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差不多已經黑了,喬聲一下課就去了監控室,到現在還沒吃飯。

眼下食堂沒飯了,他也沒去外面,就去買了一桶泡麵去徐搖光的寢室泡麵吃。

「徐少,你不是說校醫室的那些人不好惹嗎?」喬聲倒好了熱水,又把叉子紮上去,就往椅子上一座,側身看著徐搖光。

徐搖光住的是宿舍樓鮮少有的單人宿舍,地方寬敞,他還擺上了桌椅。

喬聲就把腿翹到了桌子上。

「確實不好惹,沒事別去那邊晃悠,」徐搖光沒抬頭,修長的手指翻著一本物理書,目光清冷,「到時候怎麼死的你自己都不知道。」

喬聲手搭在桌子上,有氣無力的開口:「可我看苒姐跟他們相處的很好,還有人送門票給她。」

今天這件事之後,喬聲知道他想要孟心然手中的門票基本上已經泡湯了。

聽到這句話,徐搖光眉眼也動了動,似乎想不明白。

沒等他想出什麼,手機又亮了一下。

他連物理書都沒管,直接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喬聲見時間差不多了,就拿叉子攪了攪面,又吃了一口。

看到徐搖光這樣,他不由翻了個白眼,「徐少,又是秦語的消息?」

「恩,她寄給了我兩張票,讓我們月底去看她的第一次表演。」徐搖光放下手機,側了側頭,聲音清冷。

喬聲吞下面,頭也沒抬,「我不去。」

徐搖光看了他一眼,淡聲開口:「這次她的表演是新曲,我聽過一點她發過來的視頻,進步很大,不去可惜了。」

「我還是回去求我爸,明天怎麼讓我跟何文他們裝作內部人員混進去表演賽吧。」想到這裡,喬聲有些生無可戀。

**

秦苒這邊也到了校醫室。

程木看到她回來了,才開始擺飯。

陸照影偷偷看秦苒的表情,雖然還是那副不太好惹的樣子,但看的出來,心情要比離開之前好。

他鬆了一口氣。

程雋看了她一眼,慢吞吞的放下的手中的東西,往外走了一步,似乎並不太意外。

飯桌上,秦苒慢條斯理的吃飯,並想著那個張嫂到底是誰神不知鬼不覺的找來的?

很快的,陸照影在討論組裡發了一條消息——

【陸照影】:兄弟們加油,我已經在我爸那拿來了幾張工作牌,明天下午我們三點見!【圖片】

然後又發了一個定位地址。

秦苒摸著下巴,看著這些消息若有所思。

吃完飯,秦苒繼續趴在桌子上練字,她左手寫字慢,此時眉眼全是煩躁。

程木給她端了一杯茶過去,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她寫的字。

有些詫異,進步了?

家有甜妻太囂張 「知道她那字帖誰的嗎?」陸照影摸著下巴,高奢莫測的看向程木。

程木搖頭,沒什麼表情的:「誰?」

「姜大師。」

程木一臉迷茫,似乎在想姜大師是誰。

「就是去年我們家老爺子請了五次,才拿到人一幅山水畫的那位大師。」陸照影把筆一丟,往後靠了靠。

這麼一說,程木就想起來了,「你說那位脾氣古怪,東西還貴的要命,不怎麼向別人出售自己作品的張大師?」

「就是他。」陸照影打了個響指。

程木這才驚訝的看向秦苒的方向。

「你們家雋爺,請這位姜大師寫了好幾份字帖給秦小苒練。」陸照影眯著眼睛,最後壓低聲音,「程木,我問你,要是換成你們家老爺子,能有幾分把握請到姜大師寫字帖?」

程木僵硬著一張臉,「一張字畫可以,寫字帖……」

幾乎不可能。

兩人幾乎都是同時想到。

然後面面相覷,陷入沉思。

所以他們家雋爺是怎麼請的?

