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永遠記得,躺在冰冷的地上,看着封家人匆匆從她身邊而過的感覺。絕望,仇恨。最恨的,就是劉小麗。

她跟別人都隔着一層,不管她就不管她了,人之常情。但是劉小麗是她的親生母親,就可以坐在屋裏眼睜睜看着病種的她躺在春寒料峭的地上一天不聞不問……

她的心胸不寬廣,她就算重活一遍都不能原諒劉小麗。

封華走出醫院大門,就遇見了匆匆而來的樑青山和張勇。

張勇一見封華立刻問道:“岳母怎麼樣?”

封華點點頭:“沒事了,都好。”

具體就不解釋了。什麼懷孕了,沒流產,保住了什麼的,她一個小孩子說不合適,這兩個大男人聽也不合適。

樑青山一聽人竟然沒事了,真是大吃一驚,昨天他送劉小麗來的時候,看那樣子,還以爲活不成了呢,封華也就是儘儘做女兒的孝心,硬拉着人來醫院,沒想到竟然真的救活了!

哎呀,誰說女兒不如男啊。一時間樑青山也有些感慨,決定回家後對自家閨女好一些,沒準哪天就指上了呢。

封華陪着兩人又回到了病房,樑青山看到沒事人一樣的劉小麗都有些混亂了,是他昨天沒看清,還是這縣城的醫院醫術好?

張勇問候完丈母孃,悄悄把封美華拉到一邊,關心了幾句。封美華的臉上全是嬌羞和甜蜜。

說完話,看人沒事了,樑青山和張勇就打算回去了。現在正是除草的時候,忙着呢。

張勇還欠着封華許多錢呢,工分也是錢,耽誤不起。

樑青山走之前遞給封華一張紙條,大隊開的證明,大概意思就是本村村民劉小麗生病了,必須去縣裏的醫院治療,需要換糧票5斤。上面已經批准。

農村人出來看病,糧票就是這麼來的。大隊開了證明,經過許多領導批准。然後農民自己拿糧食去糧站兌換糧票,跟出差一樣。

劉小麗這是來了縣城醫院,如果她在公社醫院看病的話就不需要花錢了,看病吃藥都不需要花錢,現在已經有合作醫療了!每年3塊錢的合作醫療,但看病只能在公社醫院。

在公社醫院,聽說病人吃飯都是免費的,但是陪護的人就沒這好事了,甚至需要自己帶糧食去廚房做,想花錢吃現成的都沒有,醫院只提供廚房。

封華沒去過,不知道,聽說是這樣子的。而馬大夫就是公社醫院的大夫,唯一的大夫……鑑於他的名聲,封華直接pass了公社醫院。

“也不知道這些夠不夠。”樑青山說道:“但是我只能申請到這些了。” 他一大早就開始跑,他可是知道縣城醫院吃飯的規矩的。封華又剛從外面回來,不知道糧票還有沒有剩。他作爲大隊長,該做的事還是要做的。

不過他剛進病房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那麼香~~看來封華的糧票還有剩,真是個靠譜的孩子啊。

“大叔,大姐夫,你們回去之後不要跟別人說我媽已經沒事了,我怕我爺我奶讓她回去,我媽現在還需要住院觀察幾天。”

“懂懂懂。”兩人連連點頭。

兩人回到村,就遇到了封榮華,她被派來問情況。一聽說母親還沒好,還需要住院觀察,封榮華眼淚汪汪地回去了。

她也只有13歲,心眼再多也是個孩子,想到將要失去母親,也慌了神。這個家裏如果沒有母親,再來個後媽,那日子更沒法過了!

封榮華想到傷心處,哭得跟她媽已經死了一樣,一路上得到了不少同情的眼光。劉小麗已經死了的謠言也瞬間傳遍村子。

封家人看她這樣子,也誤會了。

“敗家娘們兒!”封老頭難得出聲,還是罵哪個兒媳婦,實在是昨天讓封華氣狠了。他活了這麼大歲數,從來沒那麼丟過人!一輩子的好名聲都讓封華擠兌沒了!

還好他挽救的還算及時,用50塊錢挽回了點。但想到錢,心又疼了,現在的日子不如前幾年,也不知道以後怎麼樣,這50塊錢什麼時候能攢回來?他死之前還能不能住上磚瓦房?

“死在外面別回來了!我們老封家的祖墳也埋不下她!她封華不是有本事嗎,愛把她媽埋哪就埋哪!”

