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她不能找齊所有的三魂七魄,她依舊不能恢復完整的自己!

快速的衝到谷底的大石頭上,蘇紫影站在石頭上四下看著,一道灰色的煙霧突然從石頭上升騰而起。

這是海量的蚊蟲!

「煩人……」

蘇紫影哼了一聲,她手中的戒指湧出了大量的死氣。

蚊蟲剎那間就消失了。

蘇紫影的身體也湧出了大量的死氣,這些死氣瀰漫開來,整個峽谷慢慢的都被充滿了。

「這是什麼?」

兩個在山上采野菜的附近村民驚訝的看著涌過來的黑霧。

「要下雨了吧?趕緊回去吧。」另一個說道。

「你傻啊,下什麼雨?」

兩個人看了看,也沒看出這黑霧有什麼異常,只是以為這是單純的烏雲罷了!

黑霧終於涌了過來,它觸碰到了靠前的那個村民的身體,這個村民突然身體一挺,居然一頭栽倒到了峽谷的下面。

從這裡摔下去,那絕對有死無生!

另一個村民嚇呆了,他看著湧來的霧氣,連逃都忘了,很快他也被吞沒了,一具屍體摔下了峽谷。

蘇紫影的眼睛閃過一道道幽光,她手指微微晃動,兩具魂魄就出現在她的面前。

「這裡的鎮魔洞在什麼位置?」她問道。

兩道魂魄劇烈的顫抖,看得出來他們的身體纏繞了許多的黑氣。

蘇紫影微微皺眉,她明顯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她伸出手,抓住了這兩道魂魄,居然就這樣扔進了自己的口中。

這恐怖的一幕,沒有人見到。

片刻之後,蘇紫影從口中吐出了一道淡淡的白霧,兩個靈魂已經徹底消失了。

「喝!」

蘇紫影仰起頭,她的口中發出奇怪的聲音,所有的黑霧快速的收縮。

她戒指閃過一道光芒,所有的黑霧被它吸了進去。

蘇紫影的身體緩緩地浮起,她現在幾乎已經超越了人類的範疇,至於她到底變成了什麼,連蘇紫影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她沒有找到自己完全的三魂七魄,對於一些記憶也是斷斷續續。

她站在半山腰,看了看這個很掩蔽的洞口,下一刻,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洞口的內部。

時間不長。

整個山洞突然劇烈的震蕩,蘇紫影的身影快速從山洞中沖了出來。

她的臉上帶著惱怒,這裡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是誰!是誰!」

她尖聲怒吼。

山洞突然塌了,上方的山體出現在一道裂縫!

大量的灰塵揚起,蘇紫影的目光突然閃過了一個奇怪的痕迹,她一揮手,這些因為山體倒塌揚起來的泥塵被吹散了。

「樂天……」蘇紫影低語。

她的眼中幽光閃動。

「你居然先一步拿走了我的東西!」蘇紫影的語氣變得有些陰沉。

可是她的表情卻沒有多少憤怒了。

樂天留下這個痕迹,毫無疑問是要她去找他!

「希望你不要逼我……你不知道這一魄對我有多重要!」蘇紫影喃喃低語。

下一刻,她的身形慢慢的升高,很快消失在了峽谷的上方。

樂天風塵僕僕的趕回了山海市,蘇紫萱看到樂天的時候,正好是下班時間。

「這車……」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的車子。

「我換的!」樂天笑呵呵的回答。

「換的?用你的賓士大G?」蘇紫萱瞪著眼珠子。

樂天點點頭。

「你一定是瘋了。」蘇紫萱無語的看著樂天。

以前樂天雖然是奇葩,但是對於錢還是蠻重視的,這一次他居然用豪車換破車……這簡直是打破了蘇紫萱對樂天的認知。

「我沒瘋!都是庄哲那個王八蛋害的……以後永遠別想我幫他!老婆……咱們回家吧,我累得不行!」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這個男人的臉上的確都是疲憊,她也沒有多問就點了點頭。

樂天的帕薩特直接扔警局了,他上了蘇紫萱的車子,兩個人回了家。

洗過澡之後,樂天直接撲到床上就睡了。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出去足足一個多星期,難道一次都沒睡過?

