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它看到我的那一瞬間,牙齒裏發出噠噠噠的響聲,就想是在通風報信一般。

它的頭扁的像一張紙片,並且呈三角形,通體漆黑,短小精悍,這種身材的蛇行動力快的驚人,並且最終要的是,它的頭部呈三角形,這是含有劇毒的象徵。

就在這時,那條小指粗細的蛇突然縮了一下脖子,我知道這是它準備攻擊的動作。

說時遲那時快,我在這個節骨眼上,一腳踩了上去,把渾身的體重都積壓到他的腦袋上,並且左右碾壓,有黑色的毒汁噴了出來,猶如墨魚的墨汁一般,而且還帶着臭味。

我咬着牙,使勁渾身的解數,把它踩得一動不動了才善罷甘休,然後我迅速的跑下樓,因爲我知道老太太和曉冉就要趕到了,就在我要衝出去的時候,迎面的視線中闖進來了一老一少,我見狀,心緊緊的一縮,立馬躲到了門後面。

我的心惶惶不安的跳動這,像是有抽氣筒在往我嗓子口抽似的,還好曉冉和老太太的視線和我不是直面相撞的,要不然我可就插翅難逃了!

就在這時,只聽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我嚇得渾身往上一提,連腳尖都不由得踮了起來,那感覺,就像是有一隻冰涼的手在沿着我的脊樑骨往上摸似的。

最先進來的是老太太,她進來之後,在門口停頓了一下,她這一停頓,就跟把在離我不到一釐米的面前似的,她頓了幾秒,突然像左轉了過來,她這個動作把我嚇得心臟驟停,因爲她那雙青灰色的玻璃眼,和我的眼睛直直的撞在了一起。

億萬情人買一贈一 一瞬間,我從頭到腳都出了一層白冒汗,尤其是在她的眼睛朝着我間或轉了一輪時,我感覺自己被一雙枯枝般的手狠狠的掐住了脖子!

就在我憋氣憋的就快要堅持不住了的時候,外面傳來曉冉的聲音。

“奶奶,我們趕緊上去看看吧。”

“好。”那老太太蒼老的答到。

說完之後,曉冉就扶着那老太太上樓梯,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老太太是個瞎子,人看不到,卻是能看到鬼!

想到這,我不由的緩緩出了一口氣,冰涼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滴,我開始慶幸自己剛剛把氣給憋住了,要不然這老太太絕對能察覺的到門後有人!

重寫科技格局 我開始緩緩的往外移動,踮着腳尖往外走,那模樣,就像是一隻學人走路的黃鼠狼。

然而,就在我快要踏出門檻的那一刻,樓梯上的人似虎察覺到什麼異樣離了,大喝了一聲誰,然後蹬蹬蹬的下樓,我頭皮一麻,飛快的跑了出去。

我跑的比我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就像是一隻逃命的兔子,雖然腿軟的打晃,卻硬是成功的逃脫了。

我找了一個隱蔽的位置,確保曉冉沒有跟過來,從姑姑家的房子也看不到我的時候,才終於大大的喘了一口氣,揉着發酸的腿部肌肉,真的有種快要死的感覺。

那老太太實在是太可怕了,與三爺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那攝人的眼神,讓人根本就不敢相信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小老太太!

休息了一會,我的心跳終於安穩了下來,一驚一乍的後遺症就是心臟有點酸,嗓子口有種麻痹感,再這麼下去,我肯定得得心臟病。

隨後我灰溜溜的出了小區,打了一輛車,我也不知道去哪好,就隨便停在了一個可以打電話的報亭,時代在進步,像這種可以打電話的報亭,越來越難找了。

還好我早就背住了陳迦楠的電話號碼,要不然我一定會瘋的!

電話響了幾聲,被一個清冷的聲音接通,我說明了我的用意之後,陳迦楠有些慵懶的答道。

“來我家再說吧,我瞌睡,現在還不想起。”

你們這羣天天要肉戲的小饞貓,會不會我寫了肉之後,你們就跑了 我頓了一下,說道:“那好,但是我趕到的時候你必須起來,骨心嬈呢?”

