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姜子姍被揭了短,又尷尬又難堪,「爸,這怎麼能一樣呢?明睿這孩子單純,我不多看著點能行嗎?」

「怎麼不一樣?我看就是一樣的。就是你這個當媽的不對,不合格,不靠譜。我都替你感到丟人。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明睿是男孩子,你得放手,讓他經歷風雨,去摔打,這樣才能成才。你聽了嗎?你非要把他養成軟弱的性子才甘心是吧?」姜老爺子很生氣的罵,「也就青城脾氣好,你看換個人不得天天跟你吵架?」

見閨女還是一臉不服氣,姜老爺子接著訓,「明睿有喜歡的女孩子,我聽了都高興,你還不樂意,知足吧你。從元寶十四五歲起,我就盼著他有喜歡的女孩子,心都操碎了,他都沒有女朋友。要是元寶能像明睿似的,高三給我領回個孫媳婦,我高興的都能多活十年。」

姜子姍嘴角一抽,「明睿和元寶的情況不一樣,爸,現在外頭的小姑娘可不簡單,一個個的可勢利了,哼,說白了不就是看我們家明睿家世好嗎?」

「你拉倒吧!你家有個屁的家世?不就是有幾本破書嗎?書香門第,也就唬人的好名聲罷了。你住的那宅子,不還是我掏錢買的嗎?」姜老爺子直接就把閨女噴回去了。「何況人家小姑娘根本就不喜歡明睿,明睿都和我說了,是他暗戀人家,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你這樣一鬧,讓明睿如何自處?」

姜子姍氣得臉都紅了,可這是自己的親爹,她能怎麼辦?

「明睿那是護著她呢,明睿這麼優秀,她能不喜歡?不過是欲迎還拒,吊著明睿的心思罷了。爸,你是不知道那個樂果橙多可惡,居然問我家裡有皇位繼承嗎,你說她多會氣人?膽子還大,之前還鬧過跳樓,可想而知是什麼樣家庭的孩子了,我是不會同意明睿和她在一起的。」姜子姍氣急敗壞的說。

姜老爺子一下就笑了,「對呀,你家有皇位繼承嗎?」隨後目光一凜,「等等,你說明睿喜歡的姑娘叫什麼?樂果橙?是這個名兒吧?」

姜子姍點頭,「對,是叫樂果橙。人長得是不錯,性子卻不討喜,尤其是那張嘴,跟刀子似的,特別討厭。」

姜老爺子眉頭越皺越緊,和管家交換了個眼神,管家會意,立刻走開,很快又回來了,手裡拿了一張照片,遞到姜老爺子的手裡。

「是這個小姑娘吧?」姜老爺子把手裡的照片給閨女看。

「爸,您怎麼會有她的照片?明睿給的?爸,就算他找了您幫著說情也沒用,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姜子姍情緒十分激動。

「你放心好了,人家小姑娘壓根就看不上你兒子。」姜老爺子直接擺手,樂果橙分明是他孫子元寶喜歡的女孩子,哪有他外孫什麼事。雖然他也很疼外孫,可好姑娘還是得先緊著親孫子。

姜老爺子對樂果橙的印象可好了,小姑娘又機靈又懂事,長得還好看。能讓他孫子喜歡會差嗎?子姍還嫌棄的不要不要的,什麼眼神?姜老爺子表示很唾棄。

隨即又嘆了口氣,他這個閨女呀,眼光一直都不行。當年他幫她挑的女婿她死活看不上,非看上青城這個渾身書卷氣的小子了,不是說青城不好,而是和他看中的那幾個比,差了點。好吧,是差了很多點。

現在,青城不過是個窮教授,而他當年看中的那幾個全都是政界商界叱吒風雲的人物。隨便嫁一個,也不至於日子過得這樣拮据。

「行了,我跟你保證,人家小姑娘絕不會和你兒子有什麼的。不是急著看明睿嗎?去吧!瞧你那點出息。」知道被找麻煩的小姑娘是樂果橙,姜老爺子看閨女就不大順眼了,立刻就想把她打發走。 姜子姍一走,姜老爺子就對著管家搖頭,「子姍呀,看人的眼光多少年如一日,還是不行。」

