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了好了,媽咪懂的,有什麼劇情你們大可以繼續演,爲了你們的情趣,媽咪一定會讓全古堡的人一起配合的。”江媽媽非常開明道。

我:“……”讓全古堡的人配合我跟江昊天的情趣,情趣?

轟!

我的世界徹底倒塌,破碎,一直送江媽媽離開,我都已經無力在解釋一個字了,那種越描越黑的感覺,真的好心累啊!

臥室門被關上的瞬間,我聽到江媽媽在外面對下人們吩咐:“記住啊,等會兒不管昊天和蘇蘇有什麼情節設定,你們都要把它當作真實的來應對。”

“是,夫人,我們一定把少爺和少奶奶的情趣當第一宗旨。”下人們異口同聲,聲勢浩蕩的回答。

我:“……”

我一直在風中凌亂的了許久,才猛然想起來,我現在正跟一個不知道是人還是鬼的江昊天同在一個屋檐下,一想到這裏,我小心翼翼的看向江昊天:“那個,你,你是什麼東西?”

江昊天淡淡的掃向我,卻沉默不語,只是那雙漆黑冰冷的眸子讓我覺得渾身發冷,不寒而慄。

“你,你剛剛就——倒在地上了,你知道嗎?”我試探的問道,身體根本不敢靠近,唯恐江昊天跟電視裏的喪屍一樣,驀然撲向我,將我咬死了怎麼辦。

“顧蘇,你這女人真實蠢到無可救藥。”江昊天不屑的冷哼一聲。

我:“……”

一次就好,我帶你去看天荒地老。正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個陌生號碼,正在我猶豫要不要接的時候,江昊天卻不鹹不淡的開口:“我勸你還是接的好。”

我覺得奇怪,便聽江昊天的話接了起來:“喂,你好!”

“請問是顧蘇,顧小姐是嗎?”對方是一個沉穩的男人。

“對,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我快速的在腦子裏找着有可能給我打電話的男人,但我鬱悶的發現,好像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爸,沒有別的男人會給我打了!

不等我爲自己的異性緣感到悲傷,對方卻道:“你鄰居在你家發現了一條巨蟒,向我們報了警,顧小姐,你知道你家巨蟒的事情嗎?”

我的腦子瞬間呆矇住:“你,你是警察?”

“對。”

瞬間,我這個人都呆住了,警察,警察居然給我打電話了,要知道我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壞事,警察怎麼會給我打電話呢。我的小心臟在砰砰的慌亂跳着,害怕的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小姐,請問你知道巨蟒的事情嗎?”對方再次問到。

巨蟒?巨蟒?

啪!

我瞬間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顧小姐,你知道嗎?”警察叔叔有些不耐煩了。

巨蟒,我家裏除了蛇妖就沒有第二條蛇了,難道警察叔叔說的是蛇妖?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巨蟒?什麼巨蟒?”

“就是白底綠紋,我們現在也不確定到底是什麼蟒蛇,是你鄰居去倒垃圾經過你家,看你家沒關門好心幫你關門,卻看見屋子裏躺着一條巨蟒,她嚇的趕緊嚇報警。”

“那,那現在怎麼樣?”

“等我們趕到的時候,發現這只是一條巨蟒的屍體。”

“屍體?”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怎麼會是屍體,難道,蛇妖——死了?

這一刻,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可當我一擡頭,卻看見江昊天正幽幽的看着我,清冷的,帶着些嘲諷。

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漸漸瀰漫開來,可我卻又說不出爲什麼。

“顧小姐,我希望你現在能來一趟警局,錄一份口供。”警察叔叔已經徹底的不耐煩了。

“啊,哦,好好,我馬上來。”遇上警察叔叔,我無比的心虛害怕。

掛了電話,我剛起身準備去警局,江昊天的長腿一伸,不偏不倚的正好橫在我面前:“我允許你走了?”

“江昊天,你別鬧了行嗎,現在是警察叔叔召喚我,我必須要去的,這不能開玩笑。”我努力跟他好好溝通。

“跟我有關?”

我搖搖頭:“跟你沒關係,跟我有關。”

“所以我爲什麼要讓你走?”江昊天一幅事不關己的樣子。

“你不讓我走,我會捱罵甚至頓監獄的。”不聽警察叔叔的話,應該要蹲監獄的吧。

“如我所願。”江昊天優雅的喝了一口紅酒。

我:“…….”這世界上怎麼能有這麼惡劣的男人,而且還讓我遇上了。我知道,要是江昊天存心不讓我走,那麼我就算使出七十二變,三十六計都毫無用處,所以,我索性在沙發上坐下:“江昊天,你能告訴我,你這樣處處爲難我,刁難我,看我出醜,被人記恨,我到底是哪裏得罪你了?”

