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婉媃陪着皇上觀了一會兒,笑道:「皇上今日好興緻,怎將這畫尋出來了?」

皇上輕笑道:「王翬這一副所繪極好,筆法灑脫,用墨疏淡清逸,旁人如何效仿之,也不得他精髓一二。前日裏聞聽他重病,朕命人賜金百兩往虞山,想及此人,念及此畫,便尋出來瞧一瞧。」

婉媃自然明白,他這哪裏是想及王翬?瞧着他的目光一直凝在胤禔與胤礽身上未移開過,所念究竟為何人不言而喻。

她和婉一笑,直言不諱道:「皇上是念著大阿哥同二阿哥。」

皇上輕聲嘆道:「逆子無德不孝,念着他們作甚?」話落,將那畫卷捲起,交給李檢拿下去好生收著。

婉媃眉眼盈盈看着皇上,勸道:「為人父母,所思所想皆為着孩子。臣妾只為着四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三個兒子已經是日日殫精竭慮倍感疲倦,更不用說皇上了。家大業大,子孫滿堂原是福氣,可這福氣若是成了戾氣,倒實在傷人。皇上總惦記着他二人不孝,心情哪裏能好?其實除卻他二人,對您忠孝兩全的皇子也不在少數。您為着他二人行事,疏遠了自己的諸多兒子,豈不大有因噎廢食的意味在?」

皇上聞言蒼然一笑,執起婉媃的手:「這些話換作旁人,是斷斷不敢於朕說的。即便說了,朕也會惱怒斥責。可不知怎地,從你口中說出,朕卻不存半分脾氣。」

婉媃含笑搖首,謙卑道:「臣妾老了,也糊塗了。御前失言,皇上不怪罪就是。」

皇上順勢將婉媃攬在懷中,眸中露出無限情好的柔光:「尤記得從前初入宮闈,你常問朕,何以為二人情好。朕答兩心相依,你添一句白首偕老。如今你與朕,算是全了這話。」

他定定瞧著婉媃,見她肌膚柔澤,烏絲濃密,少生華髮,皺紋淺淡,瞧著不過三十齣頭的模樣,不禁感慨道:「是朕老了。婉兒仍是少時模樣。」

這些年來白長卿一直用心調理著自己的身子,保自己容顏衰老緩慢,身體內里強健康泰,連着天葵也是年過五十才慢慢退絕,自然瞧著要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可皇上呢?

白長卿『精心照料』,醫病時只治標不治本,表面上瞧著無虞,實則外強中乾,內里虛虧無比。

婉媃輕撫自己面頰,澹然一笑:「瞧皇上說的,倒像是臣妾用了那長生不老的丹藥一般,活脫成了神仙。不過是不比皇上勞心勞力,偷閑躲懶久了,顯得輕鬆些罷了。」

殿內極暖,菱窗微開一角,透過的風亦有幾分和暖之意。

皇上含着一縷單薄笑意看着婉媃,不自覺在她額頭淺吻一記:「朕是沒你這福分,享不得清閑了。」

婉媃搖頭,勸道:「如今大清國泰民安,內憂外患皆除,是皇上逼着自己勤政,不願松泛片刻。依臣妾瞧著,過了凜冬,皇上三月便要入暢春園而居。待到七月盛暑過,八月天意涼,往木蘭圍場②秋獮一番,便邀群臣諸子一同熱鬧,豈不快哉?」

