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看了一眼李倩,想了想,還是開口叫了她。

畢竟,都是一個部門的,鬧得難看也不好。

她說:"李倩,走吧,我們一起去吃飯,我們幾個在一個部門這麼久,好像還沒有一起吃過飯呢!"

李倩彆扭的看著宮麗珊:"算了吧,我們三個,還是你倆出去吃吧!"

看李倩不願意出去,宮麗珊也不好說什麼,起身跟路紫蘇一起離開。

吃飯的時候,路紫蘇看似不經意的開口問道:"麗珊姐,你想去建築設計部工作嗎?"

宮麗珊笑了笑,看著路紫蘇開口道:"當然想啊,但是,這麼好的機會是屬於你的,你就加把勁,好好乾哦! 我有百萬技能點 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負擔!"

看著宮麗珊大方的笑容,路紫蘇表情才算好起來。

只不過,吃了兩口,她就開始發揮她八卦的潛質了。

她看著路紫蘇問道:"紫蘇啊,我們這麼總設計師,這麼年輕,除了網上那些千篇一律的說辭,你還知不知道點別的?"

路紫蘇拿著筷子的手,頓了頓,她笑的有點不自然:"不知道麗珊姐,說的是哪方面?"

宮麗珊無語的看著路紫蘇:"你個傻蛋,我說的當然是感情方面,我今天還特意查了一下,竟然發現,這位雲大設計師,竟然跟你在一個學校待過,他這樣的風雲人物,你可別說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我啊!"

路紫蘇吃到嘴裡的飯,味道澀澀的,不知道是味覺原因,還是心理原因。

她抬頭看著宮麗珊,神情淡然:"是嘛?他跟我在一個學校待過?我還真不知道,估計他那會,應該不怎麼出名吧!"

路紫蘇對雲逸的感情生活,避而不談。

宮麗珊有點著急:"我說紫蘇,不是吧,他長成那樣,能低調的起來?我估計他大學時期,背後就有一批瘋狂的粉絲打call吧,你都不知道,他今天現身後,惹得我們公司那幫女人,雌性激素分泌的到處都是!"

宮麗珊說的誇張不已,路紫蘇忍俊不禁,哪裡有她說的那樣誇張。 雖然路紫蘇不否認,雲逸真的很耀眼,就算他很低調,無論走到哪裡,都是閃光的存在,無時無刻不吸引人。

可是,華晨建築的女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比雲逸年紀大。

宮麗珊說的,實在太不靠譜了,好像華晨的女人,都是餓狼一般。

看到路紫蘇笑了,宮麗珊也跟著笑起來。

她擺擺手:"算了算了,你是乖乖女,我也不為難你了,老是問你這些不知道的八卦,知道你從來不關心這些,只不過,能看到你笑的這麼開心,我也挺高興的,你看你,才剛剛二十歲過了點,就整天陰沉沉的,一點也不像是個孩子,我平日里都比你看起來活躍呢!"

路紫蘇覺得,跟宮麗珊在一起,她的心情,都得到了放鬆。

她笑著說道:"那是因為麗珊姐還年輕,充滿活力,所以才活躍啊!"

宮麗珊樂的合不攏嘴:"你個機靈丫頭,就你會說話,不過姐姐愛聽,來,多吃菜!"

宮麗珊說著,給路紫蘇夾了一口菜。

路紫蘇吃的很開心,她很久都沒有這樣開心過了。

自從五年前雲逸離開,她就把自己封閉起來,整個人活的都很沉悶,一點也像是個年輕女孩子。

只有在學校的時候,舍友偶爾能讓她歡樂一點,除此之外,好像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能讓她快樂的。

說實話,宮麗珊是她畢業后遇到唯一一個,讓她覺得挺不錯的人,能給她積極向上的能量。

除了八卦一點,她在路紫蘇眼裡,真的很好。

只不過,八卦也算不得上什麼毛病。

看到宮麗珊和路紫蘇吃的歡樂,剛買好飯的李倩,端著餐盤,生氣的看了她們一眼,坐到了另一個餐桌上。

沒有李倩的冷嘲熱諷,路紫蘇倒也覺得自在。

只不過,宮麗珊這個愛八卦的毛病,著實是改不了,她剛看路紫蘇心情好起來,又好奇的開口:"你都被調到建築設計部去工作了,真的不認識雲設計師,對他的一切,一無所知?"

