是這頂多是試用而已,雖然大家感覺很好,但是卻沒有一個應用軟件。

王所他們也看不清這個系統的前途,一方面系統的確好用,另一方面新環境裏啥都沒有,就一空殼子,一切都得重新開始。

王所曾經開玩笑的說:“也不知道這東西養不養的活?”

這正好觸動了長久的神經:“我寫的的東西我自己養,肯定能活。”

不過長久還是怕它活不下去,給新系統起了一個小名“狗剩”。(龍芯哈哈哈哈哈)

項目組成員們一到工作就必須切換到原來的系統,所有的應用軟件都在原來的系統中,這就又回到了原來互相爭奪機時的舊況中來,讓他們感到十分的不方便。

於是終於有人忍無可忍了,自發的將原來系統中的軟件或移植,或重新編寫新的。“狗剩”終於有應用軟件了。

一方面曹長久大力推廣,另一方面“狗剩”確實好用,新系統實實在在的在計算所紮下了根,應用軟件一個接一個的被移植過來,新軟件不停的寫出來,幾乎成了計算所得通用系統。

曹長久作爲始作俑者卻沒有盡過大力,軟件是別人移植的,和他沒有關係。他現在是一門心思的和王所在研發新的計算機。

新的巨型計算機是以Cray-1爲原型,用逆向工程的原理模擬出它的大硬件環境以兼容,說個實在話難度很大。

Cray-1計算機是向量結構,可以說是當今計算技術集大成者,所有先進的理念幾乎全部被應用到它的身上。

王所本來只是想借鑑其工作原理,加入自己的特色研製。可惜Cray-1對這個時代來講實在是太先進了,以致於用華夏的技術簡直沒法超越。

這是個沒法迴避的問題,華夏的工業基礎實在落後西方太多了,不用說王所他們,就算曹長久這滿腦子先進思想的人,在這個環境中也無法可想,巧婦難爲無米之炊。

~!~~~

昨天又喝酒了! 最後還是曹長久提出了一個笨辦法,Cray-1是先進,工藝非常精細,以華夏的技術水平確實趕不上美國人。


但是Cray-1是單向量陣列配以多外圍處理結構,也就是說美國人是用一個處理單元來計算所有的問題。但是如果用兩個或者更多呢?

基於二大於一的原理,曹長久就提出了,雙陣列向量處理機的架構,同時擴大輸入輸出的帶寬,並配套多個標量處理機平衡計算量,努力使整個機器沒有瓶頸的存在,其主要中心思想就是要讓數據流起來,勿使中斷。

這樣一來,開發難度成倍上升。國內幾乎沒有人做過這類型的機器,國外也鮮有所聞。

自然而然的開發組人們又分成了兩派,一派是多數持重一點,認爲開發多處理機並行難度大風險高,最多可以研究,757機應該跟隨成熟的技術,完全“克隆”Cray-1。他們的理由就是連美國人都沒有使用的先進技術,華夏怎麼可以做到。

另一邊則是少數激進派,認爲無論是製造工藝還是設計思想我們都落後美國人很多,跟在人家的屁股後頭,不敢越雷池一步,最多也就是一件仿製品。我們製造不及別人,但可以用先進的設計思想彌補。

兩派人馬大會小會的互相論戰,誰也說服不了誰。而王所則苦苦思索着兩種方案的難易程度。

項目組裏鬧得亂七八糟,曹長久也沒有辦法,757項目的方向久久不絕,實在不是人力所能左右。

王所本身就傾向於改進013機的結構,達到億次每秒的目的。可是上層的要求卻是要與美國人兼容,與Cray-1的向量結構兼容,這等於是完全否定了項目組之前對大型計算機的研究成果。所以王所也拿不定主意。

這確實是一個關口,一方面曹長久瞭解今後二十年的計算機技術的發展方向,大型計算機註定要被向量機所佔領,國家在這方面確實做的沒錯,緊緊跟在美國人後面至少不會行差踏錯。

另一方面卻是所有人心中的那一股憤懣之情,期望華夏有所超越的心情是什麼都無法澆滅的。而長久同樣也知道,並行多處理機技術纔是王道,無論是向量機還是其它類型,都無法逃避這個課題,總得有人做。可是支持他這個觀點的人寥寥可數。

成熟且必定會成功的技術和有可能超越但卻沒有先例的新技術相互PK,最終還是鬧到了上層。

沒有任何懸念,上層最終還是選擇了穩重的研究方向,堅決走與Cray兼容這條路,但是允許項目組對並行多處理技術進行先期研究。

也就是說,還是傳統派佔了上風,至於曹長久對此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曹長久自從同意進入項目組之後,思想上也就將自己和國家巨型計算機項目真正放在了第一位,無論是否力所能及,總要將自己所認爲的最先進的技術開發出來,這次傳統派與激進派的衝突就是曹長久與被他影響的幾個人所引起的。

