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此一個小小冷幽默,便能讓他發笑,這界王的笑點,實在是太低了。

笑了好一陣工夫,北界王才緩緩的止住了他的笑聲。

此時,他一邊整理著自己的衣服,一邊驚訝的看著楚河,漬漬稱奇的說道;「喂,小子,你不會是專業說笑話的吧,竟然一下子就把我說笑了,我看在這方面我都要拜你為師了!」

楚河毫無自豪之色,反而不斷地自謙起來,他擺手說道;「………哪裡哪裡,其實這是我是我的一個獨門絕技,只有這一個,輪到說笑話,又有誰及的上你呢,我壓箱底的絕技都使出來了,就是為了可以修行,在笑話方面,只有界王你才是一家獨大!」.. 聽到楚河那毫不吝嗇的對他自己那笑話才華誇讚的言辭,北界王的心中歡喜,頓時,心中激蕩之下,他忍不住開懷大笑了起來。

「小子,生平我所見的人無數,但是,那些人愚昧,讀不懂我的笑話,唯有你一人,是如此的理解我!」

「既然你能做到如此,好好好,我就答應你了,你想要修行,我便盡心的教你!學什麼都行,我會把我會的都叫你」

「哈哈,沒想到,我唯一的知己,竟然是你!」

北界王看著楚河,目光灼灼中,此時,眼神中滿是火熱之色,在他激動的放聲大笑中,神色中,充滿了感慨之色。

重生之一見傾心 楚河看到此時北界王表現出如此的樣子,心中不由暗暗地好笑起來。

沒想到,在自己一連串的瞎話連篇中,竟然還被人視為知己,這個北界王,還真是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不過,這樣也好,雖然現在自己的心中有點慚愧,但是,這樣一來,與北界王交好,對自己以後的發展,也是有益無害的。

收回心中思緒,楚河此時微微一笑,他看著界王,神色中故意露出一絲慚愧,說道:「界王『「大人,你這樣說我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而北界王對楚河的話則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神色,他揮了揮手,笑著說道「嘿嘿,不用不好意思,你是當之無愧。」

然後,北界王豪爽的一笑,此時,他凝視著楚河,神色中露出滿意之色,笑著說道:

「……..好了,接下來那就言歸正傳吧,你想讓我指導你修行是吧,那現在就開始吧!」

「好,那請界王大人多多指教!」

楚河聞言,頓時微微一笑,旋即,他便朝著北界王微微抱了一下拳,當做了是請教之禮。

北界王心領神會,他對楚河點了點頭。接著,便將目光落在楚河的臉上,雙目一閃后,他的目光便自上而下不斷地掃視起了楚河,墨鏡中的一雙小眼睛似乎聚光燈般的不斷地在楚河身上閃爍出各種光亮。

面對北界王的注視,楚河的神色極其平靜,沒有一絲慌亂之色,他彷彿老僧入定,身體如磐石般的一動不動,任由北界王的觀察。

而此時,在他面前的北界王,原本平靜的神色,越是注視著楚河,神色中露出的驚訝越多,到了最後,在他的凝視之下,只見他瞳孔忽然一縮,突然神色震撼中,他驚訝的失聲出口。「真是驚人的身體啊!」

「小子,你…….你的身體的肌肉強度,簡直……….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你以前到底是怎麼鍛煉的,怎麼會有這種身體呢,好完美的身軀!整個身體就好似一塊百鍊成剛的隕鐵,散發出了了不得的光芒!「

此時,北極王彷彿看到了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他的神色專註,一臉激動之色,忽然,大聲的叫喊了起來。

「……..是嗎,看來,我平時的修鍊也不是沒有效果!」

聽到此時北界王的讚譽,知道以北界王的眼界,他的話必然是沒有誇大的成分,雖然對於自己的身體,楚河一直很有自信,當時聽到北界王當面說出來,他的心中,還是情不自禁的生成了幾分喜悅之情。

「小子,你擁有如此強的身體,看來,你擁有的力量也不小,現在,我就看看,你的力量有多少吧!」

北界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此時,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懶散輕鬆的態度,而是一臉認真之色,他目光灼灼的望著楚河,神色鄭重了起來。

「來吧!用你的全力在這個星球上跳躍,我看看,你能跳多高?」

北界王滿臉期待之色的看著楚河,緩緩的說道。

跳躍嗎?

