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那樣的話,我就慘了!

楊嘯思考片刻,決定現修鍊天龍神功,等修理完成之後,再去修鍊另外兩門功法。

於是,楊嘯開始盤坐地面,運行天龍神功中的洗髓功法。

一圈圈光環在楊嘯頭頂上顯現,久久揮之不去。

第四步「洗髓」心法要求一個修鍊者和自己的過去決裂,最大程度地重新構造一個全新的自我。

在天龍神功基因進化功法中,洗髓有兩個含義,一聲對於肉體的修鍊,將肉體徹底變成聖潔之軀,任何人不得侵犯。

其實,天龍神功還有另外一層更深刻的寒意,那就是從精神上達到洗髓,改頭換面,重新做人。

楊嘯腦海中默念洗髓心法,一股溫暖的氣流從體內的靈力海升騰而起,猶如潮水一邊,開始沖刷這楊嘯身體的每一寸肌膚。

楊嘯修鍊了兩個小時,才勉強將那股溫暖的氣流衝到了靈力海周圍的大片空域。

晚飯的時候,古博回到了天書閣,在小房子裡面找到了楊嘯。

「楊嘯,開飯了,每天早上8點,中午12點,下午6點會有專人過來送法,不過,他們無法進入天書閣,只能將飯菜放在門外,然後由金甲侍衛帶著飯菜進入天書閣,

天書閣一樓有個小餐廳,你以後就在那裡吃飯。」

楊嘯跟著古博來到了一樓的一個房子,也就是古博所說的餐廳,一進門就看到了三個白須老者,正在一邊吃飯一邊低頭看書。

古博和楊嘯的到來並沒有驚動他們,彷彿楊嘯和古博都是空氣一般。

古博示意楊嘯坐下,然後兩人一起默默地吃飯。

楊嘯一邊吃飯一邊觀看三個白須老者,其中一位就是一樓大廳見過的,古博的二叔。

三個老傢伙全程都沒有互動,都是一邊看書一邊吃飯,吃完之後,三人各自離去。

楊嘯長吁一口氣,低聲說道:

「古老,這天書閣內的老前輩都是這樣怪誕的嗎?難怪修鍊無法突破聖級至尊境界。」 楊嘯現在擁有皇級境界的基因進化能量,修鍊這些基因進化功法比以前要容易很多,快速很多。

洗髓的修鍊只用了十天左右,楊嘯利用洗髓功法的能量打通了全身的肌膚,筋骨,血脈,內臟,整個人的基因再一次得到了洗禮凈化,基因進化的潛能得到了提升。

這一次修鍊完成,楊嘯的四項基因屬性各自提升了五點,這讓楊嘯很是驚奇。

因為在以往的修鍊過程中,從來沒有一次可以將四項屬性提升5點的記錄。

古博得知楊嘯在十天內修鍊完成了洗髓,也是驚訝不已。

「楊嘯,你果然是奇才,我當初突破了皇級境界之後開始修鍊這套天龍神功功法,足足用了半年時間左右,你雖然之前修鍊過前三段的功法,可是,只用了十天時間修鍊完洗髓,還是讓人覺得而不可思議!」

楊嘯笑道,

「天龍神功的前三段才苦呢,尤其是鍛骨,要把自己的骨頭每一寸敲碎,再運行功法修復,那種苦可是鑽心的痛,這洗髓功法雖然神妙無比,但是卻沒有什麼痛苦。」

「好,楊嘯,那你接下來修鍊白象神功,看看你需要多少時間通關。」

楊嘯一個人關在房間裡面,開始修鍊白象神功。

打開白象神功的黑色玉盒,拿出一塊黑色功法玉佩,手掌輕輕催動基因進化能量,一道流光進入身體。

一道光芒進入了楊嘯的腦海意識中,那是白象神功的功法秘籍。

楊嘯仔細讀了三遍,基本上理解的白象神功的大概情況,然後從黑色玉盒中拿起了一塊黑玉白象雕塑。

在手中輕輕一握,一道光芒進入體內。

凝神一看,在體內的靈力海上空,懸浮著一頭白象。

此刻,在楊嘯體內靈力海的上空,懸浮著白象、飛豹、天龍三頭神獸,各自散發出微微的金色光芒。

楊嘯內心納悶,

這什麼情況?

