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西土,沒有國家不羨慕不列顛掌控下的天竺。

而事實上,不列顛也將天竺視為他人不可碰觸的禁臠。

天竺,數十個土邦,一億多人口。

這是何等令人艷羨的巨大市場。

正因為天竺的存在,英國才能過剩的工業品才有消化的場所。

甚至,因為擔心勢力拓展至中土的羅斯國將魔手伸向天竺,不列顛這些年處處阻擊羅斯國。

可見,不列顛對天竺的重視。

「不,這就是不列顛,日不落帝王的疆土之一。」博爾特直起身子,着重強調了一遍。

這些年,加爾各答有了鐵軌和蒸汽機車,也有了蒸汽工業,不列顛投入巨大。

天竺已經是不列顛不可失去的一部分,否則不列顛將遭受重大損失。

這也是為什麼在東瀛的不列顛艦隊全軍覆沒,他如此緊張的原因之一。

一個惡魔在東土崛起了,任由其肆虐,天竺將會受到最直接的威脅。

正因為如此,在第一次邀請馬克文前來加爾各答之後,他又第二次邀請馬克文前來加爾各答,加深他們之間的往來。

身為天竺總督,實際上他負責天竺及東土的所有事務,面對緊急情況,他有採取一切軍事和外交手段的權利。

除了邀請馬克文之外,之這段時間,他還和佛郎機總督費文以及斯特丹總督特雷姆商談過東土的局勢。

不列顛艦隊被燕王艦隊殲滅的消息傳來,令他感到震驚。

對他而言,他必須整合在東土的所有西土國家力量,來應對大頌北方燕王的崛起。

為此,他根據東瀛提供的情報,甚至派人去了吐蕃,試圖與北狄和在北狄的羅斯國領事伊萬取得聯繫。

總之,在議會做出決定之前,他必須保證不列顛在東土殖民地的安全。

且強化東土聯盟的作用,以應對這位燕王。

「只是這枚明珠如今卻處於危險之中,如同你們法蘭克的明珠,交趾一樣。」博爾特嘆了口氣,接着將交趾牽扯進來。

果然,馬克文的神色沉了下來。

當年,山姆國獨立之後,當即便準備將西土國家勢力從新大陸趕走。

可想而知,這位燕王一統大頌之後會幹什麼?

畢竟,這位燕王已經將手伸向了東瀛。

而且各方面情報顯示,這位燕王不同於任何傳統的東土權貴。

他建立一隻龐大的艦隊,顯然有野心與他們西土爭奪勢力範圍。

正是感受到這點,他才決定接受博爾特的要求。

不列顛不想失去天竺,而他們不想失去交趾。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不列顛拿了一件足以顛覆當下戰爭方式的火槍秘密與他分享。

這份秘密足以讓他動心,讓法蘭克動心,配合不列顛在東土的行動。

「你不用刻意提醒,我當然記得這一點。」馬克文道。

博爾特輕輕笑了兩聲,想到什麼,他道:「對了,我有一個想法,打算派遣使節前往燕州,與燕王建立外交往來,你們法蘭克要不要參與。」

「外交往來?你是被大頌的土著嚇壞了,準備向他們屈服?」馬克文調侃了一句。

實則他猜出了博爾特的心思,心裏已經認同。

這二三百年來,他們幾乎征服了全球,除了依靠槍炮,還有就是狐狸一樣的狡猾。

博爾特仰躺在椅背上,笑了笑,「這只是緩兵之計,延緩我們與燕王的直接衝突,還有,了解一下我們對手的底牌,假意求取和平,迷惑一下這位燕王。」

不列顛在東土的艦隊完了,從本土調遣新的艦隊前來,需要時間。

這段時間,他不想燕王的艦隊抵達天竺,危害不列顛的貿易。

而派出使節,這一來一往,數個月就過去了,能給他們贏取不少時間。

不過,這顯然是不夠的,所以他又對馬克文道:「不過在這之前,還希望你們法蘭克海軍保證麻六甲海峽的安全,斯特丹也同意了,他們會協助你們,至於佛郎機似乎還不願意捲入與燕王的衝突。」

