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他所想,門口三方的監視力量,隨着連續三披的假身出走,已經調走了太多視線,此刻監控的人明顯少多了。

不過剛開出山莊不到一里,就有軍警查詢。

秦羿與鄧普報了名字,軍警對着手中的電子本比對了照片與身份信息,確認他是來自西歐的一位老闆後,並沒有爲難,立即放行了。

以羅斯家族在米國的能量,製造一個身份,以及徹底毀掉一個人的信息,簡直輕而易舉。

到了一處別墅,秦羿又換了直升機,親自駕駛,前往海邊。

“侯爺,接下來,我們去哪?”

鄧普一輩子都沒經歷過這種驚險場面,擔憂之餘大感興奮。

“不知道,現在沒有任何確定的方案,因爲一切方案,但凡只要有一點風險都不可取。”

“我可不敢拿你這個國寶冒險啊。”

秦羿打趣笑道。

飛機在海邊的一個偏僻孤島上空盤旋,在那早就停了一艘快艇。

“咱們是要從這裏走嗎?”鄧普問道。

“原計劃是這樣的,但現在,只怕是不行了。”

秦羿打算入海,只要入了海,出了米國海域,便有華夏使館的人接應。

這艘船,便是使館的人安排的。

但此刻,他的神識外放十里,發現在遠處藏有數艘機動艇,上面竟然還有強大的能量波動,這說明了,附近有埋伏。

使館肯定是無意間走漏了風聲,或者有人出賣了消息,已經被人盯上,官面上的人太雜果真靠不住。

“走!”

“回去!”

秦羿知道飛機肯定讓人定位上了,領着鄧普下了飛機,在叢林中行走如風。

果真,沒一會兒的功夫,便有公會的高手與軍警圍了過來。

“FUCK,又被他溜了,他是怎麼知道咱們有埋伏的。”

一個士官恨然罵道,同時對着領口的耳麥道:“格蘭特將軍,目標逃走,目標逃走!”

種種田嘮嘮嗑 “展開天網搜索,他一定就在附近。”

格蘭特忿然下令。

整個晚上,他派出了數撥圍剿勢力,好幾次以爲逮到了秦羿,哪曾想每次逮的都是替身,弄的灰頭土臉,顏面盡失。

……

秦羿提着鄧普,如同閃電一般,在海邊飛奔着。

以他現在的修爲,帶一個人,就跟頭上多長一根頭髮沒什麼區別。只是可惜三界石尚未到手,否則直接將鄧普藏於其中,就更簡單了。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米國已經佈置了天羅地網,在等着他。

而秦羿,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逃離。

否則一旦法皇、暗王這種級別的高手親臨,打開空間大門,召喚出路西法、撒旦本尊,他就是十條命,也不夠死的。

“此時能夠在大海上通行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兩大公會的船隻!”

“光明公會打着幌子,其心可居。尼古拉作爲米國黑暗公會分部的負責人,應該有辦法。”

秦羿很快遁回了曼哈頓,神識化作念頭,傳達給城中的二人。

在接到秦羿神識傳達後,尼古拉與伊麗莎白意識到,一個立大功的機會到了,如果能捕殺秦羿,不僅僅是暗王,便是路西法大人都會對他們大行嘉獎,到時候前途一片光明。

“伊麗莎白,這是大人給的淨靈水,喝下去能抹掉咱們的記憶印痕,千萬不能讓秦賊探查出咱們的意圖。”

汽車上,尼古拉從口袋裏摸出一瓶黑色的藥水,遞給了伊麗莎白。

“可靠嗎?”伊麗莎白聞了聞,皺眉問道。

“當然,只要喝下去,便是路西法大人來了,也休想提取一絲一豪的記憶。”

尼古拉當先一口服下,伊麗莎白沒多想也一同服下了。

汽車回到了那晚的農場石屋。

“主人,我們來了,如今城裏到處在追蹤你,主人實在不宜現身啊。”尼古拉故作擔憂,單膝跪在地上虔誠道。

“是啊,聽說光明公會還派來了裁判所四大長老之一的六翼神徒基蘭大人,大人可要小心了。”伊麗莎白道。

秦羿目光如電,神識自二人腦海中掠過,抓取魂魄片段,並未察覺到異常,這才擡手道:“起來說話吧。”

“我知道你們公會有船可通行,我現在急着離開,你們倆去安排。”

秦羿吩咐道。

獨寵萌妻,墨少心尖寶 “大人,你還真找對了,暗王有令,一旦拿下大人,立即押解入西歐總部。”

