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何能夠不接受楚寧晨的接觸又保持著兩人的關係?

這道題很難不是嗎?

她要怎麼做?

「星河,我如果能回去的話,這些記憶……」她想說,抹掉,可是,如果抹掉,她會忘記很多人很多事……「沒事了。」

「要以任務為重。」

「嗯。我知道。」沒有什麼比命重要了是吧?一開始選擇了保命,那麼最後也不應該為了別的放棄才對。

而且,就算有所接觸,他們接觸的也不是她本身,而是別人的,也可以不算的對吧?

這樣的嗎?

為什麼她越想越糾結呢?

還仍然帶著抗拒?

「哎呀,不用上班的人就是好,可以熬夜……」

錢三寶故意經過她床邊喊。

「誰不用上班?某人上完明天就輪休了,美死了吧?」葉靈鄙視回去。

「哈哈,是我!」

「哼。」

「哎呀呀,小晴晴,頂多帶你一起去咯。」錢三寶來擾她的被子。

葉靈把被子收好,斜眼看她:「哼哼,明知道我要上班!」

「有什麼關係,請兩天假咯。」

「扯。你敢隨便請假?」實習期間請假簡直就是砸飯碗的行為。

「有什麼關係……」

「你是沒關係。我可是打算繼續乾的人。」哪像你大小姐,不用干也有飯吃的人。

「你打算在那個醫院繼續干?」錢三寶略驚訝的問。

「嗯啊。如果他們要我的話。」好歹也算是間中等的醫院。

「不會吧?我那三甲的都沒打算留下來……」錢三寶想到了什麼,沒再說,而是問葉靈:「你那家會不會差了點?」

「那沒辦法呀,這裡的總比到下邊的小城市好吧?能留下來就留下來咯。」這是原主本身的打算。

「這樣呀?」 腹黑老公請慢走 錢三寶有些猶豫,「要不,你看看能不能到我那間去?雖然也沒多好,至少是三甲,各方面還是比較先進規範一些的……」

「好是好,可是我要怎麼過去?」如果有辦法,實習的時候就可以過去了。 錢三寶說叫她去找找領導。

學校的領導。

醫院的領導。

怎麼找?

「當初我去那邊實習也是這樣做的呀。」錢三寶理所當然的回答她。

「呃……不是隨機分配的嗎?」

「隨什麼機,你搞好關係就可以去想要去的啊」

詫異。

「不過當時醫院的名額不多,我就沒幫你要。」

葉靈想起,去三甲醫院的,班上就三個,班長副班長還有錢三寶,個個都說錢三寶走運,分到這麼好的醫院,班長副班長去就理所當然的樣子。現在想想,怎麼會那麼巧就挑到了班長和副班長呢?

不過原主在的也是好些同學想要的,也沒覺得多遺憾就是了。

「沒事。這家也還好。」來住的人都爆滿,忙得她們暈頭轉向。

「哦。」

這件事沒再聊下去。

正妻謀略 又聊了聊李冬梅要回來的事,吐槽了幾句,然後各自睡了。

一一一

葉靈一大早回到醫院,看病的人也已經開始多起來,有些窗口甚至都開始排隊了。

白天的班相對來說精神充足一些,沒有那麼多身體上的疲累帶來的郁燥,待人接物也多了些寬容。

但是看到558的情景,葉靈還是忍不住要氣。

中年男人就在一旁看著女人嘔吐,滿身滿地,手上還輸著液,但是他在拿著手機拍,拍的還是視頻!

旁邊人擔憂,卻眼神躲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清理一下!」

葉靈站在門口語氣不善。

「艾護士,她就經常這樣……」中年男人還想說些什麼,但看見葉靈抿著嘴沒有半絲笑容的樣子,終是沒再搭話,拿眼看了看女人,還瞪了她!弄得這麼臟!

女人退縮的樣子大概是下意識的反應。

中年男人最後是草草收拾了一下,房間里還瀰漫著酸臭味。

葉靈檢查了女人的情況,然後找了清潔阿姨來幫忙清理了地板床鋪。

離開的時候忍不住提醒人:「她過兩天就可以手術了,現在時有反應,注意一下。」

給她遞個盆都不會吐得到處都是。

中年男人應著是,但是眼睛已經在看著手機里剛才拍的視頻。

他們已經籌到了手術的錢,但是看男人的樣子,拍視頻大概另有用處。

不過這些她知道也不能怎樣。

面對生死,人盡各法。

先活著,才有以後。

她不也一樣嗎?

