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咬牙,乾脆的說道:

“在我最後看到的現實世界的畫面當中,有一位負責基因研究的科學家,很可能是你。”

陳伯倫:……???

他不做研究很多年了啊!

雖然直到現在,國家研究院也依舊鍥而不捨的在發邀請函。

卻聽周霜霜接着說道:

“那位至關重要的科學家,他們稱之爲陳先生。”

她回想起自己所看到的短暫畫面,心中越來越篤定——

“雖然戴着口罩,畫面也沒出現多久,我沒看太清楚……但是,我所經歷的那些世界裏,但凡被稱作陳先生的,有且僅有你一個。”

陳伯倫冷哼一聲:“陳先生說的就一定是我嗎?”

“倘若我把林侖帶回來,改成我的姓氏,他豈不是也是陳先生?”

“你要相信,他的智商也沒有差到哪裏去,對聰明人來說,權衡利弊是本能——他一定願意的。”

“你看,這麼一來,陳先生就更多了。”

“只憑一個姓氏就這麼武斷,你真是……越過越回去了。”

陳伯倫說着,語氣中依舊滿是嘲諷。

……………………………

智商上的碾壓,周霜霜從來沒有反擊成功過,不過好歹一起經歷那麼久,她的臉皮倒是出來了。

——陳伯倫話中的語氣讓人忍不住想打人,但周霜霜卻已經習慣了,此刻反而難得的辯駁一句——

“那就不太可能了。”

她肯定的說道。

——雖然在那個全民都是弱雞的世界裏,原本的世界走向中,真正的陳侖變成了一個怪物……可週霜霜陪伴他的那段時間,對方是多麼溫柔又體貼細心的一個少年啊!

這樣一個人,簡直如同小綿羊一樣——更別提現實中的林侖還是殘疾人呢!

這樣的他,又哪裏是每個世界堅持搞事情的陳伯倫所能比擬!

……………………………………

周霜霜難得的篤定叫陳伯倫心中怪不舒服的,但是此刻,明顯還有更重要的事。

他對陸鋒伸出手去——

“有個合作,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陸鋒一愣,心中有了某種模糊的想法。

他握住了陳伯倫的手。

……………………………………

“我看出來了,你們這裏的科技水平,大約相當於我們世界的八十年代。”

“而在八十年代本應飛速發展的時期,卻又碰到了差點滅世的災難——如果這麼發展下去,未來一百年,你們都不會在科技上有什麼大的突破。”

——災難所導致的人口不足,知識層斷裂,還有科技倒退,以及生產力供應艱難等問題,可不是一件小事。

…………………………

陸鋒擰緊眉頭,沒有說話。

陳伯倫便笑了起來:“我知道你肯定考慮過了……不過現在,我有一個更好的想法——那就是,學習我們的技術!”

農門典妻 陸鋒眉頭一皺。

半響,他看着陳伯倫:“那麼,你想得到什麼?”

“我要你說服上層,同意我們的士兵進入,在這個世界用那些怪物磨練血性!” “不可能。”

面對陳伯倫的提議,陸鋒斷然拒絕。

末世已經快兩年了,他也從一線戰士轉向政治方向,如今領導層青黃不接,基地的大小事務,最基本的戰鬥力,可以說都由他來決定。

因此,他如今的政治眼光,也不可同日而語。

陳伯倫的提議看似很好——借別人的兵力,來打擊自己國家的敵人,解決威脅的同時,還能休養生息……

聽起來很美好。

但是,國與國,世界與世界,並不是這麼簡單可以決定的。

…………………………………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現在來看,世界是單向的。

周霜霜和陳伯倫可以隨時自由來去,陸鋒卻不行。在這種情況下,一旦他同意陳伯倫的要求,那麼等到那個世界的戰士來到這個世界,人心難測,政治複雜,誰又能保證他們不會倒戈相向,把這個世界打造成他們另類的附屬國?

或者說,奴隸樂園?