為什麼這三部功法都有一個頭神獸進入體內?

另外,不知道古博等人修鍊的時候,也會不會有神獸進入體內?

這些神獸有什麼作用呢?

以前的飛豹神獸在體內可以釋放出一股清涼的氣息,幫助楊嘯控制修鍊飛豹神功時候遇到的炙熱灼燒感覺。

可是,天龍神獸似乎並沒有提供這樣的功能?

楊嘯想到這裡,突然腦海一亮,

天龍神功修鍊的前三個階段,尤其是鍛骨最為痛苦,如果當初有著天龍神獸駐紮在體內靈力海,是不是也會釋放出一種神秘的力量,幫助緩解修鍊的痛苦呢?

白象神功修鍊的第一個階段名叫煥膚。

煥膚的修鍊類似天龍神功中的煉體,主要是改善外表的肌膚,需要修鍊者在不使用基因進化功法保護的情況下,全身在密集的釘板床上滾動360度。

「卧槽,沒人性啊!」

楊嘯罵了一句。

當他看到了古博帶給他的釘板床之後,更是內心一片寒意,甚至懷疑古博是不是要趁機害死他啊。

那釘板床上密密麻麻全身雪亮鋒利的尖銳釘刺,每根都有二十厘米高。

這些鋒利的釘刺可以輕易刺穿人的身體。

2米寬2米長的釘板床,全是密集的釘刺,看到那一片寒光,楊嘯真是頭皮發毛,內心發冷。

「這變態的修鍊方法,就差下油鍋炸了。」

楊嘯站在專門的修鍊室內,脫了衣服,看著寒光閃閃的釘板床,猶豫不已。

修鍊要求不使用任何基因進化的能量和功法,就以普通人的狀態自然倒下,在上面滾動一周,讓身體的皮膚被密集的釘刺刺破。

滾完釘板,可以運行白象神功功法立即療傷,幫助修復肌膚。

楊嘯站在釘板床前,猶豫再三,一咬,倒了下去。

「啊!」

一聲尖叫,響徹了整個天書閣。

在一樓正在看書的白髮老者被楊嘯的慘叫聲陡然一驚,豎著耳朵聽了一下,輕笑一聲,搖搖頭,繼續低頭看書。

一瞬間,楊嘯感受自己背部屁股大腿所有的肌膚被刺穿了數萬個小孔,刺痛無比。

不過,讓楊嘯感覺意外的是,因為釘板床上的釘刺非常密集,所以,他並不會被釘刺刺入太深,所有的釘刺共同作用下,托住了他的身體。

楊嘯痛得留下眼淚,咬牙滾了一圈,從釘板床滾落地上,全身肌膚全部被刺破,數十萬的密集小血洞滲出鮮血,整個人如同血人一般,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鑽心的痛。

因為不能使用任何基因進化功法護體,楊嘯痛得幾乎昏厥。

想要坐起來運行白象神功功法,都是極為困難。

驀然之間,一道暖流從靈力海升起,在楊嘯的內心注入了一股能量。

楊嘯一翻身,站了起來,緊急運行了白象神功第一階段的功法,引導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一寸肌膚。

