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姑娘的力氣不小,綠蘿和薄荷兩人聯手纔將其拉住,但就是剛纔那幾下,姑娘的額頭已經紅腫一片,看得出她還真是下了狠心。朱明玉這纔看清姑娘的容貌,雖然臉頰被凍加風吹得通紅也要皸裂,額頭還有一片紅腫,但她確實是個美人,而且是很高貴典雅那一款的。

朱明玉本來要說不認識的,但是向來以貌取人的她話到嘴邊卻變成了:“嗯……好像見過。”

孫嬤嬤也沒想到朱明玉會真的認識這個姑娘,於是問道:“那麼大小姐預備怎麼辦?”

“先帶回去再說吧。”朱明玉看着她的眼睛覺得她好像認識自己,但是自己卻沒有印象,要是因爲懷疑而真的選擇不管,萬一自己錯了,害死了她怎麼辦?有些事情,她寧可做了知道錯了後悔也好過因爲不作爲而後悔一輩子。

“可是……她來歷不明。”孫嬤嬤還是不太放心。

韋氏沒有說話,不過看來和孫嬤嬤是一個意見,並不同意帶她回去。

“問清楚了再帶回去吧,不如先把她送到你的莊子裏?”孔嘉譽倒是提出了個不錯的折中辦法。

“那就送她去那吧。”朱明玉也明白她們的顧慮,不過孔嘉譽怎麼對她的莊子這麼清楚,要知道那是孟氏的嫁妝,朱承業並不管,都是恆王妃派人幫朱明玉打理的。

韋氏和孫嬤嬤這次沒有反對,韋氏安排了一輛車和一個護院去送姑娘去朱明玉在繁城鄉下的莊子,其他人終於可以出發了。

秦氏雖然不喜歡朱明玉,但還是盡了繼母的職責,給朱明玉請了大夫來看,給她開了些安神的藥,朱明玉以此爲由,躲在了榆園裏不出去。朱明琛送來了一些平安符和讓朱明玉打發時間的小玩意,不過朱承淑也送了東西進來倒讓朱明玉有些沒想到。朱明玉雖然拒絕了朱明瑤的探望請求,但卻派丫鬟送了另外一對珠花給她。

三夫人馬氏和四夫人王氏也知道了朱明玉在普濟寺收到驚嚇的事情,馬氏沒有親自來,只派人送了東西給朱明玉,王氏則親自來看朱明玉了。

不過朱明玉並沒有見她,王氏在碰壁後又去見了朱老夫人,還隱晦的提起了壽宴那天秦克己和朱明玉碰面之後朱明玉哭着離開的事情。

朱老夫人雖然覺得王氏碎嘴又多管閒事,端着嫡母的架子告誡了她一番打發她走了。不過之後還是把鄭嬤嬤叫來了,鄭嬤嬤確認朱明玉確實被嚇到了,夜裏經常驚醒。朱老夫人聞言,即使還有懷疑也不便去問了,還派人送了不少補品去榆園,讓朱明玉好好休養。

事實上,朱明玉雖然有些後怕那天的事情,倒沒有被嚇得那麼嚴重,閉門不出會省掉很多麻煩。比如說非要讓自己給他個交代的秦克己,比如說對她敵意滿滿的朱明琇。

不過沒想到的是王氏竟然來看她,而且在她走了之後鄭嬤嬤就被叫走了,雖然鄭嬤嬤回來沒說朱老夫人問了什麼,卻對自己說秦克己這兩天就要走了,老夫人的意思讓她繼續休養不要出門。

姜嬤嬤看出了其中的暗示,提醒朱明玉別和秦克己走的太近,畢竟年紀都不算小了,他是秦氏的孃家人,而且還差着輩分,傳出什麼就不好了。

朱明玉趕緊制止了姜嬤嬤要繼續說教的話,她不是小孩子,豈會不明白,不過她倒是有些猜到了那天的裙子腳是誰的,八卦是天性,不過王氏也太不把自己當回事了吧,找個機會應該敲打下她這伸的太長的手。

秦克己在被帶回朱家後,秦氏趕緊給自己哥哥秦克儉去了一封信。不過秦克儉好像在沒收到信之前就已經讓自己兒子來接秦克己了,於是信出去沒兩天,秦力言復返朱家,當天沒做停留就把秦克己給帶走了。

不過流言已經傳開了,說是朱家大小姐在普濟寺會情郎但被人驚擾,嚇病了,不過這個流言不知爲何並沒有傳到榆園裏。

在秦克己走後第三天,朱明玉終於走出了榆園,第一件事就是規規矩矩的去給朱老夫人請安。其實除了朱明玉以外,秦氏韋氏還有朱家的少爺小姐們都是每天請安的。

朱明玉在去鬆園的路上碰到了朱承淑和孔佳怡母女。

“姑母和表妹也是要去祖母那裏嗎?”