我剛提完骨心嬈三個字,他就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吭都沒吭一聲,話說我還真的很好奇他跟骨心嬈說了什麼呢,我這樣是不是有點八卦。

我在心裏愧疚了三秒,隨即爲自己求得心安。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

然後我打了車,去了陳迦楠家,沿途的風景唰唰的閃過,看着滿街道的綠意,我才驚覺,原來春天已經要瀕近末尾了。

馬上,那個炎熱而又聒噪的夏天就要來臨了吧……

在它來臨的那一刻,我便永遠的,走出了這個校園,走出我呆了四年的避難所。

如果不是姑姑的騙局,我不會遇見孫遇玄,也不會經歷這麼驚心動魄的一段旅程,我會像其他普通的大學生一樣,爲畢業論文忙碌,一個接着一個的投簡歷,自尊而又倔強的忍受着面試官挑剔的眼神。

可是遇到孫遇玄的那一刻起,我感覺這個世界變得沒有那麼複雜,我不用去看別人的臉色生活,雖然每天都生死未卜,但死裏逃生的那種喜悅,會沖淡一切,會讓生活都明亮積極起來。

遇見他,不失爲一種美好……

想到這,我情不自禁的笑了,笑的很靦腆,因爲,有絲絲甜意從舌尖化開。

單戀是痛苦的,同時,又是溫軟的,單戀一個人的時候,幸福是那麼的唾手可得,只要他的眼神看向我,我的內心都會雀躍好久。

我想我是中毒了,這毒日久彌深,卻又無藥可解。

我擡頭,想要看看周圍的建築,看看自己有沒有來過這個地方,然而一擡頭的時候,我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男人的耳朵上戴着耳釘,在陽光底下熠熠生輝,他穿着講究而得體,寶藍色的襯衣地下,是一雙修長的腿,此時他正低着臉,和懷中的女人有說有笑,露出一口皓齒。

我一眼便認出了他,不是孫書煜還能是誰?!

我說他爲什麼這麼多天都沒有來找我麻煩,原來是在忙着談戀愛呢!

只見他旁邊的女孩正挽着他的小臂,一頭烏法被燙的好看,蓬鬆的垂在腰間,穿着白色的衛衣,還有黑色的小腿褲。

難道說?是上次商場裏的那個女孩?

這時候,我開始着重打量她的臉,她的個子很小,臉也又小又尖,戴着一副黑框墨鏡,此時正仰臉對着孫書煜笑,她的嘴角處,有兩個淺淺的梨渦。

梨渦……

“停一下。”我趕忙吼住了和他們擦肩而過的司機,司機應聲踩了剎車。

他們兩個圍在賣棉花糖的攤子前,然後孫書煜拿着一朵白色的棉花糖,塞到了女孩的手裏,女孩笑的開心,正要伸舌*,孫書煜便攔住了她,然後替她摘掉了墨鏡。

那一剎那,我只覺五雷轟頂,那眉眼,不就是死去的何若寧嗎!

我瞪大眼睛,揉了揉,又揉了揉,仍是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呢!我與孫遇玄陰差陽錯的遇見了,到頭來,何若寧竟然根本沒有死!

我感覺自己不能呼吸了,被震驚的連呼吸都不會了,我抓在手裏的零錢掉了下去,我整隻手都在不知所措的顫抖!

他們兩個人互相笑着,孫書煜還摸了一下她的鼻頭,隨後,他們相擁着上了一輛黑色教程。

霎時間,我只覺有一千根針朝我飛來,扎的我體無完膚,每一個毛孔都又刺又麻……

“你要下車嗎?”司機師傅再一次催促道。

我木然的搖了搖頭,說:“不下,繼續走吧。”

司機師傅調侃道:“看你這表情,不會是看到男朋友跟別的女人走在一起了吧。”

我知道,司機師傅之所以會這麼說,因爲他也順着我的目光看到了孫書煜和何若寧,我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我不是看到了男朋友,而是看到了我喜歡的人喜歡的人,而是看到了他喜歡的人沒有死,並且,和他的哥哥在一起。

這就是孫遇玄爲什麼恨孫書煜的原因嗎?因爲他喜歡的那個人,喜歡的是孫書煜。

是這樣嗎……

很久很久,我都不能從看到了何若寧的那種驚愕中掙脫出來,一個你百分之百確定死了的人,就這麼笑靨如花的出現在你面前,那種震驚,是久久不能平復的。

炮灰她嫁了豪門大佬 爲什麼我會對於她的突然出現,而那麼的不安,不安到心砰砰的跳,手心冒汗。

如果我今天沒有這麼偶然的遇見她,我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她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可是,之前和孫書煜近距離接觸的那段時間,爲什麼我沒有看到何若寧,反而最近和孫書煜沒有什麼摩擦的日子,三番兩次看見他們?