暖流所過之處,刺痛感大為減輕。

按照修鍊要求,楊嘯運行了三遍白象神功,一個多小時之後,全身的刺痛感完全消失。

楊嘯低頭看了一下身體,剛才所有被刺破的肌膚,此刻居然完全修復了,每個血洞上接了一個血痂。

楊嘯身體輕輕一抖,所有的血痂全部脫落,身體肌膚光滑如初,原本楊嘯修鍊完飛豹神功和天龍神功之後,肌膚便如玉石一般光滑,此刻更勝以前。

「卧槽,這功法真是太怪異了!」

當然,楊嘯早就見識過了天龍神功中的鍛骨功法的殘酷,還有飛豹神功中浸泡藥水的毒辣,對於這白象神功的煥膚修鍊方法也就見怪不怪了。

按照煥膚修鍊的說明,正常情況下,這個修鍊階段至少要三年時間,不過,楊嘯已經是皇級境界,關鍵是經歷了天龍神功和飛豹神功的修鍊,肌膚筋骨的修鍊早就到了非凡境界。

現在修鍊白象神功的煥膚,效果自然是超越普通修鍊者百倍不已。

十天之後,楊嘯帶著白象神功的煥膚功法滾過釘板,一邊滾動身體,那些被刺破的肌膚瞬間就被修復了,而且變得更加光滑。

現在的滾釘板床對於楊嘯來說,就好比打磨自己的肌膚一般,越磨越光滑。

楊嘯不禁想起來地球華夏人使用美顏手機中的「磨皮」神技,六十歲的老太太只要「磨皮」,照片也能變得和十八歲少女一般白嫩光滑。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公孫瓚,字伯圭《三國志》等文史多作伯珪,公孫瓚為劉寬門生,參與了劉寬的葬禮,碑陰為當時人甚至本人簽名,故當從碑)其名與字的對應當是取自「圭瓚」一詞,遼西令支(今河北遷安)人,東漢末年武將、軍閥,漢末群雄之一。

公孫瓚出身貴族。因母地位卑賤,只當了郡中小吏。因其相貌俊美,且聲音洪亮、機智善辯,得到涿郡太守賞識,將女兒許配給他。后逐步做到中郎將,以強硬的態度對抗北方游牧民族,作戰勇猛,威震邊疆。

公孫瓚好戰,與主張以懷柔政策對待胡人的上司劉虞不和,二人矛盾逐漸激化。初平四年(193年),公孫瓚擊殺劉虞,並挾持朝廷使者,得到了總督北方四州的授權,成為北方最強大的諸侯之一。他與袁紹多次相爭,初期佔據優勢,但在龍湊之戰後,公孫瓚銳氣頓減,採取自保戰略,逐漸失去了部下信任,被袁紹擊敗。最終困於高樓,引火自焚。

趙雲是一員頂級大將,為何公孫瓚隨隨便便就把他讓給了劉備?

趙雲帶著一眾父老鄉親前往投奔他的時候,他說的那話:「聞貴州人皆原袁氏,君何獨回心,迷而能反乎?」他對趙雲用了「迷而能反」一詞,感覺好像趙雲是犯了錯誤,迷途知返,是投降他來了。從這話語中,可以看出他有很大的優越感。這話讓心高氣傲的趙雲聽了,心裡如何高興呢?公孫瓚這樣做,顯然不是一個重視人才的表現。

公孫瓚不重視人才,還可以找到證明。199年,袁紹攻打公孫瓚的時候,公孫瓚眾叛親離,所有人都紛紛離開他,投奔袁紹,最後他成為孤家寡人,引火自焚。大家為什麼會離開他?就是他不厚待部下的表現。

公孫瓚當時為什麼那麼驕傲呢?因為當時他很有名氣,他的名氣主要是靠兩方面打出來的,一是堅決打擊胡人,二是堅決打擊黃巾軍起義,都獲得了不小的勝利,自己也擁有一大片地盤,被人稱為「白馬將軍」。所以,公孫瓚自我感覺特別好。

第二,趙雲不巴結公孫瓚,甚至公孫瓚認為,趙雲在諷刺他。

趙云為什麼會去投奔公孫瓚?應該就是公孫瓚當時著力打擊烏桓等北方游牧及黃巾軍起義,這在當時的人看來,是一種平亂,維護國家穩定,所以趙雲才會去投奔他。

(劉備)

但是趙雲在投奔他的時候,說的第一句話,可能就讓公孫瓚不喜歡。當公孫瓚問趙云為什麼會選擇投奔自己時,趙雲說:「天下訩訩,未知孰是,民有倒縣之厄,鄙州論議,從仁政所在,不為忽袁公私明將軍也。」大家注意一下:其一,公孫瓚稱袁紹為「袁氏」,趙雲稱他為「袁公」,明顯的不巴結公孫瓚。其二,趙雲說「從仁政所在,不為忽袁公私明將軍也」,意思是我們並不是看得上你,是希望你能救百姓於水火(當時公孫瓚逐烏桓打黃巾,看起來確實在救民)。這話公孫瓚聽起來如何高興呢?其三,趙雲提到的「仁政」,恰恰是公孫瓚的短板,在公孫瓚聽來,趙雲這簡直在諷刺他。