朱承淑見了朱明玉倒是很親近,拉過她的手問道:“嗯,明玉好了嗎?怎麼會遇到那種事的,唉……”

“已經沒事了,明玉還沒有謝過姑母送來的安神香。”

“那些是譽兒……”朱承淑的話說道一半就被孔佳怡打斷了。

“母親,我們該走了。”

“我也是要去給祖母請安,這陣子一直在養病都沒去,一起吧。”朱明玉倒不是非要和他們結伴而行,不過爲了確定一件事。

孔佳怡聞言拒絕:“我們走的快,表姐剛病癒,還是慢些走吧。”

朱承淑有些無奈,抱歉的看向朱明玉,道:“明玉,你不用急,母親不會介意的。”然後就被孔佳怡拉走了。

果然,孔佳怡似乎更討厭自己了,朱明玉想。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19 教訓

等朱明玉到了鬆園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朱老夫人問了朱明玉的還有沒有半夜驚醒的情況,朱明玉說自己並無大礙,也趁機表達了下對朱老夫人的感謝和孺慕之情,朱老夫人對她似是很滿意,到了最後散了其他人,竟留了朱明玉、朱明琇和孔佳怡陪自己用早膳。

朱明琇和孔佳怡最近常在朱老夫人膝下承歡,一日三餐多在鬆園吃,不過留朱明玉還是頭一次,這讓秦氏很不高興。但是自己女兒還是一副淡然平常的表情,看着她最近紅潤了不少的臉色,又覺得讓她在這裏吃飯哪裏比得上在自己那裏吃的隨心所欲,於是也沒說什麼酸話,帶着朱明璨就走了。

朱明玉並不喜歡和朱老夫人一起吃飯,朱老夫人年紀大了,喜歡甜食,但是朱明玉對於甜絲絲的八寶粥和膩死人的奶黃包一點都不感興趣,於是只草草喝了一碗粥吃了些小菜便放下了筷子。

朱明見朱明玉撂箸,關心的問道:“大姐怎麼吃的這麼少,是不合胃口嗎?”

“我不喜歡吃甜食。”朱明玉大方承認,倒是讓等着她話茬的朱明琇一時接不上了。

朱老夫人一聽,又讓丫鬟上了些小籠包,朱明玉這才繼續又吃了些。

孔佳怡其實也不喜歡吃甜食,最近總跟朱老夫人一起吃飯她也吃不下多少,上了小籠包之後她也多吃了幾個。

朱老夫人一看便明白了,有些不高興,一個個都不喜歡吃何必勉強,於是吃完飯便把她們都打發走了。

出了鬆園,孔佳怡便向朱明玉發難了:“都是你,惹得外祖母不高興了。”

“明明是你們不喜歡吃甜食還非要裝作喜歡,祖母最不喜這種表裏不一的做派了,我看你們應該好好反省一下,還有,再這麼沒大沒小的別怪我要去找祖母評一評理,看誰家表妹會對錶姐大呼小叫的,沒一點閨閣千金的禮貌和教養。”

朱明玉端起了長姐的架子教訓孔佳怡,把孔佳怡說的一愣一愣的,朱明琇卻是深知朱明玉爲人的,她雖然最近低調了許多,但從來就不是一個容易善罷甘休的人,於是便出面打圓場了。

“大姐,佳怡她沒有怪你的意思。”

“還有二妹你也是,”朱明玉順帶着把朱明琇教訓了上了,“你們兩個常在一起,你這個當姐姐也不知道教教她什麼是長幼尊卑,下次別讓我再提醒你們這些。”說完也不管她們二人如何反應,施施然帶着木棉和木槿就走了。

