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不救他,他被抓住,一樣會把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吐露出來!”唐術刑搖頭,“這是個兩難的選擇!”

“至少我們會跑出去!”魏厲風撕下衣服包紮着傷口,幸運的是彈頭穿透過去了,並未留在肩頭。

唐術刑搖頭:“只能說我們暫時會活着,多活幾天而已。”

青花在一旁使勁點頭,唐術刑看着他眉頭緊鎖,覺得這小子現在還有臉點頭。

魏厲風看着青花道:“如果我逃不出去,我第一個宰了你!”

青花靠近唐術刑,唐術刑將讓推開道:“伊風還在外圍,我們還有希望逃出去!”

“你說那個異血族?!”魏厲風搖頭,“我們不應該相信異族,對了,你是什麼?看你的樣子像是屍化者?你從哪兒來的?”

唐術刑淡淡道:“尚都。”

魏厲風眼珠子一轉突然道:“你該不會就是那個——”

唐術刑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話,因爲他聽到了不尋常的動靜,隨後看到前方明明被擊殺的一名士兵突然以一個古怪的姿勢站了起來——腿部立起來,整個上半身軟趴趴地搭落在一側,隨後又甩起來,上半身和下半身像是拼湊在一起的一樣,隨後搖搖晃晃朝着圍攏來的士兵走去。

“殭屍!”唐術刑低聲道,“有救了,不過我們也麻煩了。”

“怎麼會有殭屍!?”魏厲風定睛道,“你做的?”

“我他麼的又不是帶傳染性的!”唐術刑罵道,“不知道,也許是那種蟲子搞出來的,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我覺得有希望了,咱們先等着,等到有突破的時候再說。”

剛說完,槍聲響起,一名士兵擊倒了站起來的那名殭屍,又疾步衝到跟前去,他以爲自己擊倒的是唐術刑或者魏厲風。走近之後發現是自己人之後,轉身道:“糟了,是自己人,這傢伙也許還沒有死。只是受——”

那個“傷”字還沒有吐出口。被擊倒的殭屍士兵突然間站起來,整個腹部連同胸腔的位置突然打開。其中冒出一隻粗大的蟲子,蟲子在瞬間裂開身體將那士兵的腦袋包裹住,然後朝着胸腔之中拖拽着。

士兵扣動着扳機,子彈擊打在地面。一揚手,槍口對準了其他的方向,順勢擊倒了不遠處的其他幾名士兵,其他士兵通過夜視儀清清楚楚看到那怪物的模樣,立即集中火力,朝着那怪物襲去。

士兵很快身體變成了兩截,那開膛殭屍也被子彈擊得像是被電擊了一樣。即便如此還是邁着雙腿朝着開火的士兵走去。

“集中火力!”有軍官喊道,士兵們隨着他形成半圓朝着那開膛屍走去,開始他們都擊中在開膛屍的腦袋部位,但腦袋都打碎了。那東西依然在行走,只得按照早先對付白日行屍的方式,去打斷開膛屍的腿部。

這名開膛屍被擊倒的同時,在外圍的其他開膛屍加快了行走的速度,朝着士兵衝去,工地內槍聲大作,變得比之前還要混亂。

伊風趁機從空隙之中鑽進包圍圈之中,一面跑一面四下張望,終於找到了唐術刑等人,奔過去道:“跟我來!”

“朝着西面跑!”唐術刑叮囑道,起身便跑,青花和魏厲風緊隨其後,向包圍圈的空隙之中衝去。

此時,裝甲車也衝了進來,但因爲周圍全是天坑,可以供裝甲車行走的途徑極少,裝甲車只能停在較爲穩固的地面,用小口徑火炮、大口徑機槍等掩護着其他士兵,擊中火力去幹掉那些個突然出現的開膛屍。

士兵很快發現,開膛屍的弱點在於身體內寄生的那種蟲子,而不是腦袋,更不是四肢,最好的辦法就是用手雷或者榴彈之類的東西直接炸碎開膛屍的身體,此時裝甲車上的小口徑火炮就發揮出了最大的作用。

就在士兵逐漸佔上風的同時,唐術刑等人已經跑出了包圍圈,一步也不停歇,隨着魏厲風的指示朝着西面跑去,繞一大圈,避過正對北面的那片平原高地,因爲那裏不知道潛伏了多少個二十四小時待命的狙擊手小組。

