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輕輕應了一聲,又做了一個「可以」的手勢,之後就只好用手撐著下巴,看容洵皺眉打電話的樣子,似乎是提到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所以他表情也都要嚴肅了很多。

而她越看就越出神,也同樣更想要知道那個問題的回答,結果最後還是容洵一個響指喚回了她的思緒。

「走吧,現在真的趕上時間了,要是不去的話可就來不及了,到時候可就把錯都怪在你的身上。」

掛斷了電話的容洵站在稍微有些高的台階上面,語氣輕飄飄的,身後又正好吹起一陣風來,帶動了他那單薄的襯衣的衣角。

站在下方抬頭仰視他的蘇瑤,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這個人好像也和風一樣,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消失不見了,反正心裏總是怪的很,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大概也沒有人能夠和她一樣感同身受了。

「快點跟上啊,蘇瑤大小姐,別發獃了!」

「知道了,你別催了!和催命一樣。」

她一下子沒有忍住,就出聲回懟了那麼一句,最後又小跑着跟了上去,面對外人的時候,始終都是那副完美的假笑,裝模作樣地展示着他們最像是夫妻的一面。

。 什麼東西?

靜靜愕然,但她不敢睜開眼睛,她必須聽從王陽的話。

她只感覺周圍的溫度直線下降,冰冷得讓她瑟瑟發抖。

吱吱……

「什麼聲音?」

靜靜大吃一驚,她聽到了嘶吼聲,猶如灰熊的咆哮,震耳欲聾。

緊接著,便是響亮的碰撞聲音,以及憤怒的咆哮。

靜靜懵了,自己的身邊在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她感覺周圍正在進行一場慘烈的廝殺?

也是這時,她感覺到,王陽動了,突然沖了出去,她的手上沒有東西了。

「王陽……」

「王陽……你在那,不要丟下我,我很怕,王陽……」

靜靜慌了,不知所措,她以為王陽逃了,不理她了。

「閉著眼睛,站著別動!」

王陽的聲音再次傳來,讓靜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更加不敢動了,如同裝了電池的公仔,在原地瑟瑟發抖。

她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邊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帶起一陣陣的陰風。

還有慘烈到了極點的叫聲,撕心裂肺的叫聲,兇猛的碰撞聲,痛苦的打鬥聲。

靜靜還是忍不住,微微睜開了一條眼縫,她看到了無法想象的一幕!

一個巨大的熊公仔,正在把一個猙獰的人影撞倒在地上。

她看到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頂著一張香腸嘴,對著一個人影就是一頓的吸!

她看到一隻老鼠,撲在一個人影的身上,張嘴就咬,尾巴如鞭狠狠的抽打人影。

讓她更加無法理解的是,王陽甩著手中的鐵棒,對著人影就是一頓的砸,手上的石灰粉不停的撒下。

嘶吼,痛苦,憤怒,絕望……

亂成了一團!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王陽不是一位捉鬼大師嗎?

他這是在幹什麼?

為什麼對人家又砸又撒,這是一個捉鬼大師該做的事情嗎?

靜靜呆在原地,震驚害怕。

她看到那隻老鼠的口中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把一個人影的半個身體都給咬下來了。

她看到那個成年人一樣大的熊公仔把一個人影給撞得扭曲變形。

她看到那頂著香腸嘴的小女孩在一個人影的身上一吸,一縷縷發光的氣體被小女孩吸入口中,人影也暗淡了許多。

她看到王陽就像一個瘋子一樣,一棒又一棒的砸在人影的身上,冰冷的血液都飛到了她的身上。

靜靜呆若木雞的看著,根本做不出什麼反應來,她看到了自己根本無法理解的事情!

她看到小女孩把一個人影生生給吸入了口中,小肚子圓圓,打著飽嗝。

她看到那隻老鼠把一個人影生生的咬成碎片,全部吞下。

……

靜靜完全是傻眼了,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她看到王陽把手中的鐵棒收好,心滿意足的拍了拍手,面帶微笑,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的樣子。

「不是讓你別睜眼嗎?現在說不出話了?」

王陽撇了撇嘴,這該怎麼解釋?

「他們……」

靜靜唇白臉青,指著小慫公仔三個好朋友哆哆嗦嗦的想說什麼。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你不用管,你就當什麼也沒有看見。」

靜靜:「……」

這能當沒看見嗎?他們就在面前好嗎?

「那個……那個……」

靜靜的臉色更白了,指著一個方向,迅速躲入王陽的身後。

王陽眉毛一跳,猛地看了過去。

黑暗的窗口外,一個披頭散髮的人頭伸在窗口上,一雙空洞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們。

夜風襲過,長發飛舞。

凌亂的頭髮下,灰白髮青的臉龐很是猙獰,空洞的雙眼充滿了瘋狂。

眼底深處,有著一絲絲亮光。

她的樣子看起來很嚇人,實際上,她並沒有惡意。

「還有一個……怎麼辦?」

靜靜又是抓住了王陽的衣服,哆哆嗦嗦,說話也是結結巴巴。

「沒事,不用怕,她不會傷害我們!」

「我想,你在這裡一天一夜,除了我的護身符以外,她應該也是保護了你!」

王陽嘆了一口氣,說她可憐吧,她確實可憐,說她罪有應得吧,也有那麼一回事。

是是非非,無法探討,王陽也不會去探究這個結果,他只想完全自己的任務而已。

猙獰的人頭消失在了窗口,王陽和靜靜下樓,這一次,大門被輕而易舉的打開。

一打開門,王陽就看到女人的身影出現在了房子的另一側,好像在指引方向。

王陽跟了上去,走過齊腰高的雜草,一路往後,終於到了房子的後面。

很驚訝!

這裡居然有一個很大的墳,很大很大。

王陽拿著手電筒,照向了那破破爛爛的墓碑,上面赫然是寫了三個人的名字。

王陽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鏟子,敲了敲墓碑。

「你要幹什麼?」

靜靜很是驚訝。

「挖墳!」

王陽也不隱瞞。

「這樣不好吧?」

半夜三更,挖人家的墳幹什麼?

「沒什麼不好!」

王陽不過多的解釋,解釋也沒用,靜靜聽不懂。

推倒墓碑,開始挖掘。

足足花了一個小時,王陽終於是看到了棺材,又花了半個小時,才把棺材給打開。

這個時候,天邊已經出現了魚肚白。

天都快亮了。

棺材里,放著三個人的屍骨。

其中兩具屍骨倒是很正常,第三具倒是捲縮在一起,很顯然,她是被活活憋死的。

死前,她有過很劇烈的掙扎,棺材壁上留下了一道道撓出來的痕迹。

「唉……」

王陽嘆了一口氣,把保姆的屍骨撿了出來,由始至終,靜靜都在一旁看著,什麼也說不出來。

在她的認知之中,這是一件極其恐怖的事情,無法想像的事情。

太可怕了!

而王陽卻是面不改色。

她口乾舌燥,臉皮發顫,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王陽把屍骨撿出來之後,又把墳給掩好。

不管怎樣,這是道德觀念,不能破壞。

雖然那兩個鬼東西已經被小慫公仔他們給分食了。

王陽把屍骨拿到百米之外,又埋了起來,最後一鏟土落下,手機震動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