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只是他們兩人去,馬嬌覺得他們幫不了秦巖多少忙。

畢竟她是道尊,馬澤洪是天師,而毛家的人卻多如牛毛。

“秦巖打鬼差的事情毛家人肯定知道,如果我們帶其他人去,其他人必然會知道這件事情,到時候極有可能傳到馬騰飛的耳朵裏。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馬嬌想了想,無奈地嘆了口氣說:“好吧!”

馬嬌轉過身,帶着馬澤洪直奔九窈古墓。

十多分鐘後,兩人來到了秦巖第一次進入古墓的洞口。

只是此刻洞口早就被炸燬了,而且已經長出了草。

“嬌嬌,不對吧!這裏的洞口已經被毀很長時間了!”

“爸!他們肯定從其他的洞口下去了!古墓很大,我們絕對可以找到其他洞口的!”

馬澤洪點了點頭:“如果有洞口,古墓中的陰氣必然會泄露出來,讓我來找!”

馬澤洪一邊說,一邊拿出羅盤,念動咒語向羅盤點去:

“十方世界,上下虛空,東西南北,萬靈指路!”

指針在羅盤上轉了一圈,然後指向了西南方向。

“來,在這裏!”馬澤洪左手端着羅盤,右手拿出兩張符紙,丟給馬嬌一張,自己留了一張。

這兩張符是隱身符,馬澤洪怕毛家的鬼僕在四周潛伏,所以準備隱去身形。

不過這種隱身符只對鬼類起作用,對人、殭屍、妖精,甚至是邪靈都沒有任何作用。

拿到隱身符,馬嬌一邊念動咒語,一邊分別指向自己和馬澤洪:

“陰陽無極,天地雙合,無影無形,遁!”

隱去身形,兩個人在羅盤的指引下找到了墓宮塌陷的地方,並且順着洞口進入了墓殿。

在另一個墓殿中,李天霸和宇文天成打的難分難解。

一對日月雙錘在李天霸手中就像太陽和月亮,在半空中劃過一道道美麗的弧線,就像流星趕月般耀眼。

方天畫戟在宇文天成的手中同樣耀眼無比,劃過一道道不規則的弧線,就像演唱會中晃眼的熒光棒。

特別是戟刃,在燭光的照耀下,閃過一片片銀光。

毛渠予趁機吩咐毛家人集中起來攻擊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雖然是鬼王,雖然拿着哭喪棒和鎖魂鏈,但是根本不是毛家人的對手。

眨眼間就被毛家人打的退到了角落。

秦巖大喝一聲,衝過去想幫忙,卻被毛家人攔了下來。

李天霸賣了一個破綻,轉過身想幫忙,宇文天成握着方天畫戟橫着向前一推,向李天霸的後背筆直地刺去。

“媽的!”

李天霸大罵一聲,轉過頭揮起日月雙錘砸在方天畫戟上。

他雖然封住了宇文天成的攻擊,卻又被宇文天成拉進了戰圈。

眼看慕容雪菡就要被毛家人圍攻致死,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墓宮的牆角突然凹陷下去,慕容雪菡順着凹陷下去的地方飄走了。

緊接着,墓宮中的其他地方有的凸起來,有的凹陷下去,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就像巨大的齒輪在轉動一樣。

眨眼間,整個墓殿被分割成十幾個小空間。

就像一個大房間被分割成十幾個小房間,而且彼此不通。

秦巖和一個毛家弟子被封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

這個小空間,只有普通人家的衛生間那麼大。

毛家弟子知道在這個空間裏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當即大吼一聲向秦巖攻去。

“砰砰砰!砰!”

毛家弟子掄起拳頭瘋狂地捶打在秦巖的胸口上、臉上。

擡起腿瘋狂地踹在秦巖的褲襠下和肚子上。

不過接連打了十幾下後,毛家弟子才反應過來,秦巖有法器護身。

“你傻缺了吧!”

秦巖一巴掌拍在這個毛家弟子的脖子上。

毛家弟子“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嘴裏面、鼻子裏冒出了殷紅的鮮血。

剛纔秦巖一巴掌將他的脖子拍斷了。

不一會兒,齒輪般的轉動聲停下了。

秦巖身後的牆壁打開了。

走出狹小的空間,秦巖發現自己走進了另外一個墓室。

這個墓室他之前沒有來過。

墓室不大,裏面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就像一個廢棄的儲藏間。

走出這個墓室,秦巖進入了一個墓殿。

在踏入墓殿的那一刻,秦巖聽到兩道熟悉無比的聲音:

“哎呦!這不是馬澤洪嗎?”

