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怎麼也沒有辦法說出,自己就是她的媳婦,在她心裡,他還是很不願意承認這個關係的。

朋友?工頭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他真的不相信,朋友竟然能找到這裡來。

「那小子還真有福氣,有個這麼漂亮的媳婦。」他說完忍不住笑了兩聲,韓楉樰眉頭微微皺緊,但也沒有糾正他。

工頭見韓楉樰沒有反駁,就當她是認同自己說的了,看了一眼林浩峰的方向,輕嘆一聲:「姑娘也有福氣,那小子這兩天才過來,我當時就和他說了,這裡的活很辛苦,可他就是要在這裡做,說這裡的銀子多。」

這裡掙得都是辛苦錢,就看他們肯不肯出力了,不過這樣抗一天的袋子,晚上回去肩膀都會很痛的。

「我也不想讓他這麼辛苦,但他不肯聽我的。」

韓楉樰低垂著眼眸,臉上難掩的愧疚,她總覺得是因為自己,林浩峰才會如此的辛苦,其實她可以自己掙銀子的,不需要這樣。

「姑娘啊,他這都是為了你啊,所以我才說你好福氣呢。」

他說到這裡笑容更深了一分,聽到這話,韓楉樰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垂著眼眸,她和工頭坐在一邊等著。

從碼頭到船上,這段路不知道走了多少次,林浩峰的肩膀上一直扛著沙袋,她在一旁看著只覺得眼中酸澀。

「林大哥,我們回去吧,你不需要這樣的。」

她看的實在不忍心,終於忍不住上前,攔住了林浩峰。

外星蘿莉很傲嬌 旁邊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韓楉樰,韓楉樰也不管這些,她只是覺得愧疚,他沒有必要為了她做這麼多事情的,這讓她怎麼好意思呢?

「偌樰,我沒事的,你先去一旁等著吧,我們晚上回去在慢慢說好不好?」

雖然嘴上不說,可心裡卻是美滋滋的,韓楉樰還是很在乎他的,就看韓楉樰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她現在很想拉著他就走,但見他態度堅決,現在又猶豫了,還是工頭過來朝著她說道:「姑娘,你看這裡有這麼多人呢,沒事的,而且現在都已經幹了,如果你實在捨不得,明天你在不讓他過來,行不行?」

韓楉樰也知道剛剛自己的做法實在太幼稚了,現在也只能點了點頭:「那我先去旁邊等你。」

她等在一邊,看著林浩峰進進出出的抗袋子,心裡實在不忍,她不知道是怎麼忍受這種煎熬的,一直等到天暗了,林浩峰他們才算結束。

林浩峰拖著疲憊的身子從碼頭走來,看見她等到一邊,他的心裡都是柔軟的。

「偌樰,辛苦你了,一直等在這裡。」

林浩峰看見她等在一邊,第一句話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韓楉樰勉強自己露出一抹笑容:「辛苦的是你,我有什麼辛苦的?不過是坐在這裡等著,明日還是別來了,我可以上山採藥,可以養活我們二人的。」

她上山採藥,若是碰到了值錢的藥材,別說是她們兩個人了,就是虎子和虎子奶奶她都能養活。

林浩峰一聽這話變得緊張起來:「我一點都不累的,你怎麼要這麼說?我可以養活你的,這種話以後別再說了,我們回家吧。」

現在天色還早,村裡的牛車還沒有那麼著急回去,他們就在集市上買了一些吃的東西,林浩峰今天也辛苦了,韓楉樰剛剛拿了銀子,便想給他買一些好吃的,她特意買了豬排骨,準備回去燉排骨。

「今天你也辛苦了,我們應該好好補一補。」

冷酷少爺的寵妻 韓楉樰笑容明媚,林浩峰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如果他能夠一輩子和她在一起,他就算在碼頭上抗一輩子的帶子他也願意。

