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

伊蓮娜露出了得意地笑容,邁步走了進去。

[我只在星期一求個推薦票。各位大兄弟們,隨緣給點!] 偌大的工廠之中,只有幾個人。

只看見李長生坐在一張椅子上,手腳都已經被捆綁得結結實實了。

他的身邊,站着兩名黑衣人,正在看守着他。

伊蓮娜和董少先後走了進來。

看到被捆綁的李長生,伊蓮娜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只看見昏黃的光線之下,她的笑容,反倒是有種說不出的嫵媚,似是藏着一絲妖嬈。

李長生看着面前這個一頭紅髮的女子,冷冷一笑。

“你就是李長生?”伊蓮娜淡淡地說着。

李長生看着她,說道:“是我,怎麼了?”

伊蓮娜聳了聳肩,說道:“我猜測你自己也沒想到吧!自己一身道行如此高超,結果到頭來,卻不是敗在妖魔鬼怪的手上,而是毀在了辛苦守護的人類手上。”

買個世界做游戲 李長生聽完,卻是不屑一笑,說道:“人類也有好壞,不能以偏概全,人世間萬物的運轉,必定有它的一套秩序,而我的存在……就是爲了維護這套秩序不被任何妖魔邪物給破壞。”

伊蓮娜說道:“李先生,不是我小看你……只是,你未免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當然……我與你交過手,對於你的能力,我是十分敬佩的,倘若……你能加入我們的組織,我倒是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李長生“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一個道士,難不成你想讓我當吸血鬼?”

伊蓮娜露出了一個嬌媚的笑容,眼神之中似是有波光盪漾,盯着李長生,緩緩地說道:“你若是想,也不是不可以。”

“不不不。”李長生卻是連忙搖頭,說道:“道家術法,受天道所限制,唯有人、仙能夠展現出來,我若是成了吸血鬼,念起符咒來,可是不管用了。”

“噢?”伊蓮娜聽到這裏,卻是怔了一下。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所以我若是變成了吸血鬼,恐怕連你的小弟都打不贏。”

伊蓮娜嘆了口氣,搖頭說道:“那還真是可惜了……本想將你收歸麾下,可是……倘若不能將你變成吸血鬼,那麼無論我使用什麼手段,怕是都控制不了你,一旦你有反骨,憑藉着你的道術,太容易對我造成威脅了。”

李長生笑着,說道:“你的方法既然行不通,要不……試試我的辦法?”

“噢?”伊蓮娜看着李長生,說道:“你的辦法是什麼?”

此時此刻,這吸血鬼還當真以爲李長生懼怕生死,想要歸降在自己的麾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久沒有出來接觸人世間,以至於年歲雖然高,智商卻是低了不少。

“你湊過來,我告訴你。”李長生說道。

伊蓮娜目光閃爍,俯下了身子,準備聽李長生細說。

一股淡淡的清香,從她的身上發散出來,讓人聞了之後只感覺香味沁脾。

若不是李長生知道眼前的這個伊蓮娜是個吸血鬼,恐怕還真會將她當成美女好好欣賞一下。

只可惜,美麗的軀殼太多,有趣的靈魂太少,更何況,一隻吸血鬼,又怎麼會有靈魂?

李長生壓低了聲音,緩緩地說道:“要不……你帶我去一趟西歐,帶我去你們的老巢,我一鍋……全端了。”

“口出狂言。”伊蓮娜臉色一變,勃然大怒,伸出手,一巴掌就想扇李長生耳光。

只看見她手剛落下,從李長生的身體之內,一道金黃色淡淡的光霧浮現,一下子將她擋開,將她震退幾步。

“好……好……”伊蓮娜臉色鐵青,雙目微微一眯,說道:“你厲害……我倒是要看看,你的人類肉身,能不能抵擋得住子彈。”

話一說完,伊蓮娜轉頭看向董少,厲聲說道:“把槍拿來。”

董少一聽,連忙說道:“伊蓮娜小姐,槍在外頭,我立馬幫你去拿。”

終末之龍 話一說完,連忙朝工廠外頭而去。

此時,兩名黑衣人守衛,也緊跟在董少的身邊,一同出去。

見伊蓮娜竟然沒有任何起疑,待到董少等人出了工廠之後,李長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死到臨頭……還不知好歹。”伊蓮娜看到李長生這副樣子,越發生氣,只感覺胸腔之中有一股怒火都要噴出來了。

“我笑你……活了那麼久……倒是越活越回去了……腦子真不靈光。”

李長生話一說完。

伊蓮娜猛然臉色一變,說道:“你什麼意思?”