“馬澤洪,這就是你那個漂亮無比的女兒嗎?哎呦呦!真漂亮!”

說話的兩個傢伙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被秦巖暴揍的兩個鬼差。

“原來是兩位鬼差大人!失敬!失敬!”

馬澤洪恭敬無比地施禮。

瘦鬼差擺了擺手,語帶譏諷地說:“別假惺惺了!”

胖鬼差沒有搭理馬澤洪,走到馬嬌身邊,探出頭閉上眼睛在馬嬌的身邊嗅了嗅:

“哇塞!好香啊!是不是美女的體香都這麼清幽啊!嘻嘻嘻!”

看到胖鬼差色眯眯的樣子,馬嬌怒火中燒,立即攥緊了拳頭。

馬澤洪一步跨出,擋在胖鬼差和馬嬌中間,不卑不亢地說:“鬼差大人,請自重!”

“自重?自重什麼?”胖鬼差翻了個白眼,不屑一顧地說。

“馬澤洪,你想讓我們自重也可以,但是你要處死你徒弟!”瘦鬼差咬牙切齒地說。

似乎想起了秦巖羞辱他們的事情。

“對!必須讓秦巖去死!”胖鬼差也咬緊了牙,憤恨無比地說。

馬澤洪裝出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睜大眼睛好奇地問:“兩位鬼差大人,此話怎講?”

秦巖不想讓馬澤洪爲難,當即背抄着雙手,大搖大擺地從墓室中走出來,大有深意地說:

“兩位,不如我幫你們殺了秦巖如何?”

聽到秦巖的聲音,馬澤洪和馬嬌轉過頭向秦巖望去。

胖鬼差和瘦鬼差也轉過頭向秦巖望去。 當馬嬌看到秦巖安然無恙後,立即飛奔到秦巖面前,一把抱住了秦巖的脖子,將頭放在秦巖的肩膀上,欣喜無比地說:

“秦巖!”

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個字,雖然這兩個字只是秦巖的名字,卻包含了千言萬語。

秦巖拍了拍馬嬌的後背,以示安撫。

“咳!”馬澤洪乾咳起來,覺得馬嬌有點太忘情了。

馬嬌反應過來,趕快鬆開秦巖的脖子,撩了撩額前的頭髮,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馬澤洪,趕快給我們打死他!”

“對!打死他!”

胖鬼差和瘦鬼差囂張無比地大叫起來,覺得馬澤洪肯定會站在他們這一邊。

馬家雖然勢大,但是和整個地府相比,也不過是一隻螞蟻而已。

馬澤洪想和解這件事情,從衣兜裏面拿出一袋冥金:“兩位大人,小小誠意不成敬意,還望兩位大人能不計前嫌。”

“啪”的一聲,胖鬼差一把打在袋子上。

袋子裏面的冥金就像天女散花一樣從口袋裏面飛出來,“乒乒乓乓”地落在地上。

“想用這麼點錢賄賂我們,你看錯人了!他不但打我們,還搶走了我們的哭喪棒和鎖魂鏈,這可是大罪啊!”

“對!毆打鬼差,這就是襲警,搶奪法器,這乃是造反,至少也是死刑!”

瘦鬼差也跟着叫囂起來,同時揚起眉毛挑釁地看着秦巖,一副老子就要弄死你的表情。

“爸!你可不能犯糊塗啊!”

馬嬌怕馬澤洪懼怕地府的勢力,真的向秦巖出手。

無論是馬嬌,還是兩個鬼差,他們都錯了。

當年馬澤洪爲了自己心愛的女人,連馬家家主的位置都放棄了,可見馬澤洪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馬澤洪笑了笑:“兩位大人,秦巖雖然是我的徒弟,但是他畢竟不是我的兒子,我無法懲處他。”

“更何況我即便真的是他父親,我也沒有這個權利!”

“在我們人間,只有國家纔有權利懲治罪犯!對不起,恐怕我無能無力了!”

