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同判官最後的審判,海水飛濺起來,足有十多米高!巨大的閃電球在海中騰起,龍雲的身影消失在耀眼的光芒中。 999號站在雨點一樣落下的海水中,此刻他的神態威嚴而寂寞,臉上童稚的氣味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空前的寂寞和孤獨。

作爲毀滅者,寂寞和孤獨是最熟悉的朋友。因爲你必須殺光一切,登上權力的頂峯,每一次毀滅者出現,這個世界就會像《聖經》中的滅世大洪水一樣,橫掃一切沾滿污垢的靈魂和生命。

所以,似乎命中註定總是這麼寂寞和孤獨,即便是要殺掉十年後的自己,也在所不惜。十年之後,對於毀滅者來說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

當毀滅整個世界只需要須彌之間,那麼只爭朝夕即可,還需要什麼十年呢?

他懸在海面之上,看着剛纔被雷電撞擊的那片水域,水面之下冒起無數細小的氣泡,除此之外,他根本察覺不到還有生命的跡象。

那個叫做龍雲的人,應該已經死了吧?

999號忽然感到一種莫名的悲傷,如同用自己的左手切掉了自己的右手,本來應該有手臂的地方空空蕩蕩,心中像被掏空了一樣。

“對不起了……”

他忽然冒出一句令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話。

龍雲沉在水中,他再次回到了記憶的幻境之中,那個漆黑的太平洋,絕對的寂靜,唯有風聲雨聲。那個關於命運的悖論一支盤桓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如果自己沒能阻止999號,那麼歷史就代表着已經改寫,整個九界在諜島事件過後就已經被摧毀,世界會重新洗牌,就像當年的末日之戰中,蘇爾特爾用雷沃丁引來天火將九界燒成焦土一片。

可是自己明明好好活到了二十一歲,而且還活蹦亂跳地在孤兒院裏長大成人,去了非洲,當了僱傭兵,又加入了天幕。這似乎又在反正着,當年諜島事件之後,999號實驗體,那個十年前的自己根本就沒有毀滅這個世界。

可是,從剛纔的一擊看來,自己根本沒辦法和這種滅世級的怪物相抗衡,若非有一個奇怪的封印將自己的力量封印住,也許倆人還能一戰,現在看來,即便得到了海拉的幫助,恐怕也無濟於事。

在999號面前,海拉似乎也難以直面其鋒芒。

只是,若非自己,又是誰阻止了他?

他一點點地朝着漆黑的深海沉去,剛纔那一擊直接將他轟得要暈死過去,如果不是海拉附了體,自己溶合了冥界之力,以自己原來那點本事,現在恐怕早就成了一具屍體了。

被兒童時代的自己打敗,龍雲說不出什麼滋味,即羞愧,又覺得不應該羞愧,畢竟不是敗在別人的手中。

忽然,無邊的黑暗中傳來腳步聲,十分輕微的腳步聲,但是對於現在腦子一片空明來說,再細小的聲音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這是你的宿命。”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面前響起。

龍雲渾身一震,他想起這是誰來。

兀兒德,命運三女神之一,代表着過去的那個神祗。

龍雲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氣,發現海水竟然沒有倒灌進嘴裏,全身骨骼爆出淸脆的響聲,所有的疼痛都被拋在腦後,一片清涼襲進腦中,頓時一片澄明。

“要我自己去對付十年前的自己……這就是命運?”龍雲苦笑地看着兀兒德道。

萬古劍神 “命運其中的一個屬性就是輪迴,輪迴你可以看作是一個圓。”兀兒德的手指在黑暗中劃過,一道亮光出現在身前。

這是一個圓,標準的圓形。

“你能告訴我,這個圓中,哪裏是起點,那裏是終點嗎?”兀兒德笑吟吟看着龍雲說道。

龍雲旋即一愣,他確實無法分辨這個線條完全一致的圓到底哪是起點,哪是終點,或者說,哪裏都可以是起點,哪裏都可以是終點。

“神祗也好,毀滅者也好,死亡永遠是一次新的開始,所以在神的命運中,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嚴格意義上的生死不適用於神祗,更不適用於你自己。”兀兒德淡淡道:“這麼說,你明白沒有?”

起點就是終點?終點就是起點?

