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寒一劍揮空,加快了速度,再次攔住了凌重。

凌璇璣忙道:“墨寒!放過我父親吧!”

“閉嘴!” 情深未晚,總裁的祕密戀人 墨寒冷聲斥道。我的腦海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凌重以前想吃掉墨淵。

現在,墨寒肯定是還記得這事,要給墨淵報仇了。

誤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凌重這時也幻化出一把闊背大刀來,擋住了墨寒的劍,咯咯笑道:“沒想到吧,老夫重生而來,修爲能如此大漲!”

“本座沒興趣。”墨寒冷冷道,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將凌重掀翻在地,看的我和白焰只叫好。

讓他裝逼!

也許是我們太得意了,凌重的眼神瞥過我們,原本一動不動的鬼兵竟然動了起來,紛紛朝着我們攻來。

墨寒的注意力被分散,凌重得意的一笑,又道:“冥王大人曾經許諾老夫會娶璇璣爲妻,爲何現在背信棄義另娶她人?”

“本座當初說的是封凌璇璣爲後,可沒說過是誰的冥後!”提起這件事,墨寒更是火大,“你還有臉說!”

他一劍揮開凌重,另一隻手擡手便是一團藍焰,直接打在了凌重臉上,毀掉了那樣倚老賣老的臉。

凌重再想要開口,墨寒加大了攻勢,將他壓制的毫無還手之力,只能勉強自保,還傷到了好幾處。

只是奇怪的是,他每次受傷,傷口都閃過一道透明,又很快恢復了原樣。

黑麒麟飛的高,下面的鬼兵擠在一起想要攻擊我們,卻沒有辦法。我便分出一道意識去觀察凌重,發現老傢伙那與地面連接的地方,不僅僅只是那團黑煙!

那些黑煙,就像是電線一般連接着底下,又逐漸延伸到另一個地方。那裏有一個防護法陣,法陣之中傳來了很多陰靈的氣息。

說不定,那就是凌重傷勢快速痊癒的根本所在。

想到這裏,我忙示意黑麒麟朝那裏飛去。墨寒看了我們一眼,確認我們母子安全後,他又繼續跟凌重對戰了起來。

與此同時,我發現之前凌璇璣復活凌重的祭壇之上,又冒出來了幾隻老鬼!

“媽媽,好多臭臭的鬼哦!”白焰捏着鼻子直接抱住了我的腿,怎麼都不要去聞空氣中的味道。

我給小傢伙弄了個隔絕氣息的法術,聽見凌重笑道:“冥王大人,好好來見見我們這些老傢伙吧!”

都是跟凌重同一時期的老鬼嗎?

我望過去,那些復活的老鬼們笑着,面容是跟凌重一樣的得意。

他們紛紛衝向墨寒,墨寒一人迎戰,倒毫不費力,這才讓我稍稍放心了些。

那些老鬼們的腳下都有同樣的黑煙,連接着不同的地方。每個地方都有大量的陰靈氣息傳來,同時,還有一道我熟悉的氣息……

那似乎是我的氣息……

很快就到了連接着凌重的防護法陣之上,那裏盤亙着幾隻戰鬥力強悍的鬼兵。看起來和其他鬼兵一樣無所事事的徘徊在這裏,實則都戒備的守着那防護法陣。

我跟白焰說了自己的計劃,白焰詫異道:“媽媽也能看見那裏關着好多的鬼嗎?他們一直在死呢!”

一個瘋狂的想法閃過我的腦海,我忙再次看向凌重。這隻臭老鬼的身子,剛剛纔只有上半身,現在大腿也已經顯現出來了!

他一定是在吸收那些防護陣法中陰靈的生命力!

只要斷了這個源頭,墨寒分分鐘就能滅了凌重!

我忙抽出長劍,蓄足了劍勢打入拿到防護陣法之上,打出來了一道裂縫。那守衛着陣法的四隻鬼兵一下子狂暴起來,紛紛攻向我們。

白焰佔據着地理優勢不要錢的往下面丟鬼火球,突然,黑麒麟的身子晃了晃,居然是被一隻鬼兵用拋上來的鐵鏈捲住了腳腕。

黑麒麟掙脫而起,那隻鬼兵順勢跳了起來,另一隻手揮舞着一把巨型斧頭,差點與我擦身而過。

“慕兒!”墨寒想要過來,我忙道:“我沒事!你忙着!”

他再次被幾隻老鬼團團圍住,見我有辦法應對,傳聲讓我小心危險後,又回到了戰局之中。

白焰去對付了鬼兵,我則繼續破壞那陣法。

然而,竟然有鬼兵站在了那陣法之上,寧願用自己的身子擋住那陣法,都不讓我破壞!