管家微笑著,「子姍小姐這一回是看走了眼。」

姜老爺子撇嘴,「她有不走眼的時候嗎?你不用給她留面子。」

管家但笑不語,然後換了個話題,「也不知道果橙小姐受沒受委屈。」

姜老爺子聞言皺緊了眉頭,不過片刻就笑了,「那丫頭古靈精怪的,不是個會吃虧的主兒。沒見子姍氣成這樣嗎?肯定沒佔到便宜。樂果橙那丫頭片子的嘴巴呦,鋒利著呢。」他是親身體會過的。

想起閨女說的那句「你家有皇位繼承嗎」,姜老爺子就想笑,他很想對樂果橙說,「我家有,有姜氏總裁的位子繼承,趕緊嫁到我家來吧。」

姜老爺子怎麼會有樂果橙的照片?當然是從姜別的手機里偷出來的啦!

對,沒錯,姜老爺子趁姜別洗澡的時候偷看了他的手機,發現他手機相冊設了密碼。姜老爺子轉身就請了位高科技人才,找機會把相冊內容給偷出來了。

放電腦上一看,嘿,全是同一個女孩子的照片,這個女孩子他還見過。姜老爺子那個高興勁兒就別提了,老淚都掉下來了。

太好了,有生之年,終於可以看到孫子娶媳婦了。

姜老爺子可不是他閨女那樣的勢利眼,只要孫子喜歡,願意娶,什麼樣的他都能接受。外孫攤上這麼個挑剔的媽,以後可憐嘍!

「瞧咱果橙長得多好看,笑得多喜慶。」姜老爺子和管家湊一起看樂果橙的照片,看著,誇著,越看越滿意,越看越覺得和孫子般配。並且再一次吐槽他閨女眼光不好。

也不知宋青城夫婦怎麼和兒子交流的,反正這倆是一臉失望的離開的,宋明睿沒和他們一起走,而是留在了姜家老宅。

對此,姜老爺子不置一詞。

第二天八點,樂果橙坐上林丘安排的車子去試鏡,試鏡的地點就在環宇。

林丘已經在公司門口等著了,可見對樂果橙的重視。他看到樂果橙從車上下來,嘴角就忍不住抽了一下。短褲,T恤,小白鞋,一張臉素麵朝天,樂果橙這是壓根沒把試鏡當一回事啊!

林丘帶著樂果橙往裡走,一邊走一邊告訴她今天還有一位選手和她一起試鏡,讓她不要緊張,自然發揮表現出真實的一面就行了。

樂果橙點頭,表示明白了。

到了試鏡的場地,林丘過去和導演說話,樂果橙果然看到還有一個女孩子,個頭挺高,得有一米七五,身材也很好,長得也漂亮,穿著一件白色的連衣長裙,可仙了。

那女孩看到樂果橙,一愣,又看到她是被林丘帶進來的,臉上的敵意就更重了。本來QS的代言基本定下是她了,沒想到卻節外生枝跑出來個人跟她競爭,她會高興才怪。

董燦兒打量著樂果橙,越看越輕視,這麼矮的個頭還想做模特?身上穿的,哎呦,那是什麼品味?臉上連妝都不畫,就這還想跟她競爭?切,她還真不看在眼裡。

「過來。」林丘對著樂果橙招手。

樂果橙快步走過去,林丘解釋說:「老吳,這就是我說的那個女孩樂果橙,你看她的外在條件是不是特別好?我覺得她比董燦兒更適合QS的代言。」

又對樂果橙說:「這位是娛樂圈最有名氣的導演,執導過不少大片,你喊他吳導就行。」頓了一下,「還有QS方面的負責人,路上堵車,還沒到,估計一會才能到。」

樂果橙彬彬有禮的打招呼,「吳導好,我是樂果橙,請多多指教。」

吳導點點頭,打量著樂果橙,眼神越來越亮,拍著林丘的肩膀,贊,「是個好苗子,你的眼光一如既往的毒辣。」

「你也不賴。」林丘恭維回去,臉上是自豪的笑容。

吳導繼續打量樂果橙,雖然眼前這女孩素著一張臉,不如董燦兒光彩照人,但以他閱人無數的眼光來看,這女孩上了妝一定驚艷。而且光是這份寵辱不驚的沉穩就是董燦兒拍馬都不及的。