曹長久在計算所的一段時間着實交了幾個年輕的朋友,都是熱血滿腔的小夥子,爲這事大家還被王所好一頓訓,說大家不團結,最後弄得大家好沒面子。

不過上面的指示下來了之後,大家好歹鬆了一口氣,無論怎麼幹,只要有了方向就行,否則各幹各的肯定不是一個完整的團隊,

雖然曹長久他們不服氣,但是也不得不服從命令。

王所也爲他們可惜,雖然他也隱約看到了並行多處理的前景,但是作爲整個項目組的總指揮,還是要從整體出發,能夠規避風險對方案還是他的首選。

風波告一段落,項目組又開了幾個會,開始統一思想,全力開展研發工作。

但是王所還是給曹長久他們幾個人開了綠燈,允許他們在完成自己任務的同時研究並行技術。

曹長久他們幾個志同道合的同仁們鬱悶無比,索性項目組的任務不多,他們有充足的時間完成自己的工作。

哥幾個商量一下,大體確定了並行研究的方向,就各自展開了工作。

他們幾個現利用項目組的研究成果757樣機,寫了一個模擬器,模擬多處理機系統處理數據,就在013機上運行。

從數據上來講,結果還是令人滿意的,雖然不是很出類拔萃,但也中規中矩,比單處理機系統效率高了20%,最高到了35%。

只是還是有缺陷,因爲並行算法粗糙,導致有時候的計算效率比單處理機還低。

曹長久他們雖然對多處理機系統信心很足,要解決算法的問題需要但只是時間而已,但他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他們的研究做到這個地步已經過去了近5個月,整個項目組的進度已經進入到樣機裝配的階段,項目忙的不可開交。


幾個人原先的熱情已經消磨的差不多了,並行研究工作基本已經進入停滯狀態。

曹長久也有點心灰意懶,索性放棄了這方面的動作,先專心做自己的工作。

現在已經是78年了,曹長久看着藍天不由得發出了一陣感慨。多麼藍的天啊,枉費自己好像還比別人多活了幾十年,怎麼從沒有注意到這麼藍的天啊。

本來想憑自己的學識改變世界,卻沒有想到一己之力根本微不足道,連驚起一道漣漪的本事都沒有,實在是可悲。

不知道現在大洋對岸的競爭對手們現在在幹嘛?喬布斯和沃茲的蘋果II已經開始熱賣了吧,他們應該很快成爲百萬富翁了。

比爾大門應該還在完善他的Basic語言,這個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傢伙肯定在計劃着怎麼佔領軟件市場。

戴爾現在應該在推銷他的郵票,估計也差不多買他的寶馬跑車了。

自己呢?曹長久苦笑,嗯,收穫也不小,至少現在世界上研製巨型計算機的人也不是太多,自己就是其中一個。

曹長久心中還是感謝王所的,畢竟是他讓自己進入了這個領域,放在以前自己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在這裏也快待了大半年了,曹長久覺的自己的基本功明顯見長,學到了很多理論上沒有的東西。巨型計算機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是科技前沿,所有的技術沒有捷徑,只能是一步一步的積累所得。

大半年的錘鍊也讓曹長久收起了驕傲之心,努力地向別人學習自己彌補自己不足,同時也將自己知道的先進理念努力的實現。但人力有時而窮,除了軟件方面,曹長久還沒有什麼讓人認可的成果出來。

樣機的組裝迫在眉睫,可是國產元件的研製進度卻是嚴重滯後,上面催的緊,王所急得團團轉。

但這種大工程也是全國通力合作,一個環節跟不上就會拖累整個系統,王所是總指揮,但是對此也沒有辦法,只好一趟一趟的跑工廠。

曹長久工作早就完成了,自告奮勇的要和王所一起去半導體工廠考察進度。他早就對芯片製造感興趣,只是沒有機會。夢中的他曾經和芯片製造企業打過交道,唯一一次參觀的機會卻因爲一個小事而錯過。

那時候他跟着洋老闆在國外一個芯片製造廠考察,一番交流之後終於要進廠參觀了,曹長久興致勃勃的準備換衣服。

誰知道芯片廠的負責人不經意的問了一句你們中午吃的什麼?

洋老闆回答說吃的海鮮。

曹長久現在還清楚的記得那個狗日的負責人是怎麼拒絕他們的,理由居然是進車間不得吃魚蝦!

這是哪門子規矩?曹長久百思不得其解,後來聽他們解釋說魚蝦含有大量的磷元素,人吃過之後呼出的氣體會污染車間的空氣。

而芯片製造最忌諱的就是這個,一旦有人吃了魚蝦進車間,車間裏會幾個星期莫明其妙出廢品。

那個負責人當時可是義正嚴辭的拒絕了曹長久的參觀要求,任曹長久陪着笑臉求他,那表情彷彿欠了別人十幾萬,看的曹長久直想抽他。最後那個負責人也不過是送了曹長久一塊報廢的芯片就結了。