。 立刻,有親信,把來自北江的姦細丁三推了上來。

丁三跪地求饒,親口指證,計真勾結北江王,意圖謀害安國老爺子。

事實俱在,計真百口莫辯。

「狼心狗肺的東西!」

「殺了他!」

「殺了計真,為老爺子報仇!」安家的人,全都紅了眼睛。

計真急忙喊道:「大家不要聽李春胡言亂語!」

「他才是背叛老爺子的人!」

「是他,是他殺害了胡斌。不信的話,你們去卧龍庄山崖下面找找,一定可以找到胡斌的屍體!」

見眾人驚疑不定,計真對著賈家的賈孝廉大聲道:「賈家莊,有道是當事者迷,旁觀者清。」

「你還不快說句話!」

這是要爭取賈家的支持。

畢竟,賈家可是三虎之一。整體實力,不比安家弱多少。

賈孝廉正欲開口,旁邊,李存忠冷冷的道:「賈家莊,此是安家內務。」

「依我之見,還是交給他們自己處理吧。」

「你覺得呢?」

賈孝廉冷聲道:「李家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你還能管我嗎?」

李存忠冷笑道:「我管不了你。但是,你若公開相助計真,那我就助李春。」

「哪怕不死不休,我李家也跟你杠上了。」

「孰輕孰重,請你考慮清楚!」

賈家剛剛損失了十閻羅,可以說,最精銳的力量沒有了。

此時如果跟李家開戰,最終,只能是兩敗俱傷。

賈孝廉猶豫再三,咬牙道:「李家主說的是。」

「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

見外援不給力,計真豁出去了。

他大聲道:「你們還等什麼?」

「上啊!」

「殺了李春,我重重有賞!」

他喊的,是忠於他們計家父子的那批人。

他們計家父子在安家這麼多年,當然也是有自己心腹的。

然而,那些人剛欲拔刀,就被身邊的人給控制了。

李春早就料到了會有這一步,預先安排他的心腹,兩個伺候一個,埋伏在計真心腹的身旁。

此刻,他們同時拔刀,率先一步,架在了計真心腹的脖子上。

到了這一步,計真山窮水盡。

他做夢也想不到,竟然小看了李春。真是陰溝裡翻船啊!

「把計真給我拿下。安葬老爺子之後,我會親自砍了他的頭,為老子也祭奠。」

李春威望大漲,幾乎是掌控了全局。

他一揮手,立刻,兩個心腹,把計真給綁了起來。

李春恭敬的對柳如玉說道:「大小姐,姦細已經被拿下。現在,我也可以說出真相了。」

「老爺子臨終遺囑,我親耳所聞。他只是讓大小姐繼承家主之位,讓我們儘力輔佐。」

「並沒有說,讓大小姐嫁給計風。」

「所謂的嫁給計風,都是計真編造出來的。他就是想藉此來控制大小姐,進一步控制安家。」

「屬下隱忍到現在,就是為了,把計家父子的陰謀,當眾揭露給大家。」

「好在,現在都已經平息了。」

「請大小姐安心。只要大小姐相信屬下,那麼屬下以後自當盡心竭力的輔佐大小姐。」

柳如玉臉色慘白。

她方才真的只是激動之下,胡亂說出來的。

她萬萬想不到,李春真的會聽她的話,當面殺了計風。

看到旁邊計風死不瞑目的樣子,她一陣陣心悸。

「李春,多謝你!」

「現在,就由你來主持大局吧!」她惶恐的說道。 第684章

「其實今天這場記者會,只要你們安安生生道歉,之後都沒事,為什麼非要作妖呢?」

顧醫生最後一句反問時,帶着很調侃的語調。

江鎮表情是急。

郭月華的臉是瞬間沉了下來,抬眸時盯了一眼顧醫生,隨後又把目光移到慕安安身上。

慕安安壓根就沒有跟郭月華眼神交流。

記者會鬧成這樣,後續爛攤子江家有的收拾。

就看江家公關怎麼處理,才能挽回聲譽。

不過,不管怎樣處理,都不是慕安安真正目的。

在郭月華找助理出來當替死鬼的時候,慕安安並不詫異也沒有覺得什麼。

因為一開始就沒想過,靠這件事把郭月華拉下水。

郭月華要是這麼容易栽下來,就不會站到今天的位子上。

慕安安真正目的,是為了造成江鎮與郭月華之間的嫌隙。

只有江鎮跟郭月華關係越來越惡劣,才是慕安安的真實目的。

所以,在慕安安轉身準備離開時,故意朝江鎮看了一眼,嘆息一聲,「本以為這麼好的辦法,是可以圓滿解決的。」

慕安安這句感慨的話一說完,江鎮猛的瞪大了眼,動了動嘴,想說點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眼裏就是不可置信,無法理解。

而此時,慕安安已經跟顧醫生並排朝外走去。

郭月華雙手攥緊了拳頭,昨天剛弄的延長美甲,因為郭月華太用力的緣故而被掐斷。

郭月華猛的朝二樓看了一眼。

下一秒,慕安安所走的位子頭頂突然傳出一道莫名的聲響。

慕安安背後的阿一率先反應過來,將慕安安猛的一拉開。

下一秒,原本在頂端的水晶燈直接砸下來,玻璃炸的四處都是,本是因為這一波波事而安靜的客廳,瞬間響起尖叫。

場面一片混亂。

顧醫生在燈落地的前一秒,直接站到了慕安安面前,將慕安安護到了身後。

有一玻璃碎片直接扎到了顧醫生肩膀上,顧醫生只是蹙了眉。

放開慕安安時,隨後將肩膀上碎片拔了下來,丟在一旁。

那落地燈面積很大,砸在地上,幾乎堵了半個出去的路。

「這什麼情況?」

「怎麼會掉下燈?」

「這小公主要是沒躲過去,這命都沒了!」

周圍人唏噓不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