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空的裂縫,恍若藤條伸入隧道。

四尊恐怖的帝威降臨,無盡的生靈在威壓下,顫抖!

“可惡!!!”

“混賬!!!”

………………

………

漫天的憤怒,謾罵,然則諸天一方卻人人揹負一座雄山,渾身顫抖不停。

在這恐怖的威嚴下,諸天的強者只能在眼睜睜,看着連天隧道,域外天魔們又臨。

這一批域外天魔,更加強大,更加有秩序。

“大帝威嚴!衆生臣服!!”


無盡的天魔高呼,崇拜大帝狂歡。

在威嚴下,諸天一方的強者,臉色大變。

“大帝!!”

“大帝是什麼?”

“大帝?大帝?大帝?”

…………………

………

那恐怖的威嚴,超越他們的認識,即使諸天巔峯強者至尊天王,他們的威嚴不及其萬一。

“天道的威嚴!!”一位臉朦朧的至尊天王,喃喃自語。

作爲諸天巔峯存在,他們感觸最深,踏入極道的他們,認爲天王是境界的極致,但是現在現實告訴他們,他們是多麼無知。

天王之上還有境界!

在天王巔峯,聖天王多時的強者,眼中興奮的望着隧道,迷茫的他們,恍若找到回家的路。

有的目標就有動力。

大帝是什麼樣的存在?

然則在隧道上,一隻巨手放在隧道旁邊,那手的上的威嚴,尊貴,恍若帝王。

“嘭!!!!!”

諸天一方生靈,腦袋轟鳴,本能的想跪下,好像他們是臣,那神祕存在是帝。

叩拜的本能難以抑制,一位位諸天強者堅持不下。

“嘭!!”

“嘭!!”

在跪下瞬間,在諸天強者的靈魂裏留下烙印,那是臣服烙印,屬於那四位神祕存在。

越來越多的生靈跪下,烙印在的靈魂印記,卻觸怒的了另一存在。

“吼!爾敢!!!!”

比擬四尊神祕大帝的威嚴降臨,這威嚴抵抗威嚴對諸天強者們的壓迫。

這讓諸天強者一鬆,顫抖的身體停下,彷彿在身上的神山去掉。


同時那跪拜者們靈魂的印記,被神祕的力量,席捲絞碎。

“嘭嘭嘭嘭嘭嘭!!!”

四尊大帝,與保護諸天一方的威嚴碰撞,空間扭曲驟然崩潰。

“天道!!!”

“天道!!!”

“天道!!!”

諸天強者一方驚恐,隧道里的神祕存在皺眉。

“不是說天道重創了嗎?怎麼還會出現!”

“他怎麼辦事的!偷襲虛弱天道都做不好!廢物!!”

……………………

………

忽然之間,兩方都停下來了。

天道與四尊大帝,好像談判交流。

風輕雲淡,雖然如此,但時間才一分鐘,在諸天強者們眼中,卻恍若一個世界。

滄海桑田,冷汗流下。

緊張的望着天際的談判。

然則好像談判沒有成功,天道巨眼閃爍憤怒。

四尊大帝冷哼。

談判眼見要崩潰,一道更加恐怖威嚴一閃而過。

諸天強者沒有一絲異樣,但是域外天魔們,卻顫抖轟飛。

“噗嗤!!!!”

大口大口鮮血噴出。

隨着那恐怖的威嚴呈現,天道原本有些無奈,現在卻強硬起來。

霸道的與四尊大帝談判。

然則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又一另一高層次存在閃現。

談判越來越神祕莫測了。

最後天魔們退卻,始界一南方十二疆域生靈,猛然轉眼到其他疆域,同時這十二疆域的所有建築一起。

那南方的十二疆域成爲域外天魔的駐地。

帝國為聘:老婆,你要乖 怎麼會這樣!!”

“爲什麼要退讓!!!”

“爲什麼???”

………………

………

一位位諸天強者,質問的望着天道巨眼,他們忘記了畏懼。

然則天道巨眼卻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裏。

“諸天衆生!退卻天魔!奪回失地!………”

命令的口氣,天道的聲音震懾衆生靈魂,顫抖的靈魂裏,一字一句烙印在裏面。

所有有見地的強者,都知道……這是一場遊戲!

清除害蟲的遊戲,第一天地,還有天道,甚至更加恐怖的存在來說,修煉有成的強者,是害蟲,他們阻礙天地發展,同時又是資源的消耗大戶。

但是清除他們,卻不能自己動手,總是以各種藉口,讓他們自己去找死!

比如這次,比如遠古時代的終結!等等!

異樣眼神的天王們,心裏非常憤怒,卻也只能執行天道的命令。

因爲本能告訴他們,另一恐怖存在監視着,這也是他的命令,只要違抗,死亡將會降臨!

那葬天墓界將是你的歸處!

這所有的一切,夢邪命都看着眼裏。

在四尊大帝呈現時,無盡黑暗深處,一絲晃動,他那無情但是瞳孔,喜悅一閃而過。

“快了!快啦!很快我就能從魔中出來……涅槃稱帝!”

這威嚴降臨,諸天中七位妖孽存在,恐怖的無盡潛力,翻滾綻放,實力比火箭還快橫越。

機遇瘋狂降臨。

今天摔一跤,領悟到天地規則奧妙,明天一塊石頭掉下來,砸到頭,一看原來是稀世珍寶,後天打一架,領悟戰鬥技巧,無師自通。

這七位妖孽,讓人妒忌的妖孽。

他們快去死吧!!!!

他們一個個好運逆天,總是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在合適的地方,得到絕世機遇。

短短歲月,別人有危機時間堆積才登上天王之位,他卻輕輕鬆鬆成就,而且根基一點也不比他們弱分毫,甚至還更加牢固。

“嘭嘭嘭嘭!!!”

漫天的異樣神聖神獸仰天咆哮,好像恭賀他們。 短暫的詭異平靜 呈現了。

南方的域外天魔,佔領南方肆無忌憚挑釁諸天衆生。

時不時的小規模廝殺不斷,卻沒有開始的全部戰爭。

夢邪命睜開眼睛,金色瞳孔的中,旋轉無盡黑洞,在金色的神目中,魔性黑點瀰漫。


魔紋,神紋疊加。

周身晃動虛幻之網環繞,一根根虛網貫穿身體每一處細胞,那網雖然虛幻,去沉重億萬萬斤,好像一根就能壓碎一方天地。

粼粼虛網,遠遠看去夢邪命,就像提線木偶,所有的行動,好像都在幕後黑手操控。

“嗡嗡!!!!!”

一浪浪波紋動盪,襲擊虛網,好像夢邪命想要斬斷它,雖然奇妙的震動到虛網,但是網的韌性強的讓人無語,不管波紋如何綿綿不絕,浩蕩波濤,都沒有撕開哪怕一絲裂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