江昊天看着我:“你說呢?”

我不知道,我他媽的不知道才問你啊!我真想爆粗口,罵髒話,但終究是忍住了:“江昊天,我請你告訴我好嗎,要是我真的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我一定麻溜的改,但萬一要是誤會,說出來我們也好解決嘛,你說是不是?”

江昊天挑眉,絲毫沒有要告訴我的意思。

手機再次響起,是警察叔叔,我看着那手機都不敢接,現在江昊天又不讓我走,我接了也沒有用,我一咬牙,索性將手機關機了,要是真要蹲監獄,那就蹲吧,反正就當人生體驗了。

雖然是這樣想着的,可是我爲什麼還是好想哭,爲什麼我的小心臟還在害怕的砰砰亂跳。

“蘇蘇啊,你們一定玩累了,來來,媽咪給你們燉了大補的湯。”突然,江媽媽端着一個托盤上來,看見我笑的眼睛也沒有了。

我:“…..”

突然,我靈光一閃:“阿姨,我家裏有點事情,我現在要回去了,阿姨再見。”這江昊天對着他媽咪,總不能這樣無力的攔住我吧。

“啊,你家裏有事,什麼事情,告訴媽咪,媽咪讓人幫你辦了。”江媽媽一把拉住我,義正言辭道。

我:“……”

“那個——”我剛開口,卻瞥見江昊天嘴角那抹嘲笑的痕跡,可當我再去看的時候,已經是一臉清冷了。

“蘇蘇,你說啊,不管什麼事情,媽咪一定幫你搞定。”江媽媽堅定道。

我看着江媽媽無比堅定的神情,我知道,我今晚肯定是走不了的,我嘆了口氣,道:“那個阿姨,是這樣的,剛剛警察叔叔給我打電話,在我家發現了一條巨蟒,要我過去錄一份口供。”

“什麼,居然在這麼重要的時候讓你去錄口供。”江媽媽非常生氣:“蘇蘇,你放心,媽咪一定查出來是哪個不要命的居然敢這麼大膽,欺負我們江家的孫媳,媽咪一定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

“阿姨,那個是我不對,您千萬不要怪他們,那個啥,我就想把巨蟒的屍體拿回來,因爲,這條巨蟒是我養的寵物。”我話剛落,只覺得周身一冷。

“這好辦,媽咪現在就去讓人辦。”江媽媽立刻答應。

聽到這話,我心裏壓着的石頭總算有些放下了,林靜說,江家財大氣粗,警察叔叔應該會買帳吧!

“蘇蘇,你就跟我們家昊天好好玩,媽咪先走了。”江媽媽笑眯眯的離開了。

我:“……”

“顧蘇,你是我見過最蠢的女人,沒有之一。”江昊天道。 一個可怕的想法從我的腦海中閃過,我用震驚的目光看着江昊天:“你,你,是,蛇妖?”

話出口,我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說了什麼,我以爲江昊天會鄙視我神經錯落,但他卻只是品着酒,連餘光也不曾瞥我。

我不可思議的起身,盯着江昊天,再次小心的試探:“蛇妖?”

江昊天冷冷的掃了我一眼:“顧蘇,你的智商真是低的可憐。”

我:“……”但我幾乎確定,這個坐在沙發上正優雅品酒的江昊天,就是蛇妖。

“但是不對啊,你要是蛇妖的話,那剛纔爲什麼警察叔叔說,我家裏有一條巨蟒的屍體。”話問到這裏,就算江昊天不開口,我也已經明白過來,這段時間跟我相處的蛇妖,其實外殼和內在是分開的,也就是說,那條巨蟒只是蛇妖行走於外界的軀殼,而巨蟒裏面的魂魄纔是真正的蛇妖。

而現在,蛇妖的魂魄捨棄了巨蟒的外殼,轉而附身於江昊天的身上。

所以,現在在我面前的是,披着江昊天外殼的蛇妖。

霎那間,我被我自己完美無瑕的推理聰明哭了,我也終於明白過來,爲什麼我素未謀面的江昊天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過不去,總是不停的製造我跟他之間的曖昧,讓別人誤會,羨慕忌妒恨,只因爲,那裏面住的是對我厭惡之至的蛇妖啊。

“蛇妖大人,很高興見到你。”我苦笑着對江昊天道。

江昊天施捨般擡頭看我:“見到你是我的不幸。”

我:“…….”那你還費勁把我帶在身邊,有意義嗎,有嗎?我真想狠狠的對蛇妖吐槽,但看着蛇妖那清冷的面龐,我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默默的低着頭看自己的手指,就跟做了壞事的孩子。

其實現在在知道江昊天就是蛇妖之後,反倒一點也不生氣,畢竟是我對不起蛇妖在先,何況,我也說過不管蛇妖要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都會心甘情願的接受。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樓下有警笛聲響起,我嚇的趕忙站起來看,就見好幾輛警車竟在古堡樓下停下。

天哪,該不會是因爲我沒有去警局錄口供,所以警察叔叔一惱怒,就帶着人來抓我了吧。我本能的四下找地方藏起來,江昊天冷冷的看着我,就跟在看一隻猴子在表演雜技。

“蘇蘇——”江媽媽一開門,看見正一個勁往牀底下藏的我愣住了,半天才開口:“那個,蘇蘇,你跟昊天這回設定的場景是——牀下偷情?”