四人終於跑出工地的範圍,周圍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所幸的是伊風聰明,臨出來前,摸了兩個夜視儀在手中,他不需要用這東西,但唐術刑和魏厲風用得上,乾脆就交給他們兩人。

兩人拿着,也顧不上戴,只是發狂地跑着,但前面實在太黑,唐術刑只得緊急剎住腳步去戴夜視儀,剛戴好按下開關,追上來的魏厲風因爲跑得太急,一時間剎不住腳步,猛地一頭撞向了唐術刑,連帶着青花一併撞倒在地。

一側的伊風較爲靈活,直接避過了,但同時發現前面是個大坑,唐術刑三人直接掉入了大坑之中。

“喂,沒事吧!?”伊風站在大坑邊緣喊道,因爲大坑看樣子也不深,最多隻有不到兩米的高度。

摔落下去的三人並未感覺到碰到泥地或者石頭上面,並未受傷,唐術刑掙扎着爬起來,剛一扭頭要去看魏厲風有沒有事的時候,就看到自己側面有一張爬滿蛆蟲的腐爛的人臉,吃了一驚,聞到一股惡臭,他摘下夜視儀,看了看四周,又下意識去摸,隨後摸到了人的身體和四肢,他又立即戴上夜視儀,慢慢地站了起來,看着身處的這座深坑。

此時,其他人也發現了深坑裏面的情況,都站在唐術刑兩側看着——深坑中堆滿了高度腐爛的屍體,什麼人都有,甚至還有穿着軍服的士兵。

“媽的!”魏厲風咬牙罵道,“萬人坑!他們在這裏進行過大屠殺!”

“什麼?”唐術刑問道。

“天坑出現之後,這一代的居民開始離奇失蹤,全部人間蒸發。”魏厲風搖頭,“開始我們還以爲他們是跌落天坑,沒想到竟然是軍方的人乾的。” 四人站在萬人坑之中,戴着夜視儀的唐術刑和魏厲風立在那,完全不知道應不應該繼續朝着前方走,也不知道腳下到底踩着多少屍體?這個坑有多深?屍體疊了幾層?只知道這裏安靜得出奇,就像是一個獨立的空間,所有外界的聲音都無法傳進來。

沒有鬼哭狼嚎,沒有風聲,沒有動物的嘶鳴,一片死寂,什麼都沒有。

青花在這裏卻沒有顯得那麼害怕,不過也傻眼了,伊風更是站在邊緣,望着前方,似乎是希望能夠看得到這天坑的盡頭。

“我看過這個。”伊風忽然道,“但新政府說這是謠言。”

“什麼?”唐術刑扭頭看着他,他反應過來的瞬間,意識到自己的心臟跳動得十分快速,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充斥着全身,就快要點燃他的身體。

伊風滑落下來,小心翼翼在屍堆之中走着,走到唐術刑跟前,看着天空道:“前些日子,在互聯網上流傳着三張照片,是亞歐部隊方面發出來的,說是他們的衛星拍攝到了幾張關於屍坑的照片,但並未寫明是在什麼地方,因爲戰爭爆發之後,雙方都在拼命摧毀對方的衛星,尚都方面與美國擊毀了大部分亞歐部隊的衛星,保留下來的衛星只能進行隨機定時拍攝,恰好就拍攝到了萬人坑的照片。”

唐術刑卻抓住了事情的要點:“你是說你有可以上網的辦法?”

“有。”伊風點頭,“但必須接到新區的網絡中去,不過大部分都經過了過濾,必須要突破新政府的防火牆,而且現在亞歐部隊以及抵抗武裝也通過網絡以及無線電廣播的形勢,號召大家加入他們的抵抗組織。”

唐術刑此時不知道爲何那麼難受,直接蹲了下來,看着周圍的屍體,喃喃自語道:“怎麼會這樣?怎麼能這樣?”

“有必要嗎?”青花也看着周圍。“有必要都殺了嗎?”

