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我問的是說假話的守門者,那麼,另外一位守門者就是說真話的,他會指向生門。說假話的守門者要顛倒一下答案,因此回答死門那個門。

這樣,不管我問的是哪位守門者,得到的答案都是假的,都指向死門那個門。我們只要走向另外一扇門,就走向了自由。 ”王力解釋道。

衆人這才恍然大悟。

通過剛纔的推理,左邊的獅子是說真話的,它會說生門在它身邊,而右邊的獅子是說假話的,它肯定要顛倒一下答案,就把生門說成在它這一邊。

王力及時阻止陳一生他們以貌取人,最終成功從生門通過。

走出

走出陰暗潮溼的山洞,告別污濁腥臊的空氣,重新看到七彩的世界,聞到花朵的芬芳。


陳一生他們也是精神一震。

昂揚前行。

“看不出,這個妖獸還很有生活情調嘛!”趙一楓揶揄妖獸道。

還真別說,衆人仔細一看,這片景色宜人的地方,真的非常適合修煉。

衆人一行順着石階一路蜿蜒向下。

很快,來的一個水霧茫茫的地方。

看着那一團神密的水汽。

衆人心中暗道,難道這就是那傳說中的迷津?

陳一生他們都是有了一定修爲和眼光的修者。

自然看出了迷津這裏的水霧與衆不同。

這團水霧,朦朧中帶着充沛的靈力,聚而不散,始終籠罩在整個迷津上空,使人無法一窺迷津全貌。

如同一個高明的結界,將迷津與外界隔開。

“呀!好燙呀!”安萌幾個咋舌道。

陳一生他們也感到這水霧看起來清涼無比,實則滾燙如沸!

幾個人已經走了進去,沒辦法,只好硬着頭皮繼續向前。

由於迷津裏水霧茫茫,各種竹子參天生長,陳一生他們又要運用各自靈力抵抗滾燙的水汽。

一時之間,手忙腳亂,走了將近一個時辰。

衆人才感覺不對勁。

迷路了!

這迷津里長滿了茂密的竹子,無論是看到哪裏,都是一般無二的青翠碧綠。

這地方絕來少人行走,連個路也木有。

陳一生他們這才發現,自己走過去的腳印,不一會就被不知多少歲月積澱的竹葉給消磨了。

迷津,迷津,果然又把一批不知深淺的修者給迷倒了。

越是危險的時候越要鎮定。

這話說的輕鬆。

真面對這種捉急的環境。

誰也無法淡定了。

陳一生他們幾個急的也是一籌莫展。

四周迷霧重重,

大片的竹海,

每個人的靈力因爲要抵抗滾燙的水汽而大量消耗着。

這裏面還有着一個強橫的妖獸!

如之奈何?

一股焦躁和恐慌的情緒漸漸在衆人之中蔓延。

“大家一定要鎮靜!”梁麗急忙把精純的冰靈力施放出來,給衆人帶來清涼。

有了一絲冰靈力的幫助,陳一生他們才獲得了難的的清淨。

“我感覺出來了,這股水汽是運動的,它一開始不是那麼熱,是被人爲加熱的!”梁麗精通水和冰雙重屬性,對水汽的溫度變化規律也十分敏感。

“我也感覺到,這些竹子身上的熱量來自於外部,是人爲附着上去的。我能感到好像有個強大的火元力在釋放熱量!”菁菁憑着對火屬性的感悟,也察覺到了規律。

“好,既然這樣,咱們索性憑着感覺走!”陳一生建議道。

衆人於是在梁麗和菁菁的帶領下,憑着對水汽運動和竹子上熱能的強弱開始行動。

七繞八拐,陳一生他們終於走出偌大的竹林,確切的說,一部分竹林,來到了更深處。

眼前豁然開朗。

只見一潭深不可測的碧水,不住的升騰着熱氣。

向着四方擴散。

而水潭旁邊,開闢着一處田院。

一個怪模怪樣的妖獸帶着斗笠,拿着大煙袋鍋子,揹着酒葫蘆,斜斜的坐在院子裏涼亭的長凳上。

“陳一生,你們來了?”那妖獸扭着大胖臉問道。

奇怪了?陳一生他們很納悶,這妖獸怎麼認識自己?

