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九狸的船剛入中海,就被一群鯊魚給發現並且攻擊了,但是對方圍著墨九狸的船,攻擊了一個多時辰累的冒泡,卻沒能把船如何,最後憤怒的就圍著墨九狸的船,不讓墨九狸的船繼續前進!

墨九狸看出對方的意圖,覺得有些好笑,這些海獸看起來是惱羞成怒了啊,打不過自己的船這是打算困著自己了啊!

墨九狸站起身看向周圍近百條鯊魚,視線一掃,看向船頭前面一條為首的白鯊說道:「我知道你能聽懂我說話,所以我給你十個數的時間,帶著你的魚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清醒紀 「熬……」白鯊聞言憤怒的吼道。

「不願意?那可別怪我了,我現在開始數,如果還不離開,後果自負!」

「十,九,八,七……」

「三,二,一,看起來你們真的是不怕死啊,既然這樣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了……」墨九狸說完手裡浮現一簇火苗,直接從墨九狸手裡竄了出去,瞬間整個船的外面都包裹著一層火焰。

那些海獸原本沒有把墨九狸的火焰當回事,在它們看來這裡是驚天海域,這些火焰很快就會熄滅的,但是它們卻錯了!

墨九狸的火焰包裹在整個船的外圍,不僅沒有熄滅,而且還在朝著邊緣蔓延著,那些看不起火焰的低級海獸都沒明白怎麼回事,就紛紛被火焰吞噬了!

船上的熊子言看得傻眼不已!

船下的海獸也是傻眼不已! 有這樣的陣勢護衛着,一路上還真的沒有任何的事情發生,很快衆人就來到了吳越的邊境上。

守衛在邊境上的士兵都已經提前得到了消息,一個個如臨大敵一般。吳國中,伍子胥也早就已經得到了密探的稟報,知道了魏神通等人在越國發生的事情。嘴裏大罵魏神通糊塗的同時,也安排了人手到邊境上去交接。

昭雪狼騎可是他的根本,大半的趙雪浪跡都被魏神通帶到了越國去了,如果這些人發生了意外,對他的打擊幾乎是可以致命的。

最近幾年來,吳王夫差基本上一直是對越國非常的放心,因此在邊境上並沒有太多的兵力,常年守在這裏的一直都是伍子胥的人馬。勾踐爲了迷惑吳王夫差,也沒有在邊境上明目張膽的佈置太多的軍隊,但是往來刺探情報的侍候非常的多。

隨着魏神通和范蠡的到來,邊境上難得的加派了好多的兵將,在吳越和平的這些年中,這種情況還真的是不多見。

伍子胥因爲瑣事纏身,所以並沒有親自來,到這裏的是在昭雪狼騎中同樣頗有地位的一個首領。

在衆人的注視中,孟落日和影子,帶着魏神通和范蠡走入到了中間。

孟落日滿臉的輕鬆,環視着吳越兩國的人馬,呵呵一笑:

“行了,已經到了這裏了,話負前言,哈哈,都放人吧。”

影子將匕首重新放在了腰中,看她輕鬆的樣子,好像絲毫不怕魏神通耍什麼詭計一樣。

昭雪狼騎的其他隊員都看着魏神通,等着他的決定。魏神通輕輕的嘆了口氣,雖然放在自己身前的匕首不見了,但是在影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中,他還是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即使自己在這個時候快速的衝回到自己的陣營中,影子一定也還有其他的辦法對付自己。現在已經是到了衆人的視線中,如果自己擅動,很有可能導致兩國直接發生大規模的戰爭。

現在吳國的精銳軍隊都在吳楚和吳齊的邊境上,根本沒有

太多的精力和越國開展,如果因爲自己而引發了兩國的戰爭,事態會向什麼方向發展,還真的是不好控制的事情。

“放了範將軍吧。”

在魏神通輕聲的下達了命令之後,昭雪狼騎的人也將范蠡放開了。范蠡看着身邊的孟落日,臉上露出了一絲愧色,自己可是幾次試圖暗算孟落日馬前卒等人的,可是這一次,如果沒有孟落日等人,自己的小命兒估計真的就沒了,想到了自己之前的一些做法,不由得有些後悔。

魏神通帶着自己的手下正要向回走,孟落日忽然高聲的喊道:

“等一下,我們和你們一起走。”

“什麼?”