魏厲風心裏也是發悶,說不出的難受,即便他是幫會成員,打打殺殺是家常便飯。但如今的幫會與百年前不一樣了,但可笑的是,百年之前的戰爭和現在的戰爭一樣的殘酷。百年前資訊並不發達,戰爭的殘酷除了親眼目睹之外就是口口相傳,殘暴的實施者可以用很簡單的方式來掩飾。而現在,資訊發達了,他們採取了更爲極端的手段,讓世人看不到真相,活在殘夢之中。

“他們在掩飾什麼。”唐術刑又起身,“天坑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大,這個問題事關尚都,說不定命令也是尚都下達的。”

“你都不知道,誰知道?”魏厲風看着唐術刑

唐術刑道:“你們太小看尚都的高層了,最機密的情報。最核心的事情只有萊因哈特希,也就是造物大人一人知道,他會用特殊的方式和特殊的辦法發佈命令,讓執行命令去做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做這件事,其實要達到的是另外一個目的,這就是他最高明的地方。這也說明,萊因哈特希誰也不信,就信自己。”

“走吧。”魏厲風此時並不想談這些,“我們得趁天亮之前,趕到聚集地,他們肯定會出動直升機和無人機偵查。在白天更容易被發現,一旦被發現,無人機一發導彈就能把我們全都給滅了。”

“走吧!”唐術刑邁開步子朝着前面走着,因爲遍地的屍體,要落腳都困難。所以走了許久,才走了不到幾十步的樣子,就聽到側面傳來了直升機的聲音。

“臥倒!千萬不要動!”唐術刑趴下來,“找屍體把自己蓋住,儘量不要全身都裸露在外面。”

其他三人立即照做,將周圍的屍體搭在自己的身體之上,魏厲風因爲肩頭受傷,本身就有些難受,而且在這種環境下,傷口遭受感染,不及時趕去醫治,發炎引起發燒,會喪命的。

沒十來秒,直升機就出現在萬人坑的周圍,而且不止一架,足足四架,其中三架是武裝直升機,一架是輕型警用直升機,攜帶着大型探照燈,開始只是從一頭飛到另外一頭,確認下面沒有人跑動之後,輕型直升機朝前方追着,追了一公里左右,發現並沒有人跑動的蹤跡,又立即返回與其他三架還在萬人坑懸停的直升機會和,緊接着開始一寸寸的搜索。

唐術刑躺在那,表面讓一具屍體蓋了一半,故意塗抹了泥漿在臉上,現在他們手中沒有任何武器,就是想做點什麼也不行,所以只能祈禱。

“千萬不要動,哪怕是手指頭都不要動。”唐術刑用正常聲音說道,因爲直升機的螺旋槳聲音可以壓蓋,上方的人也聽不到,但他也知道,也許旁邊的三個人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希望他們能不動。

“呯——”輕型直升機上的槍手開始朝着下面開了幾槍,衆人都知道,那僅僅只是試探,追殺的軍警不傻,知道他們如果沒有跑出那麼遠,必定會藏在萬人坑之中。

槍手開始隨機開槍,調成單髮狀態,這和狙擊手是一個道理,只是爲了震懾,讓下面藏着的人害怕,擔心,認爲下一發子彈就會擊中自己,所以會在明明沒有被發現的情況下,做一些被發現的動作,更有可能起身拔腿就跑。

所幸的是,沒有人起身,這批人都是有經驗的,都做好了,哪怕是自己中槍,也得咬緊牙關,動都不動,大氣都不喘。

許久過去,槍手打完了彈夾,扭頭朝着前面的指揮官搖了搖頭。

指揮官按下無線電道:“掃射一圈,然後投擲燃燒彈,反正這裏都得全部給燒光。”

武裝直升機得令之後,懸空後退,退到萬人坑邊緣,然後交叉飛行,對萬人坑進行掃射。

密集的子彈襲來的瞬間,唐術刑感覺到伊風的手在微微發抖,他立即伸出手,一把將其抓住,緊緊握住,幾秒後伊風終於平靜下來,而在那一刻,子彈也從兩人一側掃了過去,將旁邊的屍體打得稀爛,碎肉濺滿了他們全身。

交叉掃射並未命中他們,這也許就是天意,就在機槍聲停止的時候,衆人都鬆了一口氣,在心中想着,直升機爲何不趕緊走?可剛想到這裏,眼前一亮,隨後周圍都亮了起來,同時還聽到了爆裂聲

唐術刑半眯着眼,看着周圍騰起的火焰,知道他們扔燃燒彈了。

慘了,這次跑不過了,這東西燒起來了,大家都得完蛋!唐術刑心想着,直升機依然在懸空着,等待着,等着下面的人受不了起身逃跑,他們好立即清除。

四人依然沒動,伊風的手部已經被燒着了,他小心翼翼地將手縮了回去,但有兩個手指頭依然被燒傷了,他咬牙忍着,一動不動。

過了足足半小時,直升機終於離開了,伊風也鬆了口氣,所幸他是異血族,這種小傷稍有時間就能自行恢復,現在最難受的就是受過槍傷的魏厲風,魏厲風正要支撐着起來,卻聽到唐術刑道:“別動!躺着!千萬別動!”