我玉色的長劍逐漸爬上一層銀白色,細密的閃電在劍上摩擦而起。我揮劍,一道帶着雷電的銀白色火焰落在那鬼兵身上,瞬間席捲了它,連帶着將下面的法陣一起毀掉了。

所以說不要惹女人生氣!

一道道陰靈快速的從陣法之下逃脫而出,一道乳白色的氣息倒是直接衝向了我。

白焰怕有危險想要爲我擋住,被我攔下了。那是我自己的氣息,我認得出。而且,那東西沒有惡意,反而對我還有一股奇特的親密感。

乳白色的光暈融入眉心,一瞬間,我的腦海中閃過和墨寒一起在人間渡過的不少畫面。

那是我的記憶?

不,這不僅僅是記憶,還有我的法力與血脈之力。

從記憶中醒來,白焰正在收拾另外的鬼兵,我也忙去幫忙了。倒是凌重,那身子一瞬間透明瞭下去,法力銳減,更不是墨寒對手了。

陰靈們四散而開,又被鬼兵攻擊,只能聚回到原處。我的眼神掠過他們,忽然看到了一張臉,有點眼熟。

名字已經不記得了,但是在剛剛恢復的記憶中,我見過這個人。準確的來說,是這個人的肉身。

這個人的魂魄被凌璇璣抓走了,我和墨寒一起去那個失魂村爲這些人招魂,最後這個人的魂魄沒有被召回來。

當時,凌璇璣說,魂魄已經被她吃掉療傷了。

那現在他又怎麼會在這裏?

難道說,凌璇璣那時是說謊的?她從很久以前,就在謀劃用這種方法復活凌重了?!

那爲什麼會有我的氣息?

我想不通,看着那些陰靈被鬼兵圍攻的可憐,一個個正在逐漸魂飛魄散,起了惻隱之心。

我將無極玉簡幻化回玉簡的模樣,和白焰一起放下一團火焰擋住那些鬼兵之後,將那裏的所有陰靈都收進了玉簡之中。

之後,又滅掉了附近的鬼兵後,跳到黑麒麟背上,重新回到了天空中的安全地帶。

順勢的,我又依法炮製,端掉了其他老鬼的法力來源,又恢復了不少記憶。

奇怪了,我的記憶怎麼會在這裏?

墨寒投來一抹讚許的目光,我的小尾巴驕傲的搖了一下。我不是隻會拖墨寒後退,我也是可以給他幫助的!

同時,墨寒飛快的處理掉了那些老鬼,那速度不由得讓我懷疑他之前都保留了實力。

忽然,一道強勁的法力也加入了戰局之中。白焰開心的朝一邊喊去:“二叔!”

墨淵陰沉着臉從天空的另一端出現,他的眼神瞥過那些被墨寒收拾過的老鬼,最後直直的落在了凌璇璣身上。

凌璇璣錯愕的往後退了一步。

“墨淵……”凌重的語氣也帶上了幾分害怕,一個墨寒已經讓他們聯手都應對不及,現在還來了個墨淵,更是棘手。

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墨淵聽到他的聲音,猛地擡手,一道勁風從他袖間飛出,直接將凌重打飛了出去!

“父親!”凌璇璣想要追上去扶住凌重,墨淵一個閃身來到她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墨淵……”凌璇璣低低呢喃,望着一言不發的墨淵,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

“他是我父親……”凌璇璣緩緩道,帶着她從未有過的低聲下氣:“我只想要父親而已……”

“那我呢?”墨淵反問。

“父親不會再傷害你了!”

“可是他剛剛看我的眼神就想吃掉我……”白焰略帶不滿的抱怨。

墨淵看了眼白焰,眼神又重新落回到凌璇璣身上,冷冷開口:“聽到了?”

“不會的!父親不會對白焰下手的!”

“念你父親當初帶我們出寒淵,他想吞噬我,我也給了他一個痛快的死法!你如今,居然用禁術復活他!百萬陰靈的命,他不還,難道你還!”墨淵勃然大怒。

“可是……墨淵……你知道父親死後,我過的是怎樣的日子麼?”凌璇璣不自覺落了淚,那些日子必定分外的煎熬。

墨淵劍眉豎起:“我當然不知道。念在幼年情分,我接你入冥宮,封你爲後,你還有什麼不滿足?”

“你娶我是因爲要替墨寒還債!”凌璇璣提起這件事也是生氣,更多的卻是深深的悲哀:“我們成婚,連頂轎子都沒有,只你一道口諭……你知道那些鬼,他們嘴上喊着我冥後,背地裏是怎麼嘲笑我的麼!”