魏神通奇怪的看着孟落日,沒想到他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來。

因爲和影子相處的時間要比和孟落日相處的時間長一些,所以他疑惑的視線最後還是落在了影子的身上,但是影子依舊是一臉的冰冷,沒有任何的表情。在她的臉上根本得不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

孟落日纔不管他心中疑問呢,策馬就要追上去,忽然聽到在的身後范蠡的聲音:

“孟先生,你因爲我和昭雪狼騎弄出了這樣的矛盾,這個時候去吳國,恐怕不是非常的安全。”

孟落日停住了馬,回頭衝着范蠡笑了笑:

“小事一樁,呵呵。”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衝了出去,幾步就來到了昭雪狼騎的隊伍中。

昭雪狼騎的士兵看着孟落日和妲己跟上了他們,都疑惑的看着他們幾個。不知道這些傢伙到底要做什麼。魏神通只是搖了搖頭,也沒有反對,和來接自己的袍澤打了聲招呼,就帶着人馬向吳國的方向走去。

雖然他不知道孟落日到底要幹嘛,可是在他的內心深處,竟然對影子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吳國感到一種說不清楚的高興。

一個寧靜的小院子中,是不是的傳出密集的砰砰聲,偶爾還有嗖的弓箭劃破空氣的聲音傳出來。

土豪金正在瘋狂的攻擊着掛在院子中央的一個沙袋。而不遠處,褒姒正在把玩着自己手中的一把弓箭。

滿頭白髮的伍子胥斜着身子坐在遠處的一把椅子上,在土豪金剛剛來到他的府邸的時候,看到土豪金作爲鍛鍊用的一些器具,他還感到非常的新奇,但是現在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土豪金奇怪的訓練方式。

在伍子胥的臉上,一抹憂色掛在眉梢。昭雪狼騎就是他的左膀右臂,而魏神通是除了他之外,在昭雪狼騎中最有身份和地位的人,當自己在京師中處理一些日常事物的時候,昭雪狼騎基本上都是魏神通在管理。

昭雪狼騎的成長,也證明了魏神通的能力。在魏神通的帶領下,昭雪狼騎的戰鬥力,在所有的諸侯國中首屈一指。

只是因爲對於昭雪狼騎的選拔上非常的嚴格,所以才導致了昭雪狼騎的人數並沒有太多的增加。

現在魏神通落在了越國人的手中,讓伍子胥感到憂心忡忡。算算時間,現在應該是魏神通和范蠡等人已經來到了邊境的時候,不知道在雙方進行交換的時候,是不是會發生什麼意外。伍子胥也希望把范蠡幹掉,這個堪稱是越國第一智囊的傢伙,把他恨得牙都癢癢。可是,如果是爲了幹掉范蠡,而損失的是魏神通和自己的昭雪狼騎的話,他還真的捨不得。

就在伍子胥擔心邊境上的時候,忽然一個侍官快步的走了進來:

“伍將軍,大王有請!”

伍子胥愣了一下,夫差最近和伯噽打的火熱,已經好久沒有上朝處理政事了,不知道爲什麼今天忽然要召喚自己了。

雖然對於夫差能夠處理政事他感到高興,但是在他的心中還是隱隱約約的感到不安。

當他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看到土豪金渾身都已經讓汗水溼透了,好像是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和土豪金打了聲招呼,就隨着侍官走了出去,看着伍子胥的背影,土豪金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本章完) 第2891章

這到底是什麼鬼火焰啊?就算神火也不可能有這樣的威力啊,為毛這火焰如此恐怖?

領頭的白鯊看著火焰像它撲來,只是那熱度就讓它受不了的立即後退數米,接著發出一聲尖嘯,所有沒有被火焰吞噬的海獸紛紛後退,警惕的看著船上的墨九狸和熊子言!

再也不敢向前一點了,墨九狸見狀微微勾唇說道:「不想死的就都給我離遠點!」

然後,墨九狸不去理會那些海獸,繼續向前行駛,很快就把身後的海獸甩的遠遠的,只剩下一個白點,看都看不清楚了!

熊子言回過神來,看到船周圍被墨九狸收起來的火焰,內心震驚無比,還是忍不住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主子,你的火焰應該是比神火還厲害吧?」

「嗯,其實也是神火,不過是修鍊的時間久了點而已!」墨九狸聞言解釋道。

這世間畢竟最為強悍的就是神火了,只是神火也是有等級的而已,而小金絕對是世間火焰的鼻祖,也就是萬火之源,因此威力自然比其餘的神火強悍!

熊子言聞言羨慕不已,要知道對於煉丹師來說,火焰就是命.根子啊,一名煉丹師的成就能有多高,火焰可是最為關鍵的因素!