“再不動,就要被燒死了!”青花也翻身要起來,又被唐術刑喝斥了。

就在此時,直升機又一次返回,緊接着就開火掃了一輪,青花和魏厲風嚇得立即躺下來,一動不動。

又過了許久,直升機離開,大家還是不敢起來,唐術刑聽了半天道:“起來,趕緊出來,朝着外面跑,伊風你速度快,先衝出去。”

伊風衝了出去,等站定在外面之後,唐術刑抓着魏厲風道:“別動!我把你扔出去,你要是這樣走出去,會被燒成焦炭的!”

魏厲風已經很難受了,只是微微點頭,唐術刑剛要抓着魏厲風,自己卻被舉起來了,扭頭一看,是青花!青花將兩人舉起來,大喝一聲,扔出了火海之外。

唐術刑和魏厲風落地之後,看着還在火焰之中的青花,原本咬牙一臉正氣的青花站在那,忽然又哭喪着臉,在那喊道:“我怎麼辦呀?”

唐術刑差點沒噴出來,站在那哭笑不得,這小子這個時候做了件好事,像了個男人,但也僅僅只是維持了不到十秒。

唐術刑後退,助跑之後,直接落地在青花的跟前。青花的目光隨着唐術刑跳起,又落下,無比吃驚,緊接着唐術刑屍化之後,舉起青花又扔了出去,自己這才幾個起躍,從火坑之中跳了出來,衆人立即用泥土幫他撲打身上的火焰。

唐術刑回頭看着熊熊燃燒的天坑,搖頭道:“這要是平常人,早就被燒死了,我變成這樣,也許是早有天意。”

伊風也感同身受,點頭表示贊同,緊接着四人又朝着預定的方向繼續前進。

並未走多久,魏厲風便走不動了,捂着傷口迷迷糊糊的,唐術刑一摸,知道他發燒了,立即揹着他,對青花說:“我們得加快速度了,輪流揹着他跑,現在開始就是跑,有水的地方停下來,給魏厲風降降溫,否則他死定了。”

青花點頭,開始由伊風領頭,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遠處,還能看到散開的直升機依然在四下搜索着,並時不時能聽到槍聲,還能看到清晰可見的彈道。 繞了許久的路,終於朝着黑幫聚集點前進了,伊風也弄來了不少的水,暫時穩住了魏厲風的體溫,至少讓他體溫不再拔高,維持現在的溫度,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必須要儘快趕到聚集點,找到醫生,用吊鹽水等較爲快速直接的血液治療方式徹底降燒。

“魏厲風!醒醒!”唐術刑跑到一顆樹下,放下魏厲風,輕輕拍着他的臉,又讓伊風換了一條用衣服布條做成的溼毛巾。

魏厲風微微睜眼,看着唐術刑,雙眼無神,估計都無法分清楚眼前誰是誰。

唐術刑看魏厲風這模樣,覺得有些麻煩了,沒有魏厲風指路,他們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走,好在是這裏沒有巡邏隊,也沒有軍方的人,相對來說安全,不過來的路上,他們也發現了很多零散的陷阱,像是獵人佈下的,不過有些陷阱也很專業,還有簡易爆炸裝置和老式地雷。

從這方面看,他們應該是快臨近黑幫的聚集點了,否則不可能出現這麼多陷阱。

“伊風,你和青花兩人在這裏盯着他,隨時給他更換溼毛巾,先前我們路過一條河,那裏有水。”唐術刑看着前方道,“我去前面打探下,很快回來。”

伊風立即起身:“我速度快,還是我去吧。”

“千萬不要,你是異族,我雖然也是怪物,但我至少看着是人。”唐術刑說完又補充道,“我沒有侮辱你的意思,別在意。”

伊風笑着點頭:“我知道,對了,我有件事可以問你嗎?”

唐術刑道:“問?”

伊風看着唐術刑說:“我可以叫你叔叔嗎?”

