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概

“……”

“沒事吧。”

“沒什麼,你剛剛說什麼來着,沒聽清楚,哈哈。”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空幻伸手揉了揉有些發酸的鼻子,鬱悶地嘟嚕着:“無論多強,果然生物體就是生物體,還是會產生相應的病理啊,這就是這個世界沒有完美生物的原因麼?矛和盾的不斷對抗……”

“不要想那些有些沒得。”對於幽神級空幻的噴嚏毫無異常反應,8051只是瞄了一眼,就自顧自地收回視線。

走了有一會兒,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語氣之中帶着調侃地說道;“這世界本就沒有完美生物,就算不是生物體又如何,還是會生病。8051站在極高的地位俯視着爾等生物。”

“額……哦?”

“我記得以前在生物編輯空間中,曾經接到過系統的一次通告,上面說到,有一種極其強大的存在物種,他們甚至可以肉身橫渡宇宙、拳頭砸碎月球。但後來,他們還是滅亡了。”

“因爲一個很小的原因,一個族民在度假時感染了一種專門崩潰碳原子的病毒,本來只需要小心就可以將這個病毒感染部分切掉,那麼就毫無問題了的,但整個族羣卻因爲習慣而過於大意,就這麼滅掉了。8051深感萬物之不足。”

“……額。”空幻頓時滿頭大汗:“你說的是凹凸曼還是賽亞人啊,這強悍的實力,以及杯具的滅亡方式。”

“笨蛋,實力不是重點!”

一拳頭將空幻砸醒,8051怒其不爭地揮舞着晶瑩的拳頭說道:“我要告訴你的就是,只要是生命體,無論它多麼強大,多麼奇異,多麼特別,但自然界總有他的天敵。”

“這個星球沒有,也許是下一個星球;這個宇宙沒有,也許是下一個宇宙;這個世界沒有,也許是下一個世界;所有世界都沒有,那也許就是他們自己……它們之間的差別,只是在於天敵的多少而已。”

說到這兒,8051似乎也覺得應該讓空幻認識一下現實,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

“就拿你最熟悉的人類、現在的朋族和那種超級物種對比。”

“人類的天敵可能有很多,各種病毒、身體病症、外界生物、自然變動等等都會讓他們滅亡。但他們卻擁有很大的數量,對於本星球內的天敵,足夠依靠數量產生抗體變異;有不斷髮展的技術,在不斷研究自身的情況下,可以研發出各種治療技術……”

“那種超級物種,雖然極其強大,幾乎無懼各種外部威脅,看似是站在了頂峯,但正是因爲這種頂峯地位,讓他們失去了應有的警惕性。那名被感染的族民,完全是因爲他和其它隊友太過自信,才使得這種傳染極其緩慢的病毒,居然奇蹟般地滅掉了一個超級物種!”

“而朋人的天敵,絕對比人類少,但肯定比那個超級物種多,你要認識到。朋族並不是無敵的,外界生物與自然變動的威脅雖然較小,但病毒和自身問題等等依然是麻煩。”

說到這兒,8051似乎想到了什麼,若有所思地揉了揉額頭,然後看了看四周,眼前一亮,最後轉頭嚴肅地盯着空幻說道:“說起來,你沒有發現朋族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嗎?8051突然間想起了自己之前想到卻沒來得及說出來的東西。”

“什麼?”

對於8051的話雖然深以爲然,但空幻顯然還達不到完全知道8051所知所想的程度,何況小8的跳躍性思維可是不比空幻弱。

“醫療啊醫療!”

晃了晃手指頭,8051嚴肅地說道:“整個朋族我逛下來,居然沒看到一個醫館,居然只有朋族內部加起來才四十個高級神殿之中,擁有爲數不多的有一定藥草知識基礎的祭司。”

“而之後你帶着我逛那些研究機構的時候,我也發現,居然連個專門針對醫療方面的都沒有,只有一個生物學研究小組和一個植物藥草統計小組面前夠得上邊!”