**

另一邊,林家。

林錦軒已經先去京城學校了。

林麒晚上沒回去,而是去了林家老宅。

林老爺子書房,林麒沉吟了一下,才羞愧開口:「爸,我今天辦砸了一件事。」

有點疲敝。

讀者又給我寄刀片了 「什麼事?」林老爺字很少看到林麒這樣,他放下茶杯,滿是溝壑的臉上表情頓了頓。

「是心然的事。」林麒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始末講述了一遍。

語言簡潔,但直切要點。

說完,林麒低了低頭,「當初您讓我好好關注秦苒的時候,其實我就選了語兒,沒敢跟您說,眼下又發生了這樣的事,咱們林家想要交好她,絕無可能。」

最後,又嘆氣:「我不知道自己以後要怎麼面對她。」

林老爺子聽完,沒有立馬回答。

好半晌,他才微微擰了眉,「今天你做這事確實欠妥當,不過雲光財團那票……她怎麼會有一張?」

這件事林麒也不知道。

「算了,事情都這樣了,」林老爺子比林麒淡定,「世界上的人才多了去,誰知道以後會有什麼變化?她這樣的情商,以後能不能把握住機會都不太一定。你也說了,秦苒學習不好,說明她沒定性,又好高騖遠,可能以後還要狠狠摔一跟頭。」

想了想,林老爺子又道:「婉兒昨天跟我說了,他們說魏大師能收語兒的概率極是90%,語兒跟那秦苒不容,這樣也好,免得你再左右為難。」

商人,說到底最後還是以利益為重。

「我知道了,」林麒抬了抬頭,「這件事,我明天再找她親自道歉。」

林老爺子可與可無的點頭,「月底語兒的表演,準備幾個人去?」

「她媽媽還有錦軒,我公司事忙,就不去了。」

「行。」林老爺子頷首。

**

秦苒練完了字,就回了九班繼續上晚自習。

九班依舊很沉默。

而高三教學樓下的那堆書還是沒人收。

秦苒把從校醫室抱回來的原文書又放在了書桌上,林思然詫異的看了一眼,發現書大部分都恢復原樣了。

秦苒面無表情的戴上了耳機,又拿出字帖開始練字。

喬聲一行人也來的晚,到的時候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討論明天混進去表演賽的事。

高洋讓班長等人給行孟心然重新準備了一個桌子,放在最後排。

正好在喬聲後面。

孟心然這麼高傲的人,卻是不會再呆在九班。

她直接轉到了一班。

此時她正面無表情的雙手環胸,站在後門邊。

而一班上來三個男生,給她搬東西。

為首的濃眉大眼的男生之前請喬聲帶他混進去表演賽,被喬聲拒絕了,畢竟他帶何文等人混進去就很冒險。

眼下看到喬聲等人在激烈討論著明天混進去表演賽,他有些快意的開口:「喬聲,何文,真是對不住了,剛剛孟心然同學把三張票送給了我們。」

孟心然雙手環胸,十分冷漠的看著喬聲等人,嘴角勾著嘲諷的笑,沒看秦苒,彷彿十分的輕視。

喬聲看了他們一眼,沒說話。

九班很安靜。

「啪——」

秦苒取下耳機,隨手把它丟到了桌子上。

這動作突兀,所有人都朝她看過來。

秦苒捏了捏手腕,然後側了側身,朝喬聲看過去,沒什麼表情的開口:「剛剛忘記把東西給你了。」

說著,她伸手摸摸左邊兜,沒摸到東西。

擰了擰眉,挺煩躁的又摸右邊兜里,終於摸到了,就十分隨意的扔到喬聲桌子上。

三米的距離很准。

所有人都隨著她扔的方向看過來。

喬聲桌子上——

那是一疊表演賽門票。

剛剛快意說話的男生,彷彿被人掐住了嗓子。 \請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閱讀最新章節/

我剛準備開口講述我的推理,轉頭卻看見柳丁緊咬着嘴脣,顯然也在思索着什麼,於是問道:“柳丁,你是不是對案子有什麼看法?”

