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短暫的驚訝后,艾九落笑了,眼中滿是柔情與傾慕。

他記得她了。

他記得她的熒熒了。

艾九落看向云云,十分認真地道了聲謝。

「你想得到她嗎?」云云一歪頭,對著他問,那雙黑琉璃似得眸子突然被血色浸染。

紅眸妖冶,襯得她原本可愛的面龐上一片鬼氣。

「我可以幫你得到她哦。」云云甜甜的笑著。

艾九落站在原地,心裡某個地方突然傳出一陣陣無法掩飾的渴望。

他冷靜的看著云云,面上保持著冷漠又疏離的笑,就連嘴角的弧度都未改分毫。

可眼底的癲狂卻如野草瘋漲,渾身血液更是不受控制地沸騰起來,胸膛中的那顆心跳的急促,似乎隨時都會蹦出來。

想要得到她。

想要讓她屬於自己。

他呀,想要她。

過山車旁的時鐘模型上,時針一格格跳動,天邊的日頭慢吞吞地往下蹦。 最終,蘇緣還是答應了下來。

再怎麼說,他也不能只顧著拉魯拉絲的培育,岩石道館對於蘭螳花而言,確實是個不錯的訓練場所。

用遊戲裡面的話來說,這道館就是給蘭螳花刷經驗的地方。

「嘛,雖然在寶可夢對戰方面可能不如兩位館主……」

臨走前,庫庫伊突然說道:「但如果你在招式上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來找我。」

他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無論是配招方面的諮詢,又或是學習招式的途中遇到的問題,都可以來問我。」

「畢竟在招式這個領域上,我自認為不會輸給其他人。」

招式領域么……

「我會的。」

蘇緣笑著點了點頭。

雖然說他自己可以習得技能,並且對於已習得招式的理解,他自認為不會輸給庫庫伊博士。

但畢竟庫庫伊博士是研究寶可夢招式這個領域上的泰斗,在如此多個技能中,庫庫伊博士對技能招式的了解,絕對是比他全面的。

更何況,自己對技能越是了解,學習起來的速度也會快上許多;運用起來,也更加得心應手。

「如果是他的話,一定可以獲得諸島巡禮之證吧?」

庫庫伊望著蘇緣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道。

庫庫伊此行的目的除了挑戰華夏聯盟的道館館主之外,還有一點最主要的原因——尋找足夠優秀的新人訓練家,前往阿羅拉地區完成諸島巡禮。

「由於不明的原因,四座島嶼的守護神們開始出現不尋常的現身與憤怒……」

出發前島嶼之王哈拉的話,不禁讓他對阿羅拉有些擔憂。

為了平息四位守護神的憤怒,四位島嶼之王得出的結論便是依照阿羅拉的風俗,派遣獲得諸島巡禮之證的訓練家去完成諸島巡禮。

只是,由於沒有適合的人選,諸島巡禮一直未能舉行。

「希望在完成諸島巡禮之前,不要發生什麼意外才好……」

轉過身去,庫庫伊博士的臉上重新掛上那副爽朗的笑容。

「莉莉艾,感覺怎麼樣?」

庫庫伊指了指屏幕上的畫面,說道:

「指揮寶可夢對戰時的感覺?」

對戰時的感覺么……?

莉莉艾晃了晃神,雖然說她進行的那幾把比賽都是在蘇緣的「建議」下進行的,可畢竟她才是真正指揮寶可夢的那個人。

「應該說……意外的不討厭吧。」

莉莉艾這樣回答道。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不希望指揮它們進行戰鬥。」

從小時候開始,莉莉艾就害怕疼痛。

「所以我想,即使是寶可夢也一樣吧。」

「比起戰鬥,我更喜歡和寶可夢們一起玩耍,閱讀……」

雖然蘇緣剛剛說過,她一定可以成為優秀的寶可夢訓練家。

只不過,現在看來……反倒是蘇緣判斷錯誤了呢。

莉莉艾釋然一笑。

軟弱如自己,又怎麼可能成為像哥哥大人亦或是蘇緣、小光那樣耀眼的存在呢。

「我根本不可能成為寶可夢訓練家的。」

「不!」

庫庫伊當即打斷道,難得的,神情嚴肅了一回。

「小緣說的沒錯,你一定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訓練家的。」

優秀並不一定意味著強大。

但是只要懷著這份心情,那麼寶可夢便一定會回應這份感情。

庫庫伊他堅信著,人類與寶可夢所產生的羈絆的力量,是最為強大的力量。

Z招式如此。

Mega進化亦是如此!

……

華燈初上,等到蘇緣回到家裡的時候,時間已經將近八點了。

「算了,都這個點了,還是摸了吧。」

本來蘇緣還想著能不能回來直播一會兒的。

但是轉眼一想,他明天還要去超能道館學習,現在要是直播起來,估計沒有到十一二點估計是不會下播的。

既然如此,那不如摸個痛快。

另一邊,拉魯拉絲正抱著蘇緣給它買的絲綢圍巾滿床上打滾。

看樣子,這個小傢伙是真的喜歡這件禮物。

拉魯拉絲的身邊,蘭螳花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羨慕。

如果我晚點進化的話……

是不是就可以抱著拉魯拉絲一起打滾了?

嗚……

我能退化嘛o(╥﹏╥)o

「要不,我讓你抱抱?」

蘇緣稍微遲疑了一會,隨後說道。

……

空氣逐漸凝固。

拉魯拉絲停下了滾動的身子,紅寶石般的眼睛中閃爍著紅芒。

訓練家和寶可夢之間是不允許太過親密的接觸的!!

拉魯拉絲的視線遊離在蘇緣和蘭螳花的身上,愈發危險。

除非……

除非把人家也帶上!

誒嘿嘿~☆(≧≦*)

「還是算了吧。」

看著神色有些意動的蘭螳花,蘇緣打了個寒顫:「我開玩笑的。」

真要讓蘭螳花抱著他滾床單,蘇緣保底估計,這幾天他都不用下床了。

人與寶可夢的體質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我曾經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接下了一個地球上投級別的招式——指滾床單。

代價就是人快沒了。

「啾?」

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不喜歡,快撤回去。

蘭螳花歪了歪頭,這倒讓蘇緣想起了一個當下比較流行的表情包。

雖然說滾床單沒有,但其他東西還是有的。

那是一盒熏香。

是下午在幫拉魯拉絲挑選禮物的時候,蘇緣順帶買下的。

根據商店的工作人員介紹,這盒熏香的全名叫做花朵熏香。

將其點燃後放置在房間內,便會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香味。

據說這種香味十分受到草屬性寶可夢的歡迎。

如果花朵熏香的數量足夠多的話,將同樣其點燃后,再讓草屬性的寶可夢攜帶在身上,就能發揮出類似於奇迹種子的效果。

只不過,效果是一次性的罷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