唐術刑點頭:“可以,叫我t叔叔吧。”

伊風點頭:“t叔叔。”

唐術刑欲走。又停下來看着青花,嚴肅道:“青花,我相信你。”

青花明白唐術刑的意思是,他相信自己不會搗亂。也不會亂跑或者逃走。他很肯定地點頭“嗯”了一聲。

唐術刑朝着前面繼續走着,走了大概幾百米纔看到一棟孤零零的屋子獨自在一片平原之中。側面遠處是一片林子,這邊是大牲口棚,緊鄰的公路上稀稀拉拉停放着一些破舊的汽車,地上也滿是人們丟掉的行李。部分汽車已經被燒燬。

唐術刑看着那座屋子,四周又沒有高地,決定走到那屋頂,站的稍高朝着遠處去看,看看是不是能看到聚集點的位置,不過他覺得可能性也不大,畢竟這個地方距離工地也不算太遠。他們只是步行加奔跑,走不了多遠。

唐術刑朝着那屋子走去,希望能找到點有用的東西,藥品是不用想了。在紐約市外的人肯定急需藥品,估計連最基本的酒精都找不到。

屋子還算完好,牲口棚破破爛爛的,被人砸過,角落也有燒炙的痕跡。

唐術刑站在牲口棚看着,發現連基本的工具都沒有,不過倒發現了一輛老式的裝稻草的小車,輪子都算完好,可以讓魏厲風躺在裏面,拖行着離開。

唐術刑看了下,將小車拖出來放好,轉身朝着屋子中走去。

走到屋子門口,唐術刑正要去抓門把的時候,卻意識到門把很乾淨,沒有一點灰塵,而旁邊的窗臺上灰塵佈滿,那盆花也早就枯萎,這很不正常,哪怕是過了幾個小時,在這種平原之中,也會落灰,也就是說一個小時內有人來過,或者是屋內還有人。

唐術刑咳嗽了一聲,站在門口敲了敲門:“有人嗎?我是避難的,我沒有武器,也沒有任何惡意,如果你們同意的話,我就進來了,不同意請說話。”

許久,屋內沒有人應聲,唐術刑轉動門把走了進去,然後將門小心翼翼關好,環視着這個屋內僅剩下的被損壞的傢俱,卻沒有任何實用的東西,看樣子這裏被過路的人搜刮過至少好幾十次了。

“有人嗎?”唐術刑四下看着,“我沒有惡意”說着,唐術刑走向樓梯,慢慢走着,走到樓梯拐角的位置時,發現樓上漆黑一片,自己稍微墊腳看了下,發現上面的窗戶都被木板死死封上了,還用黑布擋上了。

唐術刑慢慢走上去,踩着的樓梯吱嘎作響,每走一會兒,他就大聲地呼喊,告誡對方自己沒有任何惡意。

還是沒有人回答,唐術刑倒是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又朝前走了一會兒,唐術刑走到一間房門的時候,一腳踩到什麼東西上面了,而且還有些黏糊糊的,他低頭俯身去撿那東西的時候,一個人影從身後晃了過去,唐術刑已經發現,但故意裝作不知道,蹲着看踩到的那東西,發現是個醫用的血袋,其中還有些許殘留的血漿。

唐術刑起身,又朝着另外一個房間走去,走着的時候,一個人影倒着從上方慢慢落下,落在唐術刑的腦後。

唐術刑當然已經發現,依然裝作不知道,繼續查看着房間,然後轉身下樓,當他走到拐角處,卻發現一個滿臉大鬍子的亞洲面孔的男性,抱着一支霰彈槍坐在那,手裏正吃着一個三明治,其中還夾着在這種情況下很罕見的生菜和燻肉,吃得很香。

大鬍子擡眼看着唐術刑:“你是誰?”

唐術刑覺得這人有意思,也很有本事,至少他之前潛伏在樓下,自己並未發現。

“我是路過的,我要去外面的聚集點。”唐術刑道,並未立即說出魏厲風,因爲他不知道對方的來路,鬼知道他是誰。

“呼——”一陣風從樓上刮過,一個人影落在唐術刑身後黑暗的角落之中,蹲在那,用一雙血紅的眼睛看着他。

唐術刑大拇指朝後指着:“有意思呀,一個人和一個異族在一起,看樣子是吸血鬼,不過他應該不會吃我吧?畢竟他剛吃過飯,你們這是一個樓上一個樓下。劃了分界線?”