惱怒地攤了攤手,8051鬱悶地捂着額頭,隨後提手重重地敲擊着可憐的空幻,繼續說道:“偌大一個朋族,加上遁甲族都快突破40萬人了,居然才加起來不到20人的醫療研究人員,你想死嗎!8051對於朋族的醫療情況之糟糕感到非常不滿。”

而此時,空幻也驚出一陣冷汗。

事實上,這也不能怪空幻,或者說不能怪誰。

空幻要想的東西太多,加上朋人身體素質的原因,平時小病小災挺一挺就過去了,遇到大病,恐怕就是直接通知最近的亡魂管理局。

畢竟在朋人看來,成爲亡魂後達到靈魂級又可以回來的,那麼生體死亡似乎依然不是多麼大的事。

除此之外,作爲特別負責查漏補缺的發改部也顯示出其不足,發改部的成員都是朋族內部成員,即便是他們的長官楚琴也只是接受了空幻一部分知識而已。

她們的常識更新有時甚至還無法跟上朋族的改革速度,雖然也能查漏補缺,但對於雙月星從沒有過的東西,想要讓他們發現顯然也不怎麼現實。

於是,整體的忽視導致到現在爲止,朋族勉強算得上醫療機構的各地神殿,也只有爲數不多的幾種治療外傷的藥物。

伊之戀曇花再現 而其他東西,都因爲每一位朋人都安排好了工作,在缺少空閒人口的情況下而陷入停頓。

“仔細想想才知道,原來遊手好閒的人也是有一定作用的,只是我們朋族的人口使得我們無法這麼奢侈。”苦笑着搖了搖頭,空幻想了想說道:“發改部看來要降級成爲查漏補缺的普通部門了,隨着族羣一點點完善,速度已經超過最初的預計,那麼也可以將楚琴解放出來。”

“至於醫療,這方面的情況,我會告知木紋管理層,我相信她們會好好做的。”

揉了揉額頭,空幻對着8051笑了笑,然後說道:“也不要發這麼大的脾氣,現在朋族真正統一才17年,這麼短的時間,還沒有出現什麼大型傳染病雖然說不上幸運,但現在能得到你的提醒,我們肯定會建立醫療體系,這樣不就好了嗎。”

“知道,我可不是擔心什麼的,只是沒有醫療機構的朋族不完整,不符合我的生活標準而已。” 君顏再歸 偏過頭去看向它處,8051一邊踢着腳下的薄雪,一邊向前走着。

而她的思緒中,卻漸漸回想起最近短短几十年的生活,這幾十年對於以前在編輯空間的自己而言,不過是眨眼之間而已。

在編輯空間悶了太久,覺得呆在一個地方實在是天底下最大的折磨,於是自己終於還是毀滅了那個束縛自己幾十億年的牢籠,奔向了自由的外部世界。

但來到外部世界,面對豐富多彩的世界之時,她卻發現自己完全沒有了前進的目標。

於是,她選擇了繼續幫助自己在編輯空間中輔助的種族。

不得不說,即便是8051,也還是擺脫不了習慣的影響,或者受,她們的習慣更難改變。

然而,擁有了自我意識,情感這種東西就成爲可能。

對朋族的感情,對某某的感情,對雙月星的感情……

或許,從在編輯空間之中時就已經確立了。

於是,她開始奔波勞累,開始辛苦工作,過上遠比編輯空間更爲辛苦的生活,但這卻讓她感到那般充實美好。

最後……

最後失敗了?

於是回到了老家朋城麼?

只是因爲自己最先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地點就是朋城旁的嘎山,還是因爲自己幾十億年接觸的空幻就在這裏呢?

待在空幻身邊,8051自己終於還是靜了下來。

“這樣的生活,也許纔是最好的。8051如是想着。”

“什麼?”