“要怪就怪你爹!是他貪心不足!要了冥後的位置還想要吞噬我!凌家倒臺那些年,凌璇璣,你摸着良心想想,你多少次差點死在外面!只要我和大哥默不作聲不出手,你早就死了!連冥後的頭銜都沒有!”

我忽然意識到,墨淵的心裏是有凌璇璣的,而且地位還不低。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麼生氣了。

凌璇璣望着他沉默了許久,臉上的淚流下,又消亡。

“所以呢?”她問,“你每天每晚都在外面花天酒地,我空有一個冥後的頭銜又怎樣?我不求你像墨寒對慕紫瞳那樣好,我只要你稍微關心我一點就好了!”

“我不關心你,你早死八百回了!”

“可你更關心你在勾欄裏的相好們!”

……

兩個人吵了起來,白焰估計還是第一次看見他每天笑眯眯的二叔這樣

生氣的模樣,有點怕怕的抱住了我的腿。

我蹲下身,捂住了小傢伙的耳朵:“咱們不聽哈。”

“二叔二嬸爲什麼要吵架?”白焰不是很懂。

“大人的事,媽媽也不是很懂。白焰這麼聰明,長大以後一定能想明白的。咱們現在也不要想好嗎?”

他偷偷瞄了眼還在爭執的墨淵和凌璇璣,撲進我懷裏自己捂住耳朵,撅嘴點了點頭:“嗯……”

墨寒那裏,他知道墨淵對凌重的恨有多深,倒也不急着動手了。只是用威壓將幾隻老鬼全部震懾在了原地,準備將他們全都交給墨淵處理。

墨淵那裏和凌璇璣吵了半天,終於慢慢安靜了下去。

總結下來,大概就是凌璇璣想要墨淵對她好一點,少去逛青樓,尊重她這個妻子。

墨淵覺得在凌重背叛他們兄弟、又坑了他們兄弟那麼多次後,他非但沒有對凌璇璣落井下石,還照顧了她這麼多年,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作爲一個妻子,我能明白凌璇璣的感受。誰不希望丈夫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呢。

可是,結合實際,墨淵除了花心了些,對凌璇璣還真不錯。就我剛剛恢復的那點點記憶來看,凌璇璣用活人魂魄療傷在冥界不是小罪,但墨淵都幫她兜了下來。

這些年,他給了她冥後的頭銜,也給了她冥後的權。除了一些根本性的大事凌璇璣無法做主,墨寒不在的這三千年裏,墨淵是冥界老大,凌璇璣的地位幾乎僅次於他。

然而,現在凌璇璣復活了凌重,還是密謀了那麼久的。

換了是我,恐怕怒氣也不會比墨淵輕。

然而,墨淵望着泣不成聲的凌璇璣,驀然伸手撫住了她的臉。他似有些留戀的輕輕摩挲着凌璇璣的臉龐,凌璇璣的眼中燃起了一道亮光。

“璇璣……”墨淵沉沉的開口,“你太讓我失望了。”

凌璇璣眼中的亮光一瞬間退下,墨淵的手驟然往下移去,猝不及防的掐住了凌璇璣的脖子。

凌璇璣那細弱的脖子被墨淵完全握在手中,並且在不斷的收緊着。

“這些年,到底是我錯看了你。”墨淵的每一個字都透着深深的失望。

凌璇璣的臉色已經難看了起來,我忙捂住了白焰的眼睛。

然而,墨淵卻沒有殺她。

他猛地將凌璇璣甩出去,丟在了凌重面前。

望着他們父女,墨淵面無表情道:“當初大哥被誆騙許下封你爲冥後,也是因爲我的天真。我記得當初我說的原話是‘璇璣那麼懂事,給她個冥後噹噹也沒事’,所以大哥答應了。”

說到這裏,墨淵自嘲的冷笑了一聲:“如今看來,你已經是當不起‘懂事’兩個字了!”

凌璇璣震驚的搖着頭,女鬼的第六感顯然已經讓她猜到什麼了。

墨淵將眼神從她身上挪開,揮袖甩出一張帛書,執筆在上面快速寫着什麼。

“墨淵!不!不要!不——”

帛書的邊角在風中微微揚起,墨淵望着她遲疑了一下,似有幾分不忍。然而,瞥見她身後的凌重,墨淵再次皺起了眉頭,煩躁的抓過身前的帛書丟在了凌璇璣身上。

“休書拿好,從此以後,不許再踏入冥宮半步!”

“墨淵!”凌璇璣一下子彷彿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氣,癱倒在了地上。

“大哥。”墨淵不再想聽她說話,無視過嘶聲的凌璇璣來到墨寒面前,輕蔑的瞥過那些被墨寒威壓震懾的老鬼,面色冰冷:“再讓他們死一次!”