柳丁撇撇嘴,不滿的道:“不要隨便叫我名字,我和你又不是很熟。”說完後,她看都不看一臉尷尬的我,徑直向吳輪立敬了個禮道:“吳隊,我認爲現在我們應該有充分的證據鎖定犯罪嫌疑人。”

“哦,這麼有把握?好,小柳,你說說你對案子的看法。”

柳丁給了我一個挑釁的眼神,然後開始了她的陳述:

“我認爲,這件案子並不像表面看來是一起自殺事件,而應該是謀殺,死者的男友林忠信是本案的最大犯罪嫌疑人!我之所以這麼說,有着充分的依據。”

“首先,林忠信有足夠的殺人動機。從我們現在掌握的資料來看,林忠信的父親需要動手術,這可是一筆不菲的開銷。林忠信和他父親的感情相當好,很可能出於孝心而鋌而走險。重要的是,死者曾購買過價值50萬元的壽險,受益人寫的正是林忠信的名字。這筆保險費是一個巨大的誘惑,林忠信應該是瞭解到投保兩年後即使自殺也能得到賠付的規定,才起了殺機。”

“一醫院的藥房裏有氰化鉀這種巨毒化學藥劑,林忠信絕對有可能偷取一部份,用來毒死死者,還可以將現場佈置成自殺的樣子。而且,死者同樣是一醫院的員工,即使後來醫院發現這部份巨毒物資有遺失,也會認爲是死者偷去後用來自殺。”

“其次,屋中現場雖然沒有什麼外人侵入的痕跡,但卻有着一個很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屋中只能找到死者一個人的指紋。林忠信也是到過那屋子的,爲什麼他沒能在屋子中留下指紋?最大的可能性是,他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留下痕跡,或者說他是在佈置現場時把自己的痕跡消除掉了,而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我們已知道屋子的門鈴是被人爲破壞的,爲什麼要破壞門鈴?很可能是林忠信在佈置現場時,怕被人打擾到,所採取的措施。這樣就算有人登門造訪,也會以爲屋中沒人,從而不會暴露現場。還有一點奇怪的是,電話上的撥號記錄,110的那一條怎麼會不見?而且從電話上找不到任何人的指紋這一點來看,做這種手腳的肯定是林忠信,也只有他纔會爲了擦掉指紋,將電話上的指紋都抹去。刪掉110記錄,消除掉死者曾報警的痕跡,這纔會使死者看來像是自殺。不過林忠信的這種做法極爲可笑,110報警中心的通話記錄是不可能被刪掉的,他這麼做只能是欲蓋彌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最後,本案還有最關鍵的證物,就是那兩杯巨毒的紅酒。兩杯紅酒中都含有絕對足以致人死命的巨毒,但按林忠信的說法,他喝過紅酒後只是不勝酒力小睡了一會。試問這怎麼可能?如果他真的喝過紅酒的話,只怕他現在也是一具屍體了。從一個酒杯上有死者的脣印,一個酒杯上沒有任何痕跡來看,事實的真像應該是林忠信騙死者喝下了毒酒,但自己卻沒有碰那有巨毒的紅酒。而且,有脣印的紅酒含毒濃度低些,沒有脣印的紅酒含毒濃度高些,也正好說明這兩杯紅酒中的一杯是因爲有人飲用過,纔會使含毒量減少。另一杯沒人動過的紅酒,因爲毒素沒有減少的原因,反而讓人驗出來含毒濃度高了。”

“所以我認爲本案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樣是一起自殺案,而是兇手有預謀的謀殺案。因此我認爲應該申請批捕手續,請本案的最大犯罪嫌疑人林忠信來警局,協助我們警方立案調查。”說完,柳丁向吳輪立敬了個禮,靜等他的回覆。

吳輪立沒有立刻回覆柳丁的話,而是低着頭皺着眉,顯然在思量着。而我則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柳丁。當然,我驚訝的原因並不是被柳丁那一連串的推理所鎮住,而是我完全沒有想到柳丁居然會對案子做出這樣的判斷。

在我的眼中看來,柳丁的推論是完全錯誤的,錯漏之處數不勝數。當然,她之所以判斷錯誤,並不全是因爲她經驗不足的原因,可能是爲了和我鬥氣的緣故,使的她有些心急氣燥,纔會在考慮不成熟的情況下匆忙得出了錯誤的結論。

看到我驚訝的樣子,柳丁顯然是有些得意,洋洋自得的向我投來一個勝利的眼神。我心下暗暗的思量着,要不要直言指出她的錯漏?如果我真這麼做的話,估計這位柳小姐肯定會把我當成她最大的仇人,一輩子記恨着。在猶豫不決時,我只得選擇沉默。

