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長老的聲音已是變得極爲嚴厲,此時在廣場之上的弟子聽着那聲音也是感覺心中一顫,只感覺一股威壓撲面而來,想必也是那大長老想要威懾罷了。

……

約莫半個時辰有餘, 這個殺手可真笨 ,以這會場爲中心,靜候而立。

然而此刻,日已斜照於頭頂,面對上千名青嵐劍宗弟子,在場的十餘位青嵐劍宗的高層許久方纔是道:“開啓傳送大陣。”

話音剛落,被周圍弟子包圍着的林毅便是隻感覺腳下突兀地一陣顫抖,旋即一陣紫色華光自廣場的四周升起,不到片刻,這華光便圍繞着廣場的四周迅速旋轉了起來。

腳下石板顫抖,周圍紫光縈繞,立於其中的林毅何曾見識過這般景象?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胃裏面似要翻騰而出,而再看看周圍的弟子,比上林毅也好不到哪裏去,個個臉色蒼白,一些女弟子受不了這般眩暈的感覺,甚至是開始嘔吐起來。

見此情景,林毅卻是在心中不住感慨,當真想不到這青嵐劍宗還有着這等奇異的傳送大陣。

雖然魂籍中記載過傳送大陣的功效,但大多隻能傳送少數的人員,像青嵐劍宗這般,一次性就傳送上千人的大陣,當真是難以見到。但林毅清楚,這也從側面證實了青嵐劍宗的實力。

不到半刻鐘,在廣場周圍的華光已是旋轉地難以看見,而衆弟子腳下的石板上也開始顯現不同的紋路,似要開始跳躍而出一般。

“各弟子抓好了,馬上就要進入飛星谷地,進入後謹防遭受周圍魂獸攻擊!”

就在衆多弟子臉上蒼白,胃裏不住翻騰之際,只聽得一名人羣中的弟子大聲吼道,聲音穿透整個廣場,向來實力定然恐怖之極。

果然,隨着那弟子的話音剛落,林毅便是隻感覺腳下突然升騰,緊接着似乎進入一個神祕的洞穴一般,和着上千名弟子飛速前進,而周圍的景象更是極爲詭異地急速倒退,幾乎難以看清。

“這是什麼?”

從未見過如此景象的林毅,雖然身體上的反應有些難受,但腦子卻是極爲興奮,對着身邊的林綺珊問道。

而此時的林綺珊卻是一臉神色嚴肅,屏住呼吸,耳邊風聲獵獵而過,感覺自己如同遨遊於九天之上一般,而此時有聽着林毅的聲音,方纔是轉過頭來,艱難地說道:“那是飛行速度過快而導致的,青嵐劍宗內的傳送大陣速度極快,若不是實力極強之人,很難看清楚周圍的景象!”

確實,現在的林毅只能看見周圍無數景物如同光影一般飛速倒退,至於其輪廓,根本難以看清。

看着林毅似懂非懂的樣子,林綺珊旋即又道:“青嵐劍宗上的大陣乃是整個天魂大陸上最大的一種,若不是魂帝級別的人物,根本就無法建造如此規模的傳送臺!”

聽着這林綺珊的話,林毅心中早已是驚詫不已,魂帝級別,這種人物對自己來說又是多遙遠的一個名稱,這輩子能不能達到如此境界都還要兩說。

但林毅同時心中也是明白,這傳送大陣的傳送速度可是和建造者的飛行速度相等的,而此時感受着如此閃電般的速度,林毅早已是心潮澎湃,這可是魂帝級別的速度啊,試問問這個世界又有幾人能夠如此享受呢?

……

上千名弟子在這傳送大陣的幫助之下,前進的速度極快,而對於那什麼飛星谷地到底是什麼地方,除了一些老弟子,像林毅這樣的新弟子誰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不到半刻鐘的時間,衆多弟子卻是隻感覺全身一顫,而周圍飛速倒退的景象卻是逐漸變慢了下來,看向兩邊,似乎也是清楚了不少,甚至還能隱隱綽綽地看着不少山林,想必也是那飛星谷地即將到達了。

正當衆多弟子慶辛之時,突然聽得在整個隊伍的最末端“啊”地傳來數聲慘叫,旋即便是看着數名弟子被直接甩了出去。

衆人心驚,現在的速度雖然減慢了不少,但那幾名弟子就如此被甩了出去,若不是人魂境界的實力,恐怕也是極難活命的,登時,整個隊伍都騷動起來。

“大家別慌,這是在隨即傳送弟子,外面就是飛星谷地,你們將被任意投送與各處,並沒有什麼危險!”