孔佳怡瞪着朱明玉的背影,半天沒緩過神來,朱明琇碰了碰她的肩膀道:“咱們也回去吧,你非要和她置氣做什麼?她那脾氣,從來就不得大伯父喜愛,犯起渾來連大伯母都要繞着走,除了祖母她還把誰放在眼裏過。”

孔佳怡憤憤道:“我就是看不慣她那個囂張的樣子,流言都滿天飛了,虧她還有臉教訓我。”

“不是我說,秦家小舅舅怎麼會看上她的?” 豪門之賀總裁的剽悍嬌妻 朱明琇一聲嘆息。

孔佳怡咬着嘴脣不再說話了。

回去的路上木棉忍不住問朱明玉:“小姐,您爲什麼要在那裏教訓表小姐?離鬆園很近,萬一老夫人知道了怎麼辦?最近老夫人可是對錶小姐很好,甚至連二小姐都要靠邊站。”

“她不過是寄居在這裏的,我要是任她在那裏指責才讓人笑話,祖母知道了也會明白我那是爲了表妹好。”

孔佳怡對她的厭惡是從何而來呢?朱明琇的影響應該沒有那麼大。

木棉又忍不住問了一句很笨的話:“要是老夫人不明白呢?”

“能怎麼辦?涼拌。”朱明玉一笑。

“怕什麼,小姐又沒錯,就是表小姐過分。”木槿倒沒有木棉那麼擔心,她一向是擁護朱明玉所有決定的。

她覺得最近小姐老實過頭了,要是再被表小姐欺負了,那纔是說不過去,這樣敢說敢做纔是她的小姐的做風嘛。

幾個人到了榆園,朱明瑤正等在那裏。

“大姐。”

“你吃過了嗎?”朱明玉隨意問道。

“嗯,吃過了,”朱明瑤拿出一條手帕遞給朱明玉。

朱明玉接過一看,手帕上繡着一對哈巴狗,樣子憨態可掬,十分精緻,笑道:“送我的嗎?真好看,你的手藝愈發精進了。”

朱明瑤有些不好意思了:“比大姐送我的東西差遠了,不過我也沒什麼能回禮的,我記得大姐不喜歡花,倒是喜歡小貓小狗什麼的,就繡了這個。”

“這還不好,我都捨不得用了。”朱明玉笑道,她確實很喜歡小動物。

“大姐要是喜歡,我再給你繡一個。”

“不用了,一個就夠。”這手帕一看就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可不是一兩天可以繡好的,朱明玉覺得朱明瑤投桃報李的行爲比禮物本身更爲珍貴,便道,“你的手藝好到我都想拜你爲師了。”

朱明瑤有些受寵若驚:“大姐要學我當然會教你。”不過她記得大姐最不喜歡的就是這些事情。

“千萬別,我說說而已,你也知道,我最討厭這些。”朱明玉苦着臉道。

“我就說嘛……”

周圍的丫鬟都笑了起來。

很快,到了臘月二十三,朱明玉最近一直每天都去給朱老夫人請安,朱老夫人對她也親近了不少,不過卻不再留她吃飯,朱明琇和孔佳怡也都沒再被留下用膳了。

朱明玉收到了京城的來信,恆王妃沒有辜負朱明玉的期待,在信裏夾了幾個方子,一起寄過來的還有一些有助於中風病人恢復好轉的藥材。朱明玉很高興,提筆給陳柔寫了一封信,連同藥方和藥材派人給知府李家送去了。

姜嬤嬤見了信之後卻有些擔心,雖然王妃在信裏還是很關心的詢問了朱明玉最近的情況,但是卻沒有提要接朱明玉去京城的事情,這樣的情況還從來沒有過。

要知道,這些年朱明玉其實都是在京城過年的,這次讓朱明玉年前就回來的情況就很不對勁。

相較姜嬤嬤的擔心,朱明玉顯得有些沒心沒肺的,每天吃好喝好,沒事還會給大家講個故事,日子過得十分滋潤。

不過關於朱明玉和秦克己的流言終於傳到了朱明玉的耳朵裏。

小劇場:

朱明玉:大家好,我是女主角,第一次上推薦還有些緊張,想給大家推薦一部好友天醉子的作品《惟美食與輕不可辜負》,講述辦公室愛情的輕喜劇,希望大家喜歡~\(≧▽≦)/~

秦克己:嗯,我看過,還不錯,推薦~

朱明玉:你怎麼來了,離我遠點,沒聽說過流言猛於虎嗎?