政治的骯髒,永遠不能用人心來猜測。

而陸鋒如今所要負責的,也不僅僅只是他們隊伍裏的幾個,而是千千萬萬的倖存者。

所以,他不能答應。

……………………………………

陸鋒的擔憂是理所應當,也是所有領導者第一需要考慮的,陳伯倫提出時,就已經有預料了。

此刻,只聽他不慌不忙的說道:“別急着拒絕。”

他聲音帶着篤定:“首先,這個世界你是主場。我們如果帶人來,必定是有固定位置的,一旦有什麼不對,你們可以在第一時間安排伏擊,將我們一網打盡。”

“同時,你也看到了,我們的世界面臨的危機不比你們小,倘若你和周霜霜看到的未來就是如此的話,那麼最起碼未來十年,我們是沒有餘力對付你們的。”

“而十年時間,倘若你同意兩個世界合作,足夠你們休養生息,科技在合作狀態下進步百年,同時,威脅得到解決。”

看着陸鋒皺起的眉頭,陳伯倫笑的萬分平和——

任何一個合格的政客,都會衡量其中的得失。

而在這種情況下,他的提議一定不會被拒絕。

………………………………

但是,陸鋒並不算是合格的政客。

最起碼,現在還不是。

此刻,心中天平雖然已經微微傾斜,但他仍然看向了周霜霜:

“霜霜,你的看法呢?”

這次,輪到陳伯倫皺起了眉頭。

周霜霜她向來不考慮政治因素,萬一因爲對這個世界的獨特感情,受不了他們有一絲一毫的風險……

腦中念頭還沒轉完,就見周霜霜的視線已經轉了過來。

這一刻,對方清凌凌的眼睛看着他,口中說着平靜卻又充滿了力度的承諾——

“如果他的初衷有變,我會親手殺了他。”

“通道有一半,是由我控制的。在你們被威脅之前,我會解決掉他們。”

“我是有國籍的。但是這個國籍,必須是在良知建立的情況下有的。”

她看着陸鋒,鄭重承諾:“所以,按你的想法來吧。”

…………………………………

陸鋒定定的看着她,也一字一句道:“我相信你。”

沒有周霜霜一開始的傾力相助,他們如今,恐怕距離滅亡好不了哪裏去……所以,在這場抉擇中,周霜霜的態度,纔是彼此最重的砝碼。

這一點,陳伯倫剛剛並沒有意識到。

但是這會兒,隨着陸鋒的同意,他已經明白了。

這一刻,算是合格政客的他在怔愣之後,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是這個世界太單純,還是周霜霜的個人魅力太強?

他轉頭看向窗外,人造太陽從粉塵中依舊執着的折射出太陽的光芒,外頭黃沙漫漫,綠意屈指可數。

但就是這樣的世界,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滿着朝氣……這原本不該是經歷過末世絕望的人的神情。

他看向周霜霜——

從資料和周霜霜的述說中,他其實可以明白在初入這個世界時,周霜霜爲此付出了什麼……並不簡簡單單是帶了物資過來,而是她的勇氣和魄力,還有平常心。

這種直到現在也未曾消失的心態,正是她時時超越自己的原因。

陸鋒信賴她,如同信賴他自己——這原本就是理所應當的。

……………………………………

“那麼,現在該研究一下你們的落腳地點了。”

陸鋒將桌子上的文件簡單收拾了,隨即攤開地圖,目光如刀一般割向陳伯倫:

“你們要打開通道,必定不能用人力來解釋——我知道你那麼聰明,必定有脫身的理由,比如不可替代的能力和職位之類的。”

此情惟你獨鐘 “但是霜霜沒有。”

無效妻約:老婆,咱不離婚! “所以,想要保護她,你要想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來,解釋兩個世界的連接。”

陳伯倫點頭:“你說的對。”

“所以,我們會定下一個固定的地點安排人定期出入,一方面爲了保護你,另一方面也是給我們開闢通道一個合理的說辭——”

“你覺得,帝都郊區突然出現一個莫名的通道,可以連接其他平行世界——這個理由夠不夠簡單直接?”

“畢竟,有時候述說的時候越簡單,所能操作的空間就越大。”

只有毫無頭緒,這個穿梭點纔不會被人察覺是由人力控制。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但必須是他來彙報,不能是周霜霜——因爲她的變化實在太大了,最容易被人猜測出問題來。

——畢竟,開元通寶的屏蔽作用,目前也並不能控制。

………………………………

雙方就一些基礎問題進行了商討後,在陳伯倫提供了幾個合適的落腳點之後,他們也該做進一步的規劃了。

在臨去之前,陳伯倫突然轉身問道:“你曾經附身在我們世界的陸鋒身上,你覺得,這次領兵歷練,由他來如何?”

他笑了起來:“兩個陸鋒,我迫不及待看到你們會面的場景了。”

陸鋒卻很是冷靜——

“他?”