路紫蘇低頭挑著米飯,有點為難,不知道怎麼回答宮麗珊的問題。

說她一點也不知道雲逸,那就太假了,可是,自己本就是宮麗珊好奇的八卦之一,她也不想說出來。

就在路紫蘇左右為難的時候,突然頭頂響起清冽的聲音:"你想知道什麼,我可以回答你,她……的確對我一無所知!"

宮麗珊和路紫蘇吃驚的看著不請自來的雲逸,這個人什麼時候來的,還這麼神出鬼沒的出現在她們旁邊。

只不過,路紫蘇看了雲逸一眼,就低下頭。

倒是宮麗珊,半天才反應過來,她這是挖人八卦,別人逮了個正著嗎?

這運氣,真是有夠背的!

她訕訕的笑了笑:"雲總設計師我剛才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隨便跟紫蘇聊聊天,您別往心裡去哈!"

雲逸不咸不淡的開口:"我不會往心裡去的!"

宮麗珊的表情實在尷尬,因為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而雲逸這尊大神,手裡拿著餐盤,就這樣面無表情的站在這裡,他究竟是走呢,還是不走呢!

宮麗珊真心覺得,亞歷山大,明明是個二十歲的少年,可身上這氣場,感覺比誰都強大。

就在宮麗珊無比尷尬的時候,雲逸開口了:"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宮麗珊看雲逸指著路紫蘇旁邊的座位,她額頭止不住的冒冷汗,這尊大神究竟想幹嘛?

亂史匠仙 沒看到那麼多目光在看他嗎?她和路紫蘇,都快成眾矢之的了,分分鐘要被這些目光撕碎的節奏。

雖然如此,宮麗珊還是違心的止不住點頭,她乾笑道:"當然可以啊,這裡是公眾食堂,您當然是想坐哪裡,就坐哪裡了!"

雲逸絲毫沒有客氣,宮麗珊話還沒有說完,他就直接在路紫蘇身邊坐下來。

遠處的李倩,看到這一幕,嫉妒的發瘋。

她就說,這個路紫蘇,要資歷沒資歷,憑什麼被破格調到了建築設計部,原來是跟雲逸關係匪淺,走後門的啊!

想到這裡,李倩突然站起來,端著餐盤,向著宮麗珊那桌走去。

到了宮麗珊旁邊,她笑顏如花的開口:"麗珊,紫蘇,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宮麗珊把李倩那點小心思,看的十分透徹,她點了點頭:"你什麼時候這麼見外了,你隨意就好!"

宮麗珊說完話,李倩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她笑得合不攏嘴:"那好,我就不客氣了!"

李倩說著,就在宮麗珊旁邊坐下來。

一個桌子,坐了四個人,只有雲逸一位異性。

宮麗珊很好奇,這個總設計師到底想幹嘛。

難不成,他跟路紫蘇的關係,真的不一般。

而李倩則是坐在哪裡,一個勁的給雲逸拋媚眼,她長得也不賴,而且,她只比路紫蘇大一歲。

如果雲逸能看上路紫蘇,為什麼就不能看上自己呢?

說不定,到時候靠著雲逸的關係,她也能進去建築設計部呢!

李倩越想越美好。

只是,雲逸吃飯的時候,目光只是似有若無的看一下路紫蘇,其他人的眼神,一概忽略。

路紫蘇從雲逸來,就一直悶頭吃飯,連頭也不曾抬過。

雲逸突然開口:"很好吃嗎?"

"啊!"

"什麼?"

這兩個聲音,分別來自宮麗珊和李倩。

宮麗珊很是吃驚,雲逸突然開口,到底在跟誰說話。

李倩則是不明所以,以為雲逸跟自己說話呢。

唯有路紫蘇,默默的吃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雲逸的嘆息聲,無奈的在她耳邊響起。

他低聲:"路紫蘇,飯菜真的有那麼好吃嗎?你連頭都捨不得抬一下!"