聽到北界王的話,楚河的心中頓時啞然失笑。

當初,在原著中,北界王就是憑這個方法,來測試剛到這裡的孫悟空的實力的。

畢竟,這個星球的重力是地球的十倍,如同一個天然的重力室,一般的高手,到這裡,都有點吃不消。

但是,楚河的修為,可是不在此例。

以他現在的修為,不要說是十倍的重力,即便是在五十倍的重力的情況下,他也可以如履行地,悠然自得的行動。

界王的這個測試,對他來說,實在是算不了什麼。

就彷彿探囊取物,在自己家裡行走一般的簡單。

如果他真的用盡全力的去跳,恐怕界王用眼睛抬頭看上一天一夜,也不會見到他掉下來的時候。

所以,此時,楚河便將自己百分之九十的氣都隱藏了起來,如今在北界王面前,他表面上所露出來的修為,僅僅是自己實力的十分之一。

就這樣,用自己十分之一的修為,楚河在北界王雙目的注視下,向著高空處微微一跳,下一刻,就見楚河的身體,好似一隻離弦之箭,瞬息間就直上天空,僅僅一個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千米直上。

千米之上,這僅僅是是瞬間而已,而且,這已經是一段很長的距離,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清楚。

無上血帝 索性北界王的目力驚人,區區千米,還在他的可視範圍之內,他一直觀察著楚河上升的高度,越看越是心驚。

此時,瞳孔不斷的收縮間,他真的被深深的震撼了。

只見在北界王星的虛空中,僅僅在短短的十秒間,楚河已經上升到了一萬米之上,而且,他的身軀此時竟然還在不斷的升空,即便此時以界王的見識,臉色也是大為震驚。

「……..這小子,是怪物嗎,在這個星球,竟然還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他…….他的潛力,簡直就是不可限量!」

北界王強壓下心中的震驚,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后,在心中不斷的喃喃自語道。.. 仰著頭看著此時身在天空上的楚河,此時,竟然依然沒有露出一種要落下去的樣子,反而呈現出一種越沖越猛的姿態,北界王目光不斷地閃爍之下,心中的驚訝也變得越發的濃重。

身在空中的楚河,在上升到了大約兩萬米的距離之後,雖然此時他依然可以繼續上升,但是,為了隱藏自己的實力,他終於緩緩的停住了身形。

此時,他的身體在虛空中靜靜的漂浮,宛如幽靈般的寂靜。

看到此時的楚河終於停下了來,北界王目光一閃,心中的驚訝也終於緩緩地停止了下來,此時,他的心裡,竟然罕見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他突然發現,自己現在的額頭上,竟然生出了許多的汗珠,他當然不會承認,這是因為他剛才被楚河的表現驚訝而導致的。

還好還好,這小子的實力也是有底線的,不然的話,他的實力還真是不好評估,不過,能跳這麼高的傢伙,絕對是一個高手了。

看著此時楚河身在虛空,似乎正在好奇的觀望著四周的星辰,北界王頓時雙手做喇叭狀,大聲的朝著天空呼喊了起來。

「喂,楚河小子,你可以回來了,你的實力我已經大體的知道了,現在可以下來了!」

北界王的聲音好似被擴音器放大,瞬息間就從整個虛空中回蕩了起來,即使是現在身在萬米以上的楚河,此時此刻,北界王的聲音也清晰的傳入了他的耳中。

楚河聞言后,臉上頓時微微露出一抹笑容。

下一刻,他的身體便如同隕石般,急速而下,墜落大地,如同流星閃光,光芒一閃間,只見此時,在北界王的天空中就好似有一道霹靂閃電橫空而下,緊接著,楚河的身影突然緩緩的出現。

望著重新出現在地面上的楚河,北界王先是一愣,旋即就突然小跑到了楚河的面前,他一邊拍著楚河的肩膀,一邊大笑著說道;「好小子,沒想到,你身為一個從地球而來的人類,竟然擁有如此的實力,看來,你真的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

「哈哈,界王,你是在過獎了,這都是因為我一直都在很努力的修鍊的結果!」

聽到北界王得誇讚,楚河神色平靜,一臉謙虛的說道。而一邊說著,此時,他的心中一邊在暗自發笑;