「偌樰,我不辛苦,只要能一輩子照顧你,不管我做什麼都願意。」

他目光真誠,韓楉樰的笑容漸漸僵在臉上,她好像故意在迴避著他的目光

「我們先回去吧,晚上將排骨做了,叫大娘和虎子一塊兒過來吃飯。」

今天她們回去的有些晚,虎子和虎子奶奶正在做晚飯,韓楉樰急急忙忙的過來:「大娘,你們今晚別做飯了,去我們那裡吃吧,我晚上買了排骨,我們一起燉排骨吃。」

她心裡早就已經把虎子奶奶和虎子當成一家人了,虎子奶奶稍微愣了一下:「我們已經準備做飯了,還是別過去了。」

虎子奶奶知道他們的日子不好過,好不容易弄了些好吃的,他們也不想過去跟著攪和。

「大娘,我們是一家人,有好吃的當然要在一起吃呢。」

韓楉樰一臉真誠,虎子就在這個時候來到她的旁邊,她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笑著道:「有沒有聽話啊?是不是乖不乖的呢?」

虎子用力的點了點頭:「有聽話啊。」

「大娘,虎子,你們跟我過去吧。」

韓楉樰跟虎子奶奶他們一同帶到家裡,林浩峰已經將排骨準備好了,用菜刀剁成塊,就等韓楉樰回來做了。

「林大哥,你帶著虎子先玩一會兒,飯一會兒就做好了。」

虎子奶奶和韓楉樰一起在廚房忙活,她見韓楉樰動作麻利,臉上露出笑容:「看你現在過得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大娘,我現在過得很好,您不用擔心了。」

她朝著虎子奶奶臉上露出笑容,虎子奶奶看著林浩峰出去的方向,猶豫片刻:「偌樰啊,你和浩峰究竟怎麼樣了?大娘看他對你不錯,但好像看著你不冷不熱的樣子。」

韓楉樰聽到這裡,手上動作一頓:「大娘,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可以把他當做兄長,可要是當做真心戀人,就真的……真的有些難了。」

她不能和一個沒有感覺的人在一起啊,哪怕那個人對她特別好。 虎子奶奶想了想也是這個道理,她看韓楉樰的目光變得心疼起來:「別想那麼多了,你現在過得好我也就安心了,丫頭啊,你現在有了銀子不要總想著我和虎子,還是要存一些銀子的,以後你們要做點什麼也方便。」

他們現在有了掙錢的路子,就應該多掙一些,然後多存一些銀子,這樣以後日子也好過。

「大娘,我們是一家人,我孝順您也是應該的,掙了錢,就應該花的呀。」

韓楉樰將排骨放在鍋里,虎子奶奶在一旁笑的慈祥,韓楉樰將排骨做熟之後,就讓林浩峰過來吃飯。

吃飯的時候,見虎子奶奶滿懷心事,韓楉樰也覺得奇怪,將一塊排骨夾在她的碗里,問道:「大娘,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啊?我看你臉色好像不太好。」

虎子奶奶搖了搖頭,還是一旁的虎子說了實話:「姐姐,我爹娘為了多掙銀子,和僱主簽了賣身契,要五年才能回來。」

五年?難怪虎子奶奶這樣不高興,她的年歲已經這麼大了,要是在過五年,她的年齡只會更大,身體也只會更加不好,不知道還能不能看見兒子和兒媳婦了,難怪她這幅樣子,虎子還那麼小,要是她撐不住可怎麼辦?