葉靈主動做著各樣的事,忙碌起來,似乎心情會好一些。

但是下班的時候,卻變得更糟了。

一個懷著孕的女人,也不像沒錢的樣子,但是在大門口與一個男人吵了起來。

男人穿得人模人樣的,像別人口中的「精英」。

「孩子是兩個人的,為什麼生孩子的錢要我出?」

「那我懷孩子,你懷了嗎?」

「你這不是無理取鬧嗎?你見過那個男人懷孩子啊?」

「什麼無理取鬧?不是說好了AA的嗎?既然我做了懷孕的事,那麼生產的費用你出不是應該的嗎?」

「是啊,就是AA啊,AA什麼意思,你書白讀了嗎?AA就是一人一半!說好了一人一半,為什麼要我一個人出啊?」

「我懷他懷了十個月!這些辛苦費不算的嗎?!」

「你辛苦我就不辛苦嗎?!我陪你產檢,還給你買菜做飯!我都做到這地步了,你還想怎樣?!」

「我怎樣!我懷孕了!叫你去買個菜煮個飯怎麼了? 我的人生從花錢開始 還要我大著肚子侍候你是不是?!你還是不是個人啊?!」女人的聲音撥高,周圍圍了一些觀眾。

男人看看四周,一副咬牙切齒又隱忍不發:「我不跟你說!這錢我先交了,回家再算!」

女人一甩他拉扯的手:「算什麼算,今天我們就說清楚了!這錢你要是不出,我就不生了!」

男人被氣笑:「你還能不生?」

到了時間不是自己會出來的么?

女人被男人的笑刺激,情緒一下就上來了:「我就不生了!」

然後氣沖沖的往外走!

兩人大聲拉拉扯扯,最後是女人痛苦的驚叫被送進了急診,男人手忙腳亂口裡是罵人的話。

這就是夫妻嗎?結婚後的生活?

一一一

葉靈看著楚寧晨去結賬。

「明天我給吧。」

「什麼?」

「明天吃飯的錢我給。」

楚寧晨拉住她,一臉的笑意:「是想請我吃飯的意思嗎?」

「之前都是你給錢,我也應該給才是。」

連生孩子的錢都要一人一半,那吃飯的錢一人給一次也應該的吧。

「發工資了?」楚寧晨看看她又問:「實習有多少工資?」

「五百。」

「一個月?」

「嗯。」有些還沒有工資。

暖婚私寵,總裁小叔請放手 「對不起……」楚寧晨突然拉她進懷裡,也不顧別人的目光。

葉靈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然後,看見楚寧晨掏錢包,拿出幾百塊錢來:「你先拿著,明天我去取多一些給你……」

葉靈拒收!

什麼時候問他要錢了!

「拿著!」楚寧晨硬塞給她!

「不用!我有!」錢什麼的,想要不難。這個任務又不是錢能解決的事。

「你拿著!抱歉,一直不敢問你的工資……」

「我真的有!」葉靈掏出錢包,呃……只剩三百在包里。

楚寧晨奪過去錢包,然後把他的錢放進去,往她的包里一塞,抓住她的手不肯讓她拿出來。

「不準還我!」佯裝要生氣的樣子,「答應了阿姨要照顧好你的……」

葉靈低頭。

楚寧晨把她摟著,親親她的發間:「我的就是你的,以後我的工資卡都給你……」

「那你不是買個包子都要問我要錢?」葉靈不想繼續低落。

「嗯,以後你要負責餵飽我。」

農門福寶小媳婦 聲音溫柔,音量輕緩,眼神寵溺,像說著別人口中的情話。

葉靈眨眨眼,也許科室里葷段子聽多了,口裡蹦出一句話來:「聽說男人是喂不飽的?」

楚寧晨的眼神一愣,隨後千轉萬轉,慢慢熾熱起來,「晴晴是聽誰說的?」

葉靈意識到自己的失誤后想要彌補,又沒想過撒謊:「我們科室的啊,整天都沒個正經的,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她聽多了竟然隨口而出,有點可怕的樣子。

「是嗎?看樣子晴晴懂得也不少?」

「一般吧,畢竟學醫的都……」

發現某人的目光過於專註……有點說過了? ……

要說銀狐也是悲催,第一次被林逸雇傭,是被林逸用銀狐雇傭軍團成為地下世界排名第一的誘餌給引誘了,接下來奈良忍者村的戰鬥可以說是被逼無奈,現在更是被牢牢的捆綁在了林逸的戰車上面,別想離開。

銀狐現在在想,如果當初沒有答應林逸去血洗東萊王室,雖說銀狐雇傭軍團遠遠達不到現在的成就,可那也在地下世界中赫赫有名,起碼不會整天考慮自己的安慰,現在可倒好,雖然名望上來了,可整天膽戰心驚的,尤其是現在在藍氏城,也不知道林逸是用了什麼辦法,讓月無瑕對他聽之任之,如果林逸讓月無瑕幹掉銀狐,恐怕月無瑕的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只不過這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葯的,縱使再後悔,銀狐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看著銀狐哭喪著臉,林逸沒好氣道:「銀狐,你摸著自己的良心講,我什麼時候害過你?你放心吧,這一次跟著我去了,你一定會完好無損的回來,而且以後還不敢讓那些鐵狼雇傭軍團之流的人欺負。」