龍雲盯着面前那個圓,內心忽然一片光明,那團被貓兒完亂的線團,此刻終於出現了一個線頭。

沒錯,如果是這樣,就不存在悖論一說,因爲命運就是一個圓形,自己即便在這個年代裏“死去”,也會在另一個空間裏重生。

之所以讓自己回到這個時代和這個時刻,因爲自己就是這個命運圓圈中的一個點,是不可缺的,回到這裏,只是爲了補圓整個命運之輪,讓它完美起來。

如果按照這個理論,封印自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是自己封印了999號!這纔是一個真正的命運之輪!相輔相成,相互銜接,渾然天成毫無缺陷!

他忽然感覺到自己渾身的力量再次被點燃,思路上的通徹令他如同佛陀在樹下參悟大道一樣,腦海中那個線團正在一根根散落出來,一根根接上,一根根相互交織,重新組合成一副命運之圖。

他甚至能夠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瘋狂暴增,那個奇怪的封印從皮膚下滲透出來,竟然散落在身旁。這是一個由無數細小的盧納斯文字組成的光團,就像一個電腦程序分解開來,你可以看到其中的代碼,當這些東西一旦組合完畢,就會威力無窮。

龍雲的瞳孔第一次完全變成了金色,和999號一樣,彷彿流動着華麗的金水。他覺得自己做好了最後的準備,獨自面對人生中最危險的敵人,此刻爆炸聲連連,硝煙味刺鼻,從天到地都是詭異的哭聲,他卻覺得世界寂寥。

他的脫開所有的裝備。模塊化步槍、**防彈衣……一切一切的累贅,在真神面前,這些都是雕蟲小技,這都是毫無用處的垃圾。

他摸到了自己腰裏的那柄欽提拉米金屬鍛造的瘋狗高級戰術刀,嗯,這纔是他想要的武器。

舉起刀,他在刀刃的光亮中看到了自己的雙眼。

“不要死!龍雲……不要死!你可以做到的!封印掉那個尚未能控制住力量的自己,只要做到,就能救下所有的人……”

“海拉!”

“我在這裏呢!”海拉永遠是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剛纔那一擊,差點要了我的命啊!你真打算和那個瘋子一樣的你對幹?”

“你呢?打算幫我嗎?”

海拉在龍雲的瞳孔中看到了前所未見的力量,這種力量一點不遜色於999號,強大得前無古人!

“唉,幹就幹吧!我就是一條倒黴命! 嬌蠻女鬥冷酷男 跟了你這個神經病,自己都快成神經病了,既然是神經病,就瘋一次吧,不瘋一次對不起這個稱號了!”小丫頭的黑袍忽然臌脹起來,黑煙從她的七竅中鑽出,全部鑽入龍雲的身體。 “4、3、2……1!”龍雲緩緩下蹲,驟然起跳,席捲起的氣流捲起了沖天水柱,水花在空中炸開。

衝擊波沖天而起,夾雜着火焰,龍雲從海中像一發炮彈一樣衝向懸停在海面之上的999號,瘋狗高級戰術刀在黑暗中劃過一道弧形的烏光,將水柱攔腰切斷!

999號的身前有一層能量壁壘,要破開它纔能有機會靠近這個超級人間兵器。

機會只有一瞬,也只有一次。

999號突然發現腳下的那片海水沸騰起來,比剛纔高出千萬倍的恐怖能量就像一座被激活的海底火山,瞬間噴涌而出。

已經鬆弛的瞳孔再次收縮,身上的肌肉瞬間繃緊,在零點幾秒之內已經進入了作戰狀態。

他的眼中閃爍着激動的光芒,感到並非驚恐而是莫名的興奮,那種棋逢敵手的興奮,只有這樣的人,纔有資格成爲自己的對手。

他怒吼一聲,身體被包裹在金色的光壁之中,如同一個全封閉式的魔法盾。

這個能量障壁強大到可以屏蔽火神密集陣的子彈和愛國者導彈,但瘋狗高級戰術刀掃過,卻在上面留下一道裂痕。

“不錯!”999號由衷地讚了一聲!