董燦兒也還不錯,外形佳,臉盤也拿得出手,唯獨就是少了點靈氣。

「先化妝吧。」吳導說。

林丘點點頭,就帶著樂果橙去了化妝間。

給樂果橙化妝的是個男的,一邊耳朵上戴了好幾個耳釘。林丘對樂果橙說:「這是波波老師,由他給你化妝。」

又拍拍那男人的肩膀,「麻煩你了。」

看得出兩個人也很熟,樂果橙都有些佩服林丘了,這個人人脈真廣,走到哪兒都有熟人。

化妝師托著樂果橙的下巴看了看她的臉型,心裡就有底了,一邊給她化妝一邊贊,「底子真好。」

這不是恭維,是真的好,小臉嫩得像剝殼的雞蛋,皮膚白皙水潤,一點瑕疵都沒有,連粉底都不用上。眼睛大而亮,睫毛又長,眉形長得也好看。小巧的鼻子高而挺,嘴唇飽滿,唇線清晰。

只要稍微修飾一下,把優點更加突出就行了。

化妝師難得遇到底子這麼好的臉,也不由手癢,全神貫注的在樂果橙臉上精雕細琢。

四十分鐘后,化妝師凝視著手下的這張臉,心滿意足的收了手,「好了。」眼裡是驚嘆。

完美,太完美了!這是他從業十來年化過最漂亮的一張臉。

樂果橙轉身照鏡子,不由怔住了,鏡子里這個光彩照人美的不像話的女孩是她嗎?她知道自己好看,卻不知自己可以這樣好看。

「波波老師,你有一雙化腐朽為神奇的手,是我見過最棒的化妝師,謝謝你把我化得這麼漂亮。」樂果橙由衷的對化妝師表示感謝。

化妝師也很高興,「你的臉是我見過可塑性最強的。」

林丘也看了不過來,見慣了美女的他也不由一愣,眼裡閃過驚艷,隨即激動起來。看吧,他就說樂果橙可以橫掃娛樂圈,有這張美的讓人心顫的臉,QS的廣告代言妥妥到手了。

「再給她做個造型。」林丘按捺著興奮的心情。

化妝師點點頭,看了樂果橙一眼就把她的丸子頭拆開了,一番忙活,最後把一頂小皇冠扣在她的發間才算結束。

此時的樂果橙就像一不小心墜入人間的精靈。

「請,我的小公主。」林丘走過來,不由的聲音都柔和了三分。

他帶著樂果橙出了化妝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大家見到樂果橙的反應,「老吳,我們好了。」他故意大聲喊。

場上的人都看了過來,當看到林丘身邊的女孩時,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美,太美了!美的不像是真人,而像是從童話世界里走出來的小公主,是住在森林裡每天與朝霞花鳥作伴的仙子,是一不小心落入人間的天使,是在花朵上起舞的精靈。

身在娛樂圈,沒少見過美女,他們卻是今天才知有人可以美成這樣,就算穿著最簡單的T恤,也美得驚心動魄,讓人忍不住想把一切美好的東西捧到她面前。

「好!」導演一連說了三個好,激動不言而喻,舉起手中的相機對著樂果橙就是一陣猛拍。

董燦兒也驚艷了一下,可她看到導演的舉動和眾人痴迷的目光,眼底的嫉恨就更重了,一張俏臉也變得難看起來。

「天哪,美麗的東方女孩!太美了,QS的代言人就是她了!」突然一道生硬的中文腔調響了起來。

眾人回頭一看,就見QS的亞洲地區的負責人威廉先生一行人到了,他正雙眼放光的望著樂果橙,滿眼驚艷,「太美了,她是我見過最完美的女孩!」朝樂果橙走來。

董燦兒已經氣的臉都猙獰了。 董燦兒的經紀人趙偉也回過神來,立刻為自己的藝人爭取。「威廉先生,我是趙,咱們通過話的,您還看過我們燦兒拍攝的短片,十分讚賞,您不是有意向我們燦兒的嗎?」