宮麗珊馬上明白過來,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個男人是在問紫蘇。

只不過旁邊的李倩,臉色漲紅的跟豬肝色一樣。

她還以為,他是在問自己,弄了半天,只不過是她自作多情罷了。

聽到雲逸的話,路紫蘇猛的抬起頭,隨即又低下去。

她伸手端起餐盤,悶聲:"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

路紫蘇說完,就直接起身離開。

雲逸盯著她的背影,發了幾秒呆。

上午的時候,她似乎已經有所好轉了,怎麼這麼一會功夫,感覺她的態度又回到了原點。

就像是烏龜殼裡的烏龜,好不容易把頭伸出來一點,結果片刻功夫,又縮進去了。

雲逸暗忖,是自己嚇到她了嗎?

就在這時,李倩突然語氣酸酸的開口:"雲總設計師,你跟我們紫蘇,以前認識嗎?"

不知道為何,光是聽這個女人的語氣,雲逸就覺得,她對路紫蘇不懷好意。

他淡淡的看了李倩一眼:"我跟誰認識與否,需要跟你彙報嗎?"

李倩趕緊搖頭:"不……不是這樣的,我只是隨口一問!"

雲逸毫不客氣的開口:"不該你知道的事情,我勸你還是不要隨口問!"

李倩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可是,她卻不敢真的對雲逸說什麼。

雲逸說完話,便不再搭理李倩。

他看向宮麗珊:"我們部門還需要一個翻譯過來,直接配合我們的工作,我讓路紫蘇給我當助理了,宮麗珊,剩下的那個名額,我跟華總推薦了你,他也表示很看好你,你下午就直接收拾東西過來吧,我就不讓人去通知你了!"

驚喜來的太突然,宮麗珊都沒有做好準備,就這樣直接砸到她頭上。

她驚喜的看著雲逸:"雲總設計師,這是真的嗎?"

其實,每個進入華晨的人,都有一個設計建築的夢想。

宮麗珊以前很喜歡建築設計這塊,可是,家裡不讓她選擇這個專業,她又比較聽家裡人的,便選擇了英語專業!

新婚愛未眠 而李倩,則是主修英語,輔修建築設計。

至於路紫蘇,他們都不太了解,只是她進公司的時候,好像聽人事部的說過,這姑娘很懂建築,對於不同建築,都有她獨特的見解和看法,可謂,是個見多識廣,有眼界的人。

想到眼下她也能進設計部了,宮麗珊有點激動的不知所以。

雲逸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便端著餐盤離開了。

李倩恨的牙都咬碎了,弄了半天,就剩下她一個人留在翻譯部了,肯定是路紫蘇那個小賤人在雲逸耳邊吹的風,讓他對自己印象這麼差。

路紫蘇,我給你記著了!

李倩在桌子下的手,狠狠地攥在一起。

她看了一眼滿臉興奮的宮麗珊,直接把筷子一摔:"不吃了,難吃死了!"

李倩說完,憤憤的端起餐盤,離開。

宮麗珊知道李倩心裡不舒服,可是,這也怨不得她啊。

她的笑容收斂了幾分,搖了搖頭。

她這會高興的也不想吃了,還是收拾東西,去建築設計部報道吧!

話說,路紫蘇剛剛離開餐廳,就接到了方同林的電話。

當年,雲逸離開后,路紫蘇一蹶不振,方同林才感覺到,自己做錯了。

只不過,路紫蘇也沒有怪他,只是很認真的告訴他,他們只能做朋友。

方同林最後,也只能接受這個局面,因為,起初就是他惹的禍。

不然,雲逸不會誤會路紫蘇。

路紫蘇這些年,也不會這麼難過。

這些年,方同林和路紫蘇一直有聯繫,他一直在身邊,默默的照顧路紫蘇。 賈桐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幾乎已經絕望的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像枯木回春,鐵樹開花,甚至是公雞下蛋,他無數次的想象自己孩子的模樣,可那永遠只是想象,虛無縹緲,空中樓閣,是他和綠荷心裡的痛。