一擊之後,雖然攻破了屏障,龍雲卻被震出幾米之外。

幾乎沒有任何停頓,再次弓身,強健的小腿肌肉在瞬間膨脹,將作戰褲的褲腿崩裂,龍雲像箭一樣再次撲來。

防禦障壁上的裂縫很快癒合,看來這道障壁並不是不可撼動的,鋒利的瘋狗高級戰術刀已經己經成功撼動了它,只不過它的自我修復能力極強,在短短的時間裏再次合攏起來。

龍雲揮動戰術刀的速度是驚人的,剛纔只是短短的一道弧形劃出,刀刃上的欽提拉米金屬和能量障壁撞擊摩擦,現在刀刃已經有些發紅,十分灼手。

能量障壁癒合需要時間,雖然只是短短的零點幾秒,但是,對於龍雲來說已經足夠,他要的正是這一點點寶貴的時間。

他再次撲到金色的障壁前,趁障壁尚未完全恢復合圍,手裏的瘋狗戰術刀再次揮出。

剛纔是由右至左,這次是從上往下。

第一道刀光尚未完全消失,第二道刀光再次閃起。

一個十字型的光印出現在能量障壁上,障壁發出咔咔的響聲,如同受到重擊的玻璃幕牆,許多細小的裂紋在十字刀印附近出現,樹根一樣開始蔓延。

現在,是能量障壁最爲脆弱的時機,機不可失,龍雲再次躍起,從上方趁機突破,人撞穿障壁,戰術刀刺向999號的要害。

身體穿過障壁,高溫瞬間將龍雲裹挾起來。

能量障壁破碎的瞬間釋放出驚人的高速氣流,帶着極高的溫度,彷彿利刃般切割着他,但他身體中爆發出的能量,還有海拉強大的冥界之力也在玩命地保護着他的身體,從躍起到落下,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裏,龍雲聞到一股焦臭的味道,身上的頭髮和體毛全部被灼掉。

轟——

兩道巨大的能量在空中碰撞,距離倆人腳下十多米的海面頓時像投入了一顆深水炸彈,掀起上百平方的水幕。

頃刻之後,兩道人影在空中分離,龍雲和999號一起墜向海面,分別落在梭魚號武裝運輸船的兩段殘骸上。

999號低下頭看了看胸口,上面一道從上至下的創口,裏面流出一些金色的血水。反觀龍雲,此時已經是氣喘吁吁,十分狼狽,突破能量障壁耗費他太多的氣力,他的衣服被障壁碎裂時產生的能量割成了布條一樣掛在身上,就像個街邊的乞丐一樣狼狽。

天空中,濃厚的黑雲依舊密佈,可除此之外,一切忽然就靜下來了,靜得像是天地初開,萬籟俱寂。

天上忽然下起大雨,暴雨兜頭澆灌而下,卻根本洗不掉瘋狗戰術刀刀鋒上的金色血液,那血像膠水一樣粘稠。雨水流過刀鋒,和血混合在一起,如濃酸那樣冒出嫋嫋白煙。

“很不錯,很不錯……”999號伸出指頭,在創口上粘了點點金色的血液,將它塞進嘴裏品嚐了一下。

這是他第一次品嚐到自己的血。

999號半合上眼睛,臉上浮起一層陶醉之色,如同在品鑑一壺存放多年的佳釀。

“你就這點本事而已?”他重新睜開雙眼,目光如同刀劍一樣刺來,“這次,輪到我了。”

話音未落,他原地消失!

沒錯,是原地消失了!不過準確來講,應該是他的移動速度太過於驚人,令人產生了原地消失的視覺效果。

龍雲還未來得及反應,胸口如遭重擊,身前的海面炸開,所站的那半截梭魚號的殘骸像被一枚大威力的魚雷炸中,碎片飛到空中。

這一擊,直接將龍雲重創,他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整個人貼着海面被高速拋出,感覺跟馬戲團中被放進炮筒裏表演人頭炮彈的侏儒小丑沒什麼倆樣。

他根本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當第一次撞擊力竭,他的小腹又捱了一記,這次令他腹腔裏的器官都感覺移位了,差點連隔夜飯都吐了出來,如果不是他本身具備驚人的力量和海拉處溶合來的冥界之力,恐怕直接就會撞成肉醬。

這一次,龍雲直接撞到了諜島的岸上。

此時的諜島已經崩塌了半邊,一半的面積在剛纔的惡戰中已經被沉入海中。

龍雲撞在構成海島本體的珊瑚石上,直接撞碎了那些珊瑚石,而且一路失控飛車一樣貫穿整個島,在地面上留下一條深達兩米的溝!

“你真的不配做十年之後的我。”999號出現在龍雲的面前,一隻手將他從水中提起,回到岸上,重重將他摜在地上。

“我真是奇怪,就憑你這點力量,居然敢謊稱是我?”

