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孫夫人一邊哭泣著,一邊說著。

「媽,你哭什麼啊!怎麼了?」

孫連芳剛剛醒過來,並沒有這段時間的記憶,所以她很是奇怪自己的母親為什麼落淚,而且看著母親這樣子,彷彿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

「乖女兒,你是不知道這一年來,你發生了什麼!」

孫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道。

「哎!說什麼呢!女兒剛醒,這些就不用提了!」

孫教授瞪了孫夫人一眼,很顯然,他不想告訴女兒這段時間她發生了什麼。

「對!不提,不提!」

孫夫人哽咽地笑道。 “所有的任務參與者立刻前往前方五百米處的房屋,到了之後,會再聽到提示”,李肅、劉美熙、葉黎、秦風還有程陌五人,五人都在一起了之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隨後立刻對衆人說道,任務在此時已經正式開始了。

大家準備好迎接接下來的極度驚嚇吧,當然,李肅除外,因爲他是道士嘛,道士怎麼會怕鬼呢,你怕嗎,看看你身後站着的是誰,它的一雙眼睛怎麼在流血呢,不應該是隻流淚嘛,奇怪,你怎麼會突然有頭皮發麻的感覺。

你都還沒有看見它,不過你不用緊張,它此時想看看你呢,好了好了,不和大家開玩笑了,正式進入主題,接下來該害怕的將是劉美熙、葉黎、秦風還有程陌,他們四人,前方的房屋到底有什麼在等着他們,在等着大家。

“那我們趕緊走吧,在任務世界裏,必須得聽它說的話,必須得聽它的指示”,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肅立刻對衆人說道,現在也不用解釋太多了,只要聽它的指示行事就好了,之後的事情,邊走邊看,現在。

現在,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包括李肅他也是一樣,他在這次的任務中,已經不是先知了,也不知道生路到底是什麼,現在連一點點危險都還沒有遇到,說生路,猜生路,還有點爲時過早,先到前面的房屋再說吧。

好在衆人都還算配合,李肅說完之後,大家便一起向前方走去了,向前方它所說的房屋走去了,儘管前方不知道到底有多麼危險,但大家此時此刻還是選擇先往前走,沒有出現一個像劉堅那樣的新人任務參與者,還好還好。

免得又要耽誤時間了,“李肅,很高興再見到你”,走在路上的時候,劉美熙故意和李肅走得很近,於是,馬上就把自己的心裏話說給李肅聽,沒想到這次,自己真的又遇到李肅了,太好了,太高興了,劉美熙的心裏是這麼想道。

聽到劉美熙她突然這麼說,李肅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臉又紅了一大片,害羞,害羞是李肅的專長,在妖魔鬼怪面前,李肅毫無畏懼,甚至還正氣凜凜,但在面對女孩子的時候,李肅他自個就變成了是“女孩子”一樣。

在尋找生路、推理生路的時候,李肅像一位智者,但在和女孩子聊天的時候,李肅他就好像一名弱智兒童,一樣。

“弱智兒童”四個字忘記打雙引號了,現在補上,見李肅沒有說話,劉美熙她也不知道李肅的心裏到底在想什麼,難道說,李肅他不想看到自己,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不會的,不會的,李肅他不是那樣的人,他是一個善良的人。

晚上的光線不是很好,所以,劉美熙她看不到李肅的臉上已經紅了一大片,李肅他之所以沒有說話,那是因爲他太緊張了,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了,這也不怪李肅他沒有禮貌,別人和他說話,他沒有理別人,不是他不想理別人。

而是,他現在都說不出話來了,他還怎麼去理別人,再等等吧,等李肅可以說話的時候,再和劉美熙你說吧,再和你解釋一下,敘舊一下吧,原諒李肅的害羞和緊張,他不是一個沒有禮貌的人,相反,他是一個有禮貌的人。