想不到這次穿越還有機會接觸電子行業最核心的製造業,還是華夏自己的,曹長久真是好不期待。

誰知道這一個小小的機會,卻成了曹長久整個人生傳奇的開始。

~~~~~~~~~

魚冒泡了:校園,幾乎永盛不衰的YY話題,魚也知道讓長久進去可以產生許多段子,吸引很多讀者的眼球。

可是魚很困惑,一個有着成年記憶的傻B穿越了,會選擇上學嗎,更何況是那個年代(77年纔開始重新高考)?如果是我,肯定不會,因爲有更自由的選擇。就像魚喜歡的徐公子大大說的,一個猴子成精了,會說人話變人樣,他會回到猴羣中做猴王嗎?

至於人情,是我的弱項,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寫才能不俗,很苦惱,所以直接讓長久這傢伙無父無母,還是個自閉症患者初愈。以後慢慢變吧,^_^。

也許是魚的腦袋有點僵,我不喜歡校園,恨種馬,拳打言情腳踢作弊器,懶得寫設定,總之滿身的毛病。魚只想寫一點真實的,可能的強國YY文。祈求老天保佑,讓魚越寫文筆越通暢,不再像毛老說的那樣文章硬如鐵,啃的滿嘴血,知足矣! 這次757工程很重要的一環就是專用集成電路製造,由於國際上的封鎖,國家決定757工程要使用自己研製的集成電路。

大型機上使用的集成電路與其它的不一樣,對速度有特別的要求,所以必須要用一種叫做ECL的高速集成電路。

而ECL在當時的華夏還不能生產,只是處在研發並小規模試製階段。這東西不能到位將嚴重影響757大型計算機的工程進度,所以王所纔來上海冶金所尋求幫助。(魚冒個泡:正史中757機的關鍵元件ECL集成電路是由北方748廠研製的,成品率極低,小說在此胡編一下,哈哈勿怪!)

曹長久搭了一個順風車,死皮賴臉的要跟着一起去,不停的強調自己是第一次出遠門,還是去上海。

王所拗不過他,也只好帶着他一起走。

王所雖然年紀大,好歹也是老革命了,身子骨還行。在火車上,王所給長久講當年自己在上海讀書的事情。

“那年我十六歲,來到了上海工學院,半工半讀。就是那一段時間我學到了東西,後來又轉到了北平工學院,學習電機工程,纔算是入了行。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啊,真是懷念啊。”王所點起一根菸,看着曹長久烏黑的頭髮,再摸摸自己的,心中不由得一陣感慨。

曹長久連忙掏出火柴,熟練的擦着了,給王所點上,順便自己也叼起了一根。

王所還真沒看過他這樣,詫異的笑道:“小夥子業務挺熟練嘛?小小年紀抽菸可不好。”

曹長久捏熄了火柴:“我小時候經常給爺爺點菸,爺爺不在了,也就沒人管我了。”順手就扔出了窗外。

可憐的孩子,王所暗道。不過他忍不住又問道:“我像你這個年紀還在上學呢!你要是想的話,我還認識幾個人,以你的水平進清華北大沒什麼大問題,嗯?好歹也弄個文憑。”

曹長久笑道:“您當年不也是半工半讀嘛,再說了現在有哪個大學教的東西能和我們現在做的相提並論?文憑這個東西嘛,您都說了,認識人就可以進大學了,那這玩意有什麼用?等我有錢了我自己辦兩個學校。”

王所不解:“幹嘛辦兩個學校?”

曹長久認真的說:“給我自己發兩個文憑,一個送人,一個燒着玩。”

王所哭笑不得,和長久相處的久了,也知道這小子外表無可無不可,什麼都無所謂,其實內裏執拗的很,認準一個道理堅持到底,很有主見。

也許這就是少年老成吧,王所心想。遂不和長久討論這個話題,只說些自己以前的見聞經歷,這倒讓長久聽的目瞪口呆,言語不能。

王所是山東人,幼年家中破產,十六歲便漂泊在外,所學機電專業,幾乎在國外各駐華大公司都做過,按現在的說法也是一個外企白領。

後來王所和八路有了聯繫,利用自己的身份,多次購買通信器材並運入解放區。比較倒黴的是一次運電池不成功,被國民黨逮住了。

索性天佑善人,王所被八路營救了,從此放棄了優越的白領生活,投身於革命洪流當中,成爲了一個——技術八路。

“技術八路也是八路,您怎麼沒有打過仗啊?”曹長久明顯找茬,無視王所的殺人的眼神。

“因爲我有比打仗更重要的任務!好了,今天不說了,洗洗睡吧,明天還有正事幹。”王所終於惱羞成怒,開始清場子了。

曹長久也只好上了鋪,看着窗外昏暗的景物,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

——————————

連續的長途車坐下來,沒有誰不累的,等到了上海冶金所已經是深夜,兩人直接就找了招待所住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吃過了早飯就來到了冶金所。冶金所的領導是王所的老朋友了,兩人一見面就開始敘舊,完全把曹長久撂在了一邊。

曹長久聽的無聊,就向王所說了一聲房子裏煙氣重出去透透氣。

出來之後,長久就開始閒逛,他走在院子裏,四處打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