她整個人還沒反應過來,只看見原本綁着李長生手腳的繩索,卻是突然褪去,掉落在地。

李長生整個人,緩緩地站了起來。

“你……你……”伊蓮娜心中一顫,不禁後退了幾步。

李長生卻是搖了搖頭,冷笑道:“你來東方殺我……只可惜……你連我的身份都沒弄清楚……你只當我是個普通的道士?”

伊蓮娜面色漸冷,說道:“你到底是誰?”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只要有我在這一天……你們西歐黑暗世界裏的生物,就永遠別想踏上這邊土地,一旦來了……就別想活着回去。”

“你是……”伊蓮娜深吸了一口冷氣,目光之中,卻是閃出了畏懼之意,她看着面前的李長生,腦海之中卻是不斷有念頭閃過,只看見她的臉色越發難看,顫顫地說道:“你到底是誰……”

李長生緩緩地說道:“你可曾聽說過,三百年前,在西藏之地,西歐黑暗世界的生物入侵東方,發生了一場‘屠魔之戰’?”

伊蓮娜眉頭一皺,說道:“當然知道,傳聞東方人間界五大聖者聯手,在那一役擊退十萬邪靈,至此之後……西歐黑暗世界不敢再踏上東方。”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你倒是所知不少。”

“難不成……”伊蓮娜看着面前的李長生,卻是目瞪口呆,搖頭說道:“不可能……不可能……”

“有何不可能?”李長生冷冷“哼”了一聲,厲聲說道:“我就是當年傳聞裏的‘五大聖者’之一。”

“你怎麼可能活了那麼長的時間?你明明是人類……怎麼可能有那麼長的壽命?”伊蓮娜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面對着當年傳說之中的人物,自己已經完全要崩潰了。

李長生說道:“恐怕……就是你死的時候……還輪不到我死……”

“不……”

伊蓮娜突然轉身,扭頭就想要逃。

只看見剎那之間,她化作一隻黑色的大蝙蝠,“嗖”的一下,就要朝工廠外頭飛去。

工廠的大門之上,卻是突然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圖案,只看見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圖案之中射出,一下子將伊蓮娜反彈回來。 董少和其他黑衣人,沒有進工廠。

此時此刻的伊蓮娜,即便是個傻子,也知道原由了。

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董少竟然敢和李長生聯合對付她。

但是現如今,伊蓮娜最大的問題,就是李長生,而不是董少。

道家陣法,被李長生一下子開啓。

工廠之中,四周的景物像是突然之間發生了變化一般,自成一個奇妙的小世界。

伊蓮娜憤怒地發出了一聲怒吼,拿出了法器血聖盃。

只看見她一下子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鮮血馬上狂涌而出,流在了血聖盃之中。

這血聖盃最早就是巫師用來祭祀所用,就是用來承載萬物生靈的血液的,所以一旦碰到生物的血液,就能夠發揮出極其強大的力量。更何況,伊蓮娜是一隻吸血鬼,自身的力量不弱,她以自己的鮮血當供品餵食血聖盃,更是可怕無比。

伊蓮娜身旁的空氣,像是扭曲了一般,出現了漩渦的形狀。

只看見她頭頂的上空,突然出現一片黑色的夜空,冥冥之中,像是有七星不斷閃爍着,勾勒成一條完美的弧線。

西歐的術法,某些程度之上,與東方有異曲同工之妙。凡是一些強大的法器和術法,要想發揮出最大的力量,都是會藉助大自然或是天地之間的神力。

淡淡的銀白色光芒,在夜空之中浮現,剎那之間,像是化作了一道陰冷的閃電,瞬間落下。

伊蓮娜臉上的表情猙獰,怒吼着:“以我鮮血,祭祀邪靈,願聖光從天而降,庇護我的身軀,賜予我浩瀚的力量,讓那洶涌的大海,化作滔天的巨浪淹沒世人,讓那宏偉的高山,化作萬千巨石將大地吞沒……”

狂風一時之間大作,將她整個人的衣裳都吹拂起來。

只見她高舉手中的血聖盃,臉上露出了敬畏的神情,仰望着頭頂那片變幻莫測的夜空。

那從天而降的閃電,竟然落在了血聖盃之中。一道淡淡的血光,從血聖盃之中浮現。

血紅色的光芒,如同一層薄薄的迷霧,將伊蓮娜整個人的身軀都完全籠罩住。

空氣之中,像是瀰漫着一股血腥的惡臭,似是有無數的生靈,從那地獄之中爬出。

李長生看着,冷冷“哼”了一聲,震聲說道:“在我七殺、破軍、貪狼三種道家陣法之中,任你血聖盃的力量完全開啓,也救不了你。”