「怎麼會這樣呢?」

韓楉樰看了虎子奶奶一眼,虎子奶奶長嘆一聲:「虎子快要成學堂了,要是他們做了五年,以後虎子就能去學堂念書了。」

「上學堂我可以想辦法的,不一定非要這樣。」

韓楉樰看著桌子上的排骨忽然有些吃不下去了,虎子奶奶長嘆一聲:「現在已經這樣了,也沒有什麼辦法,就只能希望這五年快點過去。」

「虎子乖,別想太多了,雖然你爹娘不在你身邊,可姐姐也一樣會照顧你的。」

她憐愛的摸了摸虎子的頭,虎子很懂事,用力的點了點頭:「姐姐,你放心吧,我會很懂事的。」

韓楉樰的臉上露出笑容,虎子奶奶忽然想起什麼:「丫頭啊,你這總上山採藥也辛苦,不然你攢一些錢,以後開一家藥鋪什麼的吧。」

其實她這個婦道人家也不太懂,只是覺得鎮上開藥鋪那些不怎麼辛苦,認為韓楉樰跟林浩峰要是在鎮上開一家藥鋪是最好的選擇,那樣能掙錢,而且人也不辛苦。

「大娘,這個日後再說吧。」

韓楉樰輕笑一聲,她倒是沒有考慮那麼多,也沒有考慮過以後。不過虎子奶奶這個主意倒是不錯。

「這個還是看你自己,以後不要這麼大手大腳。」

虎子奶奶滿臉笑意的和她囑咐了一句,等到吃完飯之後,虎子奶奶和虎子一起離開了,他們離開之後,韓楉樰想要去洗一個澡。

「偌樰,我去燒些熱水。」

林浩峰今天也忙了一天了,他比韓楉樰更累,韓楉樰看著他,臉上儘是不忍:「我去燒熱水吧,你都忙了一天的,會累的。」

「沒事的,我也沒那麼累,倒是你,辛苦了這麼久。」

他說到這裡眼中儘是心疼,韓楉樰見他去燒熱水,一個人站在旁邊等著。

當熱水燒好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韓楉樰用熱水在房間里洗澡,等她洗完澡之後,林浩峰才洗的澡。

洗完澡之後,韓楉樰就急急忙忙的回房間睡了,這兩天她上山採藥,的確是累了,她躺在床上不用想那麼多就睡了。

翌日一早,韓楉樰早早的背著背簍上山,她還要繼續採藥,她不想讓林浩峰太辛苦,她就要掙錢養家,虎子要上學堂,她還要給虎子攢去學堂的錢。

而且她也準備在村裡開一個藥鋪,這樣,村裡人就有診病的地方了。

但這些都是需要銀子的,她想到這裡採藥的速度就更快了,她一直到中午的時候才從山上下來,林浩峰今天也去鎮上做工了。

他們的日子過得有條不紊,可九王府現在早就已經炸開了鍋,府里很多人都在議論紛紛,現在容初璟的情緒也很不穩定,將那些影衛都派了出去,可是卻什麼都找不到,他心裡越想越氣。

反倒是韓楉榛的情緒比較穩定,她的親生妹妹不見了,她倒是很好,每日都留在王府,雖然嘴上說照顧九王爺,可心裡怎麼想的就她自己最清楚了。

「王爺,您不用這麼擔心了,妹妹她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會有事情的。」

韓楉榛的臉上越發得意起來,她派去的人都已經說了,韓楉樰絕對沒有活命的可能。

容初璟痛苦的用手揉著眉心,長嘆一聲:「這幾天麻煩你了,但我心裡真的放不下偌樰,我只要想到她現在生死未卜,我心裡就忍不住的難受。」

他的聲音中甚至帶著幾分的哽咽,聽到這話,韓楉榛的目光變得更加真誠:「王爺您放心,妹妹她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

「這幾天都辛苦你了,你也先回去吧,不然總是留在這裡,會落人口實的。」

容初璟緩了一會兒,忽然轉頭對旁邊的韓楉榛說道。

她是韓楉樰的親姐姐,現在妹妹失蹤,她不想著去找人,反倒是在這裡纏著妹夫,這樣做肯定不妥。

「王爺,我想留在這裡陪陪你,我知道你現在因為妹妹才變成這樣,可現在妹妹不在,您也應該振作自己啊。」

她說到這裡眼中閃爍著淚花,他看著韓楉榛愣在了那裡,她見他愣住,更進一步的說道:「王爺,這個世上喜歡你的人不只有妹妹,其實在我的心裡,我也很喜歡你,如果可以,我願意代替妹妹……代替妹妹照顧王爺。」

如果這是別的女人,容初璟肯定會動怒,但因為韓楉榛是韓楉樰的親姐姐,他寧願相信,這個女人只是想幫妹妹照顧自己而已。

想到這裡,他的臉色就稍微緩和了一些,目光中沒有那麼多的戒備。

「這些話以後不要再說了,在我的心裡就只有偌樰一個人,我們還有孩子,我會找到她的。」

容初璟現在想到小貝,心裡就針扎一樣的疼,是他沒有保護好韓楉樰,讓他小小年紀就沒有了母親,也讓他失去了最愛的女人,心裡十分的難受。

「我知道你在擔心小貝,他是你的兒子,也是我的親外甥,我當然會照顧好他了,就算我們之間沒有什麼,我也會好好照顧他的。」

韓楉榛說完就轉身離開,他倒是沒有將剛剛的話放在心上,只是盯著她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韓楉榛走到一個拐角處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他的暗衛,微微一愣,隨後說道:「找到那個賤人了嗎?」