我撿起了地上的零錢,然後胳膊撐在膝蓋上,膝蓋被戳的生疼,我也紋絲不動的,直到到了陳迦楠的家底下。

司機師傅熱心的對我說了一句話:“姑娘,看開點。”

我心頭一縮,怔怔的說了一聲謝謝。

我曾多少個日夜希望何若寧沒有死,這樣我就可以永遠的擺脫孫遇玄,可是,當這一天終於來臨的時候,我心裏爲什麼會這麼難受呢?

如同一隻小刻刀,不斷的颳着我心上的銅牆鐵壁……

我鬱鬱寡歡的坐上了電梯,然後按響了陳迦楠的房子的門鈴,陳迦楠懶散的過來開門,他眯着眼睛,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他不再像平時那樣乾淨整潔,多了幾分居家氣息。

我進了房子,本來心情就鬱悶至極,在進到房間裏的那一刻,就更鬱悶了,因爲房間裏並不像之前來過的那樣整潔,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個字,亂。

並且在陳迦楠給我開門的那一刻我就聞到了,聞到他身上薄薄的酒氣,果不其然,凌亂在茶几上的都是啤酒易拉罐,他到底是喝了多少,怪不得會睡到現在都沒有起!

“你怎麼了,怎麼突然喝了這麼多酒。”

陳迦楠沒有回答我,而是皺着眉頭,用手指揉了揉眉心,他手指上的紅腫已經退去了不少,看來就要好了。

“你喝了多少?”

他的聲音清淡而優雅,如同籠罩着一層薄薄的涼霧:“記不清了。”

“你也真是的,叫你和我還心嬈一起去,你不去,結果回來自己喝,你就這麼喜歡孤獨啊?”

他揉着眉心的手頓了一下,然後,緩緩的放了下來,他笑了一下,只是笑容看起來有點點苦。

“對,我喜歡孤獨,沒事的時候不要吵我。”

“那有事的時候呢?”

“不是有阿玄麼。”

他淡淡的說,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他拿起一隻煙,細細的抽了起來,他眯着眼睛,手指輕輕的夾着香菸。

表面上的陳迦楠是疏遠的清冷的,如同池塘裏那沾着寒霧的荷花。

但私下裏他卻是些許頹廢的,如同夜裏,幽幽開放的曇花。

兩種氣質雜糅在一起,讓他看起來跟迷一樣捉摸不透。

想到孫遇玄,我氣息一滯,然後猛烈的咳嗽了起來,陳迦楠以爲我是被他的煙嗆到了,於是立馬捻滅。

他說:“這煙沒這麼嗆口。”

是的,這煙一點也不嗆,可我倒希望它能嗆口一點,這樣我就能正大光明的紅着眼圈。

我鎮定一下心情,儘量自然的對他說:“你知道我剛剛看到誰了嗎?”

陳迦楠淡淡的嗯了一聲,示意我繼續講。

“好像……應該是……何若寧。”

我這麼說完,陳迦楠竟然沒有一絲驚訝,語氣平平的問道:“她和誰在一起。”

“孫書煜。”

“嗯,那就是了。” “你怎麼一點也不驚訝?難道你早就知道了?”

“我提醒過你。”

“可是你沒有很肯定的提醒我,如果你早點提醒我,我也不會跟個傻瓜一樣。”

“怎麼了。”

我聞言,有些難以開口的說:“一開始孫遇玄的冥婚對象不就是何若寧嗎,如果你早告訴我何若寧還活着,我就會讓她回來,幫孫遇玄做這些我做的事,是我不小心佔用了她的位置,既然她沒死,我就要跟她換回來。”

畢竟,他們兩個纔是一對,我只是個硬生生被插進來的人。

陳迦楠俯下腰,把玩這手裏的沙漏,然後像那落下的彩砂一般,緩緩的說道:“你覺得他們兩個還能回去嗎?”

我愣住了,因爲我想到何若寧挽着的那個人,是孫書煜……

“或許這其中有誤會呢?”

“你希望這誤會被解開麼。”

陳迦楠的語氣平平淡淡的,卻如同一石激起千層浪,讓我的心裏泛起無數波瀾,他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爲孫遇玄和何若寧之間真的存在誤會嗎?

