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夜瀾走了就沒再回來,她也沒再出去,只是打開了馬車的門,看著車外的風景,大路朝天,朝陽似火。

路的兩邊空蕩蕩的戈壁,土黃又遼闊,偶而一些深綠色的植被點綴其間,貧瘠中透著蒼涼的美,陌生感讓她嚮往又膽怯。

最後不看了,覺得這無聊時間確實該找點事做,給打發了,便睡了一覺,迷迷糊糊聽見小狐狸喊她吃飯,夢尋眼也沒睜就拒絕了,沉迷睡夢,無法自拔,覺得身輕如燕,飄飄欲仙,神仙一樣,還學什麼凡夫俗子吃吃喝喝?

正坐在一棵結著五光十色的果子的樹上,伸手準備摘一棵嘗嘗,就感覺屁股下面的樹一陣搖晃,突然就消失了,她「啪」掉在了地上,屁股生疼,像有人掐的一樣,一疼之下就醒了,發現真的有人掐她屁股晃她的身子,是小狐狸那個欠揍的,現在正得意洋洋看著她

「懶豬!起來吃飯去!」

「不餓!你為什麼騙我?他根本沒殺那些人!」

小狐狸反應過來輕「嗤」了一聲,笑的豪無悔意,在她床邊坐了下來,問她

「說你笨呢,還是說你聰明?你從來沒有真心實意相信過我家大人吧?我說殺了就殺了,我若說被他吃了,你是不是也相信?」

她想了想,可能會相信,最少有一半可能,又覺得不可能會信,他從來沒吃過人,小狐狸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她搖搖頭,似乎對她的反應很無語。

「你知道錦衣對賀清影的心意嗎?你去勸勸吧,飯也不吃,失魂落魄有氣無力看的難受!」

聽這麼一說,夢尋不得不爬起來,沒想到還有一個比她還慘的,看了看小狐狸,也就她幸運!

「你和寄川是青梅竹馬?錦衣為什麼沒有一個青梅竹馬?鴻宇不是喜歡她嗎?」

給她遞水,給她找她喜歡的五彩石,處處關注她,難道不會勸她吃飯?想到這又不想下車了,往床上一躺,覺得這種英雄救美的事該交給鴻宇。

不像夜瀾,昨天明明有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他就冷眼看著,恨不得她再慘一點,讓她記憶深刻,終身不忘,好記住他的話。

小狐狸一邊拉她起來,一邊小聲嘀咕

「別亂說,人家自己都沒說呢,你就給捅破了,有意思嗎你?她現在是看不見鴻宇的好,鴻宇也知道,所以什麼都不說,你也不要提,聽見沒?」

「為什麼?喜歡就要說出來,就像她喜歡賀清影,為什麼不說?要獨自悲傷。」

她又被人從床上拉了下來,只能自動把腳套到鞋裡,想著錦衣怕是憋屈出心病了。見小狐狸唉聲嘆氣,她推了推她,小狐狸看了看她又繼續說

「錦衣以前有一個喜歡的人,被那個魔女殺了,靈魂再世輪迴就是賀清影,可是他不記得錦衣,還偏偏喜歡上了你,讓你整天在她眼皮下面,她能好嗎?」

夢尋目瞪口呆,還有這層關係?喜歡的人被人殺了,那該多難過!現在又經歷一次撕心裂肺,真的有前世今生的緣分?看這明明是孽緣。難怪見錦衣的時候少之又少,原來是故意躲她的。

「那你還讓我去勸?有病吧你,我不應該躲著她嗎?或者像以前一樣,她躲著我。」

「大人命令她正視現實,逃避解決不了問題,所以只能整天看著你了!走吧,去刺激刺激她,讓她清醒清醒!」

夢尋直往後躲,難以想象還有這麼損的主僕,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家大人冷血心腸,你也跟著學?你換位思考,如果寄川移情別戀,你會……」

「閉嘴!少咒我,這是在幫她,不忘了要一直這樣下去嗎?整天涼冰冰的,誰也不接受,這麼多年過去好不容易好一點,現在被賀清影一刺激,要瘋了!」

夢尋被推下了車,看見馬車停在街邊一家酒店門口,大街遼闊,街上人來人往,很熱鬧,她一出來心情也跟著好一點,不知道這一覺睡到哪了。

酒店四門大開,裡面人滿為患,她皺了皺眉,沒想到這群妖精還喜歡湊熱鬧。只是她畏畏縮縮不想進,本來有一肚子話要勸,知道這些事後,一個字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錦衣怎麼知道賀清影就是她喜歡的人轉世為人?他以前是什麼?那個魔女是怎麼回事?」