直到五百米都走完了,李肅他還是說不出話來,這一路上,李肅他沒有說過一句話,真是名副其實的悶葫蘆,要不以後就給他取個外號,叫做“悶葫蘆”算了,大家覺得好不好,覺得行不行,覺得可不可以,覺得是不是很適合。

此時,李肅等人看到自己的面前,有四棟房屋,爲什麼是四棟呢,不是有五個人嘛,不是有五個任務參與者嘛,那現在四棟房屋又是個什麼情況,又是個什麼意思,有一個人沒有房屋嘛,還是,有兩個人在同一棟房屋,這。

這,不知道它到底又在玩什麼把戲,還有,眼前有四棟房屋,是要任務參與者住進去,還是,這四棟房屋,它原先裏面有沒有人,有沒有住人,住的是不是人呢,如果沒人,那還好,但要是有人,他,他們,又是什麼人呢,是。

是和自己一樣的任務參與者嗎,還是,任務世界裏原有的人,那他,那他們,還是人嗎,還是人類嗎,未知,此時在衆人的心裏紛紛出現,對未知的好奇心,此時也在衆人的心裏紛紛出現,就連李肅他也是一樣,這是他第十次。

第十次任務了,想不認真,想不仔細,都不行,李肅他此時已經看出了眼前的這四棟房屋,這四棟房屋可以說,都有問題,陰氣太重先不說,甚至怨氣也重到了一個地步,絕對是生人勿進,活人如果是進去了,基本上可以說是。

十死無生,凶多吉少,眼前的這四棟房屋,絕對是凶宅,並且還是很兇很兇的凶宅,裏面的鬼魂,估計是可以形成實體了,怨氣、怨念那麼深,超度都是個難事,估計到時候不好搞定啊,李肅在心裏這麼想道,知道自己最後的。

最後的一次任務,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接下來,就要看它給的提示是什麼了,如果不要進去,那還好,但如果是要進去的話,那估計死人是在所難免的了,這麼深怨念的鬼,還真的是不多見,這絕對是鬼王級別的怨鬼。

自己要是單獨一個人進去,那也許還好,可現在有五個人,就很難保全大家了,陰氣都那麼重,身體不好的人一進去,估計就會受不了,生病、不適,那是很有可能發生的,男生可能還好一點,女生進去的話,就很危險了,因爲。 看著孫教授老兩口面對自己的女兒那種激動之情,在場的眾人也很是感動。

可是感動歸感動,秦穆然並沒有忘記此時孫連芳的這個狀態只是迴光返照,要是想要徹底的治癒,還得知道去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孫教授,你還是問一問到底什麼情況吧。」

看到這難別的重逢,秦穆然不忍心打斷,可是也不得不打斷。

畢竟,孫連芳現在只不過暫時恢復正常了,可若是不根除掉體內的子蠱卵,恐怕還是會跟原來一樣。

「哦!對!秦小友不說我都忘記了!」

孫教授連忙拂去眼角的淚水,連連點頭道。

只顧著跟孫連芳寒暄,卻是忘記了最為主要的事情了。

自己的女兒為什麼從一年前回來以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孫教授也很想知道。

到底是誰,這麼殘忍,要對自己那麼善良的女兒下蠱毒!

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怨!

「小芳,還記得你之前發生了什麼嗎?」

孫教授看著小芳問道。

「發生了什麼?」

孫連芳捂著腦袋,努力地回想。

「我記得當初夏波約我出去玩,我們去了公園,然後他給我看了一下他最近養的貓,我就摸了下,然後我就記不得了!」

孫連芳努力地回想著,將自己記得的部分都說了出來。

「夏波?!」

孫教授聽到這個名字以後,聲音突然提了八個度,整個人都有些震驚。

「孫教授,這個夏波你們認識?」

秦穆然問道。

「自然!他是小芳的男朋友!」

孫教授咬牙切齒地說道。

難怪孫連芳得了怪病以後,夏波就沒有來過。

一開始他們還以為孫連芳這樣是因為跟夏波分手了,現在聽她這麼說,很有可能就是夏波給孫連芳下的蠱毒!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對我們小芳下手!小芳是他的女朋友啊!這個畜生!」