秦克己怒:怎麼,大不了小爺娶你!

朱明玉:切,你想娶我還不想嫁呢!

秦克己:朱,明,玉!有種你再說一遍!

女人就要狠 朱明玉:沒種,我不說,大家別忘了去看呀……

跑。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20 木香的保證

要說怎麼被朱明玉知道的,還得從讓她莫名其妙遭遇死亡威脅的籤說起。上面不是寫小心火燭嘛,後來朱明玉想起來便讓人去打聽下最近有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這一打聽,沒聽說哪裏走水,倒是聽到了有關自己和秦克己的流言,不僅如此,還有朱明玉在朱家的行事作爲也被拉出來被世人品評了一番。

現在繁城只要有頭有臉的人家都知道了朱明玉是個囂張跋扈而且行爲不檢的女子。

姜嬤嬤怒不可遏,要先教訓下打聽消息回來的小丫頭,再去找是哪裏傳出來這樣的話。不過被朱明玉攔下了,現在控制已經是控制不住了,誰傳出來的好查,她在意的其實是另外一件事。

朱家下人並不少,照綠蘿所言,這件事其他院的人都知道,但是唯獨榆園的人一無所知,到底是誰封鎖了消息沒讓她們知道。

姜嬤嬤更氣憤的是朱家人竟然知道了卻沒有及時阻止流言的傳播擴散,到底有沒有把朱明玉當做朱家人,當做正經的朱家大小姐。

朱明玉勸了姜嬤嬤半天才讓她消停下來,不過姜嬤嬤冷靜下來後要朱明玉給王妃回信,提起這件事,重點說下朱家人對此放任不理的態度。

在當世名聲對於一個未出閣的女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她並沒有想挑戰世俗。別說她根本對秦克己沒意思了,就算是有意思也不可能嫁給他,他是秦氏的族弟,比她高出一輩,就這麼一點能讓她被人指指點點到死了。她雖然還沒想這麼快就把自己嫁出去,但是卻也不想被這件事影響了。

不過朱明玉倒是覺得此事沒有必要說,如果恆王妃一直關注着她,那麼即使她不提,自會有人告訴王妃。還可以看看王妃是不是真的看中她,並沒有因爲之前朱明玉的一再表現而放棄她。

而且她從來就不是那種習慣有問題依靠別人去解決而不自己想辦法的人。幫的了一時幫不了一世,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可以解決,但是依靠了別人之後只會產生惰性,與其以後不知所措,不如一開始就靠自己。養母就曾說過她,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憑藉一己之力解決,尋找助力並不是依賴別人,不過助力不能當做主力。

而她現在還不想用到王妃這個助力,她從來不是遇事退縮的人,只不過到這裏以後在沒搞清情況之前她一直選擇低調,但也不是誰都能踩一腳的,那麼就拿這次的事情開刀好了,不管是誰,她都會讓他明白什麼話不能亂說。

雖然榆園的氣氛受到這件事的影響變得有些低沉,不過還是不能影響整個朱家迎接新年的喜氣。

不過總督府突然派人送了帖子過來,程雙請朱明玉元宵節時候出去賞燈看煙火。幽州的民風還算開放,女子並不是只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重大的節日慶典也可以看到很多出遊的姑娘們。不過程雙這個帖子下的還真是早,現在還沒到除夕,她足足提前了二十天。

尤其在朱明玉出了那樣的傳聞之後,程雙竟然如此正式的邀請她出去,可見她與自己結交的誠意。

這件事讓姜嬤嬤的精神重新振奮起來了,認爲總督家的帖子下的這麼早,說明十分重視,雖然小姐有王妃這個靠山,但畢竟遠在京城,能與當地最爲勳貴都程家小姐交好也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於是接到帖子後姜嬤嬤就要去找秦氏給朱明玉做幾件新衣服,又開始準備挑選朱明玉那天戴什麼首飾。