就算是煉丹術一般的人,如果能擁有一枚強悍的火種,那麼煉丹的等級也能提升很大的!

不過熊子言也只是羨慕羨慕罷了,畢竟火種可不是容易收服的,每個煉丹師煉化火焰的時候都是九死一生,神火雖然誘人,但是能真正煉化的卻沒有幾個人!

一枚神火都不知道把多少煉丹師給燒成了渣渣,最後才會被一個人收服的,所以墨九狸的火焰再強悍,熊子言也不嫉妒,因為自己已經是幸運的人了,收服了一枚神火,雖然當初也是差點被滅的魂飛魄散,但是好在自己成功了!

因此,熊子言對墨九狸有的知道越來越大的信服和崇拜,總覺得自己的主子年紀不大,但是身上卻有無窮的力量似的,自己活了這麼多年,真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

也讓熊子言覺得,或許跟隨主子身邊,哪怕到了九重天之後一切需要從新再來,日子也必定會十分精彩的!

對於熊子言偶爾投射過來的崇拜眼神,墨九狸都是淡淡一笑,沒有說什麼!

而此刻墨九狸的視線一直看著前方的海面,她的神識外放,發現前面海域神識被擋住了,說明前面的海域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存在的!

而按照熊子言說的,前面海域不過是中海的中間位置,還沒有到達內海,距離現在人們口中說的魔界入口也有很遠的距離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擋住了自己的神識呢?

「主子,有什麼發現嗎?」熊子言看到墨九狸皺眉疑惑的問道。

「你的神識看向前面那裡的位置,看看神識是否會被擋住?」墨九狸聞言想了想看向熊子言說道。

一胎二寶:爹地,你不乖 「主子,不行,似乎有什麼擋住了神識的探測,我想努力看看的時候,」 恢宏的宮殿中,夫差躺在一個半裸着身體的女子的大腿上,在大殿的旁邊的一把椅子上,坐着眯着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的伯噽。

伍子胥走入了大殿中看到了這樣的場景,就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昔日勤於政事,有一片雄心的夫差已經不見了,在他的眼中,只剩下了一個荒淫無度的帝王。

走入了大殿中中央,伍子胥噗通一聲的跪在了地上,還不等夫差說話,已經率先朗聲說道:

“曾記否?”

夫差和伯噽都愣了一下,當初夫差的父親闔閭被越王勾踐所殺,夫差爲了給自己的父親報仇,曾經每天派一個侍衛站在自己門口,在他回到寢宮的時候,讓那個侍衛問一句:

“夫差,是勾踐殺害了你的父親,曾記否?”

夫差連忙回答:

“不敢忘!”

這是當初夫差爲了驚醒自己,不忘記勾踐對自己的殺父之仇而警示自己用的。 冷魅老公小嬌妻 但是自從夫差成功的擊垮了越國,並將勾踐作爲奴僕在吳國中被他使役了三年之後,夫差心中的仇恨早就已經煙消雲散了,從前侍立在門口的侍衛也早就被他趕走了。

今天伍子胥剛剛上殿,他竟然就直接說出了這三個字來,不由得讓他好像吃了一隻死蒼蠅一樣,從那個女子的大腿上重新坐直了身子,揮了揮手,讓那個女子離開,然後看了看跪在下面的伍子胥:

“越國已經世代稱臣,這個事兒以後就不用再提了。”

“大王,勾踐本身就是奸邪之輩,他就是一隻養不熟的狼。不能對他有任何的掉以輕心啊。”

夫差不屑的撇了撇嘴:

“勾踐當初做的我的奴僕,被我驅使的好像一隻狗一樣,他還敢反抗我?哼,笑話。這些年他也是月月上貢,歲歲稱臣,哼,就是對待周室他也沒有這樣的恭敬過,呵呵,他會反抗麼?勾踐就是我身邊的一隻狗,我還沒有聽說那個狗會咬自己的主人的,伍將軍,你多慮了。”

伍子胥低着頭不說話,夫差面色一整,忽然聲音中帶着嚴厲:

“不過,我聽說你讓你的昭雪狼騎深入到了越國中去了,反而還弄出了不小的動靜,你到底要幹嘛?哼,現在,本王是想要稱霸天下,精力都放在齊楚兩國的方向,你難道一定要讓越國和我們也發生什麼不愉快麼?”