沒想到,自己僅僅露出冰山一角的實力,界王就已經這般的驚訝了。看來保存一部分實力果然是必要的,不然的話,北界王豈不是會吃驚到連下巴都掉下來。

北界王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恩,年輕人就是需要這個勁頭!」微微一頓,北界王話鋒一轉,他凝視著楚河,目光閃爍中,忽然說道;「不過,小子,雖然修鍊刻苦是一方面,但是,你的身體素質的罕見程度,也絕對是獨一無二的,我想,你也應該不是簡單的地球人吧!」

「……….哈哈,不愧是界王,果然眼力不凡,沒錯,我姑且也算是一賽亞人!」

楚河微微一笑,他沒有隱瞞什麼,而是坦然承認了自己的血脈身份。

「哦,難怪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資質如此的不凡,你小子竟然是宇宙第一的戰鬥民族,實在是令人意外!」

聽到此事楚河的話,北界王的臉上先是露出驚訝,然後就是恍然大悟之色。

此事,他望著楚河,頗為感慨的說道;「據我所知,賽亞人自從貝吉塔行星一場大災難后,留存下來的數量,幾乎已經所剩無幾了,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夠在這裡見到一個,還真是幸運啊!」

聽到北界王似乎是將自己和貝吉塔行星上的那群賽亞人聯繫在了一起,楚河的心中不屑之下,忽然臉上露出一絲自傲之意,淡然的說道;「我和那群賽亞人可是有本質的不同的!」

聽到楚河的話,北界王微微一愣,他奇怪的望著楚河一眼后,忽然拍了拍手,哈哈大笑起來。

「………好,有個性,就是要與眾不同,不愧是我北銀河出身的人!」

楚河淡然一笑,緩緩道;「還好,還好!」

「行了,既然你剛才已經展示了你的實力了,那麼,我也不能藏私了,按照我的看法,以你現在的修為,普通的招式已經不能滿足你的需求了,我只有交給你我的獨門絕技了!」

微微一笑,北界王看著楚河,此時,他的臉上忽然湧現出一抹深深的自豪之意。

「聽好了,這是我苦修數千年,才鑽研出來的絕技,我給他取名叫做界王拳!」

「哦,界王拳?」

楚河自然知曉北界王最知名的兩個絕技之一,此時,他故意裝作不解,疑惑道。

「嘿嘿,是的,界王拳,這可是我的獨門絕技,名字聽上去是不是很霸氣,當然,它的威力更加的霸氣!」

北界王此時開始自豪的解說了起來,他目露興奮,口若懸河的說道;「界王拳是一套可以開發人體潛力的秘術,依據個人的體質來說,能夠提升的潛力也是不一樣的,它可以將自己身體的力量、速度、攻擊力、防禦力等均提高數倍!」

魅王寵妻:鬼醫紈褲妃 微微一頓,北界王深吸一口氣后,忽然又繼續說道;「當然了,世間上是沒有絕對的完美的,這一招雖然厲害,但是,也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對於使用者身體的要求,因為是強制性的提升自身的力量,所以,此招對身體也有極大的負面影響,在使用時如果超出自己身體所能接受的範圍,身體將會垮掉。」

微笑著望著楚河的面龐,北界王的目光迅速在他的身體上掃了一遍,忽然一雙小眼中爆閃出一抹灼熱的光芒,他一邊大笑,一邊面露滿意之色,不斷點頭笑道:「楚河啊,我今天突然發現了,我的這一招界王拳,簡直就像是給你量身定做的!你簡直就是界王拳的天選之人啊!」.. 「……..哦,是這樣的嗎?」

聽到北界王的話,楚河目光一閃,他微笑著說道。

「嘿嘿,沒錯,正是如此!」

北界王連連的點頭,回應道。

此時,他深深的凝視著楚河,猛地深吸一口氣,凝重的說道;「這不是開玩笑,而是事實,你的身體的確是我生平僅見的完美!」

「你要知道,我的這一招界王拳使用時,對人的身體承受能力的要求可是有很高的要求,即便是那個使用者的身體如鑽石般堅硬,也承受不了二倍的界王拳,縱使是我這個開創者,極限的時候也只能是三倍,而你,五倍…….甚至是………十倍,又或者是二十倍,對你而言,應該也是極其的可能的!」

北界王目光閃爍中,此時,他看向楚河的眼神中,忽然爆發出了一股難以形容的光彩。

他哈哈大笑道;「我的界王拳如果有了你這麼一個完美的傳人,我這個開創者,也就沒有任何的遺憾了~!」

看到此時北界王竟然露出如小孩子般的興奮,楚河微微一笑,他點頭笑道;「好的,既然界王你這麼看得起我,那麼,我一定會好好的學習這一招的!」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