連忙把董燦兒推上前,「威廉先生,這就是我們燦兒,董燦兒小姐,無論是長相和氣質都非常符合QS這個品牌。」

別跑,我的韓國王妃 董燦兒立刻綻開美麗的笑容,「威廉先生,您好!很榮幸能與您相識,希望我們有機會合作。」雙目含情,殷殷的望著威廉。

威廉也是熱情讚美,「我也很榮幸認識你這麼漂亮的小姐,你的笑容很美,很性感,我很喜歡。我也很期望與美麗的燦兒小姐合作。」

董燦兒大喜,「謝謝,謝謝威廉先生給我這次機會。」

她的經紀人也十分高興,「威廉先生放心,燦兒小姐十分有經驗,一定能把QS的內涵詮釋出來的。」

「no,no。」威廉先生大聲反駁,「你們誤會了,雖然燦兒小姐很好,但是這位美麗的女孩更好,更適合QS。」他指著樂果橙說。

董燦兒和她的經紀人不由傻眼了,「威廉先生,咱們明明說好了的,我們燦兒條件這麼好,吳導,吳導也誇我們燦兒外形好,吳導您幫著說句話呀!」趙偉追著威廉先生,試圖說服他改變主意。

威廉先生搖頭,「我們公司挑代言人,一定會挑最適合的。而她,在我眼裡就是最適合最完美的。」他看著樂果橙,再一次感嘆上帝對這個女孩太偏愛了。

「都沒有試過,您怎麼就知道誰是最合適的?威廉先生,我們燦兒為了這個代言準備了很久,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您總不能看都不看就否定了吧?這對我們太不公平了。」趙偉力爭,並給一些人使眼色,示意他們趕緊幫著說話。

趙偉和林丘相仿的年紀,都三十五六了,也是娛樂圈的老人了,名氣雖比不上林丘,但也不差多少。再加上他有後台,因此圈裡的人都賣他幾分面子。見狀都紛紛出言幫腔說話。最終說動威廉先生,讓董燦兒和樂果橙分別試鏡,公平競爭。

董燦兒鬆了一口氣,她是當紅模特,對舞台,對拍廣告早就駕輕就熟。只要給她機會,她絕對比還是學生的樂果橙出色。

她的經紀人已經打聽清楚了,這個樂果橙是個從沒接觸過廣告拍攝的小白,一丁點的經驗都沒有。絕對不可能競爭的過她的?

董燦兒先試鏡的,她穿著特仙的白色連衣長裙,一顰一笑都十分優雅,她仰頭,轉身,回眸,對著鏡頭露出迷人的笑容,神仙姐姐一般。

下了試鏡台她還對著樂果橙投去挑釁的目光,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輪到樂果橙了,她就穿著短褲T恤上台的。眾人見她連衣服都沒換,紛紛搖頭,這也太隨便了吧?到底是沒接觸過沒有經驗,她不懂可林丘懂呀,怎麼就讓她這樣上台了?這是對她有多自信啊!

導演一喊開始,站在台上的樂果橙立刻活了過來,她微閉著眼睛伸開雙臂在舞台上轉圈,就好像置身樹林,她陶醉的嗅著花香,陽光透過樹隙照在她的皇冠上和臉上。 她的表情那麼自然而真實,像林間奔跑的小鹿。

時而撩水,看著水花濺起多高,她開心的笑。

時而捧著花瓣拋向天空,她沐浴著花瓣雨,滿心歡喜。

舞台上的樂果橙,逼人的靈氣,滿滿的青春氣息,陽光明媚俏皮,卻又不失優雅。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如同之前她的盛世美顏帶來的震撼一樣,樂果橙是沒有演技,可她有天賦,她舉手投足都那麼自然渾然天成。哪怕和趙偉關係再好,他們也不能昧著良心說樂果橙差。