聽著這震天的鼾聲,蘇紫萱覺得今晚自己要單獨睡一個房間。

「樂天哥回來了?」顧小冷問道。

「真的嗎?」樂包也看著蘇紫萱。

「回來了,看起來累得不行。」蘇紫萱無語的說道。

「我去看看!」顧小冷跑了。

樂包也跟了上去。

兩個人去了樂天的房間,看到樂天正在呼呼大睡,各自鬆了口氣。

「真的回來了!我們不要打擾樂天哥睡覺了……」顧小冷說道。

樂包彷彿發現了什麼,他湊到樂天的身上仔細的聞了聞。

「你屬狗的啊!別吵醒樂天哥了。」顧小冷將樂包拉到一旁。

樂包看了看顧小冷。

「樂天哥的身上有奇怪的味道!」他說道。

顧小冷眨了眨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她的小臉突然紅了。

「不要胡說八道了!沒看到樂天哥這麼累了嗎?趕緊出去趕緊出去!」她不由分說將樂包拖了出去。

她以為樂天這是和蘇紫萱做了什麼才累成這個樣子的!心裡還在念叨著……做男人可真累! 樂包無奈的被顧小冷拉了出去,可是他依舊很好奇,臉上一直帶著不解的神色。

「包子……你怎麼了?」蘇紫萱發現了包子的異常,對她招了招手。

「我覺得樂天哥的身上有奇怪的味道。」包子嚴肅地說道。

他發現了一個規律,那就是自己的神色越是嚴肅,大人們就會越重視他的話,當然……顧小冷除外。

「奇怪的味道?難道他洗澡沒洗乾淨?」蘇紫萱奇怪的問。

「不是香皂的味道!是一種……很恐怖的味道。」樂包想了想,好像找不到什麼形容詞,就只好用了恐怖兩個字。

「恐怖?」

這兩個字倒是將蘇紫萱嚇了一跳。

樂包點點頭。

「那……對樂天有危害嗎?」蘇紫萱急忙追問。

「對樂天哥是沒有危害的,這種味道意味著樂天哥可能去過某個極其危險的地方……」樂包回答。

聽到對樂天沒有危害,蘇紫萱到也鬆了口氣。

「這樣啊……那你等你樂天哥睡醒了,你再問問他吧,他一回家就喊著累,飯也不吃就睡了。」蘇紫萱無奈的攤了攤手。

自從懷孕了,她就成了一個被全方位保護的珍稀動物了,什麼東西都沒有參與的權利。

樂包點點頭。

樂天這一睡就是一天,等他再次醒來,第二天都下午了。

現在差不多到了初冬,這天氣也越來越涼了,只不過到目前為止……山海市已經四個月沒有下雨了,更不要說下雪!

按照這樣的下去,明天的小麥極有可能顆粒無收。

樂天睜開眼,就看到蘇紫萱正在坐床邊,她的手上正在拿著一個十字綉在慢慢的綉著打發時間。

「你還能靜下心做這個?」樂天有些驚訝的問。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包子說我如果能心情平穩的話,對孩子很有好處!我就學著做這個啦……」她笑著說道。

樂天點點頭。

他坐起身,霸道的攬過蘇紫萱親了一口。

「對了,包子說你的身上有很恐怖的味道,這小子好奇極了,還問了我半天呢。」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愣了一下。

「你是不是去過什麼很危險的地方?」蘇紫萱問。

樂天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不能和我說嗎?」蘇紫萱問。

「我和你說了,你還能保持現在的心情平靜嗎?」樂天反問。

蘇紫影的這件事是絕不可能一直瞞下去的,蘇紫萱早晚要知道!