為什麼說「仁政」是公孫瓚的短板呢?當時公孫瓚經常縱容士兵搶劫百姓。尤其是對待烏桓,他非常殘忍。因為這事,還與幽州牧劉虞形成鮮明的對比。劉虞是一個典型實施仁政的人,他從不搶劫百姓,注重發展生產,而且寬待北方游牧,獲得了很大的賢名。最後公孫瓚還因為這個,和劉虞大打出手並殺了劉虞。所以說,公孫瓚聽趙雲那麼一說,簡直認為趙雲在揭他的傷疤,他怎麼會喜歡趙雲呢?

而趙雲最終也是看出了公孫瓚不是一個善主,所以才以為哥哥奔喪為名,離開了公孫瓚。

我們最後可以注意一下趙雲離開的時候,對劉備說的話:「終不背德也。」這句話,既表明自己離開公孫瓚,是因為公孫瓚是無德之人。同時也表明,如果劉備將來做有德之人,他一定會去投奔的。因此後來(200年),劉備在徐州表現出很高的德行的時候,趙雲前往投奔了他。

在當時,公孫瓚並沒bai有完全發現趙雲的能力du,趙雲在公孫瓚的陣zhi營里職務也不算高,公孫瓚有八百名白馬義dao從,這是當時為數不多的精銳,趙雲在這支部隊里並不出彩,只是一名百夫長,帶領手下一百名騎兵。劉備在救徐州的時候,向公孫瓚借兵要借趙雲,其實只是向公孫瓚借一百名騎兵,至於指名道姓要趙雲是因為除了趙雲外其他人也不認識劉備。這個要求很低了,公孫瓚沒理由不借。

至於趙雲辭職的理由也很簡單,他是想著為漢室出力的,但是明顯公孫瓚是為了自己當大官發大財。這不符合趙雲出仕的理念。

劉備後來被公孫瓚派往青州,擔任平原國相,趙雲也被派出去協助劉備,《三國志》記載此時趙去的任務是「主騎」,一種理解是負責統領劉備手下的騎兵,另一種理解認為「主騎」是一個職務,相當於劉備的衛隊長,不管怎樣,趙雲與劉備等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

後來趙雲因為家中哥哥去世需要回去送喪,公孫瓚放趙雲離去,是因為他根本不了解也不在乎趙雲,自此趙雲就跟著劉備打天下,直到死了也效忠蜀漢。

趙雲跟隨劉備將近三十年,先後參加過博望坡之戰、長坂坡之戰、江南平定戰,獨自指揮過入川之戰、漢水之戰、箕谷之戰,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戰果。除了四處征戰,趙雲還先後以偏將軍任桂陽太守,以留營司馬留守公安,以翊軍將軍督江州。

除此之外,趙雲於平定益州時引霍去病故事勸諫劉備將田宅歸還百姓,又於關羽、張飛被害之後勸諫劉備不要伐吳,被後世贊為有大臣局量的儒將,甚至被認為是三國時期的完美人物。 楊嘯在修鍊期間,每天的早中晚三餐都有專人送到天書閣的餐廳裡面。

古博除了第一次帶著楊嘯熟悉環境,陪他吃了一次飯,後來就沒有再來陪他吃飯了。

楊嘯面對三個白須老頭覺得很是無聊壓抑。

很想和幾個老頭說話聊天,結果這三個老頭正眼都不瞧楊嘯一下。

楊嘯也知道,這幾個老頭都是古氏家族的前兩任長老,基因進化的等級也都是皇級巔峰,他們現在整天想的就是如何能夠突破聖級至尊,整天捧著各種秘籍研究,即便吃飯的時候,也不曾放下手中書籍。

