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總統自言自語,目光閃爍,甚至露出了一絲絲苦澀,這小子,就是被那神祕老者寄養在聯邦的。

……..

太空基地,符老來到了這裏,見到了那位副院長,武長空,還有紫潼,還有早已經恐懼的嚇尿的吳鋼。

“符老,您怎麼親自來了?”

看到符老的剎那,武長空一臉驚駭,沒想到驚動了大總統身旁的貼身保鏢親自過來了。

符老一臉怒氣的喝道:“我能不來嗎?看看你們整出什麼事來,不是交代過你們了,要看好他的嗎?”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詳細的說。”符老冷着臉,直接詢問事情經過。

“這,符老,事情是這樣的。”副院長武長空臉色嚴肅,一五一十的說出實情全部經過。

符老聽完了,臉色極差,轉身看向一旁的吳鋼,後者被他這一看,頓時兩眼發黑,差點暈過去。

“壞事的東西,留着無用。”

符老冷冷的說完,擡手探去,五指捏着吳鋼的脖子提了起來,剎那,一股恐怖的能量涌入吳鋼體內。

шшш. Tтkд n. ¢ ○

“不,饒命,饒命,我不是有意的…”吳鋼驚恐的尖叫,不斷求饒,身體裏涌入一股可怕的能量。

那是一股裂變的能量,彷彿核彈在體內爆發,整個身體都亮了起來,彷彿一下子變得透明瞭。

“啊….”

吳鋼淒厲的慘叫,身體在所有人面前就這樣被蒸發了,可怕的裂變能量直接將他灼燒成了灰燼,點滴不剩。

符老,直接捏死了這個人,乾脆利落的化成渣渣。

“找,一定要找到人,否則,我們一個個都要跟着陪葬。”

他殺了吳鋼,冷着臉下達了命令,這話讓武長空都變了臉色,什麼叫都跟着陪葬?

一個柳塵,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有,因爲來自天河深處的那股力量,一旦柳塵死在聯邦,那可以預見整個聯邦將會迎來那位的恐怖怒火。 就在我和蕭老頭講關於陰陽家這個古老而邪惡的門派時,旁邊的蔣亦夢忽然站起伸了個懶腰:「要不我們還是先去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好睏啊!」

「要休息就在這裡休息好了,先不能進村。因為我們還不知道村裡到底有多兇險呢!」蕭老頭看著蔣亦夢。

「是啊!夢夢,你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我先守夜,老蕭你也去休息吧!咱們每3個小時換一次,然後差不多天亮了。」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

「那行!我們先點一堆篝火吧?要不然晚上會有一點冷的。」蕭老頭看著我。

「這樹上的樹枝不錯,我爬上去砍些樹枝下來吧!」說完我就捲起衣袖往樹上爬去。

這是一顆比較大的油桐樹,樹枝和樹葉內飽含極易燃燒的油脂,正是野外生火的最佳選擇。

我用青銅匕首砍了一些粗大的樹枝扔在地上,蕭老頭和蔣亦夢把樹枝堆在地上,然後只見蕭老頭從懷裡拿出一張黃色的符咒凌空一甩,一團紫色的火焰出現在符咒上面。蕭老頭把燃著紫色火焰的符咒扔在地上那堆樹枝上。

「呼!」的一聲,樹枝頓時燃起了熊熊烈火。

「好了,老王,你先下來吧!柴火夠了。」蔣亦夢來到樹下抬頭朝樹上的我大聲喊道。

「好,我馬上就下來。你趕快抓緊時間去睡一會兒吧!」我一邊順著樹榦往下爬一邊吩咐道。

「小子,好好守夜哦!3個小時后,我來換你哦!」蕭老頭盤腿靠著一塊大石頭坐了下來,然後閉上眼睛開始休息。

蔣亦夢笑著朝我說了句晚安,然後也在火堆旁邊靠著一塊大石頭坐了下來。

夜越來越深,我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睡意了,於是從兜里掏出一塊檳榔扔在嘴裡嚼了起來,又點上了一支煙。

檳榔加煙,法力無邊。看來這句老話果然不錯,在檳榔的刺激下,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

「呼嚕嚕呼嚕嚕」蕭老頭那如雷貫耳的鼾聲在我的耳邊響了起來。

「你們辛苦了趕緊先好好休息吧!我來為你們的安睡站一會崗吧!」我看著早已熟睡的蔣亦夢和蕭老頭笑了笑。

我靜靜地聽著熟睡中的兩人呼吸聲,然後抬頭看了看天空在屈指可數的星星。

「咦?那是什麼啊?」我忽然發現鬼村上方的天空居然飄著一團黑色的霧氣。

很快,我就明白了,那是這個村裡的煞氣。看樣子,裡面的邪物不少啊!