話一說完,只看見寒光閃過,銀白色的短劍呼嘯而出。

李長生的身影,化作一個璀璨的光芒,朝着伊蓮娜衝了過去。

銀白色的短劍,綻放出耀眼的光輝,在半空之中,劃出一條美麗的弧線,帶着滾滾的氣勢,呼嘯而來。

伊蓮娜怒喝一聲,手中的血聖盃向前一擋。

只看見血紅色的光芒閃耀出來,一股黑暗的力量從血聖盃之中蔓延開來,如同河水中的漣漪盪漾一般,所呈現出來的波紋卻是越來越大,一下子擋住了李長生的攻勢。

“東方青玄道法雷帝,南方火光震門雷帝,西方白煞吊星雷帝,北方被髮震雷雷帝,中央戊己雷帝。五帝之君,五帝之名。吾統五令,火急奉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國民老公太兇勐 李長生的聲音,如同響起的黃鐘大呂,片刻之間在上空響徹起來,仿若震撼天地。

道門中人施法念咒,共有三種方式,第一種,爲最簡單的,靠開口唸咒而觸發咒語的力量,使得自身的道法能夠發揮出來,但是這一種方法,在道門之中屬於最低級的唸咒方式。

第二種施法念咒,是靠在心中默唸咒語,發揮出強大的威勢。一般情況下來,能做到利用第二種方式施咒的道門中人,本身就已經具備強大的道行,各種咒語爛熟於心,施展起來的速度比第一種快了幾倍不止。

而第三種施咒方法,則是最高級別的施咒方式,靠的是腦海之中的念頭一閃。就如同人們觸景傷情一樣,見到某些風景或是聽到某些話語,轉瞬之間,腦海之中想起了某些情緒或是某個時間點的記憶。第三種施咒的方法,用的就是這樣的形式,速度比起第一種和第二種,更是快了數十倍。通過轉念的想法,就可以將咒語的威勢釋放出來。

李長生做爲人世間道門之中的強者,任何咒語的釋放,自然是第三種形式。但是即便如此,強大的威勢,也使得咒語憑空在天際響起,仿若從人的口中念出一般。

龐大的力量,滾滾而來,伴隨着陣法的威勢,如同天上出現了巨大的城牆一般,滾滾朝着伊蓮娜壓來。

伊蓮娜的臉色鐵青,怒吼一聲,身形化作一道血光,朝着其他方向閃躲而去。

“轟隆隆”的巨響不斷髮出。

只看見李長生劍指蒼天,怒喝一聲:“勢起……”

話音剛落,大地之上,像是突然長出了無數的花草樹木。

一瞬之間,只聽見“吼……”的一聲長嘯。

伊蓮娜臉色一變,急忙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看見陣法之中的虛空,逐漸撕裂開來,一條騰騰的巨龍,張牙舞爪,扭動着身軀飛了出來。

金黃光色的光芒泛起,像是將天地之間的所有黑暗都完全照耀。

大地開始震動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勢蜂擁而起,兇猛的威勢像是就要在片刻之間將伊蓮娜鎮壓住一樣。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我說過……只要在我的陣法之中,即便你擁有血聖盃的力量,也根本不可能逃脫,今天……我就斬了你,順便讓你手中的黑暗法器,與你陪葬。“

騰騰的威勢閃爍而起,道家金黃色的波紋,一圈一圈朝着伊蓮娜而去。

只看見伊蓮娜憑藉着血聖盃的力量,發揮出了浩瀚的血色光芒,但是在李長生的道家力量面前,卻是完全被包裹住。

“吼……”

一聲怒吼,從憤怒的伊蓮娜口中發出,她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幾近扭曲,身子卻是不停抽動着。

侯爵,她可是西歐黑暗世界吸血鬼組織當中的侯爵,地位僅次於親王和公爵,強大無比,但是此時此刻,在李長生面前,她卻像是一隻嗷嗷待宰的綿羊,這怎麼能讓她不憤怒? 在工廠外頭的山林之中。