“大王……”

伍子胥還想要說什麼,夫差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用不着爲你的昭雪狼騎說話了,我知道昭雪狼騎進入到越國不是你的主意,魏神通竟敢私自做決定,真是活膩了,等魏神通回來,將他就地正法。還有,昭雪狼騎現在實在是太不像樣子,乾脆解散了算了。”

“大王,昭雪狼騎進入到越國,是我的主意,和魏神通無關。現在正是用兵之際,昭雪狼騎不能解散。”

“用兵也用不到昭雪狼騎那幾百個人,他們到了戰場上就如同是浩瀚江河中的一朵小浪花而已,根本沒有什麼作用,真正征戰四方的,還是要依靠我們的百萬雄師!”

夫差的聲音重新變得溫和了很多,輕輕的撫着身體:

“伍將軍,當初你弄昭雪狼騎,是爲了給自己父親和兄長報仇,如今在本王的幫助下,已經夷平了楚國,就是昔日殺害你兄長和父親的楚王,都已經被你從墳地裏拉出來鞭屍了,你的大仇早就已經得報了,昭雪狼騎自然也就失去了他存在的意義。”

“大王,昭雪狼騎各個士卒都是可以以一敵百的精銳,不能夠解散……”

還不等伍子胥說完,伯噽已經尖着嗓子,斜着眼睛看着伍子胥,打斷了他的說話:

“昭雪狼騎惹出了那麼多的麻煩來,如果不加以處置,任何能夠說服越國,讓大王的威信何在?我看你是因爲你的一己之私,罔顧大王的臉面。”

如果伯噽不說話,伍子胥會將他視爲空氣,直接無視掉,但是現在他竟然自己跳出來說話,這不由得讓伍子胥感到火往上

撞,一下從地上站起來:

“你個罔顧吳國利益的佞臣,我和大王說話,這裏哪有你的份兒?要不是你收受了越國的好處,在這裏蠱惑大王,大王焉能對越國失去防範。”

聽到了伍子胥的話,伯噽的火氣也上來了,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

“伍子胥,你有沒有良心,當初無論是伐越,還是爲了你父親報仇攻楚,我伯噽都是衝鋒在前的,現在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竟然指責我是佞臣,哼,還好意思說其他人是養不熟的狼,我看你才真正是!”

看到伯噽和伍子胥吵起來了,夫差的面色變得更加的冰冷,鼻子裏哼了一聲:

“你們把這裏當作是什麼地方了?伍子胥,昭雪狼騎是一直跟着你的,相當於你的家兵。要不要解散,你還是自己考慮一下吧,沒有什麼事兒了,你出去吧!”

伍子胥本來還要和伯噽理論一下,但是夫差都說話了,自己也沒有辦法繼續鬧下去,同時本來是屬於王室的編制的昭雪狼騎,被夫差已經定性爲了是伍子胥的家兵,這個話,讓他感到了遍體生寒。

夫差沒有明說,可是伍子胥也能夠感覺出來夫差的意思。在夫差的心中,自己已經有了擁兵自重的嫌疑了。

輕聲的嘆了口氣,給夫差施了個禮,然後退出了大殿,當到達了大殿門口的時候,他長長的嘆了口氣。

土豪金已經不止一次的勸過他,讓他離開夫差的身邊,在開始的時候,他還因爲土豪金擾亂軍心,而試圖將土豪金正法,可是後來發現土豪金人非常的憨厚,而且還有一身讓他都感到欽佩的本領,所以就放過了他,只是不允許他再說任何勸自己離開的話。

土豪金沒有說什麼,但是他還是在土豪金的眼神中看到了對他囑咐的不屑。現在夫差說要解散昭雪狼騎,這不由得讓伍子胥的腦海中再次顯出了土豪金當初曾經說的話。

“難道我真的應該離開麼?”

……

(本章完) 第2892章

「發現神識陷入一片黑暗中,而且還讓神識隱隱作痛!」熊子言聞言臉色一白的收回神識說道。

「看起來前面果然有東西!」墨九狸低聲道。

熊子言恢復了一會兒,也是皺眉看向前面,實在有些疑惑的說道:「可是前面距離內海和魔界入口還有很遠,到底是什麼東西存在哪裡呢?竟然還能傷害到神識!」

「到底是什麼等到了近處應該就知道了,而且我們想去內海,必須從前面路過,連繞路都沒辦法的!」墨九狸說道。

剛才她已經用神識查過周圍的位置了,本來是隨意看看的,如果對方不影響自己,她是打算繞過對方的,可是一查下來卻發現,幾乎整個前方的海域,都被對方佔據了,無路可繞了,所以想要去內海只能去弄清楚前面到底是什麼了……

熊子言聽到墨九狸的話時一愣,隨即想到什麼再次用神識小心的去探查了前面的海域,結果讓熊子言狠狠震驚了一翻,終於明白主子說無路可繞是什麼意思了!