我把青銅匕首插回腰間,然後從背包里拿出許多小旗子按照陰陽八卦的方位插在方圓一丈的地方,做完這些后,我返回火堆旁邊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這些小旗子就是我們走山派的探靈旗,類似警報器。只要有陰靈邪物觸碰到探靈旗,旗子馬上會發出紅色的光,而陰靈邪物身上的陰氣越重,旗子發出的紅光顏色也就越深。

時間過去了好久,而我也漸漸的打起了瞌睡。

忽然,東南角的一隻探靈旗發出了一道刺眼的紅色光芒,我頓時睡意全無。從腰間拔出青銅匕首慢慢的走過去。

一個影影綽綽的黑色人影出現在東南角探靈旗的位置,而探靈旗發出的光芒也越來越盛。

就在我準備拿著青銅匕首準備衝上去的時候,忽然發現其他方位的探靈旗也紛紛散發出紅色的光芒。

「老蕭!夢夢!快點起來,有危險了。」我大聲呼喊著熟睡中的兩人。

「怎麼啦?老王。」蔣亦夢一邊揉著睡意朦朧的眼睛一邊問道。

「夢夢,我們彷彿被包圍了。」我一邊死死的盯著周圍越來越多的人影。

「小子,你鬼吼鬼叫幹嘛?還讓不讓我睡覺了?」蕭老頭有些生氣的看著我。

「我說老蕭同志,我的蕭大爺啊!這可不是我不讓你睡啊!你還是先看看四周吧!」我指著四周越來越明顯的人影朝蕭老頭說道。

「卧槽,什麼鬼?居然來了這麼多啊!」蕭老頭打了個了那種,然後一激靈從地上彈了起來。

「如果我沒猜錯,這些都是被南疆針屍術控制的行屍。只是這也太多了吧!」我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影行動緩慢,身子也在搖搖晃晃的。一股股濃烈的腐屍臭味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小子,幸好你發現的及時啊!要不然我們會被這些行屍體內的俯骨之蛆給吃了。」蕭老頭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我剛剛看到村子上方有一大團黑色的霧氣,那霧氣透著凶邪,所以我在這裡用探靈旗布了一個陰陽八卦陣。沒想到一下子就出來了這麼多行屍。呵呵!今天晚上我們有的玩了。」我看著越來越近的行屍群自嘲道。

「慢慢打要打到什麼時候啊?得想辦法把它們一次就滅了。小子,你有什麼主意嗎?」蕭老頭看了看我。

「要不我們用天罡屠魔陣吧?只是使用天罡屠魔陣會損耗我們大量的真氣和體力。」我也認為這些密密麻麻的屍體並不好對付,一個一個收拾的話,打到明年也不一定打的完。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再說了就之前那一個行屍就那麼難對付,何況現在這裡成百上千的行屍群。於是我準備用走山派的大陣—天罡屠魔陣。

雖然天罡屠魔陣會損耗布陣之人的真氣和體力,但大陣的殺傷力可不一般,就是千軍萬馬的屍潮也能在瞬間被天罡屠魔陣給化成灰,所以用此陣也會讓擺陣之人的陰德大損,也有可能會遭天譴報應,畢竟陣內的一切都會被燒成灰,連魂魄都會一起燒了。傳說此陣乃是黃帝對付魔君蚩尤所創立的,然後被走山派的歷代傳人加以改動,就變成了天罡屠魔陣。

「什麼?你居然剛用那麼大威力的天罡屠魔陣?你不怕遭報應嗎?」蕭老頭好奇的看著我。

「呵呵!報應就報應吧!至少我不想死在這些噁心的附骨之蛆和行屍的手裡。」我咬牙斬釘截鐵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老王。你放心做吧!」蔣亦夢深情的看著我。