“我們三方現在已經達成了約定,我們的特別船是不允許阻攔的,就算他們發現你在船裏,也只做確定,不敢攔截。”

“侯爺,事不宜遲,咱們快走吧。”

尼古拉解釋了兩句,招呼二人上車。

“侯爺,這兩人乃是邪惡之徒,可靠嗎?”上了車,鄧普總覺的有些不大對勁,不禁問道。

“眼下已無路可走,咱們唯有搏上一搏了。”

秦羿再次探查尼古拉二人的神識,確定沒有任何問題,淡然笑道。

一個人的記憶是不會撒謊的,這兩人魂魄中,沒有疑點,秦羿找不到否定他們,放棄難得逃生機會的理由。

然而,他卻不知,由於對西方法界認識不足,哪怕他聰明絕頂,在此絕境,也難免栽這個大跟頭。

在黑暗公會的碼頭邊,等待他的是現代最先進的生化、激光、聲波部隊,以及數位黑暗公會的頂級高手,一旦陷入,便是大羅神仙也插翅難飛。 汽車向港口飛馳。

總裁別亂來:前夫,咱倆不熟 其中一艘印着反萬字魔鬼符的大船上,兩個全身籠罩在黑袍裏的怪人與一位將軍模樣的人,站在船頭,傲然談笑。

“格蘭特將軍,你的人準備好了嗎?”

“秦侯已經入了尼古拉的圈套,待會可就是你立大功的好時機啊!”

黑袍怪人血紅的眸子眺望遠處蒼穹,發出沙啞的笑聲。

“還是你們黑暗公會有本事啊,一旦這次危機解除,我會配合你們,在全米對光明勢力進行大清洗!”格蘭特一撫鋥亮的大光頭,鷹目雄光閃爍。

然後,對旁邊的警衛下令:“通知生化、激光部隊埋伏好,目標很可能在二十分鐘後抵達!”

“是!”警衛立即前去佈置。

蕪卦 這兩支部隊,幾乎是特種兵中的頂尖存在,代表着米國最先進的單兵科學,曾經在科威特等戰場,立下了汗馬功勞。

格蘭特有理由相信,莫說是秦侯,就是外星人來了,也休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侯爺啊,這次離開米國能不能帶上我倆,我怕公會那幫人盯上我和伊麗莎白,你知道的,一旦落入他們手裏,那可是要下地獄的啊。”尼古拉邊開車,邊請求道。

“是啊,上次路西法大人丟了魂核,也是因我而起,侯爺如果不救我,我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會被路西法捕殺的。”伊麗莎白附和道。

“你們的價值就在於潛伏,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我要你們何用?”

秦羿劍眉一凜,雙目迸射出狐疑的目光。

尼古拉與伊麗莎白並不是話多之人,但這一路上兩人一直說個沒完,這不免讓他起了疑心。

到底他們是因爲恐懼,還是心中有鬼呢?

秦羿暗中再次探查兩人的魂魄印記,可惜讀不到任何不利於自己的片段,想來兩人不過是怕留下來有危險罷了。

離港口越來越近,秦羿甚至可以聽到遠處大油輪停靠的汽笛聲。

……

光明公會密室內。

月神在房間內,少有的侷促不安,她現在有些拿不定主意。

就在剛剛,基蘭接到了來自軍隊內線的情報,秦侯已經被尼古拉所騙,即將踏入命運的死局。

月神心中忐忑不安。

她不知道該不該救秦羿,一想到那位東方的英俊少年,要慘死在黑暗公會那些邪徒之手,她心裏就會產生一種怪異的情愫。

從未體驗過世間人情的月神並不知道,那就叫做心痛。

“一切聽從心的感覺吧,如果他真的在我心中,我自可救他,如果不是,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仁慈的聖母瑪利亞,請賜予我心靈之力,驅散這世間的陰霾,沐浴所有仁愛、正義的種子!”

“心靈之鏡!”

月神念動着咒語,但見她的胸口飛出一道銀色光亮,化作一面透亮的銀鏡!