聽到楚河的話,北界王滿意的點頭一笑后,旋即,他看著楚河,笑容滿面的說道;「好了,介紹也介紹完了,我也該開始教你了!」

微微一頓,北界王目光一閃,忽然說道;「其實,界王拳最注重的,就是修鍊者的身體,初次修鍊者,應該是要經過一番刻苦的修鍊,就彷彿冶鍊鋼鐵般,冶鍊自身的身體強度,但是,我看以你的身體來說,是不用做了。」

「……..按照我以往的想法,為了讓修鍊者的身體能夠達到我滿意的程度,如果讓我教授別人的時候,一開始是要做到可以抓住巴布魯斯和擊飛古雷格利,但是,你這小子既然能夠在這個比你來的星球大上十倍重力的地方行動自如,恐怖那兩個考驗對你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所以說,為了不至於浪費不必要的時間,那麼,這兩個考驗就都免了。」

「我現在就將界王拳的運氣要領和使用方法交給你,仔細挺好了!」

一邊向楚河解釋著,北界王一邊微笑著走到楚河的面前,他神色認真,極其耐心的給楚河講解起了界王拳的一系列行功技巧。

楚河不得不承認,雖然北界王的修為不怎麼樣,但是,在當老師這方面,他確實非常的稱職。

他的講解言簡意賅,語言生動,富有感染力,有一種啟發別人開竅的味道,一般資質的人聽了,也很能容易能夠理解,更何況是楚河的天縱之資。

當北界王將界王拳的技巧全部講完了的時候,楚河此時,也已經將其中的技巧全部瞭然於心,心領神會了。

「…….嗯,具體的技巧我已經傳授給你了,而你需要的,就是慢慢的聯繫,多則數十年,少則數個月,界王拳總有一天會被你給掌握的!」

北界王說完長舒了一口氣后,他先是喝了一杯水潤了潤喉,然後忽然上前輕拍楚河的肩膀,笑嘻嘻地說道。

聽著北界王此時的話,楚河的眼中精光四射中,忽然,他輕輕的笑了起來。

「喂,你小子笑什麼?」

北界王見到了楚河此時臉上的笑意,不由忍不住問道。

楚河看著北界王,神色一變,他的語氣,忽然變得有些傲然了起來。

「界王大人,你還是有點小瞧了我了!」

「哦,什麼意思!」

聽到楚河的話,北界王先是一愣,旋即目露閃爍的問道。

「我的意思是,你說的修鍊時間……..實在是太長了!」

楚河神色不變,微小著說道、

「什麼,時間長…….小子,你雖然資質不差,但是也不要小看了界王拳了,這可是我花費了許多年在創造出來的招式,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施展出來的!」

聽到楚河似乎把自己的界王拳給看輕了,北界王的心中頓時有幾分不樂意了,他吹鬍子瞪眼般的望著楚河,氣哼哼的說道。

而楚河此時則是嘿嘿一笑,他笑嘻嘻的說道;「那你可要看好了哦,接下來可不要太過吃驚了!」

「你說什麼?」

北界王神色困惑,聽到此時楚河的話,他完全猜測不到他要幹什麼?

只見此時,楚河立刻北界王的身旁,向著前方的空地方向走去,他先是環顧了一下四周,見到此時所處的周圍已經空無一物,才緩緩的停下了腳步。

在北界王的注視下,楚河的身體此時正一動不動,似乎是沉默了片刻后,只見他忽然閉上眼睛,一頭黑色突然無風自動,一股爆裂的氣息如同旋風,剎那間就從楚河的身體上爆發了出來。

轟轟轟!