“爸!”封老三封大貴哭着喊了一聲。昨天封華帶着劉小麗離開,他就被叫了回來。

現在聽說媳婦沒了,他一時間非常難受。畢竟夫妻一場十多年,劉小麗模樣好脾氣好,又順着他,所以即便連生了7個女兒他都沒想着離婚,他們之間還是有感情的,只不過頂不過兒子罷了。


現在聽說人沒了,還不讓進祖墳,封老三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不進祖墳將來就不能跟他埋在一起,做個孤魂野鬼,他心裏有些過不去。

錢立梅撇撇嘴,好大的臉呦~還祖墳!封家是之前從南邊逃荒過來的,也就三十來年,所謂的祖墳裏就埋着封老頭的爸爸和一個兄弟,統共倆人。

封老頭又口不擇言地罵了幾句,感覺不過癮,白臉一直都是封老太太唱的,他業務不熟練。

想到封老太太,封老頭更生氣了。一個兩個都反了天了,還開始裝病了!

昨天封華走了之後,封老頭就把封老太太按在炕上揍了一頓,怪她沒有想出藉口攔住錢。

沒有藉口那就不要藉口,就是死活不給好了!反正她一直都是這個形象,還要什麼臉!

沒想到死老太太不知道哪根筋沒搭對,竟然真的給了!50塊!誰的命值50塊?劉小麗的不值,她封老太太的也不值!

所以封老頭下手比較很,封老太太今天沒起來,眼看着就剩一口氣了。

不過以封老頭一輩子的打人經驗來看,這就是裝的。封老太太這輩子,最拿手的就是裝死。

他猜得不錯,封老太太就是裝的。求饒沒有用,只能裝死,不裝死難道硬抗?她纔沒那麼傻。

封老頭作了一頓,封家沒人敢吱聲,也就沒人提去縣城擡劉小麗的“屍體”回來。人不回來更好,省得晦氣了。

就這樣,封華一日三餐出現在醫院,其他時候都藉口離開,如此過了5天,封家沒有一個人來看劉小麗。

劉小麗也不得不出院了。

她已經好的比正常人都好了!臉色紅潤的不得了,想裝病人都不行。就連封美華,沾光吃到了空間作物,氣色都好了很多。

她本來就年輕,週歲才14歲多,正是發育的時候,這一頓補下來,看着都漂亮了很多。

她也有點不想走,可是再不走可說不過去了,醫院的病人都換了好幾茬了,她們再賴着,有些太對不起封華了。

她們一直以爲封華這些飯是從醫院食堂打來的,跟其他病友聊天,也知道打飯是要糧票的了。

她們不知道封華的糧票是從哪來的,反正不管從哪來的,糧票這東西都是非常珍貴的,她們再這麼吃下去,封華哪裏供得起。

封美華催着媽媽收拾東西。劉小麗有一下沒一下地疊着衣服,她是真不想走,她也沒有不好意思。

反正看封華那樣子,一點爲難也沒有,肯定是有辦法的,她就再住幾天唄,一天兩天的,也吃不了多少。她女兒想孝敬,她就受着好了。

但是都怪封美華這個死腦筋,話說得那麼難聽,好像她再住下去就是喝封華血吃封華肉一樣!當時封華也在場,臉色也有點不好看了,她要是再堅持,就把封華得罪了。

她現在一點不想得罪封華,只好忍痛回家了。

封華推門進了病房,給她們送來了今天的午飯,也是最後一頓飯了,吃完她們就要回村了。

劉小麗看到飯菜,臉色好了很多。封華卻趁機把她的洗漱用品,洗臉盆、毛巾、香皂和暖水壺收了起來,一副要拿走的樣子。

“你這是幹啥?”劉小麗驚訝道。

“這些都是我管一個師姐借的,用完了當然要還回去。至於牙刷牙缸她就不要了,送你了。”封華說道。

這些東西可不能讓她拿回去。本來她是無所謂的,這點東西她還真沒放在眼裏。可是這幾天看劉小麗那樣子,又有點前世的影子了。

這才吃了幾頓飽飯,就打算作威作福了,果然骨子裏就是這樣的人。有些人心就是捂不熱,或者有些偏心就是扶不正。

如果今天出錢的是她兒子,她肯定一天不會多呆,甚至醫院都死活不來!

劉小麗聽說東西是借的,張張嘴不知道說啥好,人家的東西,她還真沒理由留下,對外人,她沒底氣,臉皮也不那麼厚。

封美華一聽說借的,趕緊過來把東西拿過來:“我刷乾淨了再給人家還回去吧!”飯也不吃了,拿着東西出去了。

這倒是讓封華很意外。有些人,也是會變的哈…… 不過前世這個姐姐跟她接觸並不多,甚至沒有正面交鋒過,封華對她的印象是有些模糊的,也許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或者是,張勇教得好?