「我們已經在找了,可就是找不到,王爺這兩天很傷心,估計過兩天就好了。」

影衛頭領當時保護韓楉樰,他是故意給韓楉榛機會,畢竟韓楉榛才是嫡女,而韓楉樰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庶女,而且身上也沒有什麼油水,雖然他們這些做影衛的,這條命能留到什麼時候,心裡都不清楚。

可是他們還有家人,當初來做影衛就是為了銀子,現在韓楉榛能給他們銀子,他們就算是死了也願意。

炮灰修真指南 「那就永遠不要找到。」

韓楉榛的目光中露出幾分狠毒,影衛冷漠一笑:「大小姐放心。」

韓楉樰上山採藥,林浩峰在鎮上做工,兩個人的日子過得倒是有起色,村裡不管是誰有個病,都願意來韓楉樰這裡就診。

雖然她不會收取高額的診費,但是他們走的時候都會給她銀子,畢竟看病是需要花錢的,漸漸地都沒有人願意去吳大夫那裡看診,吳大夫和翠花眼看著收不到銀子,心裡痒痒的,他們的日子過得也不如從前了。

翠花看著吳大夫,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吳大夫數著家裡剩的銀子,越來越少。

「你倒是想辦法去掙銀子啊,不能銀子都讓那個賤人掙了去啊,現在村裡已經沒有人來看診了。」

翠花就差點跪在地上大哭了,當時她跟著吳大夫的時候,是掙了不少銀子,可是那些銀子都被她拿來買首飾了,雖然現在家裡沒有銀子,但她還有一堆的首飾。現在還沒有到變賣首飾的地步,如果在嚴重一些,恐怕就要變賣首飾了。

「你還說呢,都是你的錯,如果你不買那些首飾,現在我們會一點積蓄都沒有嗎?都是你這個賤人。」

吳大夫說完竟然想要動手打人,可是他縱慾這麼多年,身子早就已經大不如從前,他怎麼也不能打到翠花,翠花見他要動手,側身閃開一些。

「你還想打我呢?」

翠花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吳大夫,吳大夫因為剛剛用力過猛,現在有些閃到腰了。

「你,你還敢躲了?看我今天……」

他說完有朝著翠花撲了過去,翠花又一躲開,經過這兩次,他實在是沒有力氣了,現在只能站在一邊喘著粗氣。

「你還動不動手了,我跟你過了這麼多年,你就這麼對我?再說了,這是我的錯嗎?這明明就是那個賤人的錯,你現在怪我也沒用啊。」

翠花也有些折騰累了,粗氣聲有些粗,一張臉上有些紅潤。

吳大夫現在也算是反應過來,這可是他從前最寵愛的媳婦,怎麼能動手打她呢?若是翠花也走了的話,他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輕咳一聲,臉色緩和了不少:「那你有什麼辦法?」

翠花輕舒一口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現在還是趕快想辦法,不能在這樣下去了,不然我們以後就沒什麼吃的了。」

他們二人正在家裡想辦法,而村裡人都去找韓楉樰診病,韓楉樰醫術好,而且也從來不亂收費,他們都很欣慰。

里正從前還有些不喜歡韓楉樰,但是現在卻對她喜歡的不得了。

「姑娘,我們村裡多虧你了,我們現在診病都能少花錢,你真的是我哦們村裡的福星啊。」

之前還有道士說她是妖孽,簡直是胡說八道。 韓楉樰倒是被裡正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一張白皙的小臉兒上多了幾分的紅潤:「里正您別這麼說,我來到這村裡,多虧您們包容我,我才能活下來,閑雜做些事情報答你們也是應該的。」

「姑娘,你可別這麼說了,當時要不是你的話,我們可都死了,應該是我們謝謝你。」

有個壯漢朝著韓楉樰道謝,立馬有很多人附和,韓楉樰笑的明媚,雖然剛開始來到這裡的時候,鬧出了許多的不愉快,但是現在看來,都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里正,就讓韓姑娘做我們村裡的大夫吧,這樣以後,我們也能找她診病,韓姑娘也不用每日都去鎮上賣葯,那麼辛苦了。」有人站出來說道。