一名弟子嗓音極大,在這人羣中傳盪開來,想必就是負責傳送任務的弟子。衆人聽及此,懸着的一顆心方纔是平靜下來不少。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而此時傳送的速度已是大大減緩,甚至就算是人魂者也能輕易做到,而隨着這一路傳送,已是有着不少的弟子被甩了出去,至於到了何處更是無人可知。

眨眼間,林毅只感覺身旁突然一陣勁風掃過,原本還在身邊談笑風生的幾名弟子便是啊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

風莫門衆弟子大驚,沒想到這麼快就輪到自己了,登時手中冷汗直冒,而此時林毅的內心也是“咚咚”直跳,外面的世界可是模糊一片呢。

只聽林綺珊突然道:“聽着,降落於地面時儘量堤防周遭動靜,謹防魂獸突然襲擊!”

聽着對方的聲音,林毅心中卻是不可否認。確實,就這樣直接被投送出去,鬼知道是什麼地方, 我的美女上司 !但同時心中又極爲疑惑,聽這林綺珊的話,好像對於魂者大賽一事頗爲了解。

還未等林毅幾人有所反應,便是隻感覺腳下突然一鬆,旋即如同踩空一般,迅速被拋了出去,一行八人此時皆是緊靠着。

然而,卻是出乎幾人的預料,原以爲就會想如此速度飛速下降,沒想到墜落還不到數丈,便是隻感覺全身一鬆,旋即便是一股柔和的力量將衆人托起,雖然下降的速度依然很快,但與之前相比已是減緩了不少,而且就此看來,速度還在不斷地減緩。

下方密林遍佈,不少的高大喬木遮天蔽日,此時的林毅等人距離那地面還有着上百丈的距離。

一行八人被甩出後,作爲門主的林綺珊和其餘兩名弟子迅速脫離隊伍,凌空飛行,顯然那兩名弟子的實力都在人魂境界。

剩餘的五人被一股力量包裹,速度不斷減緩,面對如此速度,林毅從最開始的驚慌已是變得較爲享受了,這種凌空的感覺一生都沒有過呢。

……

一會時間過去,衆人已是到了密林之上,樹梢高舉,不少的飛鳥見着衆人自天空降落,皆是被驚得四散飛去。

“準備降落,可能遇上魂獸,注意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看着地面將近,林綺珊速度加快了幾分,似要爲衆人打頭陣,而其餘的兩名人魂弟子見此,也是一同追了上去。

林毅五人在那柔和力量的保護之下也是有條不紊地下降,現在的下降速度已是減緩到了極致。就算是從這麼高的地方直接跳下去想必也不會有什麼事。

正當林毅準備完全降落之時,卻是隻聽的下方突然傳來金屬相交的聲音,定睛一看,登時被嚇得不輕。

此刻,在這密林之中,竟是有着不下百頭的銀月嘯狼,已是形成了包圍圈,正等着林毅等人降落。

雖然銀月嘯狼僅僅是三階的魂獸,但此時面臨着上百隻,林毅等人還是心中難免一驚,沒想到一降落就遇上了這等尷尬的局面。而再看看最先降落的林綺珊幾人,已是齊齊亮出手中武器,衝入了狼羣。

“媽的,戰鬥!”

眼見如此,在林毅身旁的一名弟子,實力大概在噬魂境界一級左右,一聲怒吼,旋即便是一股磅礴的魂力爆體而出,手中武器“鏘”的一聲亮出,竟是一杆數尺長槍。

見此,周圍弟子皆是不再猶豫,一個個都是做出了戰鬥的準備,面對這數百頭的銀月嘯狼,雖然有些棘手,但對於風莫門這幾人來說還是不在話下的。 林葉酥酥,各種朽木腐爛的氣味傳至鼻尖,林毅手持着十方玄尺,還在丈餘的高空便是直接跳了下去。