「真的?」銀狐眨巴著他那水汪汪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逸。

「那是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林逸拍著自己的胸口道。

銀狐則是深吸一口氣,使勁的點了點頭:「好,刀鋒老大,這一次我就信你了,我的小命可全都交給你了,你可別害我。」

林逸給了銀狐一個安慰的眼神,拍了拍銀狐的肩膀。

銀狐趕忙讓手下拿來了這裡最好的酒,說要和林逸一醉方休,林逸也沒有理由拒絕,可喝著喝著林逸就覺得不對勁了,銀狐好像在喝人生最後一頓酒一般,當下也是有些無奈,總不能說人家銀狐幾句吧,畢竟是他逼著銀狐去的。

其實銀狐很想問,林逸為什麼不讓刀鋒雇傭軍團去,論戰鬥力,刀鋒雇傭軍團是他銀狐雇傭軍團的好幾倍,而且對林逸也是忠心耿耿,為什麼非要來找他?

林逸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早已經退出了地下世界,把刀鋒雇傭軍團交給了威爾,威爾現在是刀鋒雇傭軍團名義上的老大,如果林逸重新回去,那威爾的心中肯定不是滋味。

人人都想要當老大,可是有誰知道當老大的不容易呢?

喝完了酒,林逸離開了,望著林逸的背影,銀狐的表情當中儘是無奈,刀鋒啊刀鋒,希望下一次你別再來找我做這種事情了,我的心臟受不了呀!

接下來的幾天,銀狐就開始準備了,雖說銀狐有些膽小怕事,可是答應下來的事情也不會食言,他已經準備好了,既然上了林逸的賊船,那就聽天由命吧,反正是不成功便成仁。

倒是林逸,這幾天幾乎連門都沒有出過,天天陪著自己的那些女人們,尤其是林若煙,對林若煙,林逸有太多太多的愧疚,就是用自己的一生也難以釋懷,林逸已經下定了決心,等處理完這所有的事情,就帶著自己的這些女人們歸隱,他真的厭倦了這些刀頭舔血的日子,想要平平安安的過自己的小日子。

林若煙也看出了林逸的一些不正常,她比誰都要了解林逸,林逸每當要去做一些什麼事情的時候,都會特別愧疚的來補償她,這一次也不例外。

兩個人走在藍氏城的大街上面,漫無目的的走著。

林若煙的表情依舊平靜,半晌無語,林逸則是跟在林若煙的背後,和林若煙在一起的時候,一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沉默,兩個人之間彷彿也沒有什麼說的,只需要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的心裡到底是在想著什麼了。

「你是不是又要去幹什麼?」

林若煙打破了沉默,望向了林逸,她其實一直等著林逸主動開口問,可是等了好長時間,林逸就是閉口不言,沒辦法,只要自己主動開口了,自己這個男人,什麼都好,就是這一點不好。

「呃……」林逸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雖然很想說不是,但還是有些不忍心欺騙林若煙,當下點了點頭:「嗯,是啊,我要去歐洲一趟。」

「什麼時候出發?」林若煙淡然道。

「就這兩天了,銀狐那邊都準備好了,就等我們一起出動了。」林逸如實道。

「好了,我知道了,」林若煙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可不想成為一個寡婦,知道嗎?」

「嗯!」林逸使勁的點了點頭,忍不住道:「這一次你怎麼沒有阻止我?」

「我能阻止得了你嗎?」林若煙有些無奈道:「你這個人就是一個驢脾氣,認定的事情八匹馬都拉不回來,以前我還嘗試著讓你遠離這裡的世界,可自從來到了藍氏城,我也算是認命了,等你真的把這些事情處理完,估計你的心也就收回來了。」

林逸有些尷尬,不過內心當中還是非常感動的,抱住了林若煙的嬌軀,輕輕的在林若煙的額頭上面親吻了一下:「若煙,等這一次的事情成功的處理完了,我就和你結婚,怎麼樣?」

「結婚?」林若煙瞬間覺得自己的臉皮子有些發燙,沒想到林逸居然會說這樣的話,抿著小嘴唇道:「林逸,你這算是求婚嗎?」

「算……算是吧……」林逸只不過是這麼一說,他已經答應過林若煙了,給林若煙一個完美的婚禮也沒什麼說的,可是男人與女人的想法畢竟不同,林若煙這麼一問,林逸一時之間更加尷尬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