陰陰暗暗,一片沉寂。

夜空之中,只有一輪明月,卻是照不進這重重的山林之中。

幽靜之中,像是透着詭異的氣息。

但是此時此刻,就是在這片黑暗之中,卻是有兩個身影佇立在那裏,朝着工廠這一頭看來。

“原本還以爲,伊蓮娜能夠憑藉着血聖盃殺死李長生,結果沒想到……反倒是給李長生擺了一道。”

一個陰沉的聲音響起,像是打破了這片黑夜的沉靜。

“老大,這下可怎麼辦?我們的計劃,還要繼續嗎?”身旁的人,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只看見黑暗之中那原先開口的人,反身一個巴掌,頓時將身旁的人抽摔在地,怒喝道:“繼續個屁……只要李長生一天還呆在這裏,我們就一天不能輕舉妄動。”

“老大……那李長生……囂張不了多久……他若是殺了伊蓮娜……亞當親王必然不會放過他。”

陰沉的聲音冷冷地“哼”了一聲,說道:“亞當親王?他遠在西歐……你以爲他會爲了一隻小小的吸血鬼,而遠赴東方嗎?更何況……李長生的道行,不可小視……”說到這裏,他似是沉吟了片刻,有繼續說道:“通知下去,計劃延遲,讓他們再多等等……不要因爲心急,誤了大事。”

“是,老大……”

山林之中,頓時又恢復了寧靜。

仿似一切都沒有出現過,幽幽得有些深邃。

……

這一頭,工廠之中,伊蓮娜面對着李長生強大的攻勢,整個人已經快要崩潰了。

七殺、破軍、貪狼三陣齊出,只看見片刻之間,眼前一片絢爛。

巨龍發出了巨大怒吼聲,扭動着龐大的身軀,朝着伊蓮娜襲擊而去。

只看見伊蓮娜一瞬之間,露出了鋒利的獠牙和長長的指甲,踏空而上,一手高舉血聖盃,另一隻手朝着騰騰而來的巨龍抓去。

“轟隆”一聲巨響傳出。

半空之中,仿似虛空都炸裂開來一般。只看見血聖盃之上血紅色的光滔天落下,竟然將那巨龍捆住。

血光照耀在伊蓮娜那猙獰的面容之上,這一刻,她彷彿從地獄深淵之中出來的惡魔,鋒利的爪子朝着巨龍而去,一下子就抓住了巨龍的脖頸。

巨龍發出了聲聲咆哮,卻是被伊蓮娜緊緊地抓在手中。

李長生一見,吃了一驚。

他也有些意外,沒想到伊蓮娜火力全開,竟然如此厲害。

這巨龍乃是七殺陣之中的陣眼天龍,威勢龐大無比,一般來說,陣法之中的巨龍一出,即便是強如兩三千年修煉的山精鬼怪,都無法抵擋。

但是伊蓮娜依靠着血聖盃的力量,反倒還是穩壓巨龍一籌。

果然不愧爲西歐黑暗世界的邪惡法器,簡直超乎想象。

李長生冷哼一聲,揮劍而起,衝了上去。

寒光閃過,猶如蒼穹之上落下的驚雷閃電一般,剎那間變得耀眼起來。

銀白色的短劍劃過,虛空之中像是被撕開了一條裂縫,陣陣寒芒破空而來,氣勢洶洶。

“六甲雷公,威鎮乾坤。摧海六丁,六丁之尊。天昏地裂,六合有兵。乾坤大聖,六甲之神。黃天奔雷,行天三十六路,變行三十六坤。神傳一令,火急奉行。急急如律令。”

咒語炸響,只看見虛空之上,像是隱隱出現了六個身影。

身影朦朦朧朧,仿若被迷霧籠罩住了一般,但是卻發散出滾滾強大的氣勢。

伊蓮娜吃了一驚,臉色表情一變,手中的力量不禁加大了幾分,只見她一甩手,“轟隆”一聲巨響,那條本來被她掐住了脖頸的巨龍,一下子被甩落在了大地之上。

看着虛空之上的李長生和六道身影,伊蓮娜震聲怒道:“李長生……你莫要欺人太甚……你若殺了我,亞當親王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李長生仰天長笑起來,說道:“亞當?他若見我……逃都來不及。”

話音落下,只看見虛空之上六個身影,發出了震震轟鳴的聲音。

伊蓮娜臉色頓時一變。

六個身影同時出手,猶如天神一般,李長生配合揮劍而起,銀白色短劍發出了長長的劍吟聲,長嘯而起,寒光閃落。

七彩神光頓時落下,仿似能夠“刷”爆世間一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