玄尺突至,選即便是一隻銀月嘯狼直接被砸在了頭顱之上。

自從林毅將那張滿手中的玄尺奪過來之後便是一直用着這玄尺,畢竟是人魂器的存在,拿在林毅的手裏更是顯得得心應手,連連揮舞之下,已是有着三頭銀月嘯狼被擊飛了出去。

而緊着林毅的身後四名弟子也是連連出招,對於這銀月嘯狼絲毫不同情。

轉瞬間,人狼大戰,在這片密林之中迅速傳開。

衆弟子招式齊出,對於頻繁撲來的各狼羣連連攻去,而那銀月嘯狼似乎也是毫不畏懼,看着衆弟子,不要命的撕咬着。

面對這樣的情況,林毅雖是第一次,但手中的招式卻是毫不顯的落後,一招招擊出,必定有着一隻嘯狼被擊傷。

而再看看其餘的弟子,比上林毅來,顯然更爲凜冽,每每擊出一招,皆是有着一隻銀月嘯狼被擊殺。

特別是那林綺珊,手中持着一柄長劍,劍鋒凜冽無比,稍顯嬌小的身軀也是在此刻發揮出了自己的優勢,不斷地朝着狼羣之內瘋狂地衝擊進去。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在這飛星谷地之內,已是有着幾十頭銀月嘯狼躺倒在地,一個個血流如注。

然而,剩下的狼羣依然是不依不饒,雖是隻剩下幾十頭,但實力依然不容小覷,而此時的林毅等人已是感覺有些體力不支了,再加上之前在傳送大陣之中有些眩暈,現在內心感覺已是更爲難受。

而此時作爲風莫門的領頭人,林綺珊更是眉頭緊皺,這羣銀月嘯狼似乎是着魔了一般,就算是林毅幾人無盡的殺戮,似乎也無法阻止這些狼羣進攻的步伐。

現在的林綺珊心中已是極爲疑惑,面對如此多的狼羣,不可能總是這般戰鬥下去,心中更是已經開始計劃着如何逃跑了。

衆弟子手中連連揮舞,而林毅看着周圍弟子間不斷的進攻,心中更是驚駭不已,尤其是那兩名人魂境界中的楊晴,手中沒有任何的武器,但可以說是這整個隊伍中最爲狠辣的一人了。

原因無他,能夠像她這般運用各種毒物的,估計在青嵐劍宗再也找不出來第二個了。

只見其每每一出手,便是有着數頭嘯狼身軀一顫,一股股淡青色的氣體便是自那狼羣之中擴散開來。

而問着那氣體的狼羣也轉瞬間失去大部分的戰鬥力,眼神之中迷離不前,身子更是有些歪斜,不用說也知道這些狼羣實已中毒。

而一直躲在這楊晴身後的林毅更是眼尖,當見到一有狼羣中毒,便是一個箭步衝上去,手起尺落,直接當頭將那銀月嘯狼的頭顱砸裂開來。

一招命中,林毅卻是並不戀戰,旋即腳下步伐急速移動,再次閃到了楊晴的身後,不得不說兩者的配合天衣無縫。

而此時的林綺珊也是最終下定了決心,對着衆人大聲道:“撤,前往東南方向!”

衆人盡皆愕然,面對林綺珊的命令有些不明所以,雖說現在面臨的衆多狼羣有些吃力,但是對於風莫門的弟子來說,直接消滅這剩下的幾十頭狼羣絕對不在話下。

林綺珊見着衆人皆是面露疑惑,而又不爲所動,心中自然是明白衆弟子之間的想法。

又道:“狼羣數量太多,等你們消滅乾淨之後還可能有氣力去對付其他的魂獸麼?”