氣息狂嘯中,瞬間如飛狼翻湧,只見楚河的雙目突然彷彿有火焰在熊熊燃燒一樣,他的雙拳僅僅的握住,與此同時,他的身體的肌肉瞬間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了起來。

「啊…….看我二倍的界王拳!」

在楚河的一聲吶喊之下,一聲狂猛的音波剎那間衝天而去,旋即,就見一股似乎是紅色的氣息從楚河的身體中如潮水般的洶湧而出。

楚河身上的這股氣息瞬間飛天而起,,就彷彿是天神的咆哮,下一刻,整個北界王星的大地就顫抖了起來,空中中氣流不斷地衝擊中,突然「噼啪」一聲,無數的閃電雷霆霹靂而下,場面頗為震撼、

親眼看到此景此景,即便是以北界王的見識,此時,他的神色也不由驚呆了起來。

「這…….這是界王拳,這正是我的界王拳,他……他竟然在這麼短是時間中就掌握了,怎麼可能!」

北界王此時可以說是瞠目結舌,大大張開的嘴巴足夠塞進一個鹹鴨蛋了。

雖然說他也見過不少的強者,有些甚至是傳說中的超級強者,但是,他卻從來沒有見過學習能力如此強悍的人。

而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可以把他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界王拳這麼簡單的就掌握完畢,這對他自己的打擊,可以說,實在是不小。

此時的北界王,突然心中湧現出一種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的感覺,他的心中,無端的,就是一陣失落。

好在他的心性在四大界王中是最闊達的,稍稍沮喪了一會,他的心中便突然湧現出了一抹高興之意。

因為此時的他,忽然想到,眼前的這個資質如此強悍的人,是出自於他北銀河的人,而且,現在更是在他的門下修行,自己現在也算是他的一個老師,自己的弟子越強,他臉上的光彩,也就越多。

此時的北界王,越看楚河,他的心中越是欣喜。

楚河在他的眼中好似是一塊無限發光的寶石,其中的光芒閃耀幾乎如同太陽,而除此之外,任何其他的武者,在他的面前,似乎也就如同石頭一般,黯淡無光,似乎已經沒有資格與其相提並論了。.. 「………哈哈,等以後如果讓東、南、西其他三個界王見到這楚河的資質的話,不知道他們會做什麼表情,一定會很吃驚吧,嘿嘿嘿嘿!」

此時,北界王心中正不斷地遐想起來,他雙眼冒光,不大的臉龐上,紅光滿面,似乎神色開始變得越發的興奮起來。

而此時的楚河,雖然是初次學會界王拳,但是依靠他右眼賦予的瞬間學習的能力,他現在已經完全領悟了其中的技巧,所以說,氣息的運轉幾乎已經是得心用手,施展出來也是遊刃有餘。

此時此刻,在給界王展示過界王拳后,下一刻,他氣息一斂,全身上下原本澎湃如將和巨浪清晰可見的氣息,瞬間便一下子消失無蹤,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似得。

楚河的這種對於界王拳收發自如的運用技巧,讓北界王在親眼目睹之後,心中更是大為滿意,他嘴角含笑,不斷的點頭稱讚,臉上的笑容似乎已經呈現出一副完全地掩蓋不住樣子,並且似乎已經越擴越大了。

高興之餘,北界王心中忽然也被這種楚河驚人的天資隱隱的生出了一絲無奈之意。

優秀的弟子在某種時候,其實,也是會令教他的人感到頭痛的。

這頭疼就在於師無可教之物。

他苦心鑽研多年,一直引以為傲的界王拳竟然如此輕易的就被學會了,北界王覺得,恐怕要不了多久,楚河就會把他身上所有所會的武功全部給學會。

一向頗為自負的北界王,此時,他的心中竟然也有可幾分沮喪。

一想到將來自己面臨教無可教的境地時,北界王的心中就有點羞愧的感覺。

「已經答應傳授他武功了,如果等他向我開口說學什麼的時候,我卻說你已經學會了我最厲害的招式了,那多沒面子啊,總不能被他小瞧了!」

「我的元氣彈,最厲害的這個壓箱底的絕招一定要等到最後才教他,不能讓他很快的就學會,嘿嘿,這樣吊吊他的胃口也很有趣!」

因為楚河在短短的時間就學會了自己的成名絕技,界王拳,北界王心中感到頗為慚愧之下,為了維護住自己的面子,他心中已然決定,要將自己最後的絕技元氣彈,藏到最後一刻。

在這之前,就先教給他其他的零碎的武功吧。

楚河自然不知道此時北界王心中忽然有了如此的想法,此時,剛剛施展完了界王拳的他,身體在劇烈的運動之下,忽然,他的肚子中傳來了咕咕的叫聲。

這咕咕的叫聲自然是表示楚河的肚子餓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楚河低著頭,心中不由感嘆起來;沒想到這界王拳竟然會導致肚子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