“沒有,你耳鳴了。8051義正言辭地說道。”

“額……”

※※※

自從15年朋遁職業劃分之後,一些在原職位技術頗高的人員,獲得了朋族的支持,可以向朋族申請私人研究所。

而根據協議,這些私人研究所在提出研究項目後,可以由商人出資,也可以由朋族出資,但研究成果最終依然歸研究員所有,只是出資方可以獲得相應的研究成果量產收益而已。

同時,私人研究所還必須無條件接收朋族派駐的實習生。

當然,實習生的選擇與數量可以由研究員自行決定,而且培養實習生,朋族也是要支付研究員報酬的,某些一時缺少研究項目,又或者需要幫手的私人研究所研究員,都會欣然接受這種安排,當然,也有孤僻的研究員對這種安排較爲抗拒,最終只允許實習生旁觀。

這種研究員,被實習生們成爲‘實習的善惡猛獸’,因爲這種研究員最終給實習生評分時完全看心情,高興了就是高分,你啥都沒做依然是高分;不高興了就是零分,你做的再好依然是零分。

雖然這種情況引起了學生和很多老師的不滿,但最終朋族管理層還是認爲,如果開特例的口子,不想這些研究員派駐實習生,那麼以後接受實習生的研究員數量肯定更少。

最終,管理層和學校雙方作出妥協,這類研究員所有接受實習生的工作照做,但實習生會校後會接受複試,以確定真實成績。當然,這東西完全是類似於潛規則的存在,大家你知我知研究員不知……

當然,要獲得【私人研究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爲朋族既要考慮個工廠的研究員需求、也要考慮人口的因素、還要考慮資金的問題……等等

按照15年7月發佈的《私人研究所申請條例》,申請者必須在本行業擁有一定的威望,評級在研究員級別及其以上,並獲得至少十名同級研究員的支持,掌握一項以上的專利……

而這些都滿足了之後,還必須等待朋族根據種族人口比率、文化教育水準、技術發展水準等因素調整的‘研究所擁有上限’提高之後,才能獲得。

否者就必須關閉一些長時間沒有出產,且不受《基礎理論研究鼓勵法案》保護的研究所。

當然,事實上,這個上限限制與現實還是有些差距的,爲了保證研究所的質量,長老院可是直接介入了每一個研究所的申請,空幻更是爲每一位成功申請的研究員進行了數據化,由此可在其嚴格性。

因此,到現在位置,朋族註冊的【私人研究所】,全族也只有37個,其中17個都位於朋城,祭司山還有9個,剩下20個省分11個私人研究所……

而仔細翻看法令,人們則發現,管理層和長老院討論決定的研究所上限,其實是100個。

廢柴女道士 這就是期望與現實的差距啊。

當然,遵循‘寧缺毋濫’原則,也沒誰會去降低這個標準,以添滿這個上限。

畢竟,朋族每年至少也要爲每個【私人研究所】平均支付1萬銅幣,這還只是常規維持資金。實習生、研究項目、基礎理論研究補足之類的資金還得另算……

“不得不說,朋族的稅收雖然提高了,但真正支持我們花錢的,還是那些大中型工廠啊。”這是面對每年預算收支的衆人,絕對真實的心聲。

而空幻兩人此時所在的這個研究所,正是一間名爲【機械模組研究所】的私人研究所。

“這麼說,你們剛剛搶的就是這個東西?”

站在那個看起來充滿技術氣息的研究車間,空幻手中握着一塊黑不溜秋的不明物質,輕輕拋動了幾下感受了一下重量,空幻這才握住,仔細打量着上面略帶劃痕的尖角,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頭。

然後,他還是將這塊物質丟給了在一旁可憐兮兮的,很有成熟氣息的那位大叔,這塊不明物質的主人。

“我的寶貝,你終於回來了。”

大叔旁若無人地與不明物質做着讓旁人一陣惡寒的交流,完全無視了周圍的兩位長老(8051自從定居之後就升任長老,木有任何人敢反對=。=)。

至於那幾位眼看着不明物質,被搶走,然後又回到大叔手中的研究實習生,大家請無視吧。

“能告訴我在哪裏找到的嗎?”