如果真的存在誤會,我希不希望被解開呢,希不希望呢……

我違心的說:“希望。”

陳迦楠冷哼一聲,對我的話嗤之以鼻。

我笑呵呵的說:“畢竟我以後也會談戀愛啊,總不能每天和一個鬼混在一起,這叫鬼混,哈哈,這個詞放在這裏真貼切。”

我感覺喉間泛苦,看着面前的酒不禁呷了呷嘴,怎麼一夜之間突然開始饞酒了,這可不是個好現象。

“既然希望的話,你可以告訴阿玄。”

“你知道他們的事嗎?”

“別人的感情事,我從來不過問。”

他一句話,拒絕了我,可是不過問是一回事,知道其中的事情又是另一回事,但是很明擺着,陳迦楠不想告訴我。

因爲他說過,既然是祕密,他就不便多說。

如果孫遇玄心裏還是有何若寧的話,倒不如讓他們兩個重歸於好,也好拔了我心頭這株越長越旺盛的野草,免得到時候,誰都過不好。

我感覺喉嚨裏更苦了,於是開了一罐啤酒,然而我還沒有送到嘴邊,就被人攔了下來。

“我渴。”

“渴了有飲料,有茶,有白水,這個不解渴。”

“但是我就想喝這個。”

“不行。”

“你怎麼這麼小氣,不就是一罐啤酒嗎?”

“我就是這麼小氣。”他說完,搶過我手裏的酒,咕嘟咕嘟的灌進了自己的肚子,我這纔開見,陳迦楠的眼圈有些青黑,像是沒睡好的樣子。

我不想再去被那些無謂的事情給叨擾,便問起了陳迦楠:“對了,你昨天晚上和骨心嬈說什麼了,她爲什麼看起來特別的難過。”

“沒什麼。”

“你們兩個人認識很久了嗎?看起來她好像喜歡你很久了。”

“不認識。”

陳迦楠的聲音隨着我的問題越變越冷,最後他乾脆擡眼,看着我說:“你什麼時候開始關心我的感情了。”

“我就是感覺骨心嬈挺好的,你不要對她這麼壞,她雖然看起來挺大無畏的,但是再多的勇氣也有被消耗完的那一天。”

“好了傷疤忘了疼。”陳迦楠絲毫不被我的話給影響到,也對,我對骨心嬈前後態度的反差也確實挺大。

我切了一聲說:“別看你現在說的那麼肯定,總有一天你會喜歡上她的。”

我的愛情在奔跑 “好,那我現在就跟劉曉冉分手。”

“別。”我立馬阻止道,這纔想起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我對他說道:“先暫時不要分手,現在情況緊急,能幫我的就只有你了。”

陳迦楠嗯了一聲說:“你前面在電話裏說的什麼,沒有聽清。”

然後,我便把房間裏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他,連我沒吃飯這點也沒告訴他。

結果,陳迦楠在聽完我這麼一大段話之後,竟然問道:“你沒吃飯?”

“嗯。”我捂着餓的發癟的肚子。

“記得阿玄小時候喜歡養狗,也總是像這樣忘記給它餵食,沒想到這麼多年,他還是沒變。”

我一聽這話,感覺有點不對勁,於是不樂意的說道:“你說誰是狗。”

陳迦楠說了一句你猜,然後起身去廚房,不到一會兒,就給我煮了一碗香飄四溢的雞蛋麪,然後他出來,對我說:“自己去端。”

“哦。”我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廚房,真是快要餓死了!

我邊吃,邊對陳迦楠說道:“對了,你對偷聽監控這方面比較瞭解,你覺得應該買什麼樣的竊聽器,然後你會不會安,要不要我幫忙,因爲曉冉這麼粘你,你應該沒有空去安吧。”

“你好好吃飯。”陳迦楠擰着眉頭,一臉嫌棄的樣子。

然後我就乖乖的轉過頭吃飯,一碗麪很快的就被我給吃完了,我坐在陳迦楠的旁邊誇他做飯好吃。

但是他還是不留情面的叫我去把碗給收了。

“那個三爺還有沒有來找你。”

“沒有。”

“這就奇怪了,按理說上次我們把他給惹生氣了,他應該會加大力度的找到我們,但是他卻沒有動靜,更奇怪的是,小十三也消失了,不會是三爺把小十三給抓走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