孫教授氣憤地說道。

「孫教授,這個夏波你也認識?」

秦穆然看著孫教授問道。

從剛才孫連芳的供述之中,秦穆然基本上已經肯定,這個蠱毒跟夏波逃脫不了干係。

孫連芳中的是貓蠱,而恰巧夏波就養了一隻貓,這個裡面一定存在著貓膩。

「嗯!我認識,他是我女兒的男朋友,談戀愛也有一年多了吧!」

孫教授點點頭說道。

「那你知道這個夏波的其他情況嗎?只要找到夏波本人,或許,你女兒就有的救了。」

秦穆然接著問道。

「這個我還就真的沒有,我們其實見他也就兩三回。」

孫教授搖搖頭道。

「不過你有他的照片嗎?」

「有!我記得小芳的手機里有過他們的合影!」

孫教授說著便是回房將孫連芳的手機給拿了過來,打開相冊里的一張照片,秦穆然也看到了夏波的樣子。

「應該是他了!」

秦穆然點點頭,有些肯定的說道。

如果說先前秦穆然還是有些懷疑的話,當看到照片以後,他基本上就能夠肯定了!

夏波來自苗疆,那可以算是古武界的一方勢力,而夏波的樣子,秦穆然第一眼便產生了危險的感覺,而他手中與孫連芳一起合影的那隻貓,瞳孔的顏色也是不一樣,透露著一股子的怪異!

看來,貓蠱的母蠱就在這隻貓的身上!

「秦小友,可是現在聯繫不上夏波怎麼辦?那是不是代表著小芳好不了了?」

剛剛感受到自己女兒回來的溫暖,孫教授不想再經歷天人兩隔的痛苦了,有些著急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孫教授,既然姜院長請我過來,我儘力幫你解決掉問題,而且這個夏波既然讓我遇到了,那就不能夠讓他再害人下去了!」

秦穆然肯定地說道。

「真的嗎?」

孫教授有些意外地問道。

「姜院長在這裡呢,難不成我還能騙你不成!」

秦穆然笑了笑。

「我出去打個電話!」

說著秦穆然便是走出房間,撥打了龍天正的電話。

在京城這個四畝三分地上,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人,除了龍天正,基本沒有人能夠做到。

這個全夏國最大的特務頭子,可不是隨便開玩笑的。

「喂?你又有什麼事?」

龍天正一接到秦穆然的電話便是感覺沒有什麼好事,所以很是不耐煩。

「那個,老龍啊,有件事情估計整個京城就只有你能夠解決了!」

秦穆然尷尬地說道。

「哦?還有你解決不了的事情?」

龍天賜沒有想到秦穆然會這麼說,頓時有些意外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又不是小叮噹,怎麼可能什麼都能夠解決呢!要不然,國家還需要你們這些大佬幹啥啊,我一個人就可以搞定全部了不是嘛!」