我:“…….”

我卡在牀底下進也不是,出也不是,最終在江媽媽那無限遐想的目光中,我還是走了出來,我覺得,我寧願被警察叔叔抓去蹲監獄,也不要被江媽媽臆想成這麼邪惡的人。

“阿姨,有什麼事情嗎?”我強撐着微笑問到。

“哦,是你剛剛要的你的小寵物送到了。”江媽媽說着,對我和江昊天始終抱着歉意。

我狠狠的抽了抽眼角:“所以,他們是來送蟒蛇的?”

江媽媽點頭。

我:“……”

“是,是阿姨您打電話去的嗎?”難道家裏有錢就是可以任性到隨意指揮警察叔叔?

“是啊,我讓管家打了個電話讓他們馬上送過來,沒想到他們居然用了這麼長時間。”江媽媽神色不滿。

這麼長時間?我覺得這前後根本就沒有半個小時好不好?果然,有錢就是那麼任性。

“我去看看。”我站起身,看向沙發上的江昊天。

“昊天,蘇蘇捨不得你呢,你就陪她下個樓吧。”江媽媽一幅將我看穿的樣子。

我:“……”

我到底是哪裏讓她誤會,我是捨不得江昊天,到底是我的那一塊麪部肌肉出現了差錯,才能讓人有如此大的誤解。

但我什麼都沒有解釋,只是默默的下樓。

“江夫人,江少爺。”我們剛下樓,樓下一排站立整齊的警察看見江媽媽和江昊天,非常恭敬的問好,當他們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時候,竟異口同聲喊道:“江少奶奶好。”

我:“…….”此刻我非常的懷疑,難道是我的額頭上寫着江家媳婦還是我的臉上刻着江少奶奶,江昊天的女朋友?以至於每一個人看見都能如此毫不猶豫的得出這麼一個稱呼。

“江少奶奶,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這條巨蟒是您的小寵物,居然還斗膽讓您來局裏錄口供,真是我們的失誤。”爲首的警察對我道歉,後面的一排警察叔叔齊齊的向我鞠躬。

還是九十度——鞠躬。

我只覺得我的世界在這一刻震撼了,我的腦袋空白了。

“要是讓我知道你們再欺負我們家蘇蘇,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江媽媽厲聲道,她突如其來的畫風轉變,倒是將我硬生生的拉出了震撼,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對一直笑眯眯的江媽媽,從來不是善類。

此刻,我無比慶幸,至少江媽媽是喜歡我的,雖然是在她以爲我是江昊天女朋友的基礎上,因此我決定,以後還是讓江媽媽就這樣美美的誤會下去吧,否則,這麼彪悍的江媽媽,我可吃不消。

“是是,我們以後一定竭盡全力,幫顧小姐排除萬難,讓她的人生平平坦坦。”爲首的警察叔叔趕緊保證。

我:“……”

“蘇蘇,你現在想怎麼辦?”江媽媽轉向我,瞬間變得溫柔無比,一雙眼睛看着我充滿了憐愛,寵溺。

我:“……”緊張的吞了吞口水,這變得真的太快,連給我適應的時間也不給我啊!

“蘇蘇。”江媽媽溫柔的撫摸我的腦袋:“我們家可憐的蘇蘇,我知道小寵物死了對你很難過,沒關係,有媽咪在呢,還有昊天陪着你,如果你喜歡,媽咪現在就給你去買很多的小寵物回來,你想要幾條就幾條,你想要多大就多大。”

我:“……”我這是需要多麼的喪盡病狂才能想要養巨蟒爲寵物,還想要多少就多少,想要多大就多大,我那是該多急着去投胎啊!