他握了握拳頭,能量從身體中析出,周圍的地面瞬間裂開幾道裂紋。龍雲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不過幾次嘗試站立都跌倒在地,最後乾脆跪着,大口大口喘着氣,血從嘴角掛下,滴落在地上。

“我真的很想知道,現在殺掉你,將來的命運的軌跡會發生什麼變化。”

說罷,他冷酷地笑了笑,朝前走出兩步,揮起手。

只要輕輕朝前一送,以999號的力量完全可以洞穿龍雲的心臟,現在龍雲已經筋疲力盡,完全沒有防護自己的能力。

夜空中雷電閃過,將黑暗一片的地面照得如同白晝一樣。 雨水從龍雲的頭上順着臉龐滴落,999號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現在看起來,這就是一個垂首待死之人。

“嘿嘿……”

這個待死之人忽然雙肩聳動,發出古怪的笑聲。

雷電再次閃過,龍雲擡起了頭,999號看到他眼中閃過意思詭異的得意。

“你在笑什麼?”999號忍不住停手,有些吃不準這傢伙爲什麼死到臨頭卻笑得那麼開心。

龍雲兩隻手輕輕朝身體兩側伸展,像在空氣中托起什麼東西,如一個舞臺上的啞劇演員在表演着一段獨角戲。

但是,999號卻什麼都看不到,那倆隻手明明是空無一物的。

“你笑什麼!”他的口氣變得有些色厲內荏,龍雲將他視若無物的神態徹底激怒了他,“不要在神的面前故弄玄虛!”

龍雲卻慢慢從及膝深的水中站起來,他根本不堪999號,而是將頭仰起,望着漆黑一片的夜空。

雨,更大了。

這是個奇怪的動作,讓龍雲看起來就像被頂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他神色安寧,彷彿聽到了父神的召喚,面對酷刑坦然受難。

“哼!既然你想死,那麼我就送你一程吧!”

999號已經失去最後的耐心,他忽然覺得自己像個傻子,居然被龍雲一番神叨叨的表演唬住了。

這種故作鎮定的橋段實在太低級了!

他的手在空中微微揚起,火焰在指間跳動,對面的龍雲立即被一團烈焰包裹住,成了一個火人。

預期中的慘叫聲並沒有響起,龍雲依舊保持着那個奇怪的姿勢,這令他就像一個被澆上汽油點燃的十字架。

999號忽然察覺事情真的有些不對勁,潮溼的空氣中滲着一種奇異的東西,他一下子又看不出端倪。

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毀滅者的感官是極其敏銳的,超越了神的感官,就連人的思想都能看透。但是,他忽然發現自己什麼都“看不見”了。

空氣中流動的元素,海浪下魚兒遊動的聲音,對面龍雲的呼吸,全部消失了,他現在還能看見景物,只不過是普通人的視覺世界,沒有一丁點特殊的地方。

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好比一個原來滿級的選手忽然發現自己被人在不聲不響中降級了,降成了一個新手上路的狀態。

能將一個毀滅者降級……這件事匪夷所思,簡直只會出現在幻想當中。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999號拼命攝住心神,將全身的力量聚在視覺神經上。

這一次,他真的看到了一些令他吃驚的東西。

他和龍雲的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部下了一個“陣”。這個圓形的“陣”中,一圈圈奇怪的文字和圖案像精密織造的齒輪和機器,以龍云爲圓形,正在環繞自己和他倆人緩緩地旋轉。

999號盯着那些文字看了好一陣,他是一個被製造出來的超級兵器,所有遠古神級人物的基因裏都自帶着豐富的知識,在運用盧納斯之力和莫里亞天賦上面,沒有人比他自己更熟悉。

他很快發現,這些文字都是遠古的盧納斯文字,不過極其複雜,這些文字大多數已經在歲月的長河中流逝和被遺忘,即便是今天的長老會元老還是光復會裏經驗最豐富的大祭司,都只是掌握了其中的滄海一粟,這些代表着最神祕的亞特蘭蒂斯文明力量之源的文字不是來自於地球文明,就連號稱衆神之父的奧丁也不過掌握了區區的幾十個而已。

這些字母每一個都蘊含着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守護人類的靈魂,也可用於製作守護符,記錄魔法。也正是基於這個基礎,奧丁利用這些文字結合莫利亞人的天賦能力,獨創出屬於莫里亞人獨有的五大系列天賦。

就連侏儒族的鍊金術,也是以盧納斯文字作爲基礎創造出來的一門祕技。但是,在亞特蘭蒂斯文明降臨地球后,由於某種不爲人知的原因,很大一部分的盧納斯文字隨着亞特蘭蒂斯的母艦失蹤而宣告消失,只留下了一小部分。