等到對方恢復了過來,並將不明物質好好地收在身上之後,空幻這纔看着那重重地,似乎要將衣服磨破的不明物質所在處,小心地揮去黑線,向大叔提問道。

本來,之前空幻和8051走在大街上,聽到這個私人研究所的吵鬧之時,還並沒有怎麼在意,因爲這並不是什麼異常的事,普通民衆打鬧而已。

而眼前這位很有成熟氣息的大叔,則是全朋族,恐怕是全雙月星,唯一一位研究實驗出了實用性齒輪組的人,沒有之一。

朋族現有的十幾組的齒輪組,其中9組是空幻的研究模式提供的,就算是參與研究的幾名技術員也只是知道,而不能想大叔這般創造。

而剩下7組齒輪組,則完完全全是這位大叔從無到有弄出來的。

更難能可貴的是,他的齒輪組與空幻的研究模式齒輪組,所出現時間前後相差僅兩天。

大叔的先出來……

當時瞭解到情況的空幻,在表示震驚和佩服的同時,其實還說過一句話:“這魂淡爲什麼不早點,我也不用浪費300的文明點,花上大半年時間來研究這該死的齒輪了。”

當然,那只是玩笑話而已,畢竟齒輪組的種類越多,大家平時選擇範圍也越大不是。

而到了15年,這位大叔就脫離了空幻之前邀請其成立的齒輪組,自己建了個私人研究所,拿着研究資金、政府補足、實習生供養,在兩年時間裏又先後又出了兩組齒輪組,算是不好不壞。

不過今天站在到這裏,空幻卻並不是想要看看這位大叔是否有新的成果,而是完全被這塊不明物質所吸引了。

“能告訴我是在哪裏找到的嗎?”

聽到空幻的再次問話,這位剛剛緩過來的齒輪大叔,才尷尬地笑了笑,然後狠狠地瞪了幾位可憐兮兮的實習生之後,這才向空幻和他身旁的8051點頭回應。

“空幻大人你是想找更多的吧,那我只能說聲很遺憾。”

“我有次外出探親,在路過一個山凹時發現了她,周圍都被我找遍了,連泥土下方十米以內,我都用精神力探查了,後來更是花錢請遁甲人找了周圍很大一片地方,可就只有這麼一塊。”

“哦,可惜。”

並沒有懷疑過對方,幽神級初期的空幻加上靈魂級的8051,眼前這位陰魂級巔峯的大叔完全沒有撒謊的可能性。

“那好好做吧,齒輪,有什麼新產品可不要藏私哦。”

“是,空幻大人。”在回答的同時,齒輪大叔還如同防賊一般地捂着自己懷中,已經將價值大概50個銅幣的麻布衣服劃破的不明物質,讓在場幾人苦笑不得。

走到門口,空幻突然停下來,回頭向着正打算訓斥幾名實習生的大叔說道:“對了,齒輪,如果想讓你那寶貝更好用,就帶它到鎧甲工廠的第三熔鍊車間吧,這樣它想變成什麼樣,就能變成什麼樣。”

“如果擔心,就說是我讓你去的,這樣他們就不會搶了你的寶貝了,哈哈。”

無視若有所思的齒輪大叔,空幻拉着8051笑着離開了這間私人研究所。

“幽神級雷鱗甲一樣的材料構成,是從鎧甲廠流出去的嗎?”8051疑惑地回望了一眼那塊物質,回想起了此前所見到的幽神級雷鱗甲。

“應該不是。”搖了搖頭,空幻笑着說道:“他在你我面前沒法撒謊,而且我說到鎧甲廠熔鍊車間之時,他完全沒有什麼異常反應,那個車間出於對某些特殊礦物的保護,是屬於機密級的,他的級別也不會知道。”

“那裏還讓他去?”