「我可以保持平靜。」蘇紫萱回答。

「紫影出了一些問題……」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一愣,她放下了手中的針線。

「出了什麼問題?」她還算是鎮定。

「我也不好說,我隱約覺得……紫影好像覺醒了上一代的記憶!她變的非常強大……強大到了一種你我無法想象的程度!還記得上一次在你家我拿出來的那枚戒指嗎?」樂天問。

「你說的是哪枚封印著死氣的戒指?」蘇紫萱記的。

樂天點點頭。

「連我都無法解開的封印,紫影居然解開了……她甚至可以驅動戒指內的死氣!」他沉聲說道。

蘇紫萱滿臉的驚訝。

「這……」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這就意味著……這枚戒指極有可能本來就是她的!紫影的前世可能有極大的秘密……」樂天拉著蘇紫萱的手。

「你這幾天是去找紫影了?」蘇紫萱很聰明,有些事她可以猜得出來。

樂天點點頭。

「找到了嗎?」蘇紫萱追問。

「找到了!我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阻止不了……」樂天無奈的回答。

「為什麼?以你的能力也阻止不了嗎?」蘇紫萱簡直不敢相信。

「一開始我是可以阻止的,但是紫影懷了孕,我實在下不了重手!我也不能下重手……到後來我就徹底阻止不了了,紫影現在的強大已經超出了我的預估。」樂天攤了攤手。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不過目前我還是掌握著主動!我發現紫影在找她的三魂七魄……所以我捷足先登,搶走了她的一魄,我估計過不了幾天,紫影就回來找我了!到時候我好好的問問她。」樂天說道。

蘇紫萱吸了口氣,慢慢的點了點頭。

「到時候你務必要帶上我。」她叮囑道。

「好!」樂天點點頭。

樂天起床洗臉去了,蘇紫萱的心裡一團亂麻。

得知蘇紫影並不是安全受到威脅,她倒是鬆了口氣,但是蘇紫影居然入魔了……這又完全出乎了蘇紫萱的意料之外。

她拿出了鍋蓋,手指按在鍋蓋的頭頂。

「隱龍……你聞到樂天身上的味道了嗎?」蘇紫萱看著完全變了樣子的蛟褫。

它現在的名字叫做地隱蛟龍。

地隱蛟龍快速的盤到了蘇紫萱的身上,然後體型又快速地變小,順著蘇紫萱的身體遊動到蘇紫萱的手上。

「極其純粹的死氣……我聞到了魔的味道!」它回答。

「魔?」蘇紫萱驚訝的問。

「沒錯!而且是魔王級的超級高手……就算我再強悍一百倍也不是它的對手,除非我化蛟為龍!」地隱蛟龍回答。

蘇紫萱驚了,蘇紫影居然是一個魔王?

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自己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妹妹啊!

「這怎麼可能?你說我妹妹是魔王……」蘇紫萱皺眉。

地隱蛟龍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它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從虯褫進化成地隱蛟龍的,並不是歷經漫長的歲月進化而成的,所以一些事情它並不清楚,它能回答的也只是憑自己本能知道的東西。

「不要去接觸這些死氣的主人……她極其恐怖!」這是地隱蛟龍唯一能做到的提醒。

蘇紫萱神色大變,她無奈的退出了精神世界。

妹妹變成了超級魔王?說出去誰能信?

可是告訴稱自己這件事的是樂天和地隱蛟龍,這讓蘇紫萱也不得不信。

樂天洗臉回來,發現蘇紫萱在發獃。

「沒事的,即使紫影徹底的恢復她的記憶,她依舊是你的妹妹,依舊是我的女人,我們不會拋棄她,相信她也能感受到我們的心。」他安慰道。

這句話倒真的對蘇紫萱起了極大的作用,她點了點頭。 那明晃晃的東西還沒到近前我就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法力波動,是從那個明晃晃的圓盤一樣的東西上面散發出來的。

等我發現想要躲閃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那東西已經飛射到了我胸前,情急之下我連忙一張嘴。頓時一道黑光噴了出去,眨眼擊在了那個圓盤一樣的明晃晃的東西上面。

兩者接觸的那一瞬間,一股恐怖的法力震盪了開來,那個圓盤一樣的東西直接被擊了個粉碎,我則是被法力的餘波衝擊的直接倒飛了出去。

本來就身受重傷的我,經過這一下動盪,我只感覺身體不屬於我了,我沒有知覺了,好像靈魂要融化了一樣。

隨緣法師也噴了一口鮮血出來,看樣子他也受傷了,不過比起我現在的情況,現在他要好很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