兄弟兩個同時動手,凌重那裏也許是考慮到了凌璇璣的感受,誰都沒有率先去處理。

老鬼們自然是不敵墨寒與墨淵,我看到凌重的眼中閃過一道算計,原本靜穆的站在周圍的鬼兵紛紛朝着墨寒與墨淵攻去了。

凌重能控制鬼兵!

那些鬼兵雖然不是墨寒兄弟倆的對手,但還是拖住了他們些許時間,給了老鬼們逃離的時刻。

凌重一隻手拎起失神的凌璇璣,不甘心的再次看向我和白焰,被墨寒注意到,一道凌厲的劍勢差點削掉他的臉。

這裏有逃匿法陣,幾隻老鬼跳上去啓動了陣法。我想去追,可卻還是晚了一步。

他們一走,鬼兵再次變回了雕像。墨淵打量了那些雕像好一會兒,突然怒起,一劍毀掉了一連排的鬼兵。

他的氣還沒消。

墨寒走到他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

墨淵望着面前那一地的鬼兵碎石,自嘲道:“哥,我覺得我現在就是一個蠢貨!比慕紫瞳還蠢!”

能不能別扯上我!

“慕兒很聰慧!”墨寒不滿的給我辯解了一句,瞧得出墨淵只是意氣話,又安撫道:“好歹你自由了。”

“對!本大爺自由了!”墨淵彷彿猛然被點醒一般,回過頭來看向我喊道:“大嫂,給我辦相親!不對!選秀!本大爺要選新冥後了!後宮佳麗三千,一個都不能少!全冥界的女鬼都能來參加!”

我看向墨寒,墨寒顯然是要隨着墨淵了,我只能硬着頭皮點了點頭:“好……”

墨淵那聲音聽着欠扁,語氣間,還是夾雜着一股難過。

兩隻鬼青梅竹馬的情分,又有這三千年的夫妻之實,凌璇璣對他的背叛,恐怕要好一段時間才能讓墨淵放下了。

我們一行人回了冥宮,路上,墨淵一隻鬼沉默的坐在了黑麒麟的頭上,白焰去找他玩都懨懨的。

我則告訴了墨寒記憶恢復了少許的事,墨寒很高興。

“可是我不明白爲什麼我的記憶會在這裏。”我苦惱道。

“傳聞,盤鳳涅槃火能讓盤鳳重生,其中蘊含着世間最精純的重生之力。若是在盤鳳涅槃之時能截取到涅槃時的火焰,便能用當時火焰中蘊含的重生之力使人復活,哪怕是魂飛魄散的。”墨寒的眼神暗了幾分,他抱着我的懷抱也擁得更緊了。

“即使是盤鳳族鼎盛之時,也沒有聽聞誰用這樣的方法復活過,更何況是盤鳳族滅絕多年後的今天。一直都以爲的無稽之談,卻沒想到她居然真的做到了。”墨寒的語氣帶上了幾分不悅,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

那裏有我的記憶,顯然是用的我的涅槃火。凌璇璣是怎麼弄到我的涅槃火的?

(本章完) 白焰跟墨淵玩的沒勁,又跑回到了我們身邊。聽到我們的話,小傢伙窩到我身邊問道:“媽媽,你涅槃的時候,二嬸也在。她是不是那個時候偷走了媽媽的涅槃火?”

我已經不記得當時的情況了,墨寒的眉頭因爲想起那些不快的事緊緊皺起。見我想知道,他又道:“應該是那時。”

“她怎麼會知道我涅槃了?”涅槃火雖然霸道,但涅槃時的盤鳳是最脆弱的,一般不會告訴外人涅槃的地點與時間。我與凌璇璣,應該也還沒要好到那個程度吧。

墨寒又道:“你被……”他說着意識到什麼,看了我一眼,又改了口:“你涅槃前,我不在身邊。你怕我有危險,通知了墨淵一聲,當時凌璇璣也在,就和墨淵一起過來了。”

墨寒沒說完的那句話,我總覺得是我被誰帶走之時。可惜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了,不然就能猜出來墨寒在瞞着我什麼。

一行人回了冥宮,由於凌重複活,墨寒有不少事要去處理。我照顧着白焰,順帶問了小傢伙我涅槃時的情景。

白焰倒是全記得,還把畫面放給我看了。

洞天福地的祭壇之上,一隻銀白色的盤鳳虛影虛弱的躺在上面。霸道的涅槃火搖曳,墨寒就要往火焰中衝去,又被墨淵死死的拉住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