人死了,三魂七魄離體,七魄隨肉體消散,三魂各歸天地,命魂進六道輪迴,至於哪一道就看各自造化,不是一定能黃光一道再世為人的,所以錦衣能人海茫茫,千山萬水碰見賀清影,真的要有前緣才行,而且能認出他,也不是簡單的事,這種事不是法力高深是看不出來的。

「因為他身上有獨屬於他的標記,可是他忘川河上奈何橋一過,孟婆湯一喝什麼前塵舊事都忘了。」

夢尋心裡替錦衣悲傷,獨留她一個記得所有。花葉生生兩不見,相念相惜永相失,路盡頭有一條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奈何橋。有個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裡,給每個經過的路人遞上一碗孟婆湯,凡是喝過孟婆湯的人就會忘卻今生今世所有的牽絆,了無牽挂地進入六道,或為仙,或為人,或為畜。

孟婆湯又稱忘情水,一喝便忘前世今生。一生愛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隨這碗孟婆湯遺忘得乾乾淨淨。今生牽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來生都相見不識。

「若有仇這樣也挺好,可是有愛,還有一個人在念念不忘的糾結,就讓人難過了。那個標記是什麼?還真的有憑標記認出彼此的?」

總有一些人不願意忘了前世情人,會留下一個特殊的標記,一個酒窩一顆痣一個胎記,盼來生再相遇,相憶相知相惜!可是一過輪迴,連自己都忘了那些標記的意義。不知道賀清影留的什麼被錦衣發現了,發現卻晚了一步。

小狐狸大步往前走,眼看著就要進入鬧哄哄的飯店,夢尋喊住她

「話還沒說完呢,他前世留的什麼標記?」

小狐狸退回來,立在她旁邊,往裡看了看,可能是在看錦衣他們,扭回頭說

「他沒留標記,他死是因為替錦衣擋了那魔女一劍,貫穿了心臟,所以他的心口有一處胎記,那劍是我的,只有見過的人才識得,印記是當初靈魂被重創留下的印記,會隨著輪迴帶如下一世。」

真夠亂的!夢尋感覺讓她去勸錦衣忘了賀清影,有點殘忍,當初他為了救她而死,好不容易盼來今生,雖然不能在一起,可是記得也是一種幸福。現在要她這個情敵去勸她忘了他,這話還真難說出口。

原來賀清影上輩子就是一個勇敢有擔當的男人,這輩子一樣為了喜歡的人付出很多,甚至一樣願意付出生命,立在她面前替她擋,是不是像當初替錦衣擋一樣。

可是這次弄錯了對象!現在想想那天錦衣撐傘立在雨里看著賀清影抱著自己,從她身邊經過會是什麼心情?一定很難受,知道要離開時一定很不舍,情願立上房頂也要看看他。

她看了看旁邊小狐狸,想夜瀾真殘忍,明明知道,還舉行婚禮做這一切,傷了她的心就算了,還傷了錦衣和雲將軍的心。不知道那個雲將軍和賀清影有沒有前緣?不知道最後會是誰陪在賀清影身邊。

無緣才會迎面走來又擦肩,有緣才會翻山越嶺來相見!錦衣來到這裡偏偏遇見了前世愛人,他的前世已盡,可是這輩子他們真的就這樣了嗎?

她比小狐狸還快的邁步進了酒店,想去找錦衣,告訴她還來得及,趕緊回去告訴他一切,讓他自己選擇,可是進來掃了一眼沒看見他們在哪,還撞了幾個人,小狐狸跟進來喊她

「夢尋,你這心不在焉的做什麼,跟我走!」

自己確實急了一點,他們怎麼可能坐在人群中間,不包店就不錯了。靜了靜心,已經知道他們在哪了,他身上若有若無的香味她是記住了,她跟著小狐狸一起上了樓梯,問前面的人

「你家大人用的熏香叫什麼名字?」

自打認識,他身上就是這個香味,沒變過,她以前沒在意,現在想知道它的名字。

「勿忘我!」

勿忘我?名字挺浪漫的,味道很淡雅,不知道那花是什麼樣子,她若學會做香囊,放這種花他應該會喜歡吧。上了樓,右拐進了房間,裡面並沒有幾個人,還是以前陪在他身邊的幾個,那些可能已經隨大軍走了,現在這樣清凈多了,一桌吃飯不擠不吵。