楊嘯這幾天修鍊白象神功中的煥膚,每次滾釘板的時候都要殺豬般的慘叫一聲,幾個老頭對此似乎有些不滿了。

其中一個老頭午餐的時候坐在楊嘯對面,抬頭看了楊嘯一眼,說道:

「小娃娃,你滾釘板的時候,能不能不要叫那麼大聲音?我最近神經衰弱,睡眠不好,每次都被你的慘叫聲驚醒。」

楊嘯趕緊陪著笑臉,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不過您老放心,這個煥膚階段我已經修鍊完畢了,從今天起,白天黑夜我都不會再慘叫了。」

「嗯?這麼快?」

三個老頭同時抬頭望著楊嘯,一臉的詫異。

楊嘯尷尬一笑,

「這不是很正常嗎?」

「呵呵,看來古博那小子說的沒錯,你還真是有些特別啊。」

「我當年修鍊煥膚,日夜滾釘板,也用了大半年時間才修鍊完成的。」

「進化天賦好的人,至少也要三年,差一點的,十年都不不一定可以完成,你才修鍊十天左右就完成了?不可能吧?」

有個老頭則嚴肅地說道:

「小娃娃,修鍊可不能急於求成,煥膚修鍊不好,嚴重影響後面的修鍊,基礎沒有打好,甚至還有生命危險呢。」

「是的,我堂弟當年就是急於求成,煥膚沒有真正修鍊完成,著急地進入了白象神功的下一個環節,結果直接慘死,那個情景,我現在都記憶猶新的。」

三個老頭子一臉的不相信,看著楊嘯的目光充滿了質疑。

楊嘯嘻嘻一笑,說道:

「三位前輩,請問高姓大名啊?要不等會吃完飯,三位前輩給我觀摩一下,看看我修鍊的煥膚功法是否正確?」

兩個老頭立即低頭吃飯,說道:

「我沒有時間,你自己琢磨吧,被把自己整死了就好。」

「白象神功第一步是基礎,第二步修鍊很兇險,如果第一步基礎沒有的打好,第二部出錯的概率非常高的。」

兩個老頭警告了楊嘯之後,不再理會,低頭吃飯看書,又進入了無視狀態。

倒是那個經常坐在一樓大廳看書的白髮老頭看了楊嘯一眼,淡淡地說道:

「等會我跟你去修鍊室看看。」

「好,多謝前輩。」

楊嘯還想跟他說幾句,結果人家直接低頭吃飯看書,不再理會楊嘯。

楊嘯也習慣了這三個怪老頭了,趕緊三兩口吃完飯,等著老頭。

老頭一邊看書一邊吃飯,速度極慢。

楊嘯幾分鐘吃完,老頭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鐘。

另外兩個老頭吃完后自行離開,第三個老頭抹了一下嘴巴,站起來說道:

「我叫古桀,古博的叔叔,走吧,去看看你修鍊的效果如何,我可不想你死在這裡,讓天書閣充滿晦氣。」

楊嘯一愣,內心腹誹道,妮瑪,我還以為你是一片好心呢,居然是怕我死在天書閣帶來晦氣。

不過,楊嘯面子上還是嘻嘻一笑,

「有勞股桀前輩了,請。」

兩人來到了一樓的一處修鍊室內,這裡面放著那張釘板床。

楊嘯猶豫了一下,脫掉了外套,只剩下了褲衩。

古桀看了楊嘯一眼,點點頭,說道:

「小娃娃,看你全身的肌膚,這煉體的修鍊程度似乎早就超越了煥膚階段了。」

「哦,可能是我修鍊過飛豹神功和天龍神功的原因吧?」

古桀搖搖頭,說道:

「我也修鍊過這四種基因進化功法,但是你的肌膚進化程度明顯超越我,你躺下去試試看。」

楊嘯點點頭,直接倒在了釘板上,快速翻滾了一周。

鋒利的釘刺仍然可以刺穿楊嘯的肌膚,不過,一旦楊嘯滾動起來,釘刺離開肌膚之後,剛才還是鮮血淋淋的肌膚,瞬間便自動癒合了傷口,完好如初。

楊嘯在釘板床上從左邊滾到右邊,又從右邊滾到了左邊,就這樣來回滾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