就是憑着這一小部分,亞特蘭蒂斯人建立了輝煌一時的亞特蘭蒂斯王國,建立了波塞迪亞城,在地球上和當時最強盛的另一個種族——莫利亞人分庭抗禮。

“這是……天機陣……”999號舔了舔嘴脣,他終於認出了這個陣法。

這個“天機陣”的威力大得驚人,屬於亞特蘭蒂斯文明中最神聖的符咒陣法,這個陣法在最古老的典籍中曾經有所記載,它是用來鎮壓亞特蘭蒂斯首府波塞迪亞城的那顆能源之心所創造出來的。

類似核能反應堆的能源之心由七顆磁歐石構成,但它並非核能,而是運用一種被稱作“光能”的東西,可以吸收宇宙裏的所有光轉換成能源,比核能要清潔許多,但是有一點與核能相似,它的穩定性也存在風險。

在遠古的時代,亞特蘭蒂斯王國中心波塞迪亞城建在海中央,那是一座亞特蘭蒂斯古科技相當發達的城市,整個城市和科技都依靠七顆由母艦從外星系帶來的磁歐石組成的能源之心供應能量才能運作。

由於能源之心的能量相當驚人,稍有不慎就連地球都能夠被毀滅掉,爲了保險起見,七顆磁歐石由七個宗主鎮守,而這個陣法正是專門用來鎮壓最中心那顆磁歐石所用的一個類似保險的東西。

能夠壓制住能源之心,保持它的穩定運作的陣法是極其強悍的。

999號忽然明白了龍雲的意圖,很顯然,這傢伙看來沒有吹牛,這種陣法遠非一般的亞特蘭蒂斯後裔所能理解的,就算是奧丁恐怕也不能建立起這個陣,只有當時的亞特蘭蒂斯王國國王才清楚如何使用,所以,自己懂,這傢伙也懂,他還真的就是十年後的自己。

999號的心頭勇氣一股寒意,他忽然不像再和龍雲糾纏,他想逃。

不過,那些文字如同程序中的一行行代碼,此時已經鋪天蓋地將自己和龍雲都罩在中央,他嘗試挪了挪腳步,竟然挪不動!

龍雲終於在火中睜開了眼睛,烈焰像被他皮膚上的毛孔吸進去一樣,很快消失無蹤。

他苦笑了一下道:“我終於明白了,這個陣法是我自己封印的,等的,原來就是今天。” 說完這句話後,天機陣的文字開始瘋狂旋轉,那些盧納斯符文如同被鐫刻在空氣中一樣,原先是暗紅色,逐漸變成鮮紅,最後變幻成金色。

就像一個膨脹的氣球,整個陣法開始不斷將範圍擴大,而龍雲和999號倆人正好位於陣中央的圓心處。

這些奇形怪狀的古老文字,每一個都蘊含着不可思議的神祕力量,當它們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威力更是成千上萬倍地增長。

外圍的六個角上的陣眼開始發出耀眼的光芒,而正中央的位置則形成了一個漩渦,死死將龍雲和999號吸住。

即便是毀滅者,也不能輕易逃脫。

999號怒吼着,他的臉上已經看不到孩童應有的一絲稚氣,取而代之的是狂暴、惱怒、嗜血的戾氣,他拼命調動體內的超能力,不斷向外發起衝擊。

轉火團長 只要衝破陣法,就能逃脫束縛,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有半分猶豫,現在他感覺之前實在是輕視了眼前這個男子,那可是將來的自己啊!真是愚蠢的想法,居然覺得他是在撒謊!現在看來,這叫做龍雲的傢伙看來是如假包換的。

重生之我要上頭條 發動了十數次衝擊之後,999號意識到這是一個徒勞之舉。

每次撞擊,看起來那些符文都會出現一次凌亂,不過很快又自動排列好,就像一個個規矩的士兵,忠實地守衛着自己的位置,絕不離開分毫。

“我們真的要自相殘殺嗎?”

999號的聲音忽然變得輕柔起來,滿臉的戾氣幾乎在瞬間褪去,換上的是一副天真無邪的臉龐,“我們是一個人啊!你就這麼忍心將我封印起來?”

龍雲心頭一動,一些柔軟的地方被觸碰,整個天機陣的轉動速度立即放緩了一些。

是啊,這可是自己呢!十年前的自己……

龍雲端詳着面前這個十來歲的小男孩,和其他孩子一樣,他沒有任何不同的地方,也不會多幾隻胳膊多幾隻眼睛,由於長期浸泡在營養液裏,他的皮膚是那麼的蒼白,身體看起來也並不強壯,甚至可以看見他的脖子下和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針眼。

那都是在他身上進行無數次基因實驗的時候留下的痕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