封美華也還小,三觀都還沒成型,在這關鍵時刻如果有個人正確地引導,是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的。

前世她可能是沒遇見好人,她那個老公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酗酒,賭博,家暴,樣樣俱全,能教她什麼好。

封美華刷好東西回來,匆匆吃完了飯,又把餐具刷好讓封華帶回去,纔跟着封華一起出去,上了一輛拖拉機。

這是醫院聯繫的拖拉機,縣城醫院的大夫要去下面公社出診了!免費~

正好路過他們公社,封華就讓他們捎她一路。作爲唐醫生的得意弟子,這點面子她還是有的。


縣城醫院的大夫經常去下面公社的醫院出診,都是免費的,病人看病,吃藥,打針,都不花錢。


當然,得有人給你看病,得有藥給你吃,有針給你打……


一般情況下是沒有的~~或者極其不全的,外傷紫藥水,內傷土黴素,隨便選~~特別是這兩年,藥品是極度匱乏的,之後會慢慢好一些。

而且現在的醫生還算可以,都是“專業”出身的,等wg開始之後,醫院也是一片混亂,很多醫生都被打倒下放了。

農村更是出現了農民出身的赤腳醫生,那才叫厲害呢~字都不識幾個,醫書都不知道一本,就可以給人看病了~

這次一塊下去的是3個醫生1個護士。三個醫生分別是婦產科,外科和內科。唐醫生也在其中。

看到封華三人上來,幾個醫生都友善地笑了笑。包括那天咳嗽的那個老頭,封華已經知道這老頭姓周,看內科。

整個內科他都看!也不分什麼呼吸消化內分泌、神經血液心血管了,都歸他管。

到底水平如何,現在還沒入門的封華看不出來,不過她問過師父這個問題,唐醫生當時只是撇撇嘴,很不屑的樣子,不過最後還是給出了“還行”的評價。

中醫瞧不起西醫啦~當然西醫也看不上中醫,所以兩人一直不對付。

但是現在,唐醫生還是更勝一籌的,58年的時候國家規定每個西醫都要跟中醫學習一段時間,大概幾個月,具體醫院自己定。

封華不知道這規定執行了幾年,反正現在是還在執行的,要麼唐醫生有那麼多徒弟呢,都是在她手下學習過的醫生,她挑順眼的,有天賦的,對中醫有愛的,都收了。

有一些是本院的,有一些是其他醫院的。而且唐醫生也不算純中醫,已經被逼發展成中西醫結合了。

她對剖腹產非常感興趣,所以也跟正經西醫正經學過,技術還是不錯的,已經是主刀醫生了。

而她被分到婦科,也不是她只會看婦科,她是中醫世家出身,這時候中醫哪分什麼內科外科,是病就看。

實在是醫院就她一個女醫生,她不看婦科誰看?那些男醫生嗎?那就沒人來醫院看婦科了。

“小華,坐這!”唐醫生身邊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女護士招呼道。

這是曹英,婦科的護士,現在發展成了助產士,也是唐醫生的徒弟之一,排行17,是封華的師姐。

封華過去坐在曹英鋪好墊子的位置,微笑道:“謝謝曹護士。”禮貌而疏離。

曹護士隱晦地眨眨眼,看着封華笑了一下。

這些都是做給別人看的,哦,做給劉小麗她們看的。封華提前跟幾人招呼過了,不想讓她母親知道她在學醫。

藉口就是她家爺爺奶奶做主,又非常重男輕女,知道封華可以學醫了,一定逼着她把機會讓給堂哥,封華要是不讓,自己也別想學!

其實也不算藉口,封家人真能幹出這事,至於人家是看中了封華自身的資質,他們纔不信呢!一個小丫頭片子有什麼資質,我們大孫子哪哪都比她好,好一萬倍!

至於真實目的,也差不多,她就是不想讓劉小麗知道她學醫。劉小麗要是知道了,封家其他人就知道了,到時候得顯擺出天際,然後拉着七大姑八大姨,所有認識的不認識的人來找她….辦事!

看病是不會的,沒人信得過她,起碼十年之內,但是讓她在城裏辦個事啊,買個東西啊,找個關係啊什麼的,是少不了的。

這樣的情況她上輩子遇到過1000回擋不住!不給辦就作!封華想想頭就大了。

她感覺自己這輩子的脾氣比上輩子還大!上輩子吃過的苦多了,從磨礪中成長起來,顧忌就多。

這輩子看開了許多東西,顧忌就少了,什麼名啊,利啊,都不如心重要。

這輩子封老太太要是再敢跟她作,她絕對會立刻反擊回去……哦,她已經反擊了,封老太太現在怕她怕得不得了,估計這輩子不敢在她跟前再作了。

……

幾個醫生也看見劉小麗的處境了,住院這幾天一個家裏人都沒來看過她,包括她的丈夫。所有醫生對她家人都有了不好的看法,聽封華如此說,一下子就信了。

一路上都沒人再跟封華說話,封華也沒主動找話,劉小麗和封美華更是跟鵪鶉一樣縮在車斗裏,不敢主動跟人搭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