「好了好了!既然你們夫妻兩個都同意了,我一個單身狗那裡還敢有意見啊!行,我聽你們的就好了。」蕭老頭哭笑不得的看著我和蔣亦夢。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啊?趕緊來幫忙啊!夢夢,你也來幫忙吧!布陣的人越多,天罡屠魔陣的威力也就會越大。」我用手肘輕輕的碰了一下蕭老頭,然後朝蔣亦夢喊道。

「可是我不會啊?我怎麼幫呢?」蔣亦夢猶豫的看了看我。

「沒事的,你們跟著我做就行了。」我安慰道。

周圍的行屍群已經越來越近,甚至連它們身上扭動的白色蛆蟲都可以看得見了。我知道,我們三個人早已被密密麻麻的行屍群包圍。

「準備布陣。」我一把抓住蕭老頭和蔣亦夢的手來到一塊大石頭上面,準備開始布陣。 顏巴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我,不悅道:「你什麼都不跟我說。我感覺自己是個外人。」

我擦!!

兄弟我也想跟你說,但是我不敢,我說了我會死的!

大王您別露出這種表情,我看了心虛啊!

另外大王您真的就是外人啊!您的感覺沒錯!!

我淡淡垂下頭,轉過頭不去看他(因為心虛),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顏巴瞬息之間換了一張臉,態度也軟了下去:「是我想多了。你別生氣。」

騷年你到底誤會了!!

你到底想多了什麼啊!!我特么為什麼怎麼猜都猜不到!!

你那隻眼睛看到我生氣的?!!

我簡直想要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起來,騷年你真是想多了!我特么根本沒生氣,就算生氣我也不敢生大王您的氣啊!!我嫌命長么?!

我回到書房睡一晚上,一夜無夢。

第二天醒來,我就知道,我該幹活了,不然丁青就被撕票了。

到了林家。

我猶豫一下,感覺似乎有點對不起他們……

於是我懷著那一點點的愧疚之心,去騙月華劍,哦,不,是拿月華劍……

林家祠堂。

林靜怡說:「你要借月華劍玩?也不是我們不借,就是……」

果然沒那麼容易。

要是真有那麼容易的話,不符合常理啊!

林靜怡低聲道:「就是好多人都借我們家月華劍當成古董拍照,我們除妖的收入也不高,於是乎長輩們就決定拍一張月華劍的照片要二十塊錢,跟你比較熟,我給你打九點九九折,只收你二十九塊九。」

……

我的數學不太好,林靜怡你別騙我……

我怎麼感覺你給我打九點九九折,我應該付十九塊九九九呢……

我看了一下,問:「你們家看起來很氣派啊?應該很有錢吧?」

林靜怡點頭,道:「當然,你知道的啦,我們家主營除妖業務,也兼職一些別的業務,比如房地產餐營業等等,靠房地產也勉強在本市算得上排的上的小豪門。」

不……

我怎麼感覺你們家主營的應該是房地產,驅魔除妖只是副業呢?!

這一定是我的錯覺!錯覺!!

我嘴角抽抽,問:「那張畫像就是林敬業嗎?」

林靜怡指著一張古老的畫像說:「當然,林敬業可是我們家最厲害的道士,他看起來還真的跟哥哥長得有點像。下面那個祭拜他的人就是我的七叔公,他以前也是很厲害的驅魔人。」

七叔公跪在林敬業的畫像前,念念叨叨。

我問:「他在說什麼?說咒語還是念經?」

林靜怡:「大概是念道德經。」

我:「我怎麼聽都感覺他在說『林家祖先保佑我下午打麻將不要再輸給張老頭了』,這是我的錯覺嗎?」

林靜怡嘴角抽抽,道:「對,是你的錯覺……」

卧槽!!!

怎麼聽也不像是我的錯覺啊!你的七叔公真的是這麼說的啊!道德經裡面有老張頭這個人嗎?!有麻將嗎?!!

林晉楓走了進來,問:「你怎麼來了?」

我去!

