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的資料動態全都掌握在自己手裡。

任何人有查她的跡象她都能知道。

上次顧西遲說馬修手裡有她的名單,她篤定的說沒有,是因為她沒有收到有人查她資料庫的動態。

看到顧西遲發過來的名單她確實有點意外。

至於程雋跟陸照影這邊,都沒有查她老底的意思,倒是那位張向歌,那天晚上后,動作多了不少。

不過秦苒沒在意,她要是不想,常寧也弄不到她的個人資料。

秦苒沒回學校,而是先去了醫院。

正值飯點,陳淑蘭靠在靠枕上吃午飯。

護工很負責的搬著一張椅子坐在陳淑蘭身邊,看著她吃。

秦苒擺手讓護工出去,她坐到椅子上,給陳淑蘭削蘋果。

陳淑蘭整個人沒什麼力氣,拿勺子的手動作很慢,她抬了抬眼眸,盡量不那麼明顯的問:「你跟魏大師怎麼說?」

「不知道,我沒想好,」秦苒低頭,手裡把玩著水果刀,漫不經心的開口,「明年才高考,不急。」

她把蘋果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

放在陳淑蘭手邊,然後又去拿了跟牙籤插在上面。

「你小姨最近都沒來,」陳淑蘭慢慢的吃著,眉頭擰起,「她一向心高氣傲,出了什麼事也從來不說,當年你媽接手了你小姨夫那件事,她寧願一天打三份工,也不願意接後面的錢。」

「待會兒給沐楠送個東西,我順便去看看。」秦苒有些煩躁的點點頭。

「還有,」陳淑蘭又慢慢的開口,「魏大師是少見的好老師,子杭也不是許慎……」

秦苒抿了抿唇。

陳淑蘭最近的狀態總是有種交代後事的感覺。

秦苒斂下去忽然起來的情緒,淡淡開口,「我管不了那麼多,你要管自己管。」

病房裡沒其他人,這個時間段醫生也不會來查房,她就靠著桌子坐著,把背包里東西倒在桌子上。

沉默的看著。

陳淑蘭偏了偏頭,看到秦苒倒下的一堆東西中有她讓沐盈塞進去的盒子。

秦苒伸手拿起那木盒子,放手裡掂了掂,然後挑眉,面無表情的看她一眼。

陳淑蘭只看到一個十分熟悉的塑料瓶,立馬收回目光,低頭認認真真吃飯,不敢再看秦苒那邊。

等陳淑蘭收回了目光,秦苒才把木盒塞回背包里,拿起塑料瓶。

低頭想了半晌后,抿抿唇,擰開了瓶蓋。

秦苒回來,陳淑蘭吃飯的速度都要快一點。

不到半個小時,她吃完了午午飯,秦苒隨手遞給她一杯溫水,看著她喝完,才不緊不慢的幫陳淑蘭把飯盒整理好,按了鈴讓護工把飯盒拿出去。

「陳奶奶奶,外孫女來了,你看你氣色都好了不少。」看到陳淑蘭,護工笑了笑。

她看著陳淑蘭變得微微有些健康的紅潤,心底卻也是驚訝,難怪說人逢喜事精神爽。

秦苒陪了陳淑蘭一下午,她也不幹嘛,就坐在窗邊看書。

直到五點的時候,她才拿了袋子跟背包離開醫院。

沒打車,在醫院樓底下的公交車站等著623路。

今天星期三,學校有課,晚上也有晚自習。

但是沐楠一般是不上晚自習的,走讀生高一到高三都不強制,寧薇每天晚上回來的晚,沐楠會幫她做好飯把衣服收起來。

沐盈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上晚自習。

**

秦苒走後,陳淑蘭才睜開眼,若有似無的嘆息一聲。

然後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給魏大師打了個電話。

「魏大師,您上次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陳淑蘭手撐著床坐起來,她咳了一聲,倒沒有往日那樣的不精神。

京城這邊的魏大師拿著手機,走到外面,「您好,打電話給您,沒其他意思,就是想問問您,當初苒苒的那些曲譜都還在嗎?」

「在呢,」陳淑蘭眉眼一抬,想起來魏大師看那些簡譜的認真樣兒,又笑了,「我都給她收的好好的,是……出了什麼事嗎?」

魏琳從第一次知道陳淑蘭這個人的時候,就知道她不是什麼簡單的人。

但也沒想到她嗅覺這麼敏銳。

他不敢多說,多說多錯,敷衍了陳淑蘭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這一邊的陳淑蘭眼眸卻沉了沉。