片刻後,吳輪立擡起了頭,緩緩的搖了下頭,看來他也應該是看出了柳丁判斷錯誤的地方。

看到吳輪立的舉動,柳丁顯的很是失望,不過她還是有所不甘的問道:“吳隊長,是不是我的判斷有不對的對方?要不,您說說您對這個案件的看法。”

吳輪立沒有直接回答柳丁的話,而是問我道:“天叢,能不能說說你怎麼看小柳剛纔的推論?或者,說說你的意見。”

見到吳輪立將發言權交給了我,柳丁明顯的有些不樂意了,嘴也嘟了起來。本來我還在考慮如何婉轉的提出自己的看法,但吳輪立已經開了口,我只好直話直說了。

“吳隊長,既然你問我,那我就直說了。我認爲柳丁的判斷並不正確,或者說,她只注意到了一些表象,並沒有考慮到一些更深層次的疑點。”

聽到我一開口就是否定的口氣,柳丁氣的腮幫鼓鼓的,我只好裝做沒看見,繼續發表自己的看法:

“林忠信確實有做案動機,僅從這點看來,他應該列入本案的嫌疑人。但是,大家不覺得他的這個動機過於明顯了嗎?保險的事並不是什麼祕密,很多人都曾聽聞,而他父親手術需要錢的事,也是一查便知。明知道自己處於這樣的一個容易惹人懷疑的位置,林忠信還要冒險行兇?他不可能天真的認爲警方不會懷疑到他身上吧?”

柳丁不服的道:“所以他才把現場僞裝成自殺的樣子,想以此來逃罪。不過他的佈置並不高明,所以還是留下了那麼多疑點,使我們有理由懷疑他就是本案的最大犯罪嫌疑人。”

我搖了搖頭,道:“不,正是這些所謂的疑點存在,才使你的推論並不正確。下面就讓我來說明一下這些錯漏之處吧。”

*******************************************************

不管是推薦票、vip月票還是別的什麼票,只要大家覺得北斗還算可讀,就請大家投上一票。只有大家的投票支持,纔是對我們的認可,纔是讓我們堅持寫推理至今的動力!

-\ 六-九-中-文-書友上傳/- 來九班兩個多月,有些人確實拿她當朋友。

秦苒對朋友向來不吝嗇。

喬聲那些人想盡辦法想要進這場表演賽。

重生之農門旺媳 而這門票對於秦苒來說,就一句話的事。

除了給喬聲的這一疊,她還留了一張見面會的私人票給陸照影。

幫孟心然搬桌子的三個男生臉上的表情漸漸消失。

看清了那桌子上是什麼東西的九班學生,也沒有一個人吭聲。

這幾天,都是繞著表演賽票的事,表演賽的票非常限量,還只存在那些骨灰級別的粉絲里,每人只限量一張。

所以孟心然手中的么門票才會在一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從喬聲為了這些門票,對孟心然幾乎無所不用就能看出來。

那還只有四張的門票。

眼下,一疊?

喬聲也驚呆了,他十分小心翼翼的把散落的門票全都收攏好,全都疊在一起,更加可觀。

「卧槽?!」何文被嚇了一大跳。

喬聲感受著這厚度,也是驚呆了,他一張張的翻了,這裡全都是OST不同場次的表演賽門票,甚至見面會的私人票都有,整整一疊!

如果是別的票,現場的人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但這幾天,孟心然手中的四張票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孟心然自己也對自己手中的票十分自得。

然而現在與喬聲手中的一疊,根本就沒法比。

所有人下意識的將頭偏向秦苒。

感覺到偏移過來的視線,秦苒皺皺眉,隨口道:「他們三場表演賽的票跟私人見面會的,每種應該有七八張吧,沒數過。」

喬聲腦子發懵,他低頭看看手裡的門票,「七、七八張?」

每種七八張?

「因為說的晚,留的票並不多。」 炮灰的燦爛春天 秦苒繼續拿起耳機,慢吞吞的給自己戴上,不太在意的開口:「不知道夠不夠分。」

其他人看著喬聲手中的一疊門票,對秦苒的「不多」徹底緘默。

一班的那三個同學臉上的得意囂張全都消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