馬澤洪直接跳出秦巖和兩個鬼差之間的恩怨,將這件事情交給他們去處理。

這樣既避免了得罪地府,還給了秦巖收拾兩個鬼差的藉口。

聽到馬澤洪的話,兩個鬼差的臉都綠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馬澤洪會這樣。

馬嬌眼中閃過兩道精光,感慨無比地看着自己爸爸,覺得自己爸爸太睿智了。

“聽說你們兩個想殺我?”秦巖一步一步地向兩個鬼差走去。

“噗通”一聲,兩個鬼差同時跪下了。

胖鬼差一邊扇自己耳光,一邊裝出可憐巴巴的樣子說:“秦大師,我現在就唱征服!”

不等秦巖說話,胖鬼差就大聲唱起來:

“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歸路!”

瘦鬼差不敢怠慢,也大聲高歌起來:“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

秦巖搖了搖頭:“兩位兄弟,晚了!”

秦巖掄起拳頭擡起腿,一拳一拳地打在他們臉上,一腳一腳地踢在他們肚子上。

此刻秦巖已經動殺心了,他準備除掉這兩個鬼差。

其實當他們將毛家的人引進九窈古墓的時候,秦巖就動殺心了。

只是當時沒有條件,他們被毛家的人保護着。

而且當時秦巖還自身難保。

兩個鬼差再也沒有了剛纔趾高氣昂的樣子,也顧不上形象了,抱住頭捂住要害,就像蝦米一樣蜷縮在地上,任憑秦巖拳打腳踢。

打了一會兒,秦巖也打累了,正想着怎麼處死他們兩個。

就在這時,墓殿門外響起了一陣腳步聲,以及幾個人的說話聲。

秦巖估計這幾個人是毛家的人。

現在除了毛家的人外,自己這邊的人都在這裏。

慕容雪菡是鬼,李天霸是殭屍,當然不能算在人中。

當這三個人走進墓殿後,秦巖立即認出了其中一個人,正是之前誘騙自己鑽進毛渠予圈套的毛輝均。

當毛輝均看到秦巖、馬嬌等人後,整個人愣住了。

其他兩個毛家人也愣住了。

“快跑!”

毛輝均很快反應過來,轉過身就跑。

其中兩個毛家子弟也跟着跑,眨眼間穿過墓殿的大門。

秦巖和馬澤洪當即衝上去,向他們追去。

毛輝均第一個反應過來,跑得也最快,很快就跑的無影無蹤。

其他兩個毛家弟子比較倒黴,分別被秦巖和馬澤洪抓住了。

秦巖原本還想追毛輝均,但是古墓之中機關重重,危險重重,他怕和馬嬌他們走散了,所以沒有追上去。

回到之前的墓殿,馬嬌緊緊地抓着胖鬼差和瘦鬼差的衣領。

馬澤洪沉下臉,語氣冰冷地說:“馬嬌,你在幹什麼?爲什麼抓住兩位鬼差大人的衣領不放?”

雖然馬澤洪不會幫助兩個鬼差,但是也不願意讓馬嬌惹上麻煩。

畢竟馬嬌是馬家的人,一旦鬼差將他們的事情告到地府,馬家也吃不了兜着走。

秦巖明白馬澤洪的意思,擺了擺手說:“師傅,不礙事!反正它們兩個也活不過今天了。”

聽到秦巖的話,馬澤洪意識到了什麼,立即皺起眉頭向秦巖望去:

“秦巖,你什麼意思?你可不能亂來。”

馬澤洪覺得秦巖要殺兩個鬼差。

“我沒有亂來,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秦巖表情淡漠地說。

他剛纔看到毛家人之後,就想到了栽贓嫁禍之計。

雖然這個計謀有些卑鄙,但是毛家人和兩個鬼差都是秦巖的仇人,對付他們沒有那麼講究。

兩個鬼差和毛家人做出的事情同樣十分卑鄙。

“你們兩個,給我殺了他們!”

秦巖指着兩個毛家弟子說。

兩個毛家弟子嚇壞了,讓他們殺鬼差,打死他們也不敢。

鬼差代表的可是地府,代表的可是冥君,殺了他們,那就是不給冥君面子。

“秦巖,不可!他們雖然只是兩個小小的鬼差,但是他們的頂頭上司是黑白無常,上面還有冥君,你惹不起他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