怎麼知道自己來了?

“告訴你們也不妨,是迷村的智老頭報告我的。”妖獸淡然道。

陳一生他們這才恍然大悟,在這個實力強悍的妖獸地盤上,生活着的人們,難道敢不服從它的管轄嗎?

“請問,您就是謎獸?”陳一生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可不想惹惱這麼個傢伙。

“正是,外行人都叫灑家焱獸,只有內行人才叫灑家謎獸!”那妖獸直截了當的說道。

看這個傢伙,通體雪白,四肢和眼圈倒是黑色的,看起來長得憨厚可愛,誰能知道它就是那神祕的焱獸,也叫謎獸呢?

“請問謎獸叔叔,聽說您酷愛猜謎解悶,只要有人答對了您出的謎語,就算通過了考驗,您就會把火之心給他是麼?”安萌問道。

“是滴,俺潘達從來說話算話,迄今爲止,還沒有那個修者通過我的測試,嘿嘿,小丫頭,要不要試試?”叫潘達的謎獸自信滿滿的笑道。

“好吧,你出題吧”安萌接着道。

“唔,可沒有那麼簡單的,你們要是答不上來,可是要接受處罰的!哼!”潘達噴了一口粗氣道。

“怎麼處罰?”安萌問道。

“看我的心情,隨機把處罰內容告訴你們,答不上來,就按照要求處罰!”潘達轉了轉大黑眼珠說道。

“等等,潘達叔叔,我有個問題,你提的問題能不能限定個範圍呀?要不世界上相似的東西,差不多的答案,總是有的呀!”菁菁這個善於玩“腦筋急轉彎”的女孩,可不想讓貌似忠厚的潘達“壞叔叔”給忽悠了。 “給我談條件麼?好吧,只要你們說道答案說的過去,就算正確!”潘達大叔還是讓了一步。

“問,借什麼東西可以不用還?”潘達大叔提問了。

“答不上來的懲罰是脫一件衣服!”潘達大叔看着幾個如花般的女修者,嘿嘿的壞笑道。

菁菁等女孩瞬間臉就紅了。


陳一生他們是氣啊,這個傢伙明擺着仗着自己主導一切,是要佔便宜啊。

“快答!”潘達催促道。

“我數到三!”

英雄聯盟之傳奇歸來 一”

“二”

“等等,我說是借錢不用還!”徐豪得意的說道。他可從來沒有借錢還人的覺悟。

“梆!”

“哎呦”徐豪的腦殼毫無防備的被潘達大叔用大煙袋鍋子狠敲了一下!

看着這滑稽的場面,衆人想笑,又笑不出來,徐豪的近身能力也是一流的,竟然被潘達如此輕易的就給敲打了。

潘達的實力該是多麼深不可測!

“唔,那什麼東西借了不用還?”徐豪分辨道。

“先脫一件衣服!”潘達大吼道。

徐豪不敢違逆,加上自己輸了理虧,不情願的脫了上衣,露出了裏面的襯衣。

“答案是,借光不用還!”潘達看到衆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心中得意,接着開始第二道題:

“聽好,沒有腳卻能走,沒有嘴卻能說,這是什麼東西?” 特種兵之萬界軍火商

衆人沉默了。

“我猜一下!”菁菁站了出來。

“你可要想好了,猜不出來要脫衣服的”看到這麼個美女站出來,潘達的大眼珠子亮了,就差流哈喇子了。

陳一生衆人一陣惡寒,也替菁菁捏了一把汗。

“我猜是蚯蚓吧”菁菁也不是怎麼確定。

“蚯蚓也是有嘴的,你猜錯啦,快脫衣服!”潘達大叔哈哈大笑。

“胡說,蚯蚓怎麼會有嘴?”陳一生替菁菁分辯道。

“小娃娃,你近距離看過蚯蚓麼?你看看它有沒有嘴?”潘達忽然把一條長長的蚯蚓拿到了陳一生他們眼前。

可不是,仔細一看,真是有嘴呢。

“那你說,答案是什麼?”菁菁問道。

“答案就是信!”潘達大叔悠然自得的說道。

“信是個物品,又不是活物!”菁菁抗議道。

“我什麼說過答案不能是物品了?”潘達大叔頗爲得意。

“快脫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