你一臉嫌棄我的表情是鬧哪樣啊!!

看到我的時候能不能高興點,能不能不要板著臉!!

林靜怡說:「淡定,我哥一向都是板著臉的……」

嗯嗯,好吧,原諒你這個冰塊臉的傢伙……

「我想借你們月華劍用一下,想要畫一張古典圖片,需要近距離看月華劍。」我扯謊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

林晉楓直接把月華劍甩給我,道:「別弄髒了。」

「嗯嗯,怎麼這麼乾脆利落,要不要問問我會不會用月華劍做什麼壞事,比如控制全人類,毀滅世界之類的?」我拿著月華劍問。

這特么太快了,我簡直接受不了啊!

月華劍好歹也是石大人處心積慮想要了很久的,就這麼被我輕鬆騙過來……

我壓力山大……

好歹月華劍也是林敬業的佩劍,就這麼容易到我手裡?!!

你造林敬業知道了他會哭的嗎?!

林晉楓冷笑一下,不說話!

我去!!

你冷笑是幾個意思啊!!

你說清楚!

我乾咳一聲,道:「開玩笑的,咦,這個花鳥玉佩好像很精緻,是靜怡你的嗎?」

林靜怡道:「不是,別別別亂碰!那可是我祖先的,是我祖先林敬業的夫人的,是我們林家傳家寶,傳兒媳婦的,家規聲明,能擁有它的人只有我嫂子,我哥哥的老婆,你想要的話……」

我連忙道:「不想要,不想要,絕對不想要!!我跟你哥哥性格不合適,做你嫂子這種有前途且有錢途的職業不適合我!」

林晉楓和林靜怡異口同聲道:「你想的美!!」

我去!!

黑科技研究中心 你們要不要這麼異口同聲啊!

果真是兄妹啊!

林靜怡道:「還想當我嫂子,哼……,我是想說你要是想要的話,我給你打個折,五十萬賣給你……」

卧槽!!

五十萬!

這玉佩居然值五十萬,我重新看向這玉佩,這簡直不是玉佩,而是一棟能隨時入住的房子啊!

林晉楓拿過那玉佩,道:「別碰,碰壞了,你可是要賠償的,而且這很有意義,是無價的,相傳盛唐的時候,林敬業遇到了一個窮凶極惡的鬼怪,飛天夜叉,它吸食人的腦袋,威脅長安城的百姓,林敬業鎮壓那妖物,在這途中,他認識了和他相伴一生的女子,幾年後他們共結秦晉之好,成就了一樁好姻緣,而這玉佩就是那段姻緣的見證。」

林靜怡也道:「我們祖先林敬業最強的名號也不是假的,他收服過強大的九尾妖狐,還打敗過飛天夜叉,那可不是一般的飛天夜叉,那是超級厲害的飛天夜叉!」

我摸摸鼻子,那些都是你們後世的傢伙自己吹捧出來的吧!

嗯嗯,對,收服過九尾妖狐,酒兒不就是林敬業收服的嘛!當時收服的時候根本沒費一點點力氣好不好!

要是我有鎮妖瓶的話我也能收服!!

這有什麼好吹噓的。

不過鎮壓飛天夜叉就值得商榷了。

霸道總裁的野蠻丫頭 飛天夜叉是那麼容易鎮壓的嗎?

飛天夜叉這種鬼怪在很多古籍裡面都有記載,民間傳說也有很多。 我拉著蔣亦夢和蕭老頭來到那塊大石頭上,然後吩咐兩人:

「我們三個人要手拉手站在一起,然後我就開始啟動大陣。我們這個位置是陣眼,不會有事的。等大陣啟動后,老蕭!你要幫忙護法哦!」

「嗯!你會擺天罡屠魔陣,你安排吧!我們聽你的。」蕭老頭笑著看了我一眼。

「好!那先把陣啟動吧!」 隨遇而安十七年 我說了一句然後開始啟陣。

我閉上眼睛,緊緊的拉住蕭老頭和蔣亦夢的手念起了啟陣的咒語:「天地動,日月明。江海竭,山嶽崩。罡炁起,罩吾身。大陣啟,風火生。屠妖魔,誅妖仙。急急如律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