里正猶豫可片刻,但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點了點頭:「行,以後韓姑娘就是我們村裡的大夫了,不過咱們村裡還有個吳大夫,日後村民要是去哪裡診病,誰都不能說什麼,更不能有別的心思。」

他就害怕,吳大夫和韓楉樰因為診金的事情發生爭執,不過現在看來倒是不會了。

「里正,您就放心吧。」

聽說韓大夫要掛招牌診病了,村裡人都過來幫忙,畢竟從前,她可是幫過了不少人,現在這些人都願意看到她掛招牌。

「今天都麻煩大家了,我去鎮上買些菜,大家都在我家裡吃飯吧。」

韓楉樰朝著村民們笑著開口,村民們本來是念著從前的恩情過來幫忙的,但是現在聽到有好吃的,都開始猶豫。

「好好好,正好沒有嘗過韓姑娘的手藝呢。」 朕的皇后誰敢動 有人站出來,就立馬有人附和。

韓楉樰笑容越來越深:「那我現在就去鎮上,大家得等一等。」

她搭了牛車去鎮上,林浩峰這個時候還在碼頭做工,等到韓楉樰買完菜之後,他們便一塊兒回來。

林浩峰迴來的時候看到自家院子里多了很多人,先是一愣,今天過來幫忙的這些人都是白寡婦在招待,見韓楉樰和林浩峰迴來,他們都熱情的站起來打招呼。

「林大哥,韓姑娘,你們回來了。」

林浩峰從白寡婦那裡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韓楉樰現在已經去廚房弄菜了,他們坐在這裡,都是林浩峰在招待。

到了晚上,韓楉樰將弄好的菜擺在桌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飯,幾乎整個村裡的人都來了,因為韓楉樰是他們的救命恩人,韓楉樰也成為這村裡人緣最好的人了。

吳大夫和翠花在家裡聽說了今天發生的事情氣的牙根痒痒,尤其是翠花,一雙眼睛狠狠的瞪著吳大夫。

「現在可怎麼辦啊,事情都弄成這樣了,咱們以後可就再也掙不到錢了。」

她哭的呼天搶地,吳大夫也覺得自己大勢已去了,他所指望的就是這村裡人的診金,要是沒了這個,他以後可怎麼辦啊。

「不然你在去找劉掌柜想想辦法,他肯定會有辦法的。」

吳大夫只能將最後的辦法放在劉掌柜身上了,如果劉掌柜都沒有辦法,他就只能認命了。

「好,我明天就去鎮上找劉掌柜。」

翌日,翠花一大清早就去鎮上找劉掌柜,因為前些天劉掌柜想要納妾,被劉夫人狠狠收拾了一頓,現在也是好久都沒有出門了,還是藥鋪里的夥計說有大事,才讓劉掌柜回去的。劉夫人還特意讓自己的丫鬟去看著他。

劉掌柜出了家門就覺得一切都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臉上儘是滿足。

翠花見到劉掌柜的時候,趕忙上去哭訴,若是平時,劉掌柜肯定要將她攬在懷裡,好好的安慰一番,可是現在有劉夫人的侍女在旁邊看著,他就只能壓制著情緒,將自己裝作嚴肅的樣子。

「劉掌柜這一次,你可一定要幫我們,不然我們就完了。」

翠花故意將自己裝作很可憐的樣子,劉掌柜點了點頭,輕咳一聲:「你慢慢說,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蘭花,你去倒杯茶。」

劉掌柜朝著就劉夫人的侍女說道。蘭花微微一愣,但還是很快反應過來,去一旁倒茶。

「是那個賤人又搞出什麼事情了嗎?」

劉掌柜被氣得不輕,現在自己落得這個下場,都是因為韓楉樰那個賤人,翠花想起那個賤人就恨得牙根痒痒,點了點頭。

「現在村裡的人都只知道那個賤人,已經沒有人願意找老吳就診了,在這樣下去我們可怎麼好啊。」

翠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可別說都可憐了,劉掌柜見蘭花不在這裡,趕忙將她攔在懷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