她靠在床邊,眸光渙散了半晌,手抵著唇又咳了幾聲。

**

小姨家。

沐楠面無表情的開了門,然後繼續回到廚房。

一分鐘后,又拿著刀出來,眉眼都挺冷的開口:「吃飯沒有。」

「沒。」秦苒把手裡的塑料袋放到桌子上,然後拖出一張椅子出來,翹著二郎腿坐在桌邊。

沐楠做飯一直很快。

秦苒發現他只端出來兩人份的飯菜。

「小姨晚上不回來?」秦苒拿著筷子,微微眯眼。

沐楠坐在一邊,聲音跟以往沒什麼差別,「她夜班,明天早上回來。」

寧薇一向很拼,秦苒彎彎繞繞,暗地裡找了好幾個企業,給她開兩萬的工資,她都不去。

最後秦苒沒有辦法,就強硬的往他們住的地方塞東西。

秦苒抿唇,低頭沒說話。

寧家人,都是如出一轍的執拗。

「沐盈也不回來?」秦苒又抬了抬頭,漫不經心的問著。

「她去京城了,昨天大姨打電話給媽,讓媽去京城參加什麼拜師宴,媽沒去,就讓她去了。」沐楠吃了兩口,就放下了碗。

從頭到尾不看秦苒的眼睛。

秦苒沒注意到,她手搭在桌子上,有些大馬金刀的坐著,腦子裡卻在轉悠。

寧晴打電話到寧薇這兒,寧薇就算不去,也不會讓沐盈去。

這次倒是奇怪。

吃完飯,秦苒把宋律庭拿出來的筆記本丟給沐楠。

「你見了宋大哥?」沐楠眉眼動了動。

「恩,」秦苒準備回寢室洗澡,就拿了自己的黑包離開,沒多留,「好好學習,京大等你。」

沐楠看了她一眼,「你物理零分。」

秦苒:「……」

她估摸著沐楠還是這個沐楠,一句話沒說,把背包甩到背後,直接開門離開。

等秦苒離開后,沐楠收了表情。

他把筆記本放到一邊,然後去廚房拿了保溫桶,裝了飯跟一點湯,坐著公交車去了一家小醫院。

面色沉冷,眸色漆黑。

畢竟是市,不管哪個醫院普通床位都很緊張。

沐楠是在醫院走廊的病床上找到寧薇的。

她左腿打了石膏,應該還要繼續處理,上面有明顯的血跡。

沐楠站在走廊盡頭,手指緊了緊,才一步一步緩慢的往病床那邊走。

「我會向大姨借錢。」沐楠坐到病床邊,低著眉眼,聲音聽不出情緒。

寧薇臉色有些蒼白,眼角的皺紋十分明顯,她抿著唇,「沐楠,你不許去!」

「好,我不去,」沐楠點點頭,「表姐今晚來了,她已經有疑心了。」

聽到這一句,寧薇手指繃緊:「這件事千萬瞞住,不能被苒苒知道!當時明月那件事,她差點把許慎那些人打死,要是讓她知道我這件事,以她的脾氣肯定是忍不住,我們廠長不是許家,以他的人脈,要是把苒苒送去監獄了,到時候你讓她怎麼辦?!」 \請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閱讀最新章節/

沉默了許久,房間的空氣似乎就要接近冰點的時候,天叢打破了平靜。

“我以爲我已經忘了,沒想到當這枚鑰匙再次出現的時候,當年的一幕幕竟如此清晰的展現在我的腦海裏,好像就是昨天發生的一樣……”他的表情已經緩和了許多,我走到了他的旁邊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的說:

“算了,不想說就別說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你真的不想知道答案嗎?爲什麼畢業紀念冊上粘着枚鑰匙?爲什麼看到這枚鑰匙的時候,我會產生這麼大的反應?夢遊者究竟代表着什麼??華夢陽,你真的一點也不好奇嗎??”

我笑着反問道:

“你真的不想說嗎?我猜你想說出來的心情與我想知道答案的心情是一樣的?你也弊不住的,不是嗎?”

“是的,我想告訴你,很早的時候就想告訴你,可一直聯繫不到你……這枚鑰匙的下面印着一個人的名字!不,是埋葬着一個人的名字!!”

“我猜也是這樣,是誰的名字?同學嗎?除了我自己好像誰都沒有漏啊?難道是哪位老師?”

“這就叫盲點吧,真的一個都沒有少嗎?”

“難道是……”我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難道這枚鑰匙下面是你的簽名?”

天叢緩緩的將畢業紀念冊上那枚鑰匙揭了下來,上面的確印着一個人的簽名。看到了那個簽名,我愣了半天才說道:

“這個名字是……這是你的本名啊!!我竟然都忘了,天叢是你的筆名,搞得現在已經本末倒置,難怪剛纔看到那個畢業證書上的名字時我都覺得陌生?!”

“連我都快忘了那個名字!!”

“…………”

“在小夢下葬的那天……我將標誌着自己名字的身份證偷偷的丟進了小夢的墓地裏,我痛恨叫那個名字的我,不願再做那樣的我,於是我把那個懦弱的自己與小夢一起埋葬。”

“小夢是誰?”