進來目光掃了一眼他們,和夜瀾銳利的目光對上就錯開了,鎖在了錦衣身上,她還是那樣冷淡淡的,如果小狐狸不說這些,她什麼也不會發現,頂多看出她精神不好,在思念賀清影,不會知道那思念牽扯兩世。

錦衣左邊坐著鴻宇,右邊是夜瀾,她過去用腿擠了擠夜瀾的腿,他看了看她似乎明白她的意思,向他旁邊空位置點了下下巴,她也向那個空位點了一下,示意他過去,她要和錦衣坐一塊。

他目光有著一絲無奈,起來給她讓了位置,坐到旁邊去了,滿眼寫著你滿意了? 真相揭穿得這麼快,讓今豫和連興緻都沒了。

只覺得鬱郁。

他說出自己的想法,覺得真相知道得太早,很沒有趣味。

電視劇?

陸細辛微微偏頭,心想,這個今豫和果然跟資料上介紹的一樣,是個怪人,喜怒無常,想法稀奇古怪,不可預測,更不可以常理推測。

見陸細辛不說話,今豫和墨眸一挑,眼尾泄出絲絲邪氣。

「怎麼不說話?」今豫和眸子光芒浮沉,「為什麼沒有像電影電視劇中那般,結尾時,幾經周折才會知曉真相呢?」

陸細辛想了想,開口:「大概因為你不是主角吧。」

今豫和:「……」

陸細辛毫不留情地往他心口捅刀子:「一個路人甲,安靜地經過離開便是,妄想要什麼主角待遇?」

今豫和:「……」

為什麼會有扎心的感覺?

原來他不是主角,只是個路人甲么?

心塞塞!

說完,陸細辛身子後仰,靠回椅背。

空姐過來送咖啡,陸細辛抬手拒絕,然後指尖點了下沐喬的位置,語氣很淡:「多關注下她。」

空姐回頭看了一眼,不解其意。

陸細辛解釋:「沐喬應該是被催眠了,下飛機時記得報警。」

怎麼會?

空姐驀地瞪大雙眸,趕緊折回,應該是報告主管領導去了。

前邊的今豫和聽到聲音,飄悠悠探出一顆腦袋,幾乎要把整張臉都夾在椅背和扶手之間。

離得遠了,只能看到一個頭在那飄啊飄。

大眼睛直直望向陸細辛,帶著點好奇:「你怎麼知道她被催眠了?」

陸細辛:「猜到的。」

今豫和嗤笑一聲,「那你運氣還挺好,居然猜准了。」

說話間,他抬起右手,打了個響指。

啪的一聲過後。

沐喬彷彿從噩夢中驚醒,驟然抬眸,一時之間有些不知身在何處。

今豫和不太高興,微嘟著唇:「她剛才還要跟你搶男人呢,為何要幫她?」

陸細辛掀了掀眸,語氣認真:「方才,我們是對立的,但是現在,她和我都是華國人,而你是外國人,保護同胞不受傷害,是我的責任。」

今豫和更不高興了,嘀咕:「我不是外國人,我是F國人。」

不高興只是一會,今豫和很快又開心起來。

他眉眼飛揚地看向陸細辛,語氣得意:「她的催眠已經解開了,一會空姐回來,看你怎麼收場?」

陸細辛完全不做理會,而是低頭看書。

可惜,今豫和不得安靜,嘰嘰喳喳:「喂,說話啊,你還沒回我呢?」

陸細辛扶了扶額,右手夾著鋼筆晃了晃,示意他看。

今豫和眨巴眼睛,不懂。

陸細辛嘆息:「這是錄音筆。」

今豫和:「???」

怎麼會有人裝備這麼齊全,事事都想到別人前面?

一向引以為傲的聰明大腦受到了打擊,今豫和垂著眼睫,神色鬱郁。

哼,總有一天,要把你催眠成一條狗,看你怎麼聰明! 「報!」

門外一傳信弟子快步走了進來,神采奕奕氣質不凡,對着身前眾人躬身一禮,道:

「斗破峰大師兄鳴鳳拜見太上長老及諸位長老,見過少主。」

「鳴鳳你來啦!」

二長老慈祥的伸手朝着沐白身旁指示了一下,繼續說道:

「這位太上長老千葉魂乃是為師的師尊,也就是你的師爺,快跪下叫師爺。」

鳴鳳心中一喜,趕忙跪下對着千葉魂方向磕了一個頭,恭敬道:「拜見師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