威廉先生激動的大聲叫好,林丘興奮的握緊拳頭,就是趙偉都不得不承認,樂果橙這個女孩子悟性和天賦都太好了,董燦兒不如她。

QS的廣告代言自然花落樂果橙家,董燦兒黑著臉氣沖沖的走了,趙偉和眾人打了聲招呼就匆匆去追了,心裡對她也起了不滿。

既然是來試鏡的,那自然是優者勝出,都在這個圈子爬模滾打好幾年了,還輸不起嗎?今天多好的機會呀,在場的除了威廉先生一行,其他的人都是圈裡小有名氣的,像吳導,執導的電影票房可高了。你給他們留個好印象,下回有什麼好的代言好的劇本他們才能想起你呀!

你這樣氣哼哼的走了,多沒涵養!

令樂果橙驚喜的是,林丘居然給她談了一個很高的代言費,稅後一千萬,比上一屆的代言人也不差多少。

價格滿意,接下來就是簽訂合約了。反正今天已經耽誤了,索性就耽誤到底吧。樂果橙給媽媽打電話,讓她帶著身份證什麼的過來簽合約。

一個小時后,不僅江雪來了,樂爺爺和樂奶奶領著果粒也一起來了。一家子都是高顏值,江雪漂亮,還顯年輕,眼見四十的人了,看上去不過三十左右。樂爺爺和樂奶奶性格豪爽,很快就和大家說到一塊去了。吳導還把剛拍樂果橙的片子給他們看,兩人高興的眉開眼笑。

還有小果粒,簡直能把人的心萌化,誰見了都想親親抱抱舉高高。

江雪在再三確認不會影響學習后才提筆簽了字,回去的路上一家人可興奮了。

江雪說:「果橙呀,你是想當明星嗎?以前怎麼都沒聽你說過?我聽說娛樂圈可亂了,你這麼小——」她很擔心。

樂奶奶一聽,立刻就緊張了,「啥?娛樂圈很亂?那不成,乖橙呀,咱還是好好上學,不當那個什麼明星。」

樂爺爺也說:「對,對,聽你奶奶的,上學才是正經出路,你成績又好,咱不愁沒有好前途。」

樂果橙笑了起來,「我沒打算進娛樂圈當明星,就是拍個廣告,之前那個林丘找我好幾回我都沒理他,之所以答應是看中代言費了,一千萬呢,奶,等我掙了錢您想要什麼我都給您買。」她挽著奶奶的胳膊親昵的說。

「哎呦,奶的小乖乖,真孝順。」樂奶奶高興壞了,心裡跟喝了蜜似的,摸著孫女的臉蛋,愛憐的誇,「我乖橙就是棒,這麼小就能掙錢了,還一下掙這麼多,比你爸強。有出息,奶高興!」

「爺爺呢?你光給你奶買?」樂爺爺吃醋了。

「我哪會忘了爺爺您呀,我早想好了,我之前不是說要給您買塊手錶的嗎?本來打算攢攢錢買個一兩萬的,現在不是掙錢了嗎?爺,回頭我給您買個幾百萬的。」樂果橙豪爽許諾。

樂爺爺心花怒放,「乖孫女,爺沒白養活你! 仲夏夜之戀2 晚上想吃什麼?爺給你做。」

樂奶奶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笑罵:「你個糟老頭子,哪裡襯幾百萬的手錶,你戴出去不招賊惦記呀。乖橙,不用這麼浪費,給他買塊幾百塊錢的就行,無非看個時間。」

樂爺爺不同意,「這是乖橙孝敬我的,是吧,乖橙?」

樂果橙笑著點頭。

樂奶奶又瞪了他一眼,「乖橙的錢都是我收著,那代言費也一樣。乖橙呀,回頭交給奶,奶給你存著當嫁妝。」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樂爺爺急了,「你個老太婆,不帶這樣的,你這是嫉妒乖橙更孝順我。」