“也許你不相信,我第一次看到她模樣的時候,竟然是在墓碑上。她是個美麗的女孩,即使是印在冰冷的碑石上,你也能感覺到她臉上陽光般的微笑所帶來的溫暖。你知道嗎?第一眼我看到她,就強烈的感覺到我們從前是相識的,彷彿我們在無數個擦肩而過中留戀着對方的背影,又在無數個午夜夢迴的花園裏期待着重逢。每次與她交談我都從心裏頭透着甜甜的感覺,她總能帶給我快樂。”天叢的臉上流露無比真摯的感動。

“你愛上了她?”我深深的知道這是戀上一個人的感覺。天叢只是苦笑着搖着頭。

“在那個懵懂的年代,我並沒有正視和珍惜這份感覺,不!是沒有勇氣面對和承擔這份感覺。”

“你們是怎麼認識對方的?我有點不解,你們竟然都沒有見過面,爲什麼知道對方的存在,還可以交談,甚至能產生感情呢?”

“我們快畢業的時候,有樣新鮮事物開始在校園流行起來。”

“是internet網??你們是在網上認識的??”

“對,我們是在oicq上面認識的。 生死游樂場 我和室友一起花錢買了電腦併入了校園網,不久後就在網上遇到了小夢。我記得是那是三月裏的一天,我的oicq上面突然彈出了一個消息:‘你知道我們學校後山坡的樹上開的紅色小花叫什麼名字嗎?’我查看了這位神祕來賓的個人資料上,她的網名叫‘夢遊者’。”

“她就是夢遊者??”。

我之所以粗魯打斷天叢的陳敘,是因爲他的說法與我的想法有着極大的出入。當我追問鑰匙由來之初,從天叢口裏傳出“夢遊者”這三個字時,天叢驚懼的表情與之回憶小夢時的快樂有着格格不入的反差,難道帶給他快樂回憶的女孩正是那個給天叢帶來恐懼的“夢遊者”嗎?帶給天叢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情,都是出自這個網名叫“夢遊者”女孩的傑作嗎?

“她根本就不應該取這個名字,這個充滿邪惡詛咒的名字本不應該用在小夢那樣天真美麗的女孩身上。”

“這麼說還有一個‘夢遊者’存在!?”

-\ 六-九-中-文-書友上傳/- 寧薇不管事,可不代表她看不明白。

林家對秦苒什麼態度她看得很清,實際上寧晴在林家的地位一直也處於尷尬地位。

她絕不允許因為自己拖累他們。

要是被秦苒知道她為什麼呆在醫院,肯定少不了一番腥風血雨。

「那機器檢查一直沒有故障,到我這就出了差錯,我們廠長什麼人你不清楚嗎?你們拿什麼跟他碰?

這件事……背後或許還有其他……我的腿本來就是瘸的,眼下就是斷了,也沒什麼,不能再拖累苒苒還有你們!你外公……」寧薇語焉不詳的,抓著沐楠的胳膊,目光充血,「沐楠你給我聽著,你妹妹去京城了,這件事你一定要瞞住,苒苒、你外婆,這兩個人一個字都不準給我提,你答應我!」

沐楠緊緊握起的手指又鬆開,然後低頭,「我知道了。」

他一向知道分寸,寧薇鬆了一口氣,她往後面靠了靠,神色微微渙散:「沐楠,你外婆給你的東西你保管好。」

沐楠端起湯,遞給她。

寧薇沒用止痛泵,疼的很,她晚上的飯沒吃,就喝了一點湯。

明天早上他還要去上課,沐楠趕著末班車回到了家。

家裡,秦苒從京城帶回來的一堆筆記本還放在桌子上。

沐楠走到桌子邊,伸手把袋子里的書資料一本一本拿出來。

大多是物理資料跟物理筆記。

還有好幾本物理競賽習題。

沐楠微微低頭,睫毛低低的垂著,在他的眼瞼處落下一層陰影,看了好半晌,他伸手把這堆資料放到柜子里鎖起來。

**

這一邊,秦苒回到寢室洗了個澡。

然後拿著手機去了學校的文印中心。

「全都列印嗎?」負責列印的大叔問的有些和藹。

秦苒微微頷首,額前的碎發劃過眉骨,修長漂亮的手指搭在桌子上,漫不經心的敲著,輕慢又隨意。

文印中心的大叔就幫她一張張列印。

照片有幾十張,出來的又慢。

秦苒就靠在一邊,把手裡的東西放下,拿了手機開始看常寧發給她的關於外婆的資料。

資料挺多的,秦苒微微皺了眉。

尤其中間還看到了寧薇的名字。

二十分鐘后,所有照片列印出來,秦苒心不在焉的看著。

還在想寧薇的事。

老闆正在幫她把照片裝起來,一邊詢問,「同學,你列印這麼多風景照是要做明信片?」

「啊,不是,」秦苒反應的有些慢,她站直了身體,「送人。」

老闆把裝好的照片遞給秦苒,點點頭,不再詢問。

秦苒把手機裝回兜里,拿著一疊照片去了九班。

老闆少見長得這麼好看的人,看著秦苒走後,才慢悠悠的踱步準備回去打遊戲。

重寫科技格局 卻看到桌子上放著的一張學生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