他看向周霜霜:“沒什麼迫不及待的,畢竟,我們是不同的個體。在重要的人眼中,我們永遠都不可替代。”

周霜霜看着他,重重點頭:“隊長,我會記得我說過的話。”

她伸出手掌,空間裂縫漸漸衍生—— 計劃由陳伯倫完善,陸鋒向上提交——他爺爺如今還在軍部保持着一定的活躍度,日常很能說的上話。

而陳伯倫的爺爺,上將陳懷遠如今已經老邁,這種事,他可以發表意見,但是真正去聯絡各方人士,實在太耗費精力了些。

並且,陳伯倫的考慮要更多一些——帶兵到異世界,在其他人對此一無所有的情況下,想要保證陸鋒的絕對話語權,那麼這個發現,以及後續報告,必定是要由他來完成的。

反而陳伯倫自己,並不是以戰出名——目前也還仍處於休養階段,他只要保證在與異世界合作的同時,自己依舊處於智囊團決策者的身份就可以了。

…………………………………

而現在他們要做的——

一,將落腳地確定,他和周霜霜制定合理的時間安排人進入,決不能沒有任何限制。並避免兩個世界的人員交流,以免暴露周霜霜曾經出現在這個世界的事實。

二,測試第一次帶人的極限……這個陳伯倫可以做數據模擬,解決了周霜霜的短板。

三,篩選合適的士兵,同時,改造機械肢裝載者經過短暫訓練後,也應投入部分。

畢竟,他們獨特的肢體在漫天黃沙的末世,可以單獨化爲工兵——並且是那種效率奇高的。

四,對選中者進行緊急培訓。

五,開始對上層透露異世界人們透露出的“未來。”

……………

…………………………………

以上,就是他們如今最要緊的。

對於政治,尤其是更深層次的領導者,在陳伯倫的有意保護之下,周霜霜並沒有出現——

在這個時候,有獨特能力的周霜霜可以因爲科技水平被國家徵召,但決不能是因爲她的異常——這是爲了保護她的人身自由。

而且,陳伯倫心中總有一種隱祕的猜測——開元通寶之所以選擇了各方面並不特別出衆的周霜霜,是否是因爲只有她纔可以終結這個世界的可怕未來?

當然,現在連未知的威脅他們都不曾見到,這個想法暫時也只是想法,只做爲參考——用來在做決策時考慮一下。

………………………………

周霜霜十分明白,政治和軍事考量都不是自己擅長的,所以她能做的,就是抓緊時間改進機械肢。

機械肢改爲機械裝甲,困難並不僅僅是外形變化,但好在在飛船上,她和陳伯倫在參考過天權星的技術後,已經有了很大的突破。

雖然後期爲了獲得更多的知識暫停了研究,但是突破是早就有的,如今要做的,就是更細緻的整合。

………………………………

在她看到的未來中,機械裝甲確確實實是有用的,雖然面對詭異的怪異生物略顯多餘,似乎也並不能對戰局有什麼關鍵影響……但是,周霜霜“看”到的那些未來,倘若沒有機械裝甲,想要跟隨入侵者上天入海,他們難不成還要靠飛機和潛艇?

那些如果有用的話,最後也不至於需要用人作餌來帶回入侵者的部分肢體。

再加上在天權星她確確實實學到了很多新的知識,所以這會兒雖然放假在家,她仍舊埋頭在書桌上,瘋狂的測算數據,同時改進着她的圖紙——

曾經,她的目標就像是自己曾經看到的未來那樣。

但如今經歷過天權和熒惑有了新的靈感,殺傷力強大機械裝甲已經慢慢有了雛形。

周霜霜心中冷笑——

那些環伺在外太空的渣滓們,她在那麼多的世界來回折騰,不準備點殺傷性的武器,她自己也覺得不甘心!

……………………………………

周霜霜正在往機械裝甲圖紙的臂艙裏添加合金刃這件事,陳伯倫暫時還不太清楚。

他在這短短一天的時間裏,已經開過了六場大大小小的會議,和陸鋒看似勉強和諧的相互補充,已經提交到了最上頭。

………………………………

——對於人在家中坐,危機天上來的事,各位領導此刻內心是懵逼的。

任誰也想不到,在他們每天操心操心核武,研究研究環境污染,甚至民生稅法等大事的時候……問題居然都升級到了星空?

拜託,地面上他們還沒整明白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