“那個阿姨——”

“媽咪。”江媽媽義正言辭的糾正。

我看着她雖然溫柔的目光,卻不爭氣的吞了吞口水,小聲喊道:“媽咪。”

“這樣纔對嘛。”江媽媽親熱的在我臉上落下一個吻。

“媽——咪,那個,我不想要別的寵物了,因爲它們要是在離我而去,我會很傷心的。”我故作傷心的揉了揉眼睛。

江媽媽看了心疼的抱住我:“好好,蘇蘇說不養我們就不養。”

“哼!”我在指縫間看見江昊天嘲諷的看着我,我一閉眼,恍若未見,就我現在這個處境,我當然是要把我的戲份演好了這樣也能少受點鬱悶。

“媽——咪,我想把小綠葬了。”不管怎麼喊,這媽咪總感覺很拗口。

“好,我們就葬了。”

我點頭,卻好像看見江昊天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等我再去看的時候,江昊天餓目光卻落在巨蟒身上。

“好,好。”江媽媽寵愛餓答應我,然後對下人們命令道:“快點,我們家蘇蘇要把小綠葬了,你們就在這個花園裏挖個大一點的墳墓。”

“夫人,這樣會不會不吉祥?”一邊的下人不禁開口。

“小綠是我們家蘇蘇的寵物,以後蘇蘇又要嫁給我們家昊天,就要住在這裏,當然是要葬在這裏,這樣蘇蘇就能每天看到它了。”江媽媽不容反駁,下人們趕緊去挖。

我原本想說什麼,但我一轉頭就看見沉默未語的江昊天,我也就將我的話吞了回去,既然蛇妖什麼都沒有說,那就說明,蛇妖並不反對將這條巨蟒葬在這裏。

我想,現在蛇妖附身在江昊天的身上,那麼就會代表江昊天居住在這裏,那麼,將巨蟒葬在這裏,天天能思念一遍,也是好的。

折騰了大半夜,終於將巨蟒葬在了古堡的大花園裏,我困的眼淚水花花的往下流,江媽媽還以爲我傷心的不得了:“昊天啊,你晚上好好安慰安慰蘇蘇。”

我:“……”

回到臥室,我本能的走向牀準備睡覺,但當我看見睡在牀上的江昊天的時候,我所有的睡意都消失的一乾二淨,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浮現上來,我看着牀上的江昊天,小心翼翼的問:“那個,蛇妖,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爲什麼要葬了那條蛇。”同時,江昊天問我。

房間一下子變得寂靜,江昊天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我,我開口:“有感情吧。”

“有感情?”江昊天的眸子漸漸的眯起。

我撓撓頭,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但我試圖解釋清楚:“因爲我覺得,這條蛇你用了很長時間,你一定會有感情。”

“我問的是——你爲什麼要葬了它?”江昊天一字一字問。

“我啊!”我指了指我自己,想起這段時間以來種種,不禁笑了:“也有感情啊,從一開始的驚嚇,根本不敢看一眼,到後來都能同牀共枕,時間長了就有感情了。”

我說的是實話,我從沒有想過會對這麼一條面目猙獰的巨蟒有感情,可就是有感情,所以希望,它的屍首能到很好的安葬。

“對了,蛇妖,你現在用了江昊天的外殼,那麼,他本人現在是生——還是死?”我驀然想起,緊張的盯着蛇妖。 江昊天沒有回答我,只是擡眸淡淡掃了我一眼,那眸子好像就在說,連這個也不知道,這個智商也是夠低的。

我摸摸鼻子,不敢再問。突然,林靜的話浮現出來,我記得當時林靜是說,據說,前段時間江昊天出了車禍,被醫生診斷爲植物人。

那麼,很有可能,江昊天是植物人或者已經徹底死了。

而在剛纔浴室裏,我去探江昊天的鼻息卻是完全沒有的,還有留在我家裏的巨蟒屍體,這兩點來看,蛇妖在挑選附身對象的時候,都是選擇死的。

那麼——江昊天是一具屍體。

想到這個,我本能的往後退,看着此刻正清冷盯着我的江昊天,我只覺得我後背不寒而慄。

“顧蘇,你在嫌棄我?”江昊天出聲,聲音聽不出起伏情緒。

我慌忙搖頭:“沒有沒有,您是尊貴的蛇妖大人,小的怎麼可能敢嫌棄你,要嫌棄也是您嫌棄我。”我一邊說,一邊竟可能的遠離江昊天,遠離牀。

“那麼,你晚上準備睡哪裏?”

我慌忙環顧四周,看到客廳的沙發離牀最遠,我趕忙坐在沙發上,道:“蛇妖大人,小的就睡這沙發上吧,這麼奢華的牀也只有您才配睡。”

“你確定?”江昊天的聲音越發聽不出情緒。

我用力的點頭:“確定確定,無比確定。”

臥室的燈在這一瞬間全熄滅,陷入一片漆黑,我緊張的在沙發上縮成一團,要是可以,我真恨不得找一條縫隙鑽進去。

“顧蘇,我給你三秒。”黑暗中,江昊天的聲音冰冷的毫無溫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