身邊的人都有孩子,皇帝有三個,月香有兒子,寧九也有兒子,就他們夫妻膝下空空。綠荷吃了那麼久的葯調理身子,毫無消息,都已經沒有信心了,隔段時間就勸他娶妾,他不肯,說要不收養一個吧,他們還真去看過孩子,不是他嫌孩子太單薄,就是綠荷嫌孩子長得不漂亮。總之沒有滿意的,後來就淡了心思。他心裡清楚,沒有血緣,終究是隔了一層的。

大概人就是這樣,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在孩子的問題上,他都有癔症了,綠荷也是,有一回月事來晚了,她以為自己有了,高興得什麼似的,包了好多利是封,要打賞下人,他要請大夫來瞧,她不肯,還把他罵了一頓,說孩子太小,怕驚著他,最後自然是空歡喜一場,綠荷哭了一晚,把枕頭都哭濕了。他心裡也頗不是滋味,一連幾天都開解勸慰她。後來夫妻倆都默契的不提孩子的事,怕對方傷心,但是也都知道,對孩子,他們始終沒有放下。

如今心悅卻告訴他,孩子是真實存在的,他就呆在那個微微隆起的肚子裡邊。

他想放聲大笑,想嚎啕大哭,想大喊大叫,最後怪叫一聲,一把抱起心悅轉了個圈。

心悅被他這莽撞的行為嚇得花容失色:「大人,別,別,小心孩子。」

一提孩子,他立刻清醒,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下來,伸手想去摸摸孩子,心悅側身避開,臉色緋紅,他回過神來,知道失禮,也有點不自在。

他恨不得對心悅跪下來,念頭剛起,還真這麼做了,單膝跪地,拿著心悅的手放在他額頭上:「心悅,我該怎麼感謝你,你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我要把你像菩薩一樣供起來!」

心悅趕緊把他扶起來,「大人,您這樣,倒讓心悅無地自容了。」

賈桐一改連日來的頹廢,無比興奮激動喜悅,還有一絲初為人父的緊張,他抓著心悅的胳膊:「走,跟我回家去。」

心悅不肯,輕輕掙脫他的手,「大人,我在這裡挺好的。」

「好什麼好?這麼個又臟又破的地方,哪是住人的,」賈桐說,「都是些市井裡的粗痞漢子,叫我如何放心得下?」

心悅說,「大人,這裡的街坊雖然是最底層的百姓,但他們的心都不壞,我住在這裡,全靠左鄰右舍的幫襯,他們對我很好,我完全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賈桐見她要留下,急得又要扯自己的頭髮了,怎麼能讓自己的孩子住在這種地方呢?那是他的寶貝疙瘩呀,可心悅執意不肯,他也沒有辦法,孕婦為大嘛。

「行,你想留下就留下,我派人來照顧你。」

心悅說,「不用麻煩,到時候孩子生下來,我會送到府上的。」

賈桐心裡一驚,「你什麼意思?孩子送到府上,你呢?又想一走了之嗎?」

心悅勉強笑了笑:「等孩子生下來再說吧。」

「不行,」賈迪說,「我這就回去籌備,讓人安排院子,你是孩子的娘親……」

心悅低低的說,「夫人會是他的娘親。」

賈桐心裡驀地一沉,但這個驚喜實在太大,他沒心思去想別的,只想著怎麼讓她過得好一些,趕緊把身上銀子全掏出來,「這些你先拿著,明日我再多送一些來,缺什麼只管跟我說。」

心悅沒有推辭,把銀子收起來,「我倒沒什麼,就是怕委屈孩子,吃點滋補的總歸是好的。」

「對對,是這個理,」賈桐心想,明日一定要把綠荷收的那些好東西都給她拿過來。

「我先走了,你什麼都別干,好生歇著,我得了空就來。」

「大人,」心悅叫住他,「這件事請您暫時不要告訴夫人。」

「這是為何?」賈桐奇怪的問,「難道你不想讓她也高興高興?」

心悅知道賈桐性子簡單,她可以忽悠得住,但是賈夫人要是過來,她就得乖乖被押著回府去,她不想回去,畢竟身份尷尬,也不想讓賈大人為難,更不願賈夫人添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