月神閉上雙眼,低頭冥想秦羿的模樣,默默道:“秦侯,如果你真的已經永存在我的聖心之中,請你一定要出現。”

月神心念一動,緩緩睜開了眼,臉上浮現出少有的笑意。

銀鏡如同旋渦一般,迅速旋轉着,片刻,月神便看到了兩人坐在汽車之中。

雖然這是兩張完全陌生的面孔,但月神知道,這就是她要找的人,尤其是車上,還有尼古拉與伊麗莎白。

“原來你真的在我心裏了,此後哪怕相隔千萬裏,我亦可以與你心靈相通。”

月神平靜的望着車裏的那個男人,喃喃道。

“聖母,請賜予我心靈之翼,傳遞心靈之音吧。”

“秦侯,尼古拉已經叛變,黑暗公會與格蘭特已經佈置了天羅地網,速逃!”

月神雙手在胸前劃了個十字,一個個字眼,如同小天使一般,撲騰着翅膀飛入了銀鏡之中。

……

秦羿正閉目養神,陡然心中傳來一陣激盪,緊接着耳際便響起了月神那清冷、仁慈的天音。

“千里傳音?”

巨星養成攻略 “是月神在召喚我!”

秦羿心頭大驚。

要知道千里傳音可是金丹以上的境界,纔可使用的術法,而且極耗修爲,月神怎麼做到的?

想來,他對西方力量了解的太淺薄了!

真正的西方術法,未必就比東方要弱。

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月神光明公會的聖女,神選之子,正義、善良的化身,她斷然不會撒謊。

反觀尼古拉二人,今晚神色大爲怪異,八九是個圈套。

“是我大意了,以爲區區兩顆毒藥便能控制這二人,若非月神提醒,今晚就要栽在這二人手中。”

秦羿心頭殺意重重。

“停車!”

秦羿猛然大喝。

尼古拉笑道:“侯爺,時間緊急,咱們馬上就快要到了,現在停車不合適吧。”

“尼古拉,你這麼急,莫不是心裏有鬼?”

秦羿森然笑道。

“侯爺,我二人的命都捏在你的手上,是你最忠誠的僕人,哪能有什麼鬼?”伊麗莎白臉色頓時煞白,強顏歡笑道。

“砰!”

秦羿猛地出掌,強勁的掌力,穿過車座,一掌拍在了伊麗莎白的背上。

噗!

伊麗莎白原本還心存僥倖心裏,哪曾想已被秦羿看穿,根本無力躲閃,當即中了個正着,整個胸腔被砸成了透明窟窿,一口鮮血震碎了前車玻璃,當場氣絕。

“嗖!”

尼古拉見大勢不好,化作一隻巨大的血蝙蝠,閃電般掠出車外,同時召喚萬千血蝙蝠裹住真身,瘋狂逃竄。

“想跑!”

“天羅地網!”

秦羿五指一張,無數紫色真氣絲,化作一張巨大的氣網,追着蝙蝠羣而去。

“爆!”

轟!

萬千小蝙蝠瞬間化作血泥爆碎,獨留尼古拉真身掙扎着想要破網而出。

“滾回來!”

秦羿手腕一收,尼古拉重重的砸在地上,現出了人身,吐血不止,扭曲痙攣着,哪裏還爬的起來。

“孽畜,你竟敢背叛、陷害我?”

秦羿揪住他的頭髮,如拖死狗一般,拽到了角落裏,丟在了地上。

“侯爺,饒命,饒命啊!”

“我,我沒有背叛你,我怎麼會背叛你啊。”

尼古拉實在想不出來,到底是哪裏露出了破綻,要知道他服下了淨靈水,是不可能被探查出來的。 “還敢狡辯!好啊!”

秦羿森然一笑,屈指一彈,一抹小火焰落在了尼古拉的腿上。

火焰一點點的吞噬、融化,尼古拉在慘絕人寰的疼痛中,一點點的看着自己的身軀被融化。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大半截腿,便已經化作了灰燼。

“侯爺,我,我說,都是暗使大人逼迫我這樣做的,我也是迫不得己,還請侯爺饒了我吧。”

尼古拉疼的死去活來,一股腦全交代了。

“他們怎麼佈置的,有多少人,具體方位,一一招來!”

秦羿喝問道。

尼古拉不敢隱瞞,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清楚。

“侯爺,求求你,別殺我,該說的我都說了啊。”尼古拉此刻貴族風範全無,一把血淚一把鼻涕的癱在地上,苦苦哀求。

“嘿嘿!”

“見了你的撒旦大人,記得代我向他問好。”

秦羿森然一笑,火焰驟起,瞬間尼古拉成了火人,翻騰沒兩下,便化作了灰燼。

“果然,黑暗公會這幫邪徒靠不住。”

鄧普在一旁心驚膽顫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