「我嫉妒你?哈,胡說八道,乖橙明明更孝順我。」 幸福魚面頰 樂奶奶大聲反駁著。

老兩口你一言我一語吵得不可開交,卻讓江雪無非羨慕,公婆的感情真好,女兒和公婆的感情真好! 江雪只失落了一會就想開了,果橙是公婆養大的,她和公婆的感情好也是應該的。是她這個當媽的失職,做的不夠,以後她會加倍對果橙果粒好的。

其實對樂爺爺和樂奶奶來說,孫女當不當明星都無所謂,掙不掙錢也無所謂,什麼有所謂呢?當然是孫女高興啦!只要孫女高興,她做什麼他們都能接受。

三人十分默契的誰也沒把這事告訴樂益民。

第二天是星期天,高三依然補課,樂果橙一早就背著書包去學校了。

一進校門就被人截住了,是宋明睿的好友齊遠他們。

樂果橙臉上的微笑頓時就沒了,「有事?」

三人一怔,隨即一齊搖頭。

「沒事那就讓開。」樂果橙淡淡的說。

三人沒動,臉上卻帶著糾結,張一鳴站出來說:「宋明睿今天沒來上課。」

齊遠飛快的補充一句,「昨天也沒來。」

姜濤跟著忙不迭的點頭,「對,昨天沒來,今天又沒來,兩天了。」

他們都非常擔心。

樂果橙嗤笑一聲,「跟我有關係嗎?你們攔著我的路幹什麼?想找事嗎?」臉色冷了下來。

「不是,樂果橙你別誤會。」三人忙不迭的解釋,「我們就是,就是——」在樂果橙嘲弄的目光中,他們說不下去了。

說什麼呢?說明睿為了你都兩天沒來上課了?可人家樂果橙早就明確表明了對明睿沒有意思。指責?他們說不出口,也沒那個臉。

「抱歉,樂果橙。」張一鳴伸手一拉,就把路讓開了。

樂果橙看了他們一眼,面無表情的走過去了,眼底譏誚,宋明睿來不來上課和她有什麼關係,跑來攔她,真是不知所謂!什麼人呢這是!

隨後又慶幸,宋明睿果然是個麻煩精,幸好她沒理他。不然,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老爺子,明睿少爺今天又沒去上課。」管家過來向姜老爺子彙報。

姜老爺子正喝參茶,隨口應了句,「不去就不去,隨他樂意。」又不是什麼大事,要他說一中這學校這點做得不好,都周末了還補課,孩子累了一周都不能休息。休息不好,哪有精神上課呢?

不願去上學就不去吧,正好在家歇歇,明睿那孩子被他媽逼得太緊了,那弦兒再不鬆鬆就要斷了。

管家點點頭出去了,不過片刻又過來了,「子姍小姐打來電話,問明睿少爺怎麼沒去上課。」

姜老爺子輕哼了一聲,「不用理。」頓了下又交代,「她再打來電話就接著掛了,也不要讓明睿知道。」

「是。」管家又出去了,心裡知道老爺子怕是生子姍小姐的氣了。

宋明睿並沒有躲房間里種蘑菇,而是一早就起來了,在後花園裡散步舒活筋骨。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他覺得心裡的鬱氣也散了許多。

他覺得在外公家裡自在多了,沒有人一早就喊他起床,催他洗漱吃飯上學。哪怕他睡到日上三竿也沒人管,廚房裡留著飯,他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

他一點也不想去學校,並不是傷心難過頹廢什麼的,而是純粹的不想去,就想在外公家呆著,什麼都不用想的呆著,看看花,看看草,再看看天空飛過的鳥,腦子放空,別提多自在了。

宋明睿正坐在水池邊看魚,看到管家領過來的人,意外極了,「你怎麼來了?」秦宇澤怎麼找過來了。

秦宇澤眼睛一翻,「我不能來嗎?我來看看你傷心頹廢以淚洗面的樣子啊!喂,邊兒去去,給我挪點地方。」他毫不客氣的踢了宋明睿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