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城牆上,黃綱的臉色登時大變,急忙躲入牆垛後面。

同時黃家的弓箭手也紛紛張弓搭箭。

「射!」

常威下令。

他曾上過戰場,同西涼人交過手,對真正的戰場並不陌生。

這點陣仗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因此指揮起來遊刃有餘。

「嗖嗖……」

王府親軍和三家私兵數量佔優。

弓箭手的數量近乎兩千,幾乎五倍於黃家。

密集的箭矢如同雨點一般落在黃家塢堡城頭,黃家的私兵頓時被箭雨壓的抬不起頭來。

同時慘叫聲在城頭不斷響起。

「雲梯!」

借著箭雨的威勢,常威高喊。

這時五隊士兵扛著雲梯直衝到塢堡之下。

為首一個士兵嘴裡咬著刀柄,雙手如同猴子攀樹般迅速望城頭爬。

常威注視著年輕士兵。

這個士兵是陳虎,自從入了王府親軍,陳虎訓練很積極。

此次攻打黃家也要求第一個上。

本來,他想讓三家私兵登城,但看了這些私兵萎靡的樣子他就放棄了。

現在即便是燕王也無法保證杜家和張家不會出兵。

如果黃家塢堡無法及時攻下,他們可能會腹背受敵,到時將更為危險。

董元,楊程和呂然望著動作迅捷的王府親軍士兵俱都心下一震。

這些王府親軍士兵士氣上比他們強盛許多。

「三兩銀子可真不是白給的,這些兵可真拚命。」董元心裡酸溜溜的。

他家的私兵一分餉銀沒有不說,家裡還要向他納八成的糧食。

王府招募私兵的告示出來后,他本想給自己私兵點好處安定軍心的。

但他終究沒捨得。

呂然和楊程紛紛點頭,他們不能不服王府親軍旺盛的士氣,彷彿這仗是為士兵們自己打的一樣。

三人心裡嘆服的時候,更多的士兵爬上了雲梯。

而黃家士兵被箭矢壓制,始終無法還手。

城牆上,黃綱大喊大叫,發號施令。

黃家族人中的將領不斷催促士兵還擊。

但是士兵們抱著頭躲在牆垛后,始終不肯挪動。

「上去,上去!」一個黃家將領急紅了眼,一刀劈向躲著的士兵。

士兵當即倒在血泊中。

「後退者死!」將領繼續走向下一個士兵。

一個黃家士兵起身望了眼馬上就登上城牆的王府士兵。

心中一橫,在黃家將領揮刀劈向自己時突然將手中長矛刺向將領的心口。

將領不可置信的望著刺入胸口的長矛,緩緩倒下。

其餘黃家士兵愣住了。

士兵高喊:「兄弟們,還要繼續給黃家做牛做馬嗎?燕王大軍就在城下,投了燕王就有了自由身,還等什麼!」

說完,他端起長矛又刺向下一個黃家族人。

當下,十餘個士兵募的眼神變了。

有人帶頭,他們也有了膽氣,跟著第一個士兵殺去。

城牆上頓時大亂。

此時,陳虎爬上了城牆,一躍而下。

「殺!」

大吼一聲,他沖入了黃家士兵中。

見王府士兵殺上城牆,更多的黃家私兵無心再戰。

他們沒有人願意為壓榨他們的黃家賣命,紛紛丟下武器。

只有黃家族人衝上前來廝殺。

陳虎衝過去不理會投降的士兵,一刀砍倒衝上來的人,又殺向下一個。

越來越多的士兵上了城牆跟在他的身後,如同一把利刃撕出了缺口。

「佔領城門!」陳虎高喊一聲,帶著士兵就殺向城門。

於此同時,黃綱早就嚇傻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會便成這樣。

燕王的舉措就如此得人心嗎?

他已來不及思考。

因為一夥士兵打開了城門。

烏壓壓的士兵從城門涌了進來。

黃家完了!

……

燕城。

黃家塢堡被攻陷消息在清晨迅速傳遍了燕城。

逗留在燕城的豪族心中大驚。

一些人隱隱明白,張黃杜三家統治燕郡的時代怕是要過去了。

燕王府。

燕郡真正的主人將很快執掌這塊土地。

身為燕郡的豪族,如果他們想要在燕郡繼續生活,必須得學會如何與燕王相處。

張家。

得知消息的杜銘連滾帶爬進了張家。

見到張康,他哆嗦了半天才說出話來,「張郡守,黃家塢堡被燕王攻下了,快…快起兵吧!」 風亦池雖然心中的想法很混亂,但是想到了夢倩倩現在的身體狀況,頓時就感覺到了十分的棘手。

畢竟是捧在手心愛慕多年的女人,自然是更擔心她的身體狀況,很快就把剛才的事情拋到了腦後。

風亦池急忙就趕到了昊天學院。

對於風亦池來說,已經在昊天學院待了很多年,自然是對昊天學院非常的熟悉,所以昊天學院有一點不同尋常的氣氛,這也立刻就讓風亦池發現了。

「伯溫兄,院長,學院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風亦池心中有點愧疚,自己好歹也是其中一位的院長,可是他卻一心都撲在夢倩倩的身上,並沒有做好一個院長的職責。

「亦遲,你也回來了。」

劉伯溫和院長對視一眼,其實是經過了一番的調查,現在他們都懷疑夢倩倩比較有可能是這次的邪魔事件的主角。

本來他們也想喚風亦池回來,卻沒想到他竟然自己回來了,劉伯溫二人對視了一眼,心中的情緒也比較複雜。

對於風亦池,他們三人自然是肝膽相照並且相處的如同親兄弟一般,風亦池的性格又是極好的,為人最是公正平和。

只不過是喜歡上了一個裝模作樣的夢倩倩,為了這個女人,也不知道做了多少的事情。

他自己當局者迷,旁人卻看的清清楚楚,那個女人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只不過確實是表象將風亦池迷住了而已。

劉伯溫看了一眼一臉老實的風亦池,忍不住心中嘆氣。

這個傢伙就是太老實了。

到底是情誼不同,兩個人對視一眼,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亦遲,你可能不知道,這兩日學院里發生了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

風亦池微微皺眉,眉宇之間果然有擔憂的神情。

「學院內驚現邪魔之人!」

「什麼?!」

風亦池大驚,但是又不知為何心中隱隱有不舒服的感覺。

「為何會出現邪魔?」

接下來他彷彿在自言自語的說道。

「邪魔功法之人吸人血肉精血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向來是正道人人得而誅之。幾百年前反覆圍剿,已經所存不多,即便是存在,也應該是夾著尾巴過日子,怎麼敢往昊天學院來?」

「是啊,而且這修習邪魔功法之人,竟是一個女人,還十分了解學院內的守護陣法和路線,防不勝防就更加可怕。此刻昊天學院內的學員人人自危。」

劉伯溫和院長對視一眼。

「我們也仔細核對過符合條件的人,發現竟是夢倩倩嫌疑很大!」

劉伯溫這句話說出來,已經叫風亦池精神恍惚。

整個人獃獃愣愣的,好似不知道說什麼好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