朱明玉趕緊攔下了她,說還早,而且衣服前陣子剛做完,沒必要去找秦氏再要。

姜嬤嬤覺得朱明玉這是收到流言的影響纔會如此隱忍,於是把造謠的人罵了半天。聽着姜嬤嬤不帶重樣的花式罵人,朱明玉的心情好了很多。

流言蜚語再可怕又如何,她並不是一個人在面對。

朱明玉在鄉下的莊子派人來送東西了,來的人裏竟然有在普濟寺向朱明玉求救的姑娘。

她似乎在莊子裏過的還不錯,臉色好了,皮膚看着也細膩了,只是手上的傷還沒好利索,不過整個人看起來還是光彩照人多了。

“爲什麼是你來?李嫂呢?”木槿問道,她對這個莫名其妙抱着自家小姐大腿不撒手的人有着很強的戒備。

姑娘並不在意木槿的態度,恭敬的答道:“李嫂懷孕了,不方便,所以就讓我來了。”

姜嬤嬤在旁邊看着單子,看到姑娘的樣子也忍不住讚了句:“好標緻的丫頭。”她也知道普濟寺的事情,不過看着這姑娘覺得很面善,倒也生出幾分好感。

只能說,世人通常都是以貌取人的,對於容貌姣好的人總是會不自覺多出幾分寬容和善意,像木槿這樣不被表象迷惑的反倒是少數。

朱明玉看着姑娘,問道:“其實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奴婢叫木香。”

“木香……”朱明玉唸叨着,“你原來叫什麼?”

木香答道:“自從小姐救了奴婢,奴婢就是小姐的人,所以擅自給自己取了這麼個名字。”

“你還敢取這個名字!”木槿不高興了。

朱明玉示意木槿不要說話,自己繼續問道:“你怎麼知道我能救你?”

木香思索了一會兒,才擡頭對朱明玉道:“小姐,我並不想騙你,只是現在我不能說,不過以後我會告訴你,但我發誓我絕對沒有要害你的心。”

木槿一聽,呵斥道:“大膽,有你這麼跟小姐說話的嗎!小姐讓你說你就說,費什麼話。”

木棉拽拽木槿,讓她聽聽小姐怎麼說再發火,這丫頭的脾氣是越來越不好了,連小姐都變了,她怎麼還是這樣咋咋呼呼的。

木香低頭跪下並不言語。

朱明玉也不想勉強,再糾結這個也沒意思,聽她這麼跟自己說話,倒是帶着一種公平談判的意味,她的身份背景似乎很有內幕,反正也不急在一時,便道:“你起來吧,那等你想告訴我的時候再說。”

木香對於朱明玉話似乎並不驚訝,而更像是意料之中,不過她卻沒有起身,繼續道:“小姐,請您留奴婢在身邊,奴婢一定盡心盡力爲小姐所用,萬死不辭。”

“你不要得寸進尺!”木槿氣急了。

這次連姜嬤嬤和木棉都覺得木香的請求有些逾矩了,本來小姐救了她就是天大的恩情,還把她放到了莊子裏,她不但隱瞞自己的情況還要留着小姐身邊,哪個頭腦清醒的人會同意冒這個險啊。

不過朱明玉顯然就是那個頭腦不清醒的人:“嗯,那就留下吧。”她不是信任木香,而是人都救了,再搞得恩人變仇人,她更虧大了。

所有的選擇都面臨風險,雖然風險不一定和收穫成正比,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膽量敢上位者談條件,所以她想給她個機會,看看她到底能爲自己做什麼,做到什麼地步。

小劇場:

木棉木槿:大家好我們女主忠心的下屬,聯手向大家推薦好友糖果兔sweet佳作《首席舊愛不過期》,

講述一個寵戀情深的故事,也許在你不知道的時候,我已經愛上了你……

文已經很肥了,可以下手啦~

木棉:我就是那代表光明的莫辰,素櫻你是我的╭(╯ε╰)╮

木槿:我是那代表黑暗的蘇夜,素君你永遠不能離開我@( ̄- ̄)@

木香飄過:我不是女主,只是路過。

木槿:誰要你當女主呀,哼╭(╯^╰)╮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21 不去也得去

朱老夫人知道了總督府下了帖子來,倒是把朱明玉叫過去問了幾句,還給了她幾件首飾,囑咐了她幾句,順便委婉的提了下能不能到時候把朱明琇她們幾個也一起帶上。

繁城每年十五都會放煙花,在繁城偏東的望月樓是最好的觀賞地,也只有總督府這種實力才能包下整個望月樓,組織繁城的豪門世家一起觀賞,不過畢竟空間有限,帖子也是有限的,往年朱明玉不在家,朱家並沒有接到過帖子。