“所以我才說,是我叫他去的啊,到時候那位很謹慎的車間長,肯定會用磁場通信問我,我再確認就是了。”

“而最主要的是。”空幻晃了晃尾巴,轉頭說道:“小8你不是說過,那斷時間經常有那東西落下來嗎?系統防禦不會泯滅物質,只是摸消生命和複雜組成。所以它變成那麼一塊,更多的還是大氣層摩擦的原因,因此,星球上應該還有一些吧。”

“那要找麼?”

“就算找到了量也不大,量少了產生不了作用,反倒是找的時候費時費力,得不償失。”

搖了搖頭,空幻繼續前行。

【鱗鐵】就是這種物質的稱呼,是來源於蟲族基地突入大氣層時的底部防護物質,雖然防禦效果的確很好,但熔鍊、塑性等等都太過繁瑣。

而且它的量太少,即便是完整的那個偵查基地殘骸獲得的鱗鐵,也只滿足了十幾名幽神級的雷鱗甲而已。

“那不徵用那個人的嗎?雖然不想消耗人力去找,但放在眼前的不至於放手啊。”疑惑地看了看空幻,在8051看來,這種物質既然對朋族有用,留在個人手裏,顯然沒有留在朋族管理層手裏能發揮的作用大。

“不用。”眨了眨眼睛,空幻笑着回答:“這可是那位大叔的寶貝,搶了他還怎麼活。”

“……”

“額,空幻你太邪惡了。8051鄙視地陳述。”

“不是哦,明明是你自己相差了的說!”

“啊!囉嗦!去死!”

“賣萌自重,嘎。”

“……”

…… 陸照影知道施厲銘沾過程木的光,也被秦苒特訓過,這樣算來,施厲銘還沒潘明月的輩分高。

施厲銘在特訓營的名氣太高了,程木因為經常拿著鏟子研究種花,所以也就程家人跟國內少部分人知道程木比施厲銘厲害,這邊也就幾個官員知道,其他普通士兵並不清楚。

所以這裡施厲銘的名頭要比程木好用多了。

封家還有封辭的事情秦苒都知道了。

即便這裡的基本案件處理完了,這種時候陸照影也絕不會讓潘明月再回京城的,反正秦苒已經跟他說過了,讓他帶潘明月好好「玩」。

潘明月在一區也待過一段時間,她拿了陸照影手中的兩隻槍,掂了掂,才小聲道:「那我去試試。」

她也覺得這裡面有幾處設計的不太合理。

「別緊張。」陸照影低聲道。

潘明月把袖子卷了卷,「好。」

老張打著把小傘站在一邊,欲言又止的看了其他人一眼,尤其是兩個長官。

這兩個長官還在想陸照影說的「施厲銘師姐」是什麼意思,潘明月就已經開始了,他們看潘明月十分利索的越過第一道障礙物,才張了張嘴,詢問老張,「這位小姐,拿兩隻射擊槍幹嘛?」

老張沒敢說話。

畢竟雙槍神射手,京城也找不到兩個。

一分鐘后,在場所有人的表情有些獃滯。

五分鐘之後,潘明月用五分鐘的時間兩隻手射穿十六個靶心的時候。

在場所有人:「……」

本來還想問潘明月為什麼拿兩把射擊槍的兩個長官也瞬間沒話了。

潘明月從旁邊繞回來,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在看她,她不由低了頭,加快了腳步,她不太喜歡也不習慣被人盯著。

她把兩把槍還給了陸照影。

陸照影把槍給了那兩個人,才抬頭,嚴肅的面對所有人,「現在大家還有其他問題嗎?!」

所有人,包括突擊一隊的教官也忽然間鬥志昂揚:「沒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