竟然整個前方的海域,都被對方佔據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龐大到能佔據整個驚天海域啊!

婚婚欲寵 似乎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驚天海域出現這樣的東西啊!

不過,仔細想想熊子言也就理解了,本來驚天海域來的人就稀少的很,而且如果不是主子的火焰強悍,可能他們也不能一路順利的來到這裡!

就算偶然有人來驚天海域歷練,怕是也根本無法走到這裡的,自然不會有人發現這裡的問題,並且傳揚出去了!

看起來,前方出現的東西,怕是已經存在驚天海域有些年了,只是沒有被人發現而已!

熊子言想的跟墨九狸想的差不多!

這一路上墨九狸的船遇到的可不是一次海獸的攻擊,而且是十分頻繁的海獸攻擊,越是到了後面,海獸的實力越強,要是沒有墨九狸強悍的火焰,一般強者根本無法來到這裡,自然也就無法發現這裡的事情了!

只是墨九狸還是在不斷的用神識在周圍探測前方到底是什麼東西,剛才熊子言的神識探查時說是陷入一片漆黑,神識刺痛,可是墨九狸卻跟他相反,墨九狸的神識被擋住了,一樣看不清前面是什麼,但是她的神識卻是陷入一片白霧中……

雖然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但是卻對神識沒有傷害,不過墨九狸並沒有硬去查探,因為墨九狸擔心裏面有什麼的話,自己打草驚蛇就不好了,所以才準備靠近看清楚再說!

不過,很快,墨九狸和熊子言就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雖然墨九狸和熊子言剛才都用神識探查到了海域前方有神識無法探測的地方,但是按照他們的神識查到的距離,覺得阻擋他們神識的地方,應該就在前方一個時辰不到的路程地方!

可是,這會兒墨九狸的船已經行駛了兩個多時辰了,但是墨九狸和熊子言神識再去看的時候,發現距離竟然一點都沒變! 伍子胥心事重重的從大殿中走出來,失魂落魄的樣子,讓守門的侍官都愣了一下。伍子胥在普通的士兵的心中,那就是軍神一樣的存在,幾時看到過他這樣的無精打采。

這個時候,忽然一個一身戎裝的士卒快步的跑了過來,輕聲的在伍子胥的耳邊低語:

“將軍,魏神通他們回來了,而且和他們一起回來的還有其他的幾個人。”

“只有幾個人,他帶去了二百士卒,竟然只有幾個人回來?”

伍子胥幾乎要暴跳如雷了。那個士卒也意識到了自己說話的方式不對,連忙擺着手更正說道:

“不是,不是,那個其他的士卒都安全的回來了,只是有幾個特殊的人和他一起回來的,那些士卒我已經安排他們休息了,基本上沒有什麼傷亡。”

伍子胥長長的吁了口氣,這些昭雪狼騎的士兵,都是他的命一樣,即使是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普通的士兵的傷亡,都會讓他感到傷心和難過,想到夫差要解散昭雪狼騎,真的如同是挖了他的心頭肉一般。

那個士卒看着伍子胥發呆,愣了一下,不知道因爲自己一時間的口誤,爲什麼會讓向來淡定的伍子胥陷入到了如此失魂落魄的樣子,連忙輕聲的說道:

“將軍!”

“哦!”

伍子胥如同大夢初醒一般,連忙快步的向自己的住宅走去,當他聽說了魏神通和那些昭雪狼騎的士卒被越國抓住之後,他心中只是擔心,和對魏神通的魯莽感到氣憤,現在聽說魏神通回來了,怒火早就已經煙消雲散了。

路上有熟人和他打招呼,他都沒有心思理會,徑直走入自己的家中,剛剛進入到了院子中,就看到魏神通規規矩矩的跪在院子中央。

“老魏,你這是怎麼了?”

伍子胥上前一步,將魏神通從地上扶起來。

“將軍,是我莽撞行事,結果讓您擔心了,還差點把二百多兄弟的性命都葬送在越國。”

提到了這個,伍子胥的火氣重新回來了

,冷哼了一聲:

“你還知道啊,哼。我二百兒郎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兒,你也就不用回來了,直接提着你的腦袋來見我就可以了。”

魏神通站在伍子胥的身後,低着腦袋,一句話都不敢說。

忽然伍子胥好像想到了什麼,猛的站住了前行的步子,回過頭來瞪着魏神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