馬克文聞言,冷哼一聲,「這可由不得他,只要不列顛和我們法蘭克聯合對佛郎機施壓,不怕他們不配合。」

麻六甲是天竺海域前往東土海域的重要通道。

這條海峽當下正處於不列顛的控制下。

在海峽兩側有炮台和駐軍。

而他們法蘭克在交趾有六艘蒸汽船和八艘風帆戰艦。

依託不列顛的工事和斯特丹的艦隊,他們能阻止燕王艦隊通過。

說了這件事,馬克文想到什麼,「對了,不要忘了你的承諾,向我交趾的法蘭克軍隊提供線膛槍以及彈藥。」

在東土,只有不列顛有生產火槍火炮的能力。

儘管掌握了大頌火槍的秘密,但不列顛人想要他們法蘭克如同當年在西土組成聯軍擊敗羅斯人一樣,共同擊敗燕王軍隊。

他們得承擔更多的責任才行。

「這你就不必擔心了,天竺的工廠機器轉動起來,線膛槍會像流水一樣淌出來。」博爾特露出微笑。

沃爾夫回不來了,但他從山姆國人手中得到的子彈回來了。

一番試驗,他們發現了錐形子彈的秘密。

這令他們感到震驚。

對這個秘密,他自然想要藏匿起來,但他清楚這個秘密終究無法隱瞞。

與其藏着掖着,不如拿來與法蘭克進行利益交換,顯示自己的誠意。

事實上,他的決定是對的。

現在,他們得到了法蘭克的支持。

商定了這件事,三天後,一艘不列顛商船向大頌而去。

他們要前往燕州,與燕王嘗試建立外交往來。 姜寒酥睜大了眼睛,然後嚇的直接縮回了自己的小手。

「你,你怎麼連這個癖好都有。」姜寒酥俏臉緋紅地問道。

「原先是沒有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見到你就有了。」蘇白笑道。

到底是見過大世面的,此時蘇白也不覺得不好意思了。

連腳都能咬,區區手指又算的了什麼?

而且他也想明白了,原先沒有這些癖好,是因為沒有遇到喜歡的人。

遇到了喜歡的人,自然是無一處不喜歡,無一處不想吻了。

「其實我之前雖然也有戀足癖,也喜歡美女的腳,但並沒有產生過想要吻的衝動,這些都是在見到你之後才有的。」

「所以。」蘇白揉了揉臉,笑容滿面道:「還是因為喜歡你啊!」

姜寒酥咬了咬嘴唇,本來還想說他一句變態來着,只是現在卻開不了口了。

不過姜寒酥還是很小心地把自己的小手藏了起來。

不想說歸不想說,讓他咬手指還是不行的。

蘇白看着她將小手縮進袖筒里后笑了笑。

剛剛是因為看她小手漂亮,忍不住產生了想要咬一口的衝動。

現在雖然還有這種衝動,但已經淡薄多了。

姜寒酥的這種做法確實有效,不讓蘇白看到,蘇白還真不會產生什麼想法。

十分鐘后,電影院到了,蘇白跟姜寒酥下了車。

跟渦城一樣,亳城的電影院也很少,就幾家,而他們來的這家,也是市內最大的一家。

亳市大舉建造電影院,應該是在\b幾年後,隨着戰狼2等電影的大火,人們在吃飯飯後,也終於肯為電影買票了。

因此一些小城的電影院才多起來,像10年之前,渦城雖然就一家紅旗電影院,但那家電影院也很少有滿座的時候。

10年之前,蘇白周邊的親戚鄰居,也都沒有去電影院看過電影的。

但從15年之後,看過電影的人就多了起來。

到2020年時,中國電影市場也已經完全超過了美國。

當然,那年美國也有別的因素存在。

但中國電影市場自20年超了美國30億美元之後,在之後的幾年,這個數值在被不斷的拉大。

戰狼2雖然只在內地火,但僅依靠內地票房,就曾連續好幾周殺入到全球票房排行榜當中。

\b到了電影院,蘇白買了兩張票,然後又買了些飲料跟爆米花。

進來看這部電影的,基本上都是出雙入對的情侶。

如果說一個人看電影是孤獨十級的話,那一個人到電影院看《泰坦尼克號》,就是孤獨百級了。

電影院的人並不多,蘇白跟姜寒酥在自己的座位號上坐了下來。

隨着前景介紹,這部重置的3d版《泰坦尼克號》便開始了。

姜寒酥在認真的看着電影,而蘇白則是牽住了他的小手。

或許是電影情節太過入迷,姜寒酥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然後蘇白便直接\b伸手摟住了穿着校服的姜寒酥。

她的腰肢很細,蘇白摟着很舒服。

也就是此時,姜寒酥轉過了頭。

蘇白笑着看着她,姜寒酥抿了抿嘴,臉開始紅了起來。

蘇白然後向前努了努嘴。

她便看到前面一個女人竟然坐到了旁邊一個男人的懷裏。

「我不想這樣。」姜寒酥小聲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