朱明玉倒是沒馬上應下來,只是說問下程雙還有沒有位子。倒是孔佳怡那邊聽說自己出去還要沾朱明玉的光,放出話來說自己寧可去也不要朱明玉施捨。

倒是朱承淑還特意來找了朱明玉一次,讓她不要跟孔佳怡計較,可能的話幫她也爭取一張帖子,朱明玉也照舊說是會問程雙。就是這樣的回答,也讓朱承淑感動的拉着朱明玉的手直說她是個好孩子,有福氣。

朱承淑走後,姜嬤嬤有些感嘆說這女人的命真是難以預料,朱承淑和孔贊再怎麼兩情相悅,夫妻恩愛,卻也躲不過生死離別,這沒了丈夫的女人日子還真是不好過。

朱明玉倒是沒姜嬤嬤感慨那些,她只是覺得像朱承淑這樣柔弱的女人還真不像個能做當家主母的料兒,難怪會被孔家欺負得只能回孃家。倒是她的兒女跟她一點都不像,孔嘉譽心思深沉,孔佳怡刁蠻任性,也不知是怎麼養出來的。

除夕很快來臨,朱家的團圓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朱明玉依然是姐妹裏吃的最多的一個,爲了避免尷尬,她繼續打賞了廚娘。連帶的效應是,只要朱明玉的榆園要的東西,廚房做的總是最快的,也是最用心的,讓朱明琇知道後私下跟韋氏抱怨了好幾次。

朱明玉也不知道爲什麼,她到了這邊之後就特別能吃,也只能理解爲自己這個身體正在發育中,捏捏自己還是很苗條的腰身和纖細的胳膊腿,她覺得多吃點也沒什麼。

程雙接了朱明玉的信,很快回了信,一起來的還有其他幾個人的帖子,讓朱明玉有些沒想到,而朱老夫人對朱明玉愈發滿意。

因爲是難得的煙火表演,本來朱明玉想帶姜嬤嬤一起去,不過姜嬤嬤說自己年紀大了,不如讓小丫鬟去見見世面,於是朱明玉便決定帶着三木和薄荷去了。

木香確實是個能幹的,這沒來幾天便就贏得了姜嬤嬤的歡心,原因在於她算得一手好賬。在榆園裏木棉管朱明玉的生活起居和衣服,木槿負責外院交涉和小丫鬟的調教,姜嬤嬤則管着朱明玉的月例錢物和孟氏留下的嫁妝。

但是姜嬤嬤畢竟年紀大了,年底的賬目又多,她算起來難免力不從心,木香看到後主動提出幫姜嬤嬤。姜嬤嬤在試探了她幾次後也覺得她是個可造之材,而且難得的不貪心,便對朱明玉說她是個好的,於是木香便插手了榆園的核心事宜,幫助姜嬤嬤算賬。

因爲有姜嬤嬤在旁盯着,朱明玉倒是不擔心木香能翻出什麼大浪來,況且自己也不是個傻子。她看的出來,自從那天過後,木香很快的進入了自己的角色,雖然她一看就不是做慣丫頭的人,但是不管讓她做什麼都很認真也肯學。對於這樣踏實能幹的人,即便有些小心思,也不影響朱明玉對她的好感。

前世朱明玉是做人力的,知道知人善用纔是做管理中最難的,做一個領導可以業務不是那麼好,但是如果可以有幾個忠心得力的手下爲其所用,對其忠心,那麼這就是個頗爲成功的領導。

對於這樣的安排,木棉依然是沒什麼看法,她不是個聰明機靈的人,能做到大丫鬟的位子上靠的只有忠心和踏實,既然小姐那麼聰明都人都相信她,那麼她也信。木槿自然是不服氣的,不過在挑釁了幾次都只得到木香的迴避後更覺得她心思深沉別有目的,但一時又沒有證據,只能等機會再到小姐面前揭穿她的真面目了,她就不信她能忍多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