“別廢話。”大鬍子三兩口吃完手中的三明治,用槍指着唐術刑道,“告訴我名字,你的目的。然後滾蛋。”

“我也希望你能告訴我。”唐術刑乾脆坐在樓梯上。“我總之不是你的敵人。”

“誰知道呢?”身後的那名吸血鬼用陰森的聲音說道。

唐術刑微微偏頭,知道不拿出點實力來。他們是不會與自己正常的交談了,微微一笑後,唐術刑突然轉身直接衝到了那吸血鬼的跟前,在他還在吃驚。隨後閃開的時候,唐術刑又跳下樓,避過霰彈槍的槍口,一把奪下來,將其中的子彈全部卸出來,又扔回去。

那吸血鬼並未下來,只是在那裏看着。但看到唐術刑並沒有真正的殺意,也放鬆下來。

“喂,你下次不要吃完的血袋到處扔。” 燕王殿下有喜了 大鬍子不滿道,“被人家抓住線索。直接就發現你了。”

唐術刑只是笑,吸血鬼回道:“他不是個正常人,相信我,正常人不可能速度那麼快地接近我。”

大鬍子上下打量着唐術刑,俯身去把子彈撿回來:“那他是誰?”

“屍化者。”吸血鬼笑道,“除此之外,不可能是其他的東西,如果他屍化,應該比現在還要強,要他是敵人,我們倆已經死了。”

大鬍子把槍往沙發上一扔:“那就是說,我們倆得等死了?要是我死了,你也完蛋,人家只需要把木板拆開,等太陽一升起,你就完蛋了。”

“兩位,我不是敵人,我真的要去聚集點,黑幫的聚集點,原本我有一位朋友是那裏的人,但他受了槍傷,正在發燒,迷迷糊糊無法指路,我來不是爲了別的,只是爲了讓兩位給我指個路。”唐術刑又指向屋外,“還有,麻煩兩位把那裏的小車借給我。”

“你的朋友叫什麼名字?”大鬍子問。

“魏厲風。”唐術刑立即道。

大鬍子一愣,看向吸血鬼,吸血鬼倒是面無表情。

“魏厲風?”大鬍子故意裝傻,“是誰?”

“華清幫魏門老爺子的孫子,現在魏門的實際負責人。”唐術刑笑道,“我也是去找魏門老爺子的,我是他的乾兒子,早年在中國的時候收的,按理說,我也是魏門的一員。”

大鬍子看着唐術刑,立即做了個古怪的手勢,五指交叉,稍微翻轉,也不說話。

唐術刑也手背靠着朝內,轉了一圈,豎起大拇指,又展開。

大鬍子點頭:“看樣子沒錯,會這種手勢的人很少了,如今除了我之外,魏門也只有幾位老前輩知道,看來你真的與魏門有關係,老爺子早年是回過國,不過我還是不願意相信,你先去把魏厲風帶來,我等着你。”

“行,我需要借你們的小車。”唐術刑立即出門,帶着小車。

許久,唐術刑帶着青花等人返回,等他們出現之後,大鬍子很是緊張,看着青花只是冷笑了聲,不過一直很警惕伊風,雖然他是孩子,但因爲他是異血族,而樓上還有個吸血鬼。

“原來是青花。”大鬍子深吸一口氣,“我以爲你帶着人接手了我們的地盤,會過上什麼好日子呢,原本和推測的一樣,過河拆橋了。”

青花站在唐術刑身後,不斷道:“身不由己。”

大鬍子不搭理他,走到小車前,看了一眼,立即緊張起來,因爲他發現那真的是魏厲風,立即將魏厲風抱起來,緊接着將其弄到樓上,讓那吸血鬼看着,因爲那吸血鬼也是個醫生,他那裏有些備用藥。

大鬍子隨後下來,看着唐術刑,半天才道:“謝謝你。”

唐術刑只是問:“沒事吧?魏厲風要是出了事,責任可全在我。”

“放心,沒事。”大鬍子看着唐術刑,“等他有所好轉,問問他的意思,再看看是否帶你們去,不過他們倆……”

大鬍子看向青花和伊風,沒有再往下說。 青花是出賣過黑幫的人,伊風也是異血族,異血族是滅過吸血鬼的異族,都是死對頭,當然不可能與他們一同前往,按照大鬍子的說法,這是爲他們好,因爲在聚集地中,還有少部分吸血鬼,伊風到那裏去,唯一的下場就是變成食物,而青花,則會被直接吊死。

唐術刑扭頭看着青花和伊風,示意他們先等着,然後與大鬍子走到後方的廚房位置。

唐術刑先伸出手去:“不知道尊姓大名。”

大鬍子也握着唐術刑的手:“我姓魏,但我不是魏門的血脈,我是幾年前來美國的,我叫魏大盛,以前是軍人,在衛戍部隊呆過五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