衆人一聽,這林綺珊說的也並沒有錯,雖然憑藉着幾人的合力,解決這羣畜生是完全沒有問題,但之後肯定會遇上體力不支的狀況,若是再遇上其他的魂獸,恐怕就無力迴天了。

說罷,衆人也不再糾結,按照林綺珊的命令,齊齊出招,直接將包圍着的狼羣劈開一道口子,衝了出去。

此刻,風莫門八弟子以林綺珊爲首,再以楊晴的毒攻押後,頓時朝着這飛星谷地的東南角掠去。

……

枯葉翻飛,烈日頂空,卻是陣陣密林寒氣對着林毅衆人撲面而來。

後方剩下的幾十頭銀月嘯狼依然是不願就此放棄,一羣羣野狼成批次地對着林毅衆人包圍而來。

若是按照林綺珊三名人魂者的實力,面對如此情況大可御空離開,然而,這樣的情況對於林毅等人來說卻是險境重重。

作爲風莫門門主的林綺珊自然不可能就此一人離去的,而其餘的兩人雖不是門主,但在這風莫門中的地位也不低,面臨林毅等人,顯然也不可能獨自離去。

如此,一行八人竟是逐漸被周圍追擊的狼羣開始包圍,而作爲魂者,即便是實力再強悍,沒有達到一定的境界,想要超越魂獸的速度,也是極難做到的。

眼看衆人就要再次被包圍,心中大急之下,林毅也是再也不願意顧忌節省自身的體力,手中突然爆發出一股火焰,正是熔山罡。

火焰一出,羣狼明顯覺得內心有些壓抑,甚至一些實力相對較弱的羣狼更是停止了追擊。

見此,林毅卻是心中大喜,這野獸本就是害怕一切火焰,而自己手中的火焰更是融合了南冥陰火這等天生天養之物,就算是那獸中之王見了都要膽寒三分,更別說這普普通通的狼羣了。

衆弟子此時也是見着林毅手中的火焰,一個個露出驚異的面孔,對於這樣的情況當真是誰也沒有想到。

此時的林毅心中大喜,但基本的理智還是有的,要是完全釋放熔山罡,那自己體內的魂力恐怕三兩下就要消耗完畢了。

而此時面對的又僅僅是些普通的狼羣,故此也是直接將手中火焰的威勢減弱了不少。

一息之間,衆弟子只聽的手持火焰的林毅突然大喝一聲,一拳揮出,帶着極高溫度的火焰竟是被其直接給拋了出去。

衆人驚駭,而在林毅身後的楊晴此時也是腦子飛速旋轉,旋即心中似是有了什麼主意一般,從手中的空間指戒中突然抽出一顆指甲大小的黑色彈狀物,直接信手一捏,竟是將其捏成了粉末狀。

只見的那楊晴將手中的黑色粉末狀突然朝着林毅拋出的火焰激射而去,霎時,原本還是相對微弱的火焰在與那粉末碰撞之後竟是燃燒更盛,周圍相隔數丈之遠的不少樹木都是被烤焦了去。

眼見如此,林毅心中大駭,也不知道這楊晴扔出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竟是有着這般恐怖的效果。

而此時的火焰在粉末的幫助之下,不光燃燒更盛,就是速度也是增加了不少。

不到半息的時間,只聽得身後傳來數聲“嗷嗷”的慘叫之聲,不用說也是這羣銀月嘯狼被火焰灼傷了。

林毅眼神後望,只見的無數火浪蔓延在密林之中,而在這火浪之中又有着十餘頭銀月嘯狼到處亂竄,儼然成爲了火狼模樣。

狼羣受到火焰阻擋,一時並未再次追擊,而此時風莫門的弟子也自然不會傻到等着這些狼羣來襲擊,趁着如此良機,飛速朝着東南方向奔去。

……

不多時,幾十頭的狼羣已是逐漸被甩開,再也不見了蹤影。

而在最後面的楊晴也是受到林綺珊的命令,一路上不斷在拋撒藥物,這藥物便是專門剋制一些野獸的嗅覺的,如此倒是能夠徹底杜絕那些狼羣的追擊了。

衆人停下狂奔的腳步,誰都沒想到這纔是剛剛進入飛星谷地就有着這般遭遇。

再看看每個人的臉上,已是下露出了疲倦的神色,現在還真的佩服那林綺珊的處變能力,若非在她的帶領下,恐怕衆弟子現在也沒有逃出狼羣的包圍。

稍微歇息片刻後,所有人也不敢大意,未必那狼羣不會再次找來,故此,一行人也開始朝着這飛星谷地的東南角開始行去。

一路上來,林毅也是首次和這些弟子如此近距離接觸,再加上剛纔的那一場大戰,不少的弟子已是放下了之前的芥蒂,畢竟參加魂者大賽的命令最後還是由門主發出的,說到底林毅再也只是提出意見而已。

而經過一路上的談天說地,幾人已是熟悉了不少,只聽一弟子道:“行啊,沒想到你小子這纔來青嵐劍宗半月多而已,一招之下竟是能將那衆多的狼羣給逼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