秦穆然不著痕迹地誇了下龍天正說道。

「你小子我還不了解?一般這個情況下,都是有求於我了!」

龍天正一副老子將你看透的樣子,說道。

「其實這也不算是求你,而是一份大大的功績送給你!我這不是發現了問題,然後及時反饋,避免咱們京城受到更大的損失嘛!以免更多無辜的群眾遭遇嘛!」

秦穆然大義凌然地說道。

「什麼事?」

「是這樣的……」

說著,秦穆然便是將孫教授家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給了龍天正。

龍天正聽完以後也很是震驚。

「苗疆,蠱毒?」

龍天正畢竟知道的要比很多人要多,所以有些意外地問道。

「嗯!就是這個夏波!我想讓你查一查,這個夏波現在在哪裡!」

秦穆然說道。

「好!既然涉及古武界的事情,還是交給你這個古武界的人來處理好一點!十五分鐘以後,我給你答覆!」

龍天正正色起來說道。

「這才是人民的公僕嘛!老龍給你點個贊!」

秦穆然嘻嘻哈哈道。

「去!給我點贊也輪不到你!好不好,還是人民說了算!」

龍天正說完,便是掛斷電話。

秦穆然想著龍天正的話,真的是好生的羨慕。

京城可是皇都啊,人流量那都是數以百萬計的,可就是這如同大海撈針一般的撈人,龍天正竟然有底氣說十五分鐘就能夠找到人,這能量有多大,由此可見一般。 因爲,女屬陰、男屬陽,陰如果遇到極陰的邪物,那麼很有可能會變成它們中的一員,被陰氣、怨氣入體,繼而也變成了怨鬼,變成怨鬼之後,由於自身是不想變成怨鬼的,所以,到時候怨念也會極深,十分危險,這次的任務。

這次的任務,也不知道它會是什麼樣的設定,有沒有可能將李肅坑死,十死無生,李肅他已經經過了九死,就差這最後的一死了,“本次任務分爲三個階段,現在開始第一個階段,參與這次任務的所有任務參與者,都必須在眼前。”

“眼前的這四棟房屋待上兩小時,這兩小時之內,任務參與者不能離開房屋,在這兩小時之內離開房屋的任務參與者,將直接被抹殺,這四棟房屋,不分先後,隨便先進哪一棟,但一旦選定了,就必須在裏面待上兩小時。”

“特別提示:想先死的任務參與者,可以選擇不進房屋”,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終於說完了,危險也已經出現了,並且看來想不進去也不行了,眼前的這四棟房屋,是一定都得進去的,還有一個事情,這次任務它沒有一個準確。

沒有一個準確的時間,現在還只是第一階段,後面還有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危險、恐怖,絕對是少不了的,現在第一階段就已經要進入房屋了,那第二階段、第三階段,真不知道它又會出什麼更恐怖、更危險的題目,這時。

這時,李肅對大家說道:“我們眼前的這四棟房屋,裏面都有可能會有鬼,不過,大家不要怕,大家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了,我有辦法對付鬼魂”,李肅之所以要說有可能會有鬼,原因也是因爲怕大家心裏害怕,所以只好這麼說。

“有鬼,嗎的,你給老子找只鬼出來看看,要是你小子找不出,你就等着,啊~”,程陌的話還沒有說話,劉美熙就再次抓住了他的手,程陌隨後立刻就發出了慘叫聲,真是不懂得吸取教訓,程陌你說你,你低調一點不行嗎。

低調一點會死啊,不,低調一點也許不會死,但如果繼續不低調的話,那還真的有可能會死在這裏,還是低調一點吧,奉勸你一下,知道你在現實世界裏,是大哥,是老闆,沒人敢不聽你的,但現在是在任務世界啊,所以。

所以,你還是收起你的那一套吧,在這裏,沒人吃你那一套,也沒人會在乎你的生死,更加沒人會同情你、捧你。

可能也就只有李肅他,他可能會稍微有點在乎你的生死,但如果你一直要作死的話,那李肅他也幫不了你,你就等着死在這任務世界裏吧,永遠都別想再回去了,你的好日子到頭了,你的老闆也沒有機會再當了,所以,你好好想想。

好好想想吧,“你真的有辦法對付鬼魂,那也就是說,這房屋裏真的有鬼”,秦風驚訝的向李肅問道,同時也在求證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啊,還有鬼,怎麼感覺是在拍戲一樣呢,那鬼是真鬼,還是假鬼呢,太不可思議了,這個。

這個世界,這個所謂的任務世界,秦風是這麼認爲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聽李肅說,好像是真的有鬼。

“時間不多了,大家跟我一起先進一棟房屋,有什麼話,等進去了再說,我會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訴大家,現在快走吧”,李肅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了,現在必須先進一棟房屋了,因爲,未知實在是太多了,必須得先去了解。

瞭解一下了,也許房屋裏的鬼魂,受到一些限制,也不能隨意的殺人,但願,但願吧,進去之後就能知道一些了。

終於,衆人還是先選擇相信李肅,跟李肅一起進入同一棟房屋,其實,在這種情況下,衆人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除非他是不想活了,他想死了,他不怕死了,要不然的話,也只有選擇相信李肅,也只能選擇相信李肅。

這個時候,如果自己單獨的一個人去到房屋裏的話,只會更危險、更恐怖,死得更早,甚至是死了都沒有人知道,選擇和李肅一起進入房屋,纔是明智的選擇,纔可以活得更久,更久一點,不知道李肅的道法能不能鬥得過。

能不能鬥得過怨鬼,怨氣、陰氣都這麼重的怨鬼,估計是有點困難,再加上還要保護其他四人,只怕到時候應付不過來,再看吧,也許情況會比現在想的這樣要好很多,希望魔王給怨鬼的限制很大,不能隨便殺人,不能隨便出現。

但想法是美好的,事實就不知道,李肅等人最先進的是最左邊的那一棟房屋,門沒有鎖,於是,李肅等人就馬上都進去了,房屋裏面的設計比較普通,就和平時的住房是一樣的,有廚房、有衛生間、有臥室、有客廳,等等。

基本上就是一個家,只是不知道此時這個家裏面的主人在不在,有人進來他的家裏了,並且還是五個人,五個陌生人,也不知道來者善不善,是來幹嘛的,“嘭”,也就這樣嘭的一聲,門它自己就關上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

是個什麼意思,關門打人嗎,還是,總不可能是關門打狗吧,畢竟這裏也沒有狗啊,所以,應該不是的,那是,關門殺人,難道真的是關門殺人,偶賣嘎的,這麼恐怖,難道說,進來五個人,就永遠都別想再出去了嗎,是這個。

是這個意思嗎,它是不是這個意思,它到底是不是這個意思,暫時還不知道,但知道的是,要在這棟房屋裏待上兩個小時才能離開,兩個小時不長,但也絕對不短了,要殺五個人,那還是足夠了,危險、恐怖,接下來隨時都有。

都有可能會發生,從門關上的那一刻起,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開始倒計時了,未知,現在是最可怕的,因爲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就會突然衝出來一隻恐怖的鬼魂,殺不殺人,還先不說,就說說它的突然出現,把人都嚇得不行,了。 四周傳來的聲響,讓秦穆然不由自主地警惕了起來,尤其是那股難聞的氣味,也是越來越重。

不過這些妖邪對於其他人來說可能是個麻煩,但是對於秦穆然來說,根本就不存在多大的影響。

他可是從下就被老道士折磨,泡什麼葯浴,自己本身就已經是百毒不侵。

耳邊的聲響越來越近,秦穆然放眼看去,赫然是無數的蛇蠍毒蟾蜍向著自己靠攏過來。

「呵呵!苗疆毒物?」

秦穆然看著夏波冷笑一聲道。

「今天,就讓你看看苗疆的厲害!」

說完,夏波嘴巴吹出怪異的口哨聲響,一時間,這些蛇蠍毒蟾蜍彷彿受到了指令一般,齊刷刷向著秦穆然聚攏了過去。

「哼!雕蟲小技!」

秦穆然冷哼一聲,面對這些毒物,老道士早就已經告訴他破解方法了!

那就是高度的白酒!這也是為什麼,秦穆然在離開的時候特意帶走了那瓶二鍋頭,不僅是想要利用子蠱來找到夏波,更加是為了防止夏波利用苗疆的蠱術來對付自己。

果不其然,被自己猜中了,